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江湖不再,美人已逝,港片风靡30年,只剩下了“情怀”!

原标题:江湖不再,美人已逝,港片风靡30年,只剩下了“情怀”!

11月17日晚,2018年金马奖的获奖名单在万众瞩目下,终于问世。

《大象席地而坐》获最佳影片,张艺谋《影》拿下最佳导演,徐峥与谢盈萱分别获最佳男女主角。

令人唏嘘不已的是,香港电影竟片甲不回,落花流水。这个金马之夜注定是属于内地电影人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剧本......几乎全部被内地电影“承包”。

这一刻,我们怀念,我们感慨,香港电影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远,仿佛还未来得及和它道上一声“再见”。

而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一度被誉为“东方好莱坞”。这片土地,见证了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诞生与没落。

关于香港,关于七八十年代电影,关于香港老电影人,我们有着太多不可言说的情怀。

而在岁月的流年里,那些陪伴我们长大,一度惊艳过我们生活的那些人,却一个个离开这个世界。

当胶片开始泛黄,那些浓烈的颗粒感里,有我们挥之不去的港片记忆。

李小龙

成龙说:“没有李小龙,就没有我。”

周星驰说:“我小时候在戏院里看的平生第一部电影就是李小龙主演的,接连又看过几部他主演的电影后,我立志做一个武术家或是一个演员,如今我努力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是因为他。”

李小龙离开我们45年了,你是否还记得他那一身功夫与无比坚定的眼神。

他的那种从容,仿佛时刻在倾听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

在华人社会,他是民族英雄,《精武门》一句“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让中国人在世界面前站了起来。

在西方世界,他是“功夫之王”,他征服了泰森等一众世界级高手,被美国周刊评为“20世纪的英雄与偶像”之一。

李小龙的魅力却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哲学家。

他的一生都未放弃追求自我的真实,他赋予“功夫“深厚的哲学意味。

李小龙说认识自己需要花一生的时间,他把表演当作是一种艺术。

他所做的一切,都旨在发现生活的真正意义,寻找平静的心态。

可是天妒英才,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病逝于香港,从此一代巨星就此陨落,他未完成的影片《死亡游戏》成为他的遗作。

故人已乘黄鹤去。不知不觉间,李小龙竟已离开半个世纪之久了。

直到今天,仍有人在模仿他的拳脚,仍有人在模仿他的双节棍。

可他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

他的影像、他的精神仍在世间流传。

有人称李小龙是”武圣“,有人说李小龙是史上最棒的功夫巨星。

或许,对李小龙最中肯的评价,来自于黄莽的一首诗:

“梨园子弟咏青春,跨海犹平拳道真。一扫病夫龙骨傲,唱他万遍警来人。”

黄家驹

在香港,有这样一位灵魂歌者,他创立了著名的Beyond乐队,这只传奇乐队,填补了几代人的精神世界,他叫黄家驹。

罗大佑对黄家驹有着高度评价:“香港没有真正的音乐人,除了黄家驹。”

在当时情歌泛滥的香港音乐市场中,Beyond的音乐,就像一股泥石流,澎湃汹涌,又格格不入。

但正是有了批判,有了自由的人格,黄家驹的音乐才有了血肉。

除了音乐,黄家驹还拍过一部电影《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讲述四个年轻人为理想在外打拼,一路历经坎坷的故事。

这又何尝不是黄家驹的真实人生写照?

那是1991年,黄家驹29岁,王菲22岁,黄贯中27岁。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没有想到,黄家驹创作的最后一首歌一语戳中了自己的结局。

1993年6月30日,他在日本跌倒了,永远的闭上了那双渴望自由,执着理想的眼睛。

他躺在弟弟黄家强的怀里用力说出生前最后一句话是:“疼,保重......”

如果黄家驹还活着,今年,正好55岁。

在最光辉灿烂的时候把生命一下子玩到尽头,就是永恒。

他想要的自由从未实现,他的歌却给了我们片刻自由。

黄家驹离开我们25年了,当年听他歌的那群人也渐渐老去,在悲欢离合的流年里,很多人对理想说了再见,很多人的光辉岁月已成为昨天。

可是直到今天,他的音乐与精神依旧可以点燃几代人的青春与理想,伴你闯荡在每个孤寂的深夜。

蓝洁瑛

蓝洁瑛,看过八十年代香港电影的人一定不陌生,她曾是《大话西游》里“靓绝五台山”的“春三十娘”。

而就在前段时间,55岁的她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走的很孤独,被发现尸体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只有那台冰冷古老的电视在发声。

蓝洁瑛,曾是香港电影圈非同凡响的当红影星。

在《大话西游》里扮演的春三十娘,一袭红裙,令人沉醉。

“桃花过处,寸草不生。”

但她所有的星光熠熠全部留在了八十年代,红颜薄命这个词是她之后人生的真实写照。

家人离世、两任男友自杀、TVB公司的雪藏,而真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她曾先后被两位影坛大佬性侵。

一直饱受精神抑郁的她,自那时起,便从大众的视野中消失了。

后来,再度现身时,蓝洁瑛成了港媒口中的“癫王”。

她穿着睡衣在街头徘徊,她赤着脚在大街上抽烟,她在大排档捡别人的剩菜吃,她一头的白发让无数领略过她婀娜风情的人,都心疼不已。

她曾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说:“现在唯一的心愿,是好好地死掉,下辈子不想再做人了,做人无论精神还是肉体上都好痛苦。”

朱颜辞镜花辞树,最是人间留不住。

而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随着“春三十娘”蓝洁瑛的离世,也已经在无情的流年里,随风而去。

翁美玲

提起戏如人生的八十年代香港TVB女影星,除了蓝洁瑛,不得不提英年早逝的翁美玲。

1983年,她出演《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

随着《射雕英雄传》的风靡,翁美玲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

她天真烂漫,精灵古怪,总是俏皮的眨眼,那无邪的笑容,宛若一只桃花岛上曼妙的桃花。

后人评价她: “翁美玲后,再无黄蓉。”

然而,我们却忽视了黄蓉在剧中的最后一句台词:

“这世上,欢乐快活原只是一小截时光,愁苦烦恼才当真是一辈子的事。”

翁美玲在拍摄《射雕英雄传》时结识了汤镇业,自小缺乏家庭温暖与关爱的翁美玲,寻找情感的依附变成她生活的全部。

由于用情太深,翁美玲常常对这份感情缺少安全感。她对汤镇业说,我们结婚吧。

汤镇业拒绝了他,理由很简单:事业重要。

1985年5月14日凌晨12点50分,心灰意冷的翁美玲独自一人回家,打电话给汤镇业,但迟迟没有应答。她留言:“如果不回复,你将永远听不到我的声音。”

于是,翁美玲在家中打开了煤气选择自杀,最后的遗言留在了台历牌上,仅有一句—“Darling,I love you。”

曾一度活灵活现的“蓉儿”只在人世间逗留了26年,连金庸先生都始料不及的人生结尾。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三十三年过去了,是否还会有人记起黄蓉那一声声甜美而清脆的“靖哥哥”?

黄霑

83年版的《射雕英雄传》不用多说它有多么经典,更重要的是它承载了几代人的童年回忆。

可惜,距今35年了,不仅仅是我们熟悉的蓉儿翁美玲永远离开了我们,《射雕英雄传》主题曲的作词人黄霑也在2004年仙逝。

他是被称为江湖鬼才的一生。

后人这么评价他:“黄霑走后,港乐再无江湖。”

黄霑,1941年出生于广州,七年后随父母移居香港,从小博览群书的他为后来的音乐创作埋下了伏笔。

他写的词富含侠义精神与人生哲学,心系江湖的人都爱听他的歌。

那一句“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曾在香港的乐坛掀起了一股经久不衰的武侠浪潮。

黄霑与金庸、蔡澜、倪匡并称“香港四大才子”。

如果说金庸写出了最本色的江湖恩怨,那黄霑定是唱出了最富有哲学意味的的江湖气概。

但往往事与愿违,花开花败,2004年11月24日,“鬼才“黄霑因肺癌恶化抢救无效于香港去世,享年63岁。

在黄霑老先生的追悼会上,背景音乐响起了他为自己做的词:

“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林正英

说起林正英这个名字,很多70后、80后一定不陌生,他所饰演的“僵尸道长”深入人心。

一字眉,身着黄色道袍,手中紧握一把桃木剑。

有人说:英叔之后,再无僵尸片。

林正英用真情实感把阴森恐怖的僵尸赋予人性的光辉,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精彩的僵尸大片,但他还是没有摆脱病痛的折磨。

1997年11月8日,林正英因肝癌晚期逝世。

他的离去也标志着香港电影的经典僵尸片时代的终结。

沈殿霞

从小看TVB长大的那代人,提起香港电影的开心果,一定会想到沈殿霞。

沈殿霞的表演方式,至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与之媲美,因为影视里的她是最本真的自己,那股率真洒脱的劲头,曾让我们尽情欢笑。

她被大家亲切地成为肥肥,既没有姣好的容颜,也没有完美的身材,可她却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香港电影史上的长青树。

她拍摄过百部电影,70年代曾与张德兰、汪明荃、王爱明组成“四朵金花“。

不过沈殿霞虽然事业上很成功,但感情生活却成为她一生的遗憾。

她的一生只爱过一个男人—郑少秋,可惜这段婚姻却没有走远,沈殿霞也因这若即若离的爱情饱受折磨,于是在结婚四年后选择离婚,从此各奔东西。

沈殿霞坦言:“我爱他多过于他爱我,所以最痛苦的人就是我,与其痛苦,那就学会放手吧!"

她给予那个时代太多的美好与善良,自己却离幸福越来越远。

张国荣去世的遗书中写到:“多谢肥姐,家人一样的肥姐。“

在张国荣得抑郁症期间,沈殿霞经常陪在他身边,鼓励他,带他散心。

鲁迅先生说:“真正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

就在2008年2月19日,那个寒冷的冬天,她因肝癌逝世,从那之后,她那真诚的笑容被封存在那一代人的记忆中。

沈殿霞代表了香港电影的一个时代,她的笑声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

陈百强

梅艳芳一生未嫁,却得两知己,一位是张国荣,另一位就当是陈百强。

1979年,自幼热爱音乐的陈百强以一首《眼泪为你流》正式出道,几年后便在红馆开唱,他的歌声深情款款,却带有一丝忧郁,令人沉醉其中。

除了音乐,陈百强在电影事业上也颇有建树。曾拍过《秋天的童话》、《失业主》、《八喜临门》等电影。

八十年代后期,乐坛新人不断,他被世人所遗忘。

也就在1992年,他举行了人生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告别了歌坛,留给大家的只是一个孤独的背影。

他不要那星星点点的萤火,那已不再是他的时代,也许在合适的时间走下神坛,才是最体面的告别。

后来的陈百强郁郁寡欢,沉溺在自己的悲观情绪里,酗酒,服用大量药物。1993年10月25日,因逐渐性脑衰竭去世。

你一生何求,25年过去了,我们仍偏偏喜欢你。

张国荣

张国荣,这似乎是一个只要提起就会感到悲伤的名字。

15年前的4月1日,愚人节这一天,张国荣完成了此生最真实的谎言。

他从文华东方酒店24楼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也离开了这个世俗的人间。

张国荣演戏让人“沉下去”,你会觉得,这个角色就是为他而写的,他赋予角色一种只属于“张国荣”的气质。

他所主演的《霸王别姬》至今是豆瓣上评分9.6的电影,无片能及。

影片里张国荣所饰演的程蝶衣深情的望着霸王,说道:“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少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可他是假霸王,张国荣是真虞姬。

有人说,看懂了《霸王别姬》,就能明白张国荣为什么会自杀。

张国荣在现实生活里,遭受过无数的非议,舆论的压力使他不堪重负。

面对恶意,他在一次演唱会上说:“这几年,有许多人在伤害我。不但伤害我,还伤害我的亲人。我是一个艺人,也是一个普通人,我只能去面对。希望你们不要伤害我,好吗?”

没人知道,那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他创作的最后一首作品《玻璃之情》,似乎早已预示了凄惨的结局。

我这苦心,已有预备

随时有块玻璃,破碎堕地

如果你太累,及时地道别没有罪

牵手来,空手去,就去

张国荣仿佛是《阿飞正传》里的那只无脚鸟,因为没有脚,只可以一直在天上飞来飞去,飞到累的时候就在风里睡觉。这种鸟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

是世界太清醒,还是痴人太疯魔。

风继续吹,你却仍未归。世界未能留住他,可是15年过去了,哥哥似乎从未离开我们。

哥哥,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梅艳芳

张国荣对梅艳芳说过:“等我们到40岁,你未嫁,我未娶,我们就在一起。”

可是后来,他2003年4月1日跳楼自杀,梅艳芳在同年12月30日肺功能衰竭病逝。那年,她刚好40岁。

梅艳芳是一个传奇的女子。

1963年10月10日香港诞生了一颗巨星,四岁半开始踏上舞台,24岁就凭《胭脂扣》拿到台湾金马和香港金像双料影后。

世人评价梅艳芳:她是“香港的女儿”。

她的人生就像她的音乐,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难耐这一生的变幻。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2003年12月30日,还未来得及感受新年的欢喜,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一支女人花,永远的摇曳在了红尘中。

芳华绝代四十年,世间再无梅艳芳。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结束的悄无声息,滚滚洪流就席卷而来。

当下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泛滥的充斥着廉价文化,越来越多的人趋于麻木,审美同质化,失去个性。

直到有一天,在街角听到港片里的经典歌曲,一幕幕的电影情节在脑海中浮现,才猛然发现,他们已经离开很久了。

那些陈旧的电影碎片,充满颗粒感的复古画质,在回忆里烙下深刻的印记。

曾经那一代人对于童年的怀念与追忆还剩多少?

诚然,属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早已结束,但港片的情怀不死。

只是如今,怀旧的我们再也找不到江湖和那些时光里的美人。

怀念你,那个七八十年代叫“香港”的电影时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