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伊藤忠对中信集团的投资出现巨额亏损 钱多人傻?

原标题:伊藤忠对中信集团的投资出现巨额亏损 钱多人傻?

据《日本经济新闻》11月7日报道,伊藤忠商事近日宣布,对出资10%的中国中信集团(CITIC)的股权进行减损处理,计提了1433亿日元损失。对中信集团的投资是伊藤忠力争飞跃式扩大在华业务、投入6000亿日元的战略项目,但如今3年过去了,共同业务的成果寥寥无几。目前可以说是在看不到盈利方式的情况下遭遇挫折。

该公司首席财务官(CFO)钵村刚在发布2018年4-9月合并财报的记者会上表示,“中信集团的财报表现坚挺,但股价有可能持续低迷,我们采取了保守应对措施”。

中信集团的股价跌至11-12港元,低于伊藤忠的买入价格(13.8港元)。钵村表示中信“被视为金融股,出现了可能存在不良贷款等担忧”。其他高管表示,“今后不会出现新增损失”。

伊藤忠2015年向中信集团出资,在资本和业务两方面展开合作。目前尚未取得具体成果。野村证券的分析师成田康浩指出,“合作之初说要合作的项目还完全没有出现”。

双方共同拓展的业务现阶段主要有2个,即德国的海上风力发电业务和共同出资的中国服装业务。这些业务对伊藤忠的合并业绩作出多大贡献没有公开,但被认为程度有限。

伊藤忠还在准备推出新业务。为了在中国经营医院,该公司2016年启动了市场调查。2017年向日本电子商务网站的运营公司出资,正在讨论与中信集团的合作。

在人才方面,伊藤忠将加快中文人才的培育。截至目前已有1000人通过了中文检定考试,相当于综合职位的3成。该公司正在巩固人才基础。

钵村在财报发布会上针对与中信集团的合作情况表示,“虽然缓慢,但不认为是失败的投资。应该以5年、10年的跨度来判断”。

这种看法的背景或许是目前的业绩保持坚挺。伊藤忠2018财年(截至2019年3月)全年的净利润预计为5000亿日元,与期初预期相比增加500亿日元。该公司将FamilyMart UNY 控股收为子公司带来的股票评估收益达到1412亿日元,基本与中信集团的减损相抵消。伊藤忠面临着能否趁着有能力消化损失的时候拿出成果的考验。

其实中信集团2014年在香港整体上市过程中,泰国正大集团与日本伊藤忠商社希望通过正大与伊藤忠设立的合营企业(“正大光明”)认购中信的股份。整体上市完成后,中信于2015年1月20日与正大及伊藤忠订立战略合作协议,同意向其出售2,490,332,363股现有股份(对价港币34,366,586,609.00元),并以港币45,922,549,800.00元的总对价向正大光明配发及发行3,327,721,000可转换优先股,并公告,三方期待在中国和全球市场利用各自现有优势共同谋取并捕捉重要战略机遇。截至2015年8月底,全部交易完成,三方建立了更加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

为什么整体上市仅仅半年,中信股权结构就再度调整?很多人关心这个问题。这是由于中信集团在香港整体上市有时间要求和市场配售份额的安排,因而只有在中信整体上市完成后,才能进一步研究确定与正大-伊藤忠的交易方案。

舆论界对中信引进外资战略合作伙伴有些异议,尤其是伊藤忠的日资身份。也有人问,为什么考虑选择与日资企业合作,而不是欧美企业?

伊藤忠对中信集团的投资出现巨额亏损大概说明了为什么当时没有欧美企业会参与投资中信集团, 看看下面的文章, 注意时间点,就更清楚了。

  • 2018, “吸金黑洞”中澳铁矿项目再次令中信股份(00267.HK)的业绩黯然失色。中信股份今年3月28日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澳铁矿拖累了公司非金融业务的表现,董事长指出“如果我们停止生产,当然是一个很痛苦的选择,但是威胁一直存在着。”

中信股份在3月28日发布的2017年业绩中,连续第四年对中澳铁矿项目进行72亿港元的减值拨备,目前累计减值拨备406亿港元(约52亿美元)。

  • 2017,“吸金黑洞”中澳铁矿项目或将再次让它的买家中信股份蒙受巨额损失。根据澳大利亚西澳高等法院近日的一项判决,中国中信股份有限公司(00267.HK,原中信泰富,下称中信股份)海外两家全资子公司需向项目前业主Mineralogy Pty Ltd (下称Mineralogy公司)补缴专利费B共计1.49亿美元,约合9.88亿元人民币。中信股份对该判决“表示失望”,并称该判决覆盖一系列复杂事项,公司正在仔细研究判决及其对项目带来的影响。
  • 开铁矿碰上澳大利亚地痞!(2015年新闻)

2015年3月24日,中国中信股份有限公司(00267.HK)确认,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已对在澳合资企业——中澳铁矿(Sino Iron)进行了25亿美元(约合155亿元人民币)的减值拨备。

英国金融时报称,这一命运多舛的合资项目开发成本超出预算五倍,到头来却迎来铁矿石价格暴跌的窘境。

更糟糕的是,这一在澳大利亚的项目就像一个黑洞,不仅吸走了巨额资金,还将中信与澳大利亚政客和商人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拖入一场日趋激烈的纠纷中。

2006年,中信泰富从帕尔默旗下的Mineralogy公司购入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中澳铁矿项目20亿吨磁铁矿的采矿权。但此后双方就矿山的特许开采权费和当地主要港口普雷斯顿角港的经营权归属产生了矛盾。 中信指责帕尔默,通过他的公司Mineralogy挪用了1200万澳元(合950万美元),包括用于其政党竞选。帕尔默否认这些指控,并称,在中澳铁矿特许权使用费这一块,中信欠他的钱。

当天,中信在香港发布年报称,最新的减值拨备(该公司曾在1月对此发布预警)导致营业利润缩水25亿美元,包括17亿美元的无形资产减值和7.94亿美元的房地产和设备减值。

迄今,中信已在这一项目投资约100亿美元。中澳铁矿于2013年底投产,大大落后于原定进度,至今仍未达到其目标产能。中信方面表示,公司将接受账面亏损,未来不会关闭铁矿,而将继续推进项目建设。

《澳大利亚人》报24日称,根据美奇金(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合伙人马提木(Tim Murray)开发的全新模型,计算出中澳铁矿的盈亏平衡点为70美元一吨——大大高于铁矿石现价55美元。

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和力拓的保本价格低于40美元一吨,因此他们应能安然度过目前的低迷时期。

马提木表示,中澳铁矿的磁铁矿在出口前要进行高纯度处理,该产品在现在的行情下价值约为60美元一吨。“因此,中信每生产一吨将面临10美元的现金损失。”他还补充说,“他们的损失其实更大……因为他们还有债务缠身。”

而中信的合作方帕尔默,堪称不折不扣的痞子。去年,帕尔默甚至发表辱华言论,差点儿引发外交风波。

此外,澳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早已要求,帕尔默旗下的三家公司应在去年10月前提交公司账目。但是,这位脾气火爆的澳大利亚前首富对此视而不见。拖延至今,令外界更加怀疑其现金流出现问题。一个例证就是,3月16日,帕尔默关闭了他位于阳光海岸的帕尔默库拉姆度假酒店。

24日,他接受澳国家电视台采访,否认自己即将破产。

作为项目业主,中信在2006年和2008年已支付给Mineralogy公司超过4亿美元,以获得采矿权。可惜,在与中信的法律争讼中,帕尔默的4亿美元可能撑不了几个月。

中信当天的公告显示,对中澳铁矿进行减值拨备后,2014年净利润下降20%,至398亿港元(约合319亿元人民币)。

中信母公司去年将370亿美元内地资产注入了境况不佳的香港上市子公司,使后者得以转型。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考、交流之目的。如来源标注有误请告知,我们及时予以更正/删除。微信联系yangyaoyu8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