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女性强则国家强?俞敏洪的“推心置腹”我们不懂

原标题:女性强则国家强?俞敏洪的“推心置腹”我们不懂

1、女性决定论

昨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一席话引发了巨大争议。在一个演讲论坛上,俞校长慷慨激昂、言辞挫顿地发表了一通“女性决定论”:

一个国家好不好,常取决于女性。归结起来就是——

(俞敏洪2018学习力大会上的演讲 图片来源:网络)

作为中国民间教育的代言之一,俞敏洪素以直言敢语著称。他可能万万没想到,如今这番关于女性的言辞,会令自己坠入网友“歧视女性”的口诛笔伐中——

(网友评论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说话前能仔细想想、谨言慎行,北大毕业、一年阅读600本书的俞敏洪不难发现,自己的这番论调,与古时的“祸商妲己,倾周褒姒,危唐杨妃”这类的红颜祸水论,并无本质区别。

如果当年他在北大图书馆读过《鲁迅全集》的话,相信此刻一定会牢记先生的教诲:

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出息的男人。

这样,他就不会被网友炮轰,被以“手撕渣男”著称的张雨绮第一时间diss:

也不会被作家六六辛辣嘲笑其“再如何成功也摆脱不了骨子里的天然小农意识”——

更不需要在其言论引起轩然大波后,“诚恳”致歉——将“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移形换影地置换成“女性强则国家强。”

稍微懂点中文的人都知道,俞敏洪这番道歉,不过是利用了反话正说的修辞技巧,前后两段话的本质和内在逻辑并无二致。

在他看来,女性始终肩负国家兴亡、民族存续的重大使命和历史职责;男性的成长和成功,完全取决于女性。

这样一来,不仅女人们觉得被歧视,连男人们也深觉被贬低。有网友怒言——

“难道在俞老师眼里,男人们就是巨婴弱智,连点梦想和担当都没有,只知道讨好女人?离开了女人就无法自理?”

或许,这是中国男人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大家不明白,为什么国内最高学府毕业,有着成功的教育创业经验,看上去通读圣贤书、深受文明洗礼的俞敏洪,会和古人迂腐陈旧的见识如出一辙?

或许你能从他的人生经历中,一瞥其中之究竟。

2.四十岁时仍向母亲下跪

俞敏洪在一篇文章里写过,他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他都会说:是我的母亲。没有母亲就没有我,也没有我的今天。

众所周知,俞敏洪的人生,是屌丝逆袭的成功示范。

他出身贫寒,连续两次高考失败。到了第三年,他跟母亲说,我不想干农活了,我想再试一次。

即使当时缺衣少食,劳动力严重缺乏,教育远不像今天备受重视,但俞敏洪的母亲毫不犹豫地说“可以”,还一个人只身前往县城,为儿子找补习老师。回来时赶上了大雨,摔成了一个泥人。

多年后,在录制《朗读者》节目时,俞敏洪回顾这段过往,年过五十的他热泪盈眶:

(《朗读者》剧照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类似这样无私的母爱细节,在俞敏洪的人生里俯拾皆是。他曾在文章里动情地写道:

“母亲把她全部的爱都给我了,为了我能健康、快乐地成长,她可以做出一切牺牲。我姐比我大五岁,她长大后,母亲让她去学医,因为她当医生后,可以方便给我打针。这似乎对我有点‘偏爱’,母亲的爱,伴随着我成长,一直到今天。”

是这种无条件的母爱,帮助俞敏洪一跃农门,用知识改变命运;是母爱,为他撑起了一片艳阳天,给了他行走世界的底气。鉴于自己的成长经历,成名之后的俞敏洪在多个场合呼吁:

“女人决定了一个家庭的素养和未来,这是女人之所以伟大的一个原因”。

对自己恩情似海的母亲,俞敏洪则非常尊敬,从来不敢轻易触怒。

(《朗读者》剧照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按理说,俞敏洪对女性是十分之尊敬,但他后来的人生经历,让他的思想发生了激烈的变化。

他曾前后追过25个女生,都被无情拒绝,主要是因为他“穷”。

对于这段屈辱史,俞敏洪耿耿于怀。在公开演讲场合,他多次奉劝年轻的女生“不应该只找那些家庭条件好的、外表看起来英俊潇洒的人”,因为有的时候“男人的长相与他的才华成反比,越是长得‘矬’的,越是‘歪瓜裂枣’的,未来越有前途。”

大致可以推断,俞敏洪对女性的“拜金”印象,并没有随着岁月流逝、阅人无数后而改变。

虽然情路坎坷,但命运还是厚待了他。在发迹之前,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天津女人,看中了他这颗“歪瓜裂枣”,成了对他影响重大的俞夫人。

俞敏洪曾这样调侃俞夫人——

在他不成功的时候老婆嫌他不成功;

在他成功以后,老婆认为他应该更成功。

现在,阿里巴巴上市了,老婆告诉他,“你得像马云一样成功”。

在老婆大人敦促下,自己“不得不”不断地成长。

现实中,俞夫人对他的影响,远不止于敦促。

(俞敏洪早期培训课照片 图片来源:网络)

当初,为了支持俞敏洪考托福,妻子包下了所有的家务,一有时间就四处帮俞敏洪找资料查信息。

但贫贱夫妻百事哀。妻子愿意跟他共苦,但也会生出一些抱怨。为了减少妻子的抱怨,俞敏洪在校外兼职给人代课挣钱,这成为了他日后创业的起点。

俞敏洪和太太都很喜欢吃鱼,但当时他们没有钱买活鱼,只能买两块钱一斤的死鱼。有一次,俞敏洪用在培训机构赚来的钱买了一条活鱼,妻子看到后非常开心。

“有一次她下班回来以后,发现鱼汤是用活鱼做的,就很开心。那天晚上好像就成了我们生活的转折点,从此以后她开始对我变得温柔了,因为能吃到活鱼了。”——俞敏洪《我是那只尽力而为的蜗牛》

俞敏洪后来跟新东方的老师说,为什么我对培训有这么深厚的感情,因为我可以用挣来的钱买活鱼了。

后来他陷于北大教职与自主创业取舍的两难时,俞太太果断支持他放弃铁饭碗,跟着他大街小巷地贴招生广告。

生活不免有磕磕碰碰,但随着他创业越来越成功,太太对他越来越温柔。

俞敏洪将他的婚姻经验总结为一句俞氏经典名言,“女人温柔的能力与男人的成就成正比。” 具体而言就是——

“我跟我老婆是先有生涩的恋爱,再有强悍的婚姻,最后才有温柔的家庭。”

3.成功男人的经验总结

综上可知,俞敏洪的“女性决定论”,不是他一时即兴所致,而是他过往人生经验的深刻总结。

如果没有母亲的无条件的付出和关爱,俞敏洪可能无法走出山村,改写命运。

如果不是当年生活艰苦,妻子抱怨居多,他可能不会走出安稳的北大校园,靠兼职赚来的外快给妻子买活鱼吃,也很难有后来的勇猛精进,一马平川。

(聚光灯下的俞敏洪 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母亲,他唯有感激。对于妻子,他的表述看上去则五味杂陈。

也许是因为母亲和妻子对于自己成长的影响,也宥于年轻时多次被拒的苦涩过往,俞敏洪在女性问题上才会这样的“推心置腹”,危言耸听。

如果他只是在陈述自己的个人经历——一个孟母三迁、寒门出贵子,加上为了让妻子顿顿有活鱼吃而走上创业不归路的男人故事,这无可厚非,还能赚人热泪。

但他错就错在,将自己的人生经验,用一个简单粗暴的推理,加之于全体中国人身上,用一个定性的方式,去解决生活中需要具体分析的问题,既脱离实际,从逻辑上也站不住脚——

怎么来界定女性的堕落?

我们的社会在堕落吗?

如何证明女性的堕落,与男人的成长和国家的处境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吗?

比起逻辑上的蹩脚、见解上的庸俗狭隘,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番言论的背后透露的传统文化的糟粕感。

历史学家黄仁宇在其著作中,曾写过中国文化发展的脉络:

一个农民家庭如果企图生活稳定且获得社会声望,唯一的方式是读书做官。但不是所有的家庭都具备读书的经济条件。
考场上的笔墨,可以使一代清贫立即成为显达,但其幕后的惨淡经营则历时至久。
一个人的中举,表面上似乎是个人的聪明和努力的结果,实则是父祖的节衣缩食、寡母的自我牺牲、妻子的含辛茹苦,经常是这些成功的背景。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

这样的模式,要求家庭中的所有成员——尤其是女性,为了一人的荣贵显达,牺牲自我,倾尽所有,以求得整个家族的荣誉。这是“女性强则中国强”的道德基础和历史渊源。事实上,俞敏洪本人也是这样一种传统模式的受益者。

如果这是个人自愿的选择,是个别女人选择成就自我的一种方式,外人无从评判。

但时至今日,我们注重个人权利自由和平等,鼓励每个人追求自我的实现,如果再以这样方式,要求所有女人为家庭、为男性付出所有,将女性的选择和社会发展、国家命运这样宏观主题以道德义务的形式进行捆绑,遭此舆论讨伐也就不冤枉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