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旭辉北京孔鹏离职背后:规模对人才的无情反噬

原标题:旭辉北京孔鹏离职背后:规模对人才的无情反噬

本文约4678字,阅读全文约需10分

11月14日,重度雾霾再次紧锁京城。

在旭辉集团(0884.hk 以下简称旭辉)北京公司所在的国贸,往日繁华且近在咫尺的写字楼似乎都披上了隐形的衣衫,全都消失不见。

当天,执掌旭辉北京公司长达5年之久,职位高为集团副总裁的孔鹏,被媒体曝出离职引发业内热议。高管离职,意味着旭辉北京公司接下来有可能迎来更深层次的人事调整,而由此引发的震荡未来是否会对分公司的业务产生影响,尚有待观察。

在房地产行业面临严峻政策调控的当下,企业不得不出售资产、开源节流、裁员等以安全度过市场严冬,逐渐成为行业共识。在业内人缘、口碑皆不错的孔鹏猝然离职,为行业又再蒙上了一层悲凉的阴影。

因业绩低迷离岗一说值得商榷

在旭辉集团的官方通报中,将孔鹏的离职定义为“个人原因”,相关工作人员也以官宣口径回应媒体,其他的闭口不肯多谈。而身处舆论漩涡的当事人孔鹏面对媒体追问,也是三缄其口,未透露过多信息。

离职消息一经曝光,引发多家媒体跟进报道。腾讯智慧房产发现,媒体报道孔鹏离职原因,都归因于其所执掌的北京公司上半年业绩低迷。多家媒体报道中提到,这家销售额曾超100亿元的区域公司,今年上半年的销售业绩不到3.5亿元。

腾讯智慧房产查阅旭辉集团2018年8月15日披露的半年报业绩,发现旭辉北京公司(所辖城市北京、环京区域、石家庄、太原)上半年销售业绩为3.4986亿元,占旭辉集团全部销售额的0.5%。

但业内知情人士表示,媒体的报道并不代表事情的全部。

“关于孔鹏离职原因的报道,明显有失偏颇,这对职业经理人是不公平的!”某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腾讯智慧房产采访时,话语间透着激动。在他看来,媒体对孔鹏离职的原因解读,“太过粗暴、单一”。

该人士分析称,业绩并不是导致孔鹏本次出走旭辉的根本原因。尽管今年上半年旭辉北京公司销售业绩不理想,但并没有考虑到公司的供货情况和市场调控情况。

该说法也得到了旭辉北京公司的证实。相关人士告诉腾讯智慧房产,受政策调控和项目进度开发节点的影响,分公司团队和旭辉集团高层都知道今年北京公司的供货情况和节点,因此北京公司上半年的业绩表现,在内部不意外的。“上半年业绩之所以看上去少,这是全公司制定的市场策略,大家都是知道的。”相关人士表示,祥云赋、瑞悦府、锦安家园、天瑞宸章以及石家庄项目,都安排在下半年取证销售,因此今年的业绩重点安排在下半年,是原定好的供货计划和节奏。

上述人士表示,将孔鹏离职的原因简单归咎于业绩低迷,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腾讯智慧房产了解到,年初集团给北京公司的任务额度定为300亿元,后期因为太原项目的进度和北京市场受政策调控的客观实际,中途调整过一次业绩目标,降低至230亿元。

据腾讯智慧房产获悉,截至目前,旭辉北京公司今年已经斩获了70亿元以上的销售业绩,加上其位于东坝锦安家园共有产权项目可控的70亿元货值,北京公司今年140亿元的销售业绩是基本可以完成的。

但对正处于史上最严调控的北京及环京市场而言,有关部门对房地产项目的预售证件发放,采取了非常规的管控手段,前10月鲜有房地产楼盘得以放行进入市场。在此市场背景下,孔鹏和他的团队要跃过集团调低后的230亿业绩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按照目前各大企业公布的数据推测,若旭辉北京公司能完成今年150亿元左右的销售规模,跻身北京市场销售额前10名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此外,腾讯智慧房产还获悉,在孔鹏离职前的约一周时间内,他本人还在召集内部动员大会,以激励团队在最后两个月时间内,冲刺200亿元销售目标。孔鹏彼时在会上向一众下属放下狠话,若不能带领团队完成200亿元的销售业绩,将“主动向集团申请降职降薪”。

业内人士评论称,就算是集团因为业绩低迷而降罪于孔鹏,那也应该在年底业绩落表后再做定论,而不应该在年底业绩冲刺的关键时期选择人事变动,“职业经理人和管理层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不可协调的矛盾。”

太原“史上最大项目”进展成谜

基于各种信源指向,孔鹏突然离职,或许背后另有隐情。

时钟拨回至2017年8月10日,在多地媒体见证下,旭辉宣布与太原市尖草坪区政府就三给片区综合改造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当时,旭辉信心满满地向媒体宣布称,太原改造项目将大手笔投入500亿,涉及净建设用地面积约4200亩。

此外,与太原的本次合作,也是旭辉首次参与新城改造,是其正式进入全国化布局的第34座城市。

签约仪式后,孔鹏曾对媒体称,旭辉集团二五期间的目标是3000亿销售额,在一线城市增量市场获得大幅规模增长十分困难的前提下,二线城市这一轮的高速发展可以使旭辉捕获快速成长与发展的机遇。

据媒体过往报道信息显示,当时太原项目整个片区采用整体招商、规划、建设的开发方针。同时,旭辉将充分发挥其在城市规划、绿色建筑、健康科技住宅等领域的优势,利用清华大学-旭辉集团可持续住区研究中心(简称CSC研究中心)的科研力量,通过集中连片的旧城改造,引入海绵城市、公园城市、智慧城市等先进理念,形成产城联动的现代宜居都市区。

据腾讯智慧房产最新了解到的信息证实,太原项目在签约一年多来,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消息人士表示,该后续改造项目涉及的地块因为体量巨大,存在开发、经营、政策等风险。此外,旭辉集团管理层对北京公司与高校研发可住区研究中心合作而增加成本的做法,也表现出不满。该说法并未得到旭辉管理层的证实。

10月26日,太原国土局官网发布一宗公告,原定于10月31日公开拍卖的尖草坪区三给片区10宗地块终止拍卖。有媒体援引消息报道称,目前联合投资方平安要求退出,前期已投入拆迁款补偿金103亿,如果平安永久退出,另一家合作企业碧桂园也将一并永久退出。而旭辉则可能临时退出的两难境地,要求暂停挂地,并且希望政府可以给予配地或降低土地成本。

腾讯智慧房产向相关报道所涉企业逐一进行了求证,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正面回应。腾讯智慧房产同时也多次拨打太原市国土局电话进行求证,但官网公布的办事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旭辉集团品牌部负责人回应腾讯智慧房产称,相关媒体的报道并不属实目前旭辉正在积极与政府、合作方沟通,按照原协议推进太原三给项目。旭辉方面强调,目前未收到任何股东方退出的通知。

但太原有关部门此次暂停合作地块挂牌的时间节点,与孔鹏离职存在着非同一般的巧合。有消息人士向腾讯智慧房产透露,太原项目的“变故”或许是孔鹏与旭辉管理层“谈崩”的导火索。

旭辉董事长林中曾在“新五年战略发布会”上公开表态,要完成全国化战略纵深布局。5年之内,要从31个城市扩大到70个大中城市的布局。

彼时,旭辉管理层决策判断认为,因为中国城市的分化及城市的轮动,这种具有大纵深布局的房企,抗风险、增长能力就比较强。所以旭辉未来的3000亿,不仅是在已有城市的深耕,更有在新城市的布局。

太原项目作为旭辉集团史上最大的房地产项目,也是林中本次战略表态后的重点大型项目,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若顺利推进,太原项目将成为直接承载北京区域公司和旭辉集团未来规模化发展的重要角色。

但这种城市综合改造项目,当地政府的主导性要远大过于企业决策范畴,企业对项目的可控性非常低。在介入该项目一年多后,太原项目并未如期将项目推出并贡献销售力量,作为该案主导人的孔鹏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规模对人才的反噬

据悉,本次孔鹏离职和新人接替的过程,短暂且迅速。接近旭辉内部的人士透露,原本定的是11月12日宣布称孔鹏离职后,接替的新人“会很快到位”,结果3天后旭辉集团便对外部发布人事变动文件,并宣布继任者。

官方文件宣布,现任旭辉集团投资中心副总经理董毅将调任北京,出任北京区域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主持北京区域事业部的日常管理工作,负责北京、环京及内蒙古的投资、开发工作。

旭辉本次涉及高级管理人员的变动之迅速,是业内少见的。

消息人士透露,孔鹏离职从约谈到离职也就一周不到的时间,且此前毫无征兆。且从旭辉的安排上来看,也是“比较仓促”的。职位为集团副总裁的区域公司负责人,由一名集团职能中心副总经理接替,起码在级别上就存在差距。而安排由常务副总主持工作,说明至少目前旭辉这次调整,还没有给北京区物色好接任总裁。

腾讯智慧房产梳理发现,近些年来旭辉在规模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前进的同时,人才的震荡其实从未曾停止。尤其近年,旭辉管理层级职业经理人的出走相对于同规模的企业而言,频次也是比较高的。

2016年,旭辉重要战略区域公司上海区域事业部总经理傅明磊离职加入华夏幸福,随后媒体报道旭辉有包括总监、经理级别的多位管理人员集体离职。当时,傅明磊的出走被媒体认为是旭辉内部引进的“万科系”与“绿地系”人才之间内斗的结果。那场当时在业内颇为关注的人才争斗风波,被媒体评价为“旭辉林氏兄弟在业绩和人才的抉择之间,最终选择了业绩”,隐喻旭辉对规模化发展的渴望和对人才的冷漠。

2017年,一年前那场风波中当事方之一的,旭辉集团营销总监周琦嘉也意外出走,同年更早离开的还有接替傅明磊的集团副总裁蒋达强。更早之前,旭辉集团南京公司总经理、集团区域职能中心总经理、分管人力副总裁等各个高职级管理人员均出现变动。此外,旭辉集团分管品牌条线的负责人是更替最为频繁的岗位之一,以至于很多媒体记者曾一度找不到对应的品牌联络负责人。

值得关注的是,包括本次离职的孔鹏在内,这些出走的人才大都是旭辉2012年上市前后,那段因业绩发展而带来的人才渴求时期内加入的中坚力量。6年来,这批成熟职业经理人的加盟,为旭辉从当年100亿出头的销售规模迅速发展到今天1000多亿的量级,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

旭辉近期发布的业绩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前10月旭辉已经实现销售额1178.6亿元,已经完成年初计划业绩目标的84%。在还剩下2个月时间的2018年,完成今年初制定的1400亿元任务目标,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在房地产市场经历严厉调控,市场和企业迎来震荡的当下,企业对于成熟经理人的去留问题,毫无疑问地偏向了对规模和利润的追求。

就在发稿前夕,澎湃新闻再度曝出了旭辉集团的裁员计划,被裁员工在未进行任何沟通和谈话的情况下,以邮件形式直接通知员工被辞退,且没有任何商讨余地,本次裁员涉及财务、投资等多个部门。

业内观点评价称,旭辉对于人才的更替,是“冷血无情”的,甚至缺乏必要的沟通。以本次孔鹏离职为蓝本,从其宣布离职和被接替者到岗的速度,可见一斑。

对于机会和挑战并存的北京市场而言,进军的外地民营房地产企业中,职业经理人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可谓“京官难做”。某房地产职业经理人曾对腾讯智慧房产透露,对于外来的民营企业而言,拿地这一根本问题是最大问题。此外,北京市场所面临的市场政策严厉程度和竞争压力,是其他城市所不能比拟的。

资料显示,在孔鹏加入旭辉北京之前,旭辉早已进入北京长达13年,但其年均销售规模没有超过30亿。2013年,孔鹏加入后让旭辉北京完全上了一个全新台阶,年度销售规模更是首次冲过百亿大关。总体而言,孔鹏执掌北京公司的5年多时间内,通过对外部城市的拓展和市场战略的应对调整,让旭辉集团在北京市场收获了不错的业绩和口碑基础。

2018年,北京市场情况特殊。在此背景下,类似孔鹏这样的“功臣式”职业经理人而言,在旭辉式的规模发展压力面前,选择出走也更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吧。

林中曾表态,企业要保持“管理不掉链子,人才不缺梯队”的状态。在管理层看来,或许对于仍在规模上奔跑的旭辉而言,人才更替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对于被绑上规模战车的职业经理人而言,因为市场和政策各种变化,被管理者无情推下车之后,难免狼狈和唏嘘。

孔鹏宣布离职的当晚,他在北京房地产圈的一些好友为他组织了一个饭局,意在为他鼓劲打气。中国房地产经理人联盟秘书长陈云峰在朋友圈里发文写道:真正的好朋友,是能够读懂你笑容背后的忧伤。配发的合影照片中,孔鹏的笑容里似乎写着不为外人所轻易察觉的疲惫和无奈。

编辑/暴躁萝莉

文章转自/地产圈club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