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76号魔窟的生财之道:垄断上海黄赌毒 杜月笙手下“拦路”也得杀

原标题:76号魔窟的生财之道:垄断上海黄赌毒 杜月笙手下“拦路”也得杀

本文作者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讲座嘉宾。

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馆员,曾发表民国档案与民国史论文多篇,主编过《日本侵华图志》。

李士群、吴四宝一伙本是上海社会中的“穷措大”,现在依靠日本人的势力一步登天,成了暴发户,对金钱、权力的极度贪欲使这伙人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烟、赌、毒、舞成了他们的生财之道。

上海沦陷后,日本侵略者推行毒化中国人民的政策,在他们的支持下,沪西一带赌台烟馆林立,这些场所都领有日本宪兵队的执照,交纳娱乐捐,受日本人的保护。

76号为了从赌场里捞油水,借口调查重庆特工活动,频频出入赌场,或封门搜查,或闯入搜捕,直闹得赌场无法营业,不得不向汪伪特务们低头,乖乖向76号交上保护费。丁默邨、李士群两人并不出面,全部由吴四宝代劳。

汪伪特工总部旧址——极司菲尔路76号

吴四宝规定,所有赌台必须向他登记,根据赌场大小决定每月的保护费,赌场的保镖由吴四宝派出,一是防止其他流氓捣乱,二是监督赌场的营业情况。

在日汪联手控制下,沪西的赌场很快由原来的6-7家发展到21家。

赌场里除赌博之外,还设有舞厅,并供应西餐点心甚至鸦片,上海乃至沪京沪杭一线的赌徒舞客也远道而来,沪西赌风之甚,可谓空前绝后。后来,赌台一直开到南市一带,吴四宝派了亲信徒弟凌世昌坐镇南市俱乐部。

吴四宝对金钱的追逐已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亲自出演了一出徒弟杀师傅的丑剧。

高鑫宝,球童出身,英语流利,反应灵活。后加入杜月笙门下,以运烟土起家,是杜手下“小八股党”之一。高鑫宝在公共租界麦特赫司脱路(今泰兴路)开了一家丽都舞厅。吴四宝早年做过高的司机,并拜他为先生,因此有师徒名分。

上海沦陷后,高鑫宝通过李士群的关系在沪西几家赌场入了股份,又在自家的丽都舞厅楼上开了赌台,生意兴隆。

老上海舞厅

由于丽都开在公共租界内,不是76号的势力范围,高鑫宝既不用向日本人交娱乐捐,又不向76号交保护费,因此获利颇丰,吴四宝红了眼,不顾师徒名分,向高开口要分利。高鑫宝心想,你小子现在阔了,仗着有日本人撑腰不认师傅了,竟敢伸手到师傅碗里抢肉吃!高鑫宝一肚子恼火,逢人便骂吴四宝不是个东西,欺师灭祖,不得好死。吴四宝听到传来的消息,怒火万丈!心中暗起杀机。

1940年3月15日晚,高鑫宝从一品香旅馆出来,准备返回丽都舞厅,站在路边等自备车掉头时,被吴四宝的手下赵嘉猷、唐万芝开枪击中,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此招可谓杀一儆百。其他赌场的老板从此服服帖帖,对76号吴四宝一伙俯首帖耳,不敢有丝毫得罪。

除赌场外,76号特务还从烟、毒行业疯狂牟取暴利。

民国时期繁荣的上海

巨商盛宣怀之侄盛文颐,早年因出身偏房,空有虚名,生活状况不佳。因学过日语,搭上日本人,被看中委托其从事“以毒养战”的“大东亚的特殊资源”的毒品生意,为此他开设了名似慈善机构实为毒品专营店的“宏济善堂”,垄断了沦陷区苏浙皖三省鸦片生意,上海大大小小的烟土行都从盛家进货。由于“宏济善堂”的后台老板是日本人,76号特务们虽然垂涎于盛家的烟土生意,但不敢直接下手抢夺,吴四宝一伙转向上海各家土膏行、吸售所,派出大小流氓打手持枪上门滋事,迫使烟馆仿照赌场向吴四宝一伙交纳保护费。

吴四宝还在沪西郊区开设了一家吗啡制造厂,由76号武力保护;在八仙桥首安里开一家白粉店,雇用一个姓金的台湾浪人、日本宪兵队的密探,专售白粉,吴四宝自己做了贩毒老板。这是他自认最来钱的生意。

对于76号垄断黄赌毒的恶行,汉奸中也有人认为:“对于76号不择手段的做法,特工人员的横行闾阎,包庇赌窟,公然开设于南市与沪西区大规模的赌窟,有‘好莱坞’等不下数十家,虽然背后有日本特务机关因筹措经费而为之撑腰,但直接使民众对汪政权怀着最大的反感。”

76号就是沦陷区社会的万恶之源,被民众普称为“76号魔窟”。

马振犊、陆军著,《76号特工总部》,重庆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