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甲午战争前清军有96万 为什么还打不过只有24万陆军的日本?

原标题:甲午战争前清军有96万 为什么还打不过只有24万陆军的日本?

本文作者俞天任,季我努学社顾问,季我努沙龙演讲嘉宾。

中国人称作“甲午战争”,日本人称作“日清战争”的那场战争,是一场在陆上、海上全面展开的战争,双方投入的地面兵力达90万。可是在电影《甲午风云》中,几乎看不到地面战斗,自始至终是北洋水师,是海战。日本人描写日清战争时,着重点也是海战。是不是对陆上战斗太轻视了?是不是不太公平?不是,只要看看发生在海军省官方主事(相当于办公室主任)山本权兵卫大佐和参谋次长川上操六中将之间的一次交锋就知道原因是什么了。

当时能动员的日本陆军总共有24万人,而清军呢则有98万陆军。但日本陆军并不害怕那98万大清陆军,因为一来太分散,不一定能动员得起来。二来清军的军事素养和作战能力确实不敢恭维。

甲午战争

所以川上主持制定的《征清大作战构想》在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海军的作用,一开口就是发扬200米内硬功夫,刺刀见红,打到清国的直隶平原,在那里和清军决战什么的。但川上在发表这个构想时,冷不防被山本权兵卫将了一军:“陆军有没有优秀的工兵?”

川上的回答是:“帝国陆军的工兵非常优秀。”

“那好,现在赶快在九州到釜山之间架起一座桥,要不然陆军过不了海。”陆军这才注意他们的作战计划理有根本的缺陷:没有考虑制海权。山本说了下去:“征清作战是渡海作战,没有海军的护送,陆军无法登陆。在海军夺得黄海的控制权以前,运兵运粮的所有船只都在北洋水师威胁下,北洋水师一旦切断陆军的兵员、军火、粮草补给线,不管在朝鲜登陆了多少人,也不管这些人如何善战,就只有失败这唯一的结果”。

山本继续又说:“所以这次作战,海军最大和最终的任务就只是自主行动,夺得并且确保制海权。其余的陆军部队运输以及护航活动,都不能对海军自主夺得制海权的行动构成障碍”。

甲午战争博物馆

和大清开战,日本陆军有获胜把握,但对于日本海军来说就是纯粹的赌博。“制海权”说来简单,不把对手舰队消灭了,制海权从何而来?当时的日本海军刚刚有几艘蒸汽铁甲舰,能开出海就不容易了,更不用说排成队形打仗了。这个阵形的排列就是一个大问题。

大清舰队和日本舰队之间的海战,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蒸汽舰队之间的决战,没有前例可循。在此之前的舰队决战都是在帆船舰队之间进行,大家抢占上风头,或者用大炮把敌舰轰沉,或者利用风势加速,用冲角将敌舰撞沉。但是蒸汽舰队间的对战应该采取什么阵形,没有人知道。日本的这支菜鸟海军就更加不知道了。在纸上研究了半天没有结果以后,干脆就到现场去试试,看排个什么阵形更加合适。这样一来才发现,最容易保持的队形是一字纵队。后列的舰只根本不用考虑速度和航向,只要牢牢跟着前面的舰只即可,这就是后来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海战中采取一字纵队的原因。

但是北洋水师的定远和镇远是日本海军的噩梦。见识过两远威慑力的人中,没有人愿意和那两远去掐架,军令部长中牟田也不例外。中牟田的主张是,日本海军还没有能够主动挑战北洋水师,进行舰队决战的实力,只能防守,不能进攻。因此换了警视总监出身的桦山资纪。桦山也是陆军出身,当过海军大臣,他当大臣时正是政府被长州萨摩凡两藩阀把持,海军的造舰预算被议会以海军内部腐败为由而否决的时候。桦山火了,跳到讲台上大喊:“开口闭口就是‘萨长’政府,没有这个萨长政府,四千万生灵也活不下去”,结果议会解散,内阁辞职。日本军队逼政府下台不是稀罕事,但别忘了开先例的是海军而不是名声在外的陆军,桦山从此就被人称为“蛮勇将军”。

被击沉的战舰

但是如果说日本海军完全是在进行一场听天由命的赌博,那也不完全是事实,日本人做了很全面的准备工作。当时正在日本访问的北洋舰队的丁汝昌可能绝对不会想到,第一次“如何才能击沉定远”的真正的战术讨论,居然是1981年7月10日在横滨港的扶桑号的军官休息室中进行的,而当时扶桑号是作为来访的北洋舰队接待舰在陪伴丁汝昌他们。

从军官休息室里可以清楚地看见定远和镇远,包括炮长、航海长、鱼雷长在内的三个大尉和三个少尉面对着定远和镇远这两艘庞然大物开始了第一次如何击沉定远的真正讨论。

讨论的结果是:击沉定远和镇远是可能的。

首先考虑了威力最大的鱼雷,但当时鱼雷的行走距离只有300米。日本人不指望能够那么接近定远和镇远,所以鱼雷被排除了,但当时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定远还真是倒在了日本的鱼雷艇手里。只能用炮。但是日军火炮的口径不如定远,当时三景舰还没有服役,而且定远镇远是厚度达305毫米的装甲舰,说实话,按照一般的观点,日本舰队没有机会。

讨论的结果是,乘北洋的所有主力舰只都在日本,对定远进行精确测量。为了防止北洋舰队在作战时为了扰乱对方的测量而有意降低主桅杆高度,日本方面对于北洋舰只所有的注目点高度都在横滨和长崎两地,分别由海军和陆军以及政府的土木部门同时进行测量,得到了最可靠的数据。

俞天任:《浩瀚大洋是赌场》,东方出版社2010年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