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变身吴亦凡“师妹” 霉霉要的环球音乐都能给?

原标题:变身吴亦凡“师妹” 霉霉要的环球音乐都能给?

  由于没能开出让霉霉满意的条件,这位来自纳什维尔的金发女孩头发甩甩就跟老东家说了拜拜。而曾经因为版权事件闹得惊天动地的霉霉也在新东家这里达到了目标——拥有自己所有唱片录音资料的所有权。从大机器到环球音乐,这一来一去间,霉霉轻而易举便翻起了音乐资本市场的滔天巨浪。

“硬核”霉霉

当地时间19日,美国流行音乐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霉霉)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自己将离开老东家大机器,与环球音乐集团旗下厂牌Republic签约。至此,关于这位全球最具商业价值艺人去向的讨论宣告结束。

霉霉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久前,美国著名杂志《福布斯》公布了2018年全球乐坛收入最高的女歌手,排在第二名的便是霉霉。巡演是帮助她登榜的一大原因。

去年11月,霉霉发布了她在大机器的第六张专辑《Reputation》,在2018年的“Reputation体育馆巡演”的前18站,每场巡演可以赚到500万-900万美元。而在她已发行的6张录音室专辑中,前5张专辑在美国市场的销量都在600万-1000万张之间。

事实上,早在几个月以前,人们就已经嗅到了霉霉与大机器“十年缘分将尽”的蛛丝马迹。此前不少业内人士透露,大机器已经在数月前便与霉霉就续约一事进行了多次谈判,但直到8月25日霉霉在纳什维尔的Nissan Stadium举行大型演出前,双方都没有就此达成共识。

大机器的处境也是难。此前市场普遍认为,由于霉霉的主要诉求是重新获得自己全部音乐的版权,而大机器想要续约就需要将版权归还给霉霉,而这将使大机器因失去宝贵的版权进而估值大大缩水。

霉霉简直是大机器的心头肉。在合约到期之前,霉霉以一己之力便为老东家大机器贡献了大约80%的营收,而她个人流媒体及实体专辑的销量也占到了大机器整体市场份额的34.6%。

环球“血本”

环球不打无把握之仗。大机器扣住霉霉的全部音乐的版权,无疑是踩了霉霉的底线,毕竟在版权这个领域,霉霉堪称终极斗士。

由于版权问题,霉霉一度与流媒体服务商Spotify剑拔弩张。2014年霉霉一举将自己的全部音乐从Spotify上下架,并炮轰其“不尊重艺术家创作价值”,而这也埋下了霉霉对Spotify不满的种子,双方直到2017年才迎来世纪和解。而在2015年,由于 Music推出免费试用3个月的服务,霉霉又将苹果iTunes上的所有音乐下架,并向全球流媒体收回了免费试听下载的版权。

“我们不会向你索要免费iPhone,希望你也别向我们索要免费的音乐”,霉霉言简意赅。而为了拿下霉霉,环球音乐也直击重点——未来霉霉将拥有自己所有唱片录音资料的所有权。

此外,霉霉还在她的社交媒体上透露了一个更重要的信息:作为新合同的一部分,环球音乐还同意向她出售环球音乐所拥有的Spotify股份。“这一条款对我来说比其他任何内容都重要。”更重要的是,环球音乐不是出售了一份Spotify的股份给霉霉,而是将所有的Spotify股份分给其旗下艺人。

这项改变旨在倡导音乐人的权益在流媒体时代得到保障,有媒体分析称,此举或将开创先河,未来可能有更多签约环球音乐的音乐人从中获益。“他们相信这个条款会比以前其他主要唱片公司支付的条款好得多。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迹象,表明我们正朝创作者发生积极的转变——一个我永远也不会停止帮助他们实现的目标。”

三足鼎立

环球音乐不仅打败了大机器,还有意收了大机器,目的还是一个——版权。外媒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大机器创始人Scott Borchetta有意出售公司。而环球音乐正在洽谈收购大机器,以及大机器所持有的霉霉母带。

要知道目前大机器的估值为3亿-3.5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价值便在于霉霉的母带,而环球音乐预计出价3亿美元左右。

母带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行业分析师Mark Mulligan就曾表示,尽管音乐流媒体的大环境是一片繁荣,但这种繁荣很有可能只是一种泡沫现象,因此唱片公司都希望尽可能把艺人已经大获成功的专辑母带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拿下霉霉对于环球音乐来说,也将成为一件锦上添花的事情。今年4月,环球音乐还盯上了吴亦凡。当时,环球音乐正式宣布和吴亦凡签订全球专属音乐合约。而目前Republic拥有“A妹”爱莉安娜·格兰德、奥布瑞·德雷克·格瑞汉、“麻辣鸡”妮琪·米娜等乐坛势头正旺的音乐人。如今霉霉的加入也让不少人好奇,霉霉是否会与环球音乐旗下的水果姐、A妹等人合作。

环球音乐正在加强自己在专辑方面的“护城河”。今年初,环球音乐母公司Vivendi就称,2017年环球音乐的营收增长主要归功于强大的流媒体服务,大量热销专辑的问世以及与Spotify、YouTube、Facebook和中国腾讯等公司展开的不同业务合作。

然而势头虽猛,但环球音乐却并不是一家独大。早在霉霉与大机器的合约将尽时,便有猜测称除了环球音乐外,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也是霉霉可以考虑的对象。在2017年年度财报中,环球音乐主营业务达到了64.1亿美元,但索尼音乐的总营收却达到了68.74亿美元,华纳音乐相对较弱,仅有37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录制音乐营收及音乐版权代理营收方面,索尼音乐及华纳音乐均不及环球音乐,但在总营收方面,却让索尼反超,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而索尼音乐的法宝则在于其旗下的“Visual Media & Platform”部分,这一部分在2017年营收达到22.6亿美元,而它的主营业务集中在动画片头的制作及发行和音乐及视觉产品的相关服务。环球音乐可千万别轻敌。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