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梁文道:我也想知道什么是爱情

原标题:梁文道:我也想知道什么是爱情

曾经有《一千零一夜》的观众朋友问梁文道,什么是爱情?

道长的回答是:我也想知道,你告诉我好不好?

其实熟悉道长的人可能会发现,道长很少正面谈论爱情这个话题,即使偶尔谈起,他的回答也往往理性到有些“冷血”。或许是人的情感太复杂,对于读哲学又讲求理性和逻辑的道长来说,「爱情」真的太难分析。

可是呢,生死、爱情、战争——又是人类所面对的最大的三个困扰和谜题。

“因为这三件事物都会将一个无法内化的绝对他者、一种无法掌控的陌生状态强行置入个体的生命。”在《我执》的序言里,这样写到。

哲学,又独独偏爱那些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无法回答,才能引发更深沉的追索。

今天,就想和你分享一些道长关于爱情的求索和理解。

无法接近爱情,或许才有可能更透彻地理解爱情的核心和本质。

给梁文道的爱情13问

1.

大众媒体制造了太多纯粹爱情的幻觉

Q1你觉得理想中的伴侣有些什么条件?

梁文道我不喜欢“条件说”。尤其是爱情的“条件说”,这等同于你脑子里先想好一些条条框框,然后在世间寻找。当你觉得你所列出的条件全部满足,或者满足了八成,爱情就会自动发生。在我看,这很荒谬。

试试看,你列出20个条件,再根据这些条件找到一个人。可很多时候,你跟这个人相处后会发现,他其实有很多你原来没有设想到的毛病和问题。这些问题和毛病甚至会抵消掉那20个条件的吸引力。

就像你理想条件可能要找一个非常上进的人,结果你找到了,可你发现他的上进竟然是他的一个缺点——他太上进了,所以根本没空管家,没空管你。

爱情有太多意外,太多你无法穷尽的东西。

这也正是为何很多人最终发现,理想中的对象太难找。或许人们应当明白,理想中的事情在现实中从来不存在,就像符合数学定义的圆形,在世界上是不存在的,最完美的圆规也画不出。你能画出的圆,距离完美总有偏差、有距离。

Q2:现在很多人越来越放弃寻找那些“刹那”的感觉了,从20多岁就开始按照标准去谈恋爱,列出一堆条件,筛掉不符合标准的人选,我们是否已经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寻找爱情?

梁文道理想对象其实是一个很西方的想法。从柏拉图开始,就寻找理想的圆,而理想的圆只在头脑里存在,理想的情人也是一样。

在现实生活中,任何寻找理想对象的努力都是徒劳的。我们应该接受直觉的引导,不要压抑自己的冲动。

Q3:对于一些经典的老生常谈如门当户对,一方面我们会反感这个词,一方面我们又觉得可能父母是对的。类似这样的困惑并没有因为你是80后、90后而有所减少。

梁文道很人类学的讲法是,婚姻是财产的交换,门当户对是为了不让财产流到下一个阶层。

抛开这个不谈,现在的大众媒体制造了太多纯粹爱情的幻觉。

大众媒体上虚妄的爱情故事很让人向往,但是所谓门当户对,不只是很势利的,和爱情无关的判断。两个背景不同的人很难在一起,是成长的背景造成他们没有分享的基础,这和势利其实无关。

Q4:但是很多人不愿意放低自己的择偶条件。

梁文道爱情的条件和爱情的理想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爱上一个人,是爱上之后才分析出的,但假如是带着清单去找到话,就不是爱情了,你只是在考试,在买货,这样不可能真的爱上一个人,也不可能幸福、长久。

抱着理想爱情去寻找,总会让人失望的。

2.

婚姻不再是爱情的必然结果

Q5:有种说法,时代改变了,女性的要求越来越高?

梁文道不是说时代改变,人心不古,女孩子要求高了。无论任何时代,家庭生活必然会包括一连串的物质条件,希望有个房子就是很正常的事儿。而今天,对一个理想家庭生活的这些物质想象,满足起来并非那么容易。

Q6:但我们能因此就放弃婚姻吗?

梁文道为什么一定不能?婚姻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并非是一个那么稳定、必然的事情。至少我没看出,存在着人们不能不结婚的理由。这就如同家庭的形式也在不断变化。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单亲家庭,以前我们一样很难想象。

Q7:爱情与婚姻是什么关系?

梁文道在我看,没什么关系。以往我们觉得婚姻必然是爱情的结果,婚姻的前提是要有爱情做它的必要条件跟充分条件。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Q8:单指国内吗?

梁文道西方有另一种问题。在我看,西方世界最保守的国家恐怕是美国,他们秉持基督教道德观,可那么保守的国家,离婚率竟然也接近40%多,就是说每10对新婚夫妇,将来会有4对离婚。

在他们中,虽然每个结婚的人一开始都希望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他们也坚信婚姻有某种誓盟的效果,是一个社会契约,这个契约不能轻易被毁坏,但为何仍有如此多的人最终选择分开?

原因是,西方很多人崇拜童话般的浪漫婚姻,而这种浪漫是要有爱情打底的。可问题也就在此——现代爱情讲究自由意志,就是说它必须忠于自己的感觉。当爱情变质了,婚姻自然就要解约。

3.

“剩女”是大男子沙文主义的产物

Q9您如何看待国内的“剩女”问题?

梁文道:在我看来大龄“剩女”根本不是个问题,相反的认为它是个问题,这种想法才是个问题,以及觉得大龄“剩女”有问题的人,本身是最有问题的。人家女人多大岁数,有没有伴侣,结不结婚,关大家屁事啊。

“剩女”这个字是大男子沙文主义的产物,女性有权利选择单身,你凭什么给她的人生设定一个界限,30岁之前没嫁人就是被剩下的?这种单一生活选择的强势压力,破坏了多样性。

“剩女”同时是非常具有侮辱性的一个词汇。每一个女性都有自主安排自己人生的自由,20岁结婚,30岁结婚,40岁结婚,甚至终身不婚都是个人意志的结果。社会不能对个人的人生设定标尺,而每一个个体都有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权利。

Q10:现在一些前卫女性追求爱、性、婚姻三者分开的生活,您认为三者可以分开吗?

梁文道:墨西哥文学奖获得者帕斯写过一本书,他说这三者是连锁关系。性是人的动物本能,后来通过文化的包裹,有了爱的外壳,再后来社会制度化,便有了婚姻。所以性是最根本的,而爱和婚姻中都不可避免的有性存在。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各种文化的看法都不同。在日本,女人可以通过相亲和不爱的男人结婚,做好妈妈,好太太,然后在外面有一个很爱的情人,偶尔还可能和一个有性吸引力的男同事去汽车酒店过夜。在日本女性眼中,婚姻、爱情、性三者是分开的。

4.

我们要做好没有爱情也能活下去的准备

Q11:很多人觉得,在婚姻里爱情只能持续一段时间,之后只能靠亲情来维系。但我们仍然期盼爱情,于是到了最后,我们既对爱情失望,也觉得婚姻乏味。

梁文道爱情是一种迎向他者的冒险,是对未知领域的挺进。你要面对婚姻,虽然婚姻不能保证说明,但是你为什么还要结婚呢?你为什么肯赌?因为你在冒险。信任就是一种冒险,你相信一个人会爱你,不会伤害你。

但其实信任是很脆弱的,你永远没办法保证。所以信任很美丽,就像古瓷一样脆弱。人之所以愿意去追求这种美丽,是因为人很孤独,尤其是到死的时候,那是最寂寞的时候,你最爱的人都没法陪你走到那一段路上面。

如果我是一个人,我不知道我所感觉到的那些欢笑和快乐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得到。人生如此孤独,以至于我们太需要与人分享。

爱,就是人活在世界上让我们觉得不是那么孤独的很重要的东西。因为这样的需要,我们愿意去冒险,做世界上最不理性的投资。所以爱情是让人成为人,又几乎要超越人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Q12:如果说爱情一定会变,我们如何去相信爱情呢?

梁文道人生无常。一对人不走到最后都不知道会怎样。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如果没有自己过好日子的能力,那他也没有和别人过好日子的能力。

Q13:对于不可控的因素应该以什么心态去面对呢?

梁文道我们太习惯控制风险,而这个时代什么意外都会发生,但我们的控制欲却越来越强,所以就会有非常大的焦虑。世界是无常的,我们又是凡夫俗子,没有人逃得过变化,我们要有顺应各种变化的能力。

爱情也是这样,我们要学习的是如何享受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和所有条件去协调。就像航海,一个航海家不会喜欢没有变化的航程,完美的天气预报。他喜欢的是在海上感觉流向的变化,按照心意去协调,才能达到目的地。

我们甚至要做好没有爱情也能活下去的准备。

*以上内容编选自《时尚》杂志、《小康》杂志、《网易女人》频道对道长的采访:

《梁文道:爱情是一种迎向他人的冒险》

《梁文道:婚姻的前提并非爱情》

《梁文道:“剩女”一词非常侮辱人》

“奇葩说”之道长的爱情观

以上。

共勉。

转载: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投稿:xingyj@imaginist.com.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