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跟风者陈一舟 怎样一步步丢了人人网

原标题:跟风者陈一舟 怎样一步步丢了人人网

文 / 天鹿

2018年8月5日下午,陈一舟在人人网上发布日志,称关于人人网的未来,想听听老用户的意见。之后,陈一舟着手找寻接盘人人网的下家。

这条消息当时没有激起任何浪花。

三个多月后,11月14日8点,陈一舟在人人网日志上发布要卖人人网的消息,人人网被作价6000万美元卖身给北京多牛互动传媒。消息发布12小时后,阅读量还不足800。“自己被卖”如此重大的消息,却没在人人网上激起浪花,可见曾是最牛社交产品人人网,如今的用户活跃度之低。

但等到其他媒体发布消息后,“人人网被卖”就迅速登上热搜榜。

“上大四那年,寒假结束回学校,在家乡火车站,我遇见了四年未见的高中女同学。她是高中许多男生曾经的心中的女神。高中时我和她做过同桌,那时候傻乎乎,没想过追她,她却让我出主意帮她拒绝别人的情书。火车站见到后,刚聊了一会儿,就各自上车走了。

但我对她念念不忘了,之后就到处找她的联系方式,最后在人人网高中校友录里找到,加了好友。断断续续聊了几次后,加了QQ,再后来加了微信,毕业后我们在一起4年,今年刚分手。那是我的初恋,刻骨铭心。”

网友小周(化名)看到人人网被卖消息后,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祭奠自己的青春。

的确,人人网可以说承载着80、90后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正因为这一代人的青春,铸就了人人网昔日的辉煌。

2011年5月,以人人网为主体业务的人人公司美股上市,之后市值不断上涨,最高时达94亿美元,2012年,人人网成为国内市值仅次于腾讯和百度的互联网巨头,在社交网络战场几乎与腾讯势均力敌,占据半壁江山。

当时,人人网注册用户达到近2亿人,登陆用户每天平均停留时间达 7.7 小时,而当时 Facebook 的用户平均登陆时间也不过才 7.3 小时。人人网一度被大众视为“中国版Facebook”。

然而,走上巅峰后,人人网很快盛极而衰。

2012以后,人人网多次开展新业务,开始花式折腾式自救,结果不但没能挽回颓势,反而逐渐失去了对核心业务的聚焦,更加日薄西山。截至2018年11月17日,人人网的股价跌至1.5美元,总市值仅剩1.08亿美元,相比于最高值94亿美元,缩水近98%。

在折腾的这些年里,人人网每次都能站在风口上,但每次都是浅尝辄止,一次也没有飞起来。

人人网的春天

人人网被贱卖,最被触动的人群大都是80、90后,这是他们的青春记忆。但同样内心有所感慨的人,肯定还包含一个70后男人。这个1979年出生的男人,现已近中年,就是人人网以及后来的美团网创始人王兴。

2003年,24岁的王兴还在美国一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读博士,在圣诞节那天,他放弃学业,坚定地回国创业。当时,王兴发现美国一个刚刚兴起的社交网站Friendster非常火,成立于2002年的Friendster当年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之一,早于Facebook和MySpace等其它知名的社交网站。王兴极度信奉“六度分割理论”,即通过6个以内的中间人,可以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所以,一开始,王兴就选择了做社交网站。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王兴先后创立了多多友、游子图等社交网站,但均没有在市场掀起多大的风浪,都失败了。

两年后,扎克伯格在哈佛校园创立的Facebook,风靡国际高校。王兴又看到了学习的榜样,再次依葫芦画瓢。幸运的是,这次,王兴成功了。2005年12月,主打校园大学生实名制交友的校内网(人人网前身)正式上线,在清华、北大、人大等北京高校迅速引起轰动,3个月,注册用户数突破3万人。

同一时期,一个比王兴大10岁叫陈一舟的湖北人,收购了同样做校园社交的5Q校园网开始抢占市场。陈一舟不是创业小白,他1999年创立国内最早实名制社交网站ChinaRen,一年后以3000万美元卖给搜狐的师兄张朝阳,2年后又创立了千橡互动公司,很快获得5800万美元融资,他算是社交赛道老江湖了。

此时的陈一舟,不但钱粮充足,麾下还有后来的风云人物搜狗CEO王小川,前搜狐技术总监许朝军等这样的青年才俊。但创业两次的陈一舟,已经对从头创业没有激情了,他决定另辟蹊径“用投资的方式做企业”。在收购5Q校园网前,陈一舟已经收购了猫扑、魔兽中国世界、renren、uume、Donews(多牛传媒的前身)等一批社区型网站。可以说是实力雄厚,风头正盛。

老江湖陈一舟带着5Q校园网加入战场,校内网瞬间感到了竞争压力。

2006年,校内网运营成本激增,王兴没钱了,他连员工工资都发不了。同时,用户量暴增导致后端服务器、带宽扩容需求也日渐紧迫。王兴无路可走,陈一舟强势介入,兼并校内网。据报道,校内网被卖后,王兴带着团队在小饭馆喝的酩酊大醉、大哭了一场,很不甘心。很久以后,王兴看开了,在公开场合说:“这事我不记仇,这就是商业竞争的本质。”

此后,人人网(校内网)进入跌宕12年的陈一舟时代。

人人网盛极而衰

陈一舟兼并校内网后,就与5Q校园网合并,然后交给许朝军负责。许朝军和王兴一样,也是一个社交“六度分隔理论”的拥趸。陈一舟有了许朝军的辅助,人人网进入快速发展期。

这一时期,中国发生了许多大事。比如南方雨雪冰冻、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载人航天、改革开放30周年,这些大悲大喜的事件点燃千千万万年轻人的热血和情怀。中国网络青年情绪迅速大爆发,来自2200所大学的大学生以校内网为主要阵地,积极参与着这些大事件。

此后,校内网基本垄断了国内大学生市场,拥有了超过1800万的在校大学生用户,其中活跃用户达980万。

可以说,在校园市场中,再未曾有一款产品达到过人人网昔日的高度。

但陈一舟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2009年,陈一舟对校内网的发展策略进行了重大调整,8月更名为人人网。因为对陈一舟战略方向和业务模式的不认同,当年12月,明星产品经理许朝军辞职。缘于对人人网的巨大贡献,直到今天,许朝军还是会被人习惯性打上“前人人网负责人”的前缀。

许朝军走后的那会儿,正是国内社交网络竞争最为激烈的的时候。坐拥几亿用户的腾讯,推出QQ校友开始和人人网争夺地盘,其他如开心网、朋友网、腾讯的Qzone等类似的竞争对手,纷纷向人人网发起攻击。

意气风发的陈一舟选择正面迎战,顺势喊出“上人人,找同学”的口号,开启人人网的大规模扩张步伐。

首先,陈一舟推出“开心农场”,让一亿多白领为之疯狂,每天设好手机闹钟,凌晨集体起来到人人网上去“偷菜”。大家每天的问候语变成了“今天你偷菜了吗?”之后,陈一舟砸下两千多万元在中央视台上以“情系人人”为概念做广告,并拉来许多娱乐界明星建立人人主页,采取病毒式营销,吸引粉丝。

发展到2010年,人人网成了当之无愧的国内最大社交网站。注册用户增至1.7亿,月活人数超1亿,每天至少有4亿人访问,且每次至少翻看4个页面,与好友在网站互动交流至少10次。

2011年5月4日,人人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最高时达到94亿美元,很快成为国内市值仅次于腾讯和百度的互联网巨头。“中国版Facebook”的名头在国内也被喊得越来越响亮。

但搜狐的张朝阳并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人人网只是概念上像Facebook,中国公司的管理团队、资本结构等各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长期下来会有很多问题。

正如张朝阳的预料,人人网的巅峰止步于此,此后,就开始了挣扎而折腾的下坡路。

随着苹果智能手机问世,国内也很快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2011年腾讯张小龙的微信横空出世,移动社交随之高歌猛进。“刷微信”“刷微博”成为社交的主流方式。包括人人网在内的社交网站危机四伏,活跃用户数直线下滑,人人网股票也随着一路走低。这让老板陈一舟不知所措。

陈一舟的花式折腾

然而,陈一舟终归不是个专注踏实的产品经理,不屑于花太多的精力打磨一件产品,他更擅长通过投资兼并,甚至炒股,来赚快钱。

陈一舟是大家眼中的聪明人。曾经的朋友、老乡周鸿祎曾说:“湖北第一聪明的当属陈一舟,雷军第二,我第三。”很多时候,聪明人总会择优选那些容易且回报高且快的事去做,反而不愿意做一些简单、短期看不到回报的事情。

陈一舟亦如此,他经常谈论巴菲特。他喜欢投资,同时具有投机主义者的灵敏的嗅觉,他认为,“做企业比做投资更难。”所以,他一直秉承“用投资的方式做企业”理念。

基于这样的商业特质,面对人人网的成长危机,陈一舟很自然地使出了投资炒股的看家本领,来解决危机。

比如,大约在2010年,陈一舟就开始在游戏业务上重金投入,同时瞅准时机,购买了艺龙的股票,2012年3月,他们将股票转卖给Expedia,这一买一卖就净赚了5100余万美元;2013年,人人公司又出售了部分此前低价买入的唯品会股票,净赚了1500万美元。很快,人人网扭亏为盈,但好景不长。此后,人人网就开始在下坡路上花式折腾的自我救赎。

高超的资本运作,是优秀投资人的品质,但不能让一款产品迭代升级,更不能让一个公司拥有征战四方的利器。

2012年后期,以开心农场扩张来的人人游戏,收入已经成为人人网的营收支柱,估值高达数百亿元。不幸的是,当年末,公司在AppStore刷榜遭下架,危机再现。

陈一舟没有在游戏领域继续深耕,而是寻找新的风口投资。

2014年,互联网金融成为一时热潮,陈一舟凭借敏锐的嗅觉,宣布将用于原来团购、在线视频和游戏发展等业务的资源,转移到互联网金融新兴领域,推出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人人分期”以及网贷理财平台“人人理财”。结果,2015年人人公司的净营收同比下滑11.9%,净亏损2.201亿美元。

面对连续亏损,老江湖陈一舟依然笃信自己的投资本领。

据统计,2009-2015年,人人公司共发起或参与投资37次,其中有13次投资领域是“互联网+金融”。其中,自2013年以后,人人公司投资了金斧子、安心de利、票据宝、LendingHome、Sindeo、Motif Investing、CreditShop、雪球网等项目,此外,还领投了二手车电商平台车易拍总额1.1亿美元的D轮融资,花1000万美元购买香港货运用车平台OGoVan10%的股份。

对外投资业务稍微放慢脚步,陈一舟就又开始紧跟风口,在公司内部花重金开辟时髦新业务。

2015年直播刚出现苗头,陈一舟就在“我秀”平台的基础上做了“人人直播”,他亲自上阵,左豪车右美女,一度成为网络话题。

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陈一舟直接在人人直播首页推送热门直播,把人人网页面的社交底色几乎冲刷殆尽。这一改变尤其受到广大用户的指责谩骂。直接加速了许多用户逃离人人网的步伐。

2017年,直播风口热度骤降,善于投机的陈一舟依旧没有放弃追逐风口的步伐。

当年,陈一舟又启动二手车销售业务,尽管该业务贡献了公司营收的68%,但根据公司2017年三季度财报,公司净亏损为2280万美元。一年后,公司二手车业务正式更名为开心汽车,专注于高端二手车交易。

2017年底,随着火热的区块链行业成为最“妖艳”的风口时,陈一舟的人人公司也迎来它追风事业最后的狂欢。

当时,刚瞄准区块链的陈一舟,就随即发布RRCoin白皮书,宣布将推出区块链项目人人坊,并计划发行10亿枚RRCoin(人人币)。2018年刚开年,跌跌不休的人人公司股票在1月2日奇迹般地上涨19.63%,1月3日涨幅高达47.39%。陈一舟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1月4日,人人网股价下跌17.09%,1月7日,股价再次暴跌,跌幅达30%。

刚在股市上坐了过山车,被打回原形。1月8日,人人公司被监管部门约谈,区块链项目被彻底叫停。人人公司股票随之持续下跌。

仅仅一周时间,陈一舟的人人网经历之奇特,恰似一场春梦了无痕。

完美错过一个时代

春梦醒来,回头看追逐时髦风口的这些年,陈一舟准确地践行了“用投资的方式做企业”的方法论。上市以来,人人网涉足过游戏、职场社交、匿名社交、旅行网站、自拍修图软件、图片社交、互联网金融、直播、二手车、区块链等等五花八门的业务。几乎所有的风口,人人网都有相应的业务展开,或相应的对外投资跟进。

可以说,通过人人网,陈一舟在商业上的投资或者是投机底色,已展现的淋漓尽致。

直到2018年,陈一舟或许终于明白,人人网的主营业务甚至根基是社交,这是在用户心中最为鲜明的品牌认知标签。然而,为时已晚,陈一舟这些年捡了许多芝麻,但丢了西瓜。靠着陈一舟出色投资维持的人人网,没有在最初的社交领域发布任何优秀的迭代产品,几乎在原地踏步。

最终,在社交上,人人网完美错过了一个时代。

陈一舟也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决定不在依赖投资新业务维持这块亏损的业务。

人人网社交业务卖给曾经自己公司千橡集团旗下的多牛传媒后,陈一舟说:很高兴为其找到一个新的归宿和起点。

陈一舟的这种开心,更像一个投资人贱卖掉缩水资产时的放松,有一种“一别两宽”的欣喜,而没有把自己孩子养大的产品经理的不舍和惆怅。或许,离开了陈一舟的人人网,再次迎来春天的概率会更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