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浅谈之学术衡真

原标题:命理浅谈之学术衡真

命理浅谈之学术衡真

(龙易居士)

随着周易文化的不断发掘与拓展,各种易学研究机构和个人团体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华夏易玄之风呈现出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可喜局面,易之各类术者俱擅其长而分领风骚,命理文化也作为专述人世浮沉的易学特殊表现形式而大放异彩,在自然界的诸多领域物象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诚然,这也将对古老易学的传承与发扬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而毋容置疑,但同时在这易风徐来的纷飞世界里也显现出了一些至关重要的学术误区与荒诞之举让人堪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数典忘祖、妄立门户:

众所周知,华夏易经经历了数千年的社会历史演变及凝聚了众多易学先贤们的智慧与心血才形成了以经、传、学为根本的强大学术体系,绝非某个机构或某个人一朝一夕之功所能够的,而时下某些所谓的易界人士踩着古代先贤们的肩头而妄自非议,吸取着先辈们的睿智与精华却大言不惭的树立自己的山头和门派,悍然一副宗师大家的神态而恬不知耻,谁都知道,命理学术源于虚中而大成于子平,其学术体系在经历了千百年来的风霜雪雨洗礼下依然傲然屹立于易林之中而从未曾被撼动过,后世历代学者们也是多沿其本而精其髓,可见子平之术的根基之深影响之广绝非后世学者们所能望其颈背的,然时下以某某氏某某派的命理门户林林总总粉墨登场,依靠古人们的一部分学识就东拼西凑而演变成自己的所谓学派学术,从而著书立说以求扬名立万,这无非是为了宣扬自己有多聪明多才气多多的了不得,更有甚者,为了提高自己在易学界的知名度,干脆推翻历史颠覆根本另起炉灶,来一个大胆的改革创新,研发出一种所谓奇思妙想般的新型命理体系,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大师光环更加光艳夺目从而云众授徒谋取暴利,继而培养出一部分学识残缺的社会毒瘤,这样的掘陋之作让古代易学先贤们情何以堪?扪心自问,当下易学界又有几人真正配得上易学大师这样的尊称?天下惟吾大,世间我独尊,真是可笑荒谬至极!

二、清风失节、纸醉金迷:

自古以来医易同源,医者清志儒风亮节,是每一个传统文化学术研究者最为基本的品质与原则,然时下,少数易者在时代经济大潮的熏染下沽名钓誉而追财逐利,完全摒弃了易经最为原本的仁儒之道,神化自我形象,穿梭游离于尘世之间,不以善心仁德而福荫社会,反自恃技艺而随波逐流,正一步步地迷失在光怪陆离的金钱欲望之中,而现在最为露骨的是社会上某些打着易学研究的机构或个人组织挂羊头卖狗肉,不专注于易经学术的研讨与弘扬,借办证办学授徒之托辞大肆收敛钱物,完全把中国最为精典的传统国粹易学学术商业化利益化,成为了这些机构和个人牟利的手段和工具,使得传统国学失去了原本最清纯的底蕴和色彩,“菩提本无树,何必惹尘埃?”,似乎成为了对这些无奈社会现象最好的诠释和注解。

不可否认,以学结缘以文会友以技养身,培训办学意在教化世人善行社会,适当收取一定的基本费用也在情理之中而无可厚非,但试问,当今社会,又有多少个易学机构能够真正像个别易学机构那样做到“弘扬国粹、造福人类、推广易学、服务全球”的胸襟与大气?他们也许没有大牌没有宗师,只有一批团结热心而敢于默默奉献的易学耕耘者,其情操之高品格之良可谓之无愧于天地!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又何须多言?

三、派系林立、各恃其强:

易经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是渊源邃古的天人哲学著作,因此也给后世的人们留下了太多研究与发展的空间,从过往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出,易经虽然学派众多而分支较广,但从本质上不外乎学术及易玄两大派系,学术派是指偏重于易经的理论研究,旨在挖掘和掌握其文化领域的相关深邃内涵,而易玄派则是从易经最原始的占卜以及预测未来的自然天性中,寻求和探索能够揭示自然界万事万物运行规律的一门学科。几千年来,两者分分合合而交织并行,形成了既相互排斥又相互依存的矛盾共同体,从事易经学术研究的人士大都对易玄学派所倡导的预测效用视为“封建迷信”而不予认同,同样,从事易经玄学修习的人们则对这种纯学术研究的文化探索视为对易经外象及形式上的追求,不能化易为用,失去了易经最为原始的本性和特征。这两种既对立又统一的学派观点也正好印证了易经“阴阳互补、天地同德”最质朴的唯物哲理,无论怎样,这两大学派均植根于易经之母体而毋容置疑。

易玄之命理学术也派衍了很多分支,但从其表现形式上看,亦可分为书房派和江湖派两大类别。书房派大多由文人学士构成,或为达官显贵,或为落魄秀士,他们的文化底蕴普遍较高,十分注重对命学理论的深研与探索,继承和发扬了先辈们完整的思想体系而又融入了个人的心得体验,但自视清高,一般不易为常人所推算,服务的层面较高,实践的广度相对而不足,是典型的学术型者;而江湖派则是通过师传或口述相袭,以此而掌握并成为一种专门为人推命为生的职业范畴,但因所承先师的水准高低不同,对命学理论的理解程度也参差不齐,那么,江湖命理师的素质也就差距迥异了,一般而言,他们常常面对平常百姓,所以其实战经验相对来说较为丰富,但对命学理论的完整体系及大局观掌握上稍逊。这两种学派也是时分时合而各执一词,彼此默然而疏于勾连,而现代的优秀命理学者们,巧妙地把书房派与江湖派有益地结合了起来,达到了理论与实践的有效补充,有着书房派的淡定清雅而又不失于江湖派的技巧与才功,两两相宜,终得建树,这才是真正的命理大家,“高手在民间”、“居士”等,就是对这种贤者最好的诠释与解析。

学派之争不仅仅体现在易学的某一分支上,在众多的易玄领域中也是纷争不息,比如“一命二运三风水”与“一坟二房三八字”这种对恃的观点争论已经成为了千古亦然的老生常谈,命理师看重前者,而风水师则看着后者,两者都是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立场不肯退步,也让后世的易者们模棱两可而无所适从,鸡生蛋蛋孵鸡,何必拘泥一词之见,坐井观天只会固步自封落人笑柄,又有何苦?再如“江西风水盖天下、四川八字贯古今”,是不是这句古语就表示现在华夏大地的其他地域再无贤能可言?谬也!神州处处是春光,满目秀色问何方?他山之石可攻玉,黄河何必妒长江!天下易者本为一家,又哪来你我之分之论?

四、全能宗师、内外不实:

我们很清楚,易经博大精深而分类众多,任何一个分支都有着别支无法比拟的独立学术系统,要想掌握某一支的精华与灵魂也许都要耗尽人一生的心血与努力,人的生命有限,根本无法做到易学学术的全能战士,但让人费解的是,现在大多所谓的易学大师们都一个人掌握着数种易学分支精粹让人不得不服,从传统的山、医、命、卜、相几乎无所不包无所不能,话至此处,我们只能以绝世天才论之了,但同时也让我们不得不去怀疑那些古代易学大师们的智商与水平了,我们何曾见过风水大师杨筠松关于八字命理的经典著述?子平先生的风水秘笈又在哪里?邵康节先生的相术典籍是否已经失传于历史的长河之中?答案是否定的。

人生短短几十载,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通过自己勤奋与不断努力加上天赋精研某一二三种易学学术,还是可以让人信服的,这不是神话,但要做到全能宗师那肯定一定是神仙了,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够的?再说,这些大师们为了迎合时代潮流及个人需要成天忙于著书立说,几乎个个都是高产作家,哪有时间安安心心地坐下来好好地读一读古代先贤们的经典著作呢?既忘其本何以为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哭笑两难!

上述几种让人堪忧的易学现状虽说多为某某个体之表象而不能一概论之,但不得不引起我们的警觉与高度重视,自觉抵制这些现象的发生当是我们每一个易学人士共同的责任与义务,易友们,一起努力吧,力争还易学界一个蔚蓝的明天!谢谢!

最后,祝福各位缘友!

龙易堂(巴蜀龙易)

龙易居士(龙泓丞)

龙易传统文化研究中心

以文会友,以易结缘!

看千山飞度云水作画,品一泓流溢文儒衍秋!

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传承华夏民族经典!

(本文内容来源于龙易居士原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备注: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