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他们26年付出,让美军上万亿隐形战机变成一堆废铁

原标题:他们26年付出,让美军上万亿隐形战机变成一堆废铁

1991的海湾战争,美国也曾把F-117隐形轰炸机首次用于中东战场,可以说海湾战争是一场没有疑问的“一边倒”。

2018年5月,以色列使用F-35隐形战斗机,叙防空部队发射了100多枚防空导弹,但无一命中。

或许,这两次战争都只是在中东,延续26年的时间里,美国的隐形战机成为制空霸主。

然而也是在这26年的时间里,中国空军从弱到强,曾经海湾战争的隐形飞机震慑中国,而如今阿拉伯联盟却迫切希望中国能提供雷达技术。

因为面对美国的隐形战机,全世界只有中国可以制衡。

这个利器的名字叫做三坐标雷达,世界上首个反隐身先进米波雷达。

这个利器背后的名字叫做吴剑旗,位于安徽合肥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38研究所的副所长。

资料图:中国海军深圳舰上的米波雷达

被震慑的中国和临危受命的军人

金一南就曾说:“1991年海湾战争后,美国的作战模式对我们冲击非常大。我们一度大量翻译美军的作战条例、军事报告,无形中开始参照对方的模式和标准来建军。”

1991年,海湾战争成为全世界的话题,中国自然也不例外,开始了对隐形战机的研究,研发和防御成为军工中最重要的课题。

吴剑旗意识到必须攻克这个难题,恢复雷达在防空网中的地位,用雷达人的力量捍卫国防安全。

时隔一年,吴剑旗恰巧获得了负责一个旨在解决反隐身问题的预研课题的机会,这个课题名称叫稀布阵综合脉冲孔径雷达试验系统。

从此开始,吴剑旗投身到中国反隐身雷达的研究之中。

上世纪90年代,刚刚硕士毕业的吴剑旗来到了搬迁于合肥不久的38所。

那时,38所周边还是未被开发的荒凉之地,他每天踩着泥土路,在一个车间厂房里临时搭建的办公室上班。

吴剑旗祖籍江苏,长在泸州。1970年,因父亲工作变动,四岁的他随父母与两位哥哥一起来到泸州。

小时候的吴剑旗,最异于常人的是他的思维能力。

10岁左右时,他的中国象棋水平就已非常厉害,整个大院里,就连大人也鲜有敌手。

至今,他还有下棋的爱好。他还曾代表单位参加围棋比赛,获得了不错的名次。

小时候的吴剑旗,也有调皮的一面。初三时,他跟着二哥吴剑明,拖着一个旧轮胎就下了长江。

”而私自下河这件事,兄弟俩并没有被父母严厉责罚,“也许是那个旧轮胎的因素”。

父亲是军人,做事强硬,对三个儿子却显得非常温和,但一旦兄弟三人做了违背父亲原则的事情,也会迎来一顿揍。

吴剑旗挨过一回狠打,已不记得为何,“父亲追着我,在篮球场跑了好几圈,最后没跑掉”。

父亲一人上班,母亲在家照料吴剑旗三兄弟,日子总在温饱线下徘徊。

吴剑旗喜欢跟哥哥们一起自制玩具,他们想尽办法找材料,然后自己动手做弹弓、滑板。

读书的时候,吴剑旗的哥哥吴剑明并未觉得弟弟成绩有多好。

直到初三时,年级八个班分出一个快班(尖子班),吴剑旗分进了快班,成绩是前三名。

初中和高中,吴剑旗都在泸州二中度过。

之后,考取了北航电子工程系、在成电读了研究生,毕业到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工作。

那个时候的吴剑旗没有想过未来会成为中国中国电科首席科学家、雷达总师。

铸就我国国防“火眼金睛”

回顾雷达的发展历史,米波雷达曾在二战前后占主流地位。

然而,随着技术发展,米波雷达不能准确测高、威力覆盖不连续、低角盲区大、阵地适应性差等缺陷逐渐凸显出来,微波雷达以其高精度、更好的抗干扰能力逐渐取代米波雷达,成为骨干雷达。

但是,隐身飞机出现后,逐渐被淘汰的米波雷达重新进入雷达专家的视野:它能避开隐形飞机的隐身波段,具有探测隐身飞机的天然优势。

吴剑旗是第一个重新将米波雷达做为自己研究对象,可想而知当时的阻力有多大,有的专家反复论证这种研究方向的错误性。

但是在当时,吴剑旗想的却不是这样看,照着国外的研究路线发展,风险肯定会小很多。

但是如果我们的思路和国外一样,就没有机会赶在他们前面。

要解决我国反隐身的问题,必须要创新,要有攻坚克难的勇气,这样我们才能实现超越。

没有任何经验参考,吴剑旗团队的反隐身米波雷达技术研究,一切从零开始。从课题研究到理论建模,从设计方法到技术实现,需要一点一点地突破,吴剑旗带着他的团队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一个小小的外部因素,或许就会干扰实验,导致失败。

2000年初,当时民用调频台渐渐多了。以前测试雷达只需要调到一个空频率就可以了,但那会不行了,很多频率都不能用,每次测试前,都要跟广电部门协调关掉一些民用频率来避免信号干扰。

但这种回避的办法在雷达实际应用中怎么行得通呢?谁来排除干扰?

吴剑旗和他的团队不断发现问题,反复研究试错,最终找到了抑制信号干扰的办法,他们研制的米波雷达的抗干扰能力在实用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000年,吴剑旗带领团队圆满完成了预研课题的全部任务,成功实现了一种2003年以后才被国际雷达界称为MIMO(多输入多输出)的雷达新体制。

该成果获得了2001年度国防科学技术奖一等奖、2002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2012年,反隐身米波雷达完成一级设计定型,成为世界上第一部大型实用新体制米波雷达。

经过实际使用验证,传统米波雷达精度差、盲区大等主要缺陷已克服,米波雷达反隐身的潜力得以充分发挥,该雷达已成为我国新型骨干装备。

这在军中属于国家机密,结果,三年之后,MIMO成为国际的新课题,欧美国家才开始进行研究。

吴剑旗带领团队领先了国际三年。

反隐身米波雷达(资料配图)

26年的研究,美国战机无法隐形

1999年,我国空军启动机动式三坐标雷达工程的研制工作。

当时,项目总设计师吴曼青院士率领的年轻研制团队作出了一个决定:采用DBF(数字波束形成)体制,吴剑旗正是这个团队的核心成员。

他全力支持采用创新方案,并主动承担起了攻坚克难的重任。

在重点工程型号中采用全新方案这一决定立刻在雷达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众多雷达专家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当时“世界上公认最先进的三坐标雷达采用的是多波束相扫体制,沿用这一技术体制,省时省力,又简单稳妥,为何要避易就难,去挑战没有成功经验可借鉴的全新技术体制呢?”

方案确定后,吴剑旗和他的团队瞄准DBF体制研究,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一项新技术的诞生、应用必然会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DBF体制三坐标雷达的研制也不例外。

背负着重大使命的吴剑旗和他的团队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

从事雷达技术研究,离不开大量的野外试验、飞行试验。试验地点常常在偏远地区,山势险峻,非常艰苦,试验期间连续几个月无法回家更是常事。

因此,他们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亲情,甚至冒着生命危险……

历经4年异常艰辛的研制过程,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工程上的困难,终于取得了成功。

2005年,DBF体制三坐标雷达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由吴剑旗团队研制的世界上首个采用DBF体制的305A机动式三坐标雷达在天安门广场接受了党和全国人民的检阅,在我国雷达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国的DBF体制三坐标雷达研制成功后,2006、2007年连续两年在国际市场签约达一亿美元,打破了美国、法国长期占领国际雷达市场优势地位的局面,而西方先进国家在2007年后才推出DBF体制的新一代三坐标防空雷达。

可以说,吴剑旗团队的成功对我国雷达技术发展产生了里程碑意义:在长期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雷达界,我国自主研制的雷达第一次以全新的设计理念和先进的技术性能在国际上取得了前沿位置,标志着我国的雷达研制生产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

之后的吴剑旗没有满足已经有的成绩,继续在在这个课题进行研究,如今已经到了第五代,针对的就是如今美国的第五代隐形战机。

这也是阿拉伯国家渴望中国卖给他们这一科技成果的原因。

尾声

由于为国防安全作出突出贡献,吴剑旗和团队多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他本人也先后获得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创新争先奖状等荣誉。

2018年2月23日,在安徽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吴剑旗凭借多年来在反隐身雷达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获得了2017年度安徽省重大科技成就奖。

国防代表的是国家的安全,希望安徽人能够记住这位让我们的头顶着安全蓝天的科技工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