>历史>>正文

汉朝公主远嫁波斯却在途中怀孕,生子后就地建国,故地已归属中国

原标题:汉朝公主远嫁波斯却在途中怀孕,生子后就地建国,故地已归属中国

文/格瓦拉同志

汉朝经常采取和亲的方式,来维持、巩固和匈奴及西域各国的关系。在这些和亲的公主当中,有一人的经历非常传奇,她的和亲之路不远万里,在好不容易要到达目的时,却在途中怀孕。因为畏惧被国王诛杀,公主便只好在当地建国,千余年后,此地又成为中国的领土。这个因奇遇而诞生的国家,便是西域古国朅盘陀(中国史籍中又称作渴盘陀、喝盘陀、渴饭檀、汉盘陀、喝啰盘陀、大石)。

两汉年间,经常跟匈奴、西域进行和亲

两汉年间,西亚的波利刺斯国(即波斯,当时处于安息王朝时期)向汉朝遣使交好,并请求进行和亲。汉帝高度重视波斯的请求,但又不想把真正的公主远嫁异域他国,所以经过仔细的筛选后,最终选中一名宫女,将其赐婚给波斯王,并赐予她公主的封号。稍后,汉帝派人护送公主远赴波斯成亲。

由于波斯距离汉朝有万里之遥,所以和亲使团一路上遭遇各种艰难险阻,在好不容易到达葱岭,即将进入波斯东部边境时,却又遭遇匪乱。使者和卫队为保护公主的安全,便在附近极为陡峭的山岗上为她修筑了一座堡垒,并在四周严密设防。至于公主及侍女、贴身侍卫们的饮食,则专门从山下用一根绳子吊上山顶。

这场匪乱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被平息。此时,波斯使者恭请公主启程上路,结果却得到一个震惊的消息:公主怀孕了!使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向公主追问原由,并发誓要把“肇事者”杀死。公主闻言,惶恐之余不敢说话,倒是有一位侍女道出其中的原由。

公主在途中怀孕,据说是“汉日天种”

原来,公主在堡垒中避难时,每天都会有一位骑着金马的王子,从太阳中降落到山顶和公主幽会,结果不久公主便怀了孕。对于这个极度荒谬的解释,使者绝对不肯相信,也知道国王在得知消息后肯定会大怒,自己的性命难保。但如果原路返回,将公主带回中土,恐怕也会遭到汉帝的责罚。

昔波利刺斯国王娶妇汉土,迎归至此。时属兵乱,东西路绝,遂以王女置于孤峰,极危峻梯崖而上下,设周卫警昼巡夜。时经三月寇贼方静,欲趣归路,女已有娠...讯问諠哗莫究其实。时彼侍儿谓使臣曰:“勿相尤也,乃神会耳。每日正中有一丈夫,从日轮中乘马会此。”见《大唐西域记·卷十二》。

使者认为,既然前进会被杀,原路返回也会遭殃,倒不如就在当地建国,迎奉金马天神之子为王。众人觉得此计甚好,于是事情就这样办成了。接下来,使者和卫兵们以山顶堡垒为大本营,与队伍中的侍女自行婚配,并在附近的帕米尔高原上开荒种粮。次年,公主诞下一个相貌伟岸的男婴,被部属们拥立为王,并自建国号为“朅盘陀”(在塞语中意为“山路”)。

今日的塔吉克族

由于男婴是汉朝女子同天神所生的儿子,所以便自称是“汉日天种”,而这种说法也被其后世子孙所沿袭。朅盘陀建国后,随着势力的不断发展,逐渐同周边的塞人(对汉代南疆东部波斯人和突厥人的统称)发生联系,并通婚、融合,经过世代繁衍,形成今日塔吉克族的祖先。

于是即石峰上筑宫起馆,周三百余步,环宫筑城,立女为主,建官垂宪。至期产男,容貌妍丽,母摄政事,子称尊号...以其先祖之出,母则汉土之人,父乃日天之种,故其自称汉日天种。然其王族貌同中国,首饰方冠,身衣胡服。引文同上。

朅盘陀故地在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县

朅盘陀在历史上存在很长时间,北魏末年,僧官宋云西行求经途中,曾经路过该国。据国王自述,从建国到如今已经经历13代国王(见《宋云行纪》),据此可以推测,朅盘陀立国的时间,应在公元2世纪左右,正好处于东汉时期。

公元8世纪左右,朅盘陀成为唐朝和吐蕃竞相争夺的目标,一度被唐将高仙芝征服,并在此地设立葱岭守捉,但在安史之乱后则再度被吐蕃征服。中原王朝再度统治该地时,已是清朝乾隆年间。公元1759年,清朝平定大小和卓叛乱后,在新疆设立伊犁将军府,并将朅盘陀故国设为色勒库尔回庄。

公主堡遗址

光绪年间,该地设蒲犁分防厅,民国年间则改设为蒲犁县。1954年,蒲犁县改名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并一直沿袭至今。在县城以南约70公里处,至今依然保留着一处名为“公主堡”的要塞遗址,被普遍认为是当年汉朝公主避难所,及后来朅盘陀建国之地。

史料来源:《大唐西域记》、《宋云行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