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私人感情不错的冯国璋与段祺瑞,为何最后矛盾重重?

原标题:私人感情不错的冯国璋与段祺瑞,为何最后矛盾重重?

作者:彭秀良,独立学者,研究方向为民国史、社会工作,著作有《守望与开新:近代中国的社会工作》、《王士珍传》、《段祺瑞传》等。

冯国璋和段祺瑞的私人感情本来是不错的。据冯家迈回忆,在山东的那段日子里,他们的关系非常融洽。“这期间我们家有一个家塾,由我三伯父琥璋担任塾师。在家塾就读的学生,除了我大哥、二哥、三哥以外,还有吴光新、段宏业和段的三兄弟等一共六个人。当时,段祺瑞对待我的哥哥们的学业,是和对待他的子弟们同样重视的。并且,我的哥哥们也还由于学习得不好,受过他的申斥甚至责打。当我父亲有病时,医生所开的药方,有时就需要经过段的同意以后,才能煎给我父亲吃。

冯国璋代理总统刚到北京的第一天,就坚决挽留王士珍继续担任参谋总长,并向段祺瑞和王士珍热情地表示:“我们三个人合力办事,不要分什么总统、总理和总长。”他说此话时,或许是动了真感情,毕竟是他们三个人从北洋武备学堂时代一起走出来的,并且此时已成为北洋系实际上的领袖。在最初的冯、段合作阶段,还是收获了一些政治上的成果的,最突出的一项就是对德宣战,已如前述。冯国璋对段祺瑞的支持显而易见,其他人也对他们二人的合作表示出了极大的期望。

冯国璋曾表示尊重责任内阁制,对于段祺瑞用人行政和决策的决定都不干涉,段祺瑞对冯国璋在态度上也比对黎元洪时好得多。可是他们是两个实力派,冯国璋颇有心机,段祺瑞则刚愎自用,冯国璋当然不愿意做一个和黎元洪一样的受气总统,段祺瑞则决不肯放弃半点权力,因此两人的争执一样尖锐化。事实上,“从冯、段合作组成北洋派为核心的北京政府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展开了尔虞我诈、斤斤计较的权力斗争,促使北洋派的分化由萌芽发展到成熟,并将中国内战导向内容更复杂和规模更大的新阶段”。

冯国璋和段祺瑞的斗争,也让张勋复辟有了可趁之机

对于冯、段之间的冲突,身处其中的颜惠庆观察得很仔细:“冯大总统和段总理同属北洋系,似乎可以同舟共济,造福国家,人们对此期望殷切,但是二人政治观点殊异,由朋友变为对手,时生龃龉,情势渐坏。对于如何统一南北,冯大总统赞同和平调解,而段总理主张武力征服。”也就是说,段祺瑞与冯国璋产生冲突的主要原因在于政治观点的南辕北辙,尽管都要完成南北统一,可段祺瑞坚持“武力统一”,冯国璋则主张“和平统一”,尖锐的矛盾已成型。

20世纪的北京街头

冯、段争执的第一遭是军权,这也是历来总统、总理间的争执焦点。冯国璋就任代理大总统不久,就想恢复袁世凯时代的“大元帅陆海军统率办事处”,段祺瑞坚决不同意。段祺瑞在国务院设立了“参陆办公处”,以取代袁世凯时代的“统率办事处”。1917年10月28日,冯国璋在总统府内设立军政讨论会,与会者为段祺瑞、王士珍、段芝贵、刘冠雄及参谋、陆军、海军三部的次长。第二天,又决定成立军政讨论委员会,以王士珍为委员长。军政讨论委员会的设立,表明冯、段矛盾开始激化。11月19日,冯国璋下令解除段祺瑞的陆军总长兼职,派王士珍继任。后又派王士珍兼任“统帅办公处”处长,使之成为总统的最高军事幕僚。“统帅办公处”是冯国璋仿照袁世凯以前为加强军权的做法而采取的措施,是将国务院的参陆办公处迁入总统府,借以削弱陆军部和参谋本部的职权。除王士珍兼任处长外,冯国璋派荫昌、段芝贵为副处长,师景云、陈之骥为参议。

《冯国璋传》

11月22日,也就是在“统帅办公处”成立的当天,冯国璋批准段祺瑞辞去国务总理职,派汪大燮暂代国务总理。段祺瑞的辞职,表明冯、段矛盾达到了极点。12月25日,冯国璋邀请王士珍、段祺瑞到公府举行三人会谈,希望取得一致意见,以避免北洋派冯、段两派各走极端的危机。其时,王士珍已经署理国务总理,但他在会谈中两面敷衍,言词不着边际,段祺瑞则公开表示除下讨伐令外别无办法②。虽然已不是国务总理,段祺瑞在对待国内问题上的态度依然如故,这是他的一贯性格和作风。但是,段祺瑞并没有淡出政治舞台,1917年12月18日,冯国璋特任段祺瑞督办参战事务,成立督办参战事务处。

《冯国璋传》,中华书局2018年版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马巧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