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宇,你认识他吗?

原标题:章宇,你认识他吗?

随着《神奇动物2》的票房枯萎,《无名之辈》在这个凛冬时节迎风盛放,影片本身的探讨之外,很多人也记住一个演员的名字,他叫章宇。

章宇

入行10年,36岁的章宇终于迎来了事业的高峰,

《大象席地而坐》里的混混于城,

《我不是药神》里的黄毛彭浩,

再到《无名之辈》里的劫匪胡广生。

章宇凭借自己对角色的独特诠释方式,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和关注。

在《我不是药神》票房大火的日子里,“失业”近一年的章宇,演出邀约纷至沓来,但他却一连拒绝了20个剧本,他说他「无法相信那个角色」。

这就是章宇,一个沉浸于自我宇宙的“非著名演员”。

谁是章宇?

《无名之辈》最后的一场戏,随着夜空中烟花的绽放,胡广生慌忙中扣下扳机,子弹从枪膛中滑出,胡广生用一种“误伤”的方式,将自己暴露在这个世界面前。

事实上,章宇不止一次对导演饶晓志提过,他很希望胡广生结局是被乱枪射杀而死,因为这对于他来说,会是一种完美。

章宇演戏时习惯性的会将自身深深代入其中,而这种投入的状态,让他想要在虚拟的电影世界中,决定一次自己命运的最终归宿。

在烟花绚烂的夜晚,带着残损的尊严,念着心爱的女人,怀着未竟的野心,用一种壮烈而华丽的方式,结束一个无名之辈的生命旅途。

此时的死亡,是对所有复杂意义的终极消解,这也是章宇所崇尚的人生公式,有一种对于绝对信仰的天然向往。

看过《我不是药神》的观众,很难将黄毛彭浩这个角色从记忆中遗漏。

在影片中,章宇所扮演的黄毛彭浩,眼神中有一种未被驯化的野性,全片不过11句台词的他,用近乎质朴且原始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无比丰满的人物。

章宇高高的颧骨之下,在瘦弱脸庞上有一次惊险的转折,他的眼神中装满了故事,这不完完全全是“演”出来的。

有的人往那里一站,表演矫饰的再卖力,却也像是商店橱窗里的精美花瓶,与观众永远隔着一层难以穿透的玻璃。

而有的人往那里一站,无需太多的言语,他就是一本厚厚的故事集,这是由人生经历和独立思考所塑造出的人物气质。

不同于黄渤、王宝强所塑造的喜剧式草根,章宇所塑造的草根青年更具悲情色彩,他受命运的布控,却总是试图去冲破束缚

《我不是药神》里的黄毛,在危急关头舍生而取义,《大象席地而坐》里的于城,在最后选择救赎韦布,而《无名之辈》里的胡广生,最终也送给了马嘉旗一个浪漫的童话。

章宇塑造的角色,不曾掩饰底层出身的身份,但在这层包装之下,他所想要表达的是,更多是小人物困境的破局和命运的选择。

同时,这也是现实中,章宇所需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章宇是谁?

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毕业的章宇,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北京闯荡,一个是去贵州话剧团,章宇最终选择了后者。

在贵州话剧团的生活,章宇过的很安逸,一晃眼,三年就过去了,而这种衣食无忧的安逸日子,却安抚不了一颗浪子的心。

章宇很快就对这种重复的生活,产生了厌倦的情绪。

章宇在辞职信中这样写道:“由于本人对艺术事业的狂热追求和对艺术实践的极度渴望,以及自身的生存现状。经思忖,决定去北京一边挣钱,一边学习。特此向团部申请辞职。”

“北漂”这个厚重的词汇,对所有初来乍到的追梦者,都会展露出自己残忍的一面。

成功并没有很快的如期而至,失败也没有突然到来,生活更多是被平庸塞的满满当当,章宇的在剧组客串的生涯,持续了很多年。

在平凡生活的磨砺中,章宇渐渐找到了自我的定位,在豆瓣的条目上,章宇演过的戏从2.4分到9.0分不等,这仿佛也映射一个演员自我的寻找过程。

章宇参演的“最低分”作品

2010年,章宇进入了《手枪》剧组(影片至今未能上映)。

章宇跟组在一个小破旅馆住了一个月,这部戏他投入很深,在还没有剧本之前,他就与导演讨论了许多影片的方向和细节。

《手枪》剧照

每天拍戏间隙,章宇就会去小卖部门口的台球桌打台球,在公共澡堂里洗澡,晚上和外来打工的朋友喝酒聊天。

浸泡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章宇第一次觉得找到了自我,他说:“那个恍惚劲儿,好像以前的生活都是我装出来的,是我为了讨好,为了逢迎,为了不让人尴尬,做出了一副嘴脸和姿态,而这个人物才是你真正该有的状态。”

《手枪》剧照

章宇爱上了猛子(剧中人物)这个角色,身处底层环境的真实感,让他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状态,那一年,他28岁。

我想章宇一定会很难忘记2018年,因为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收获的年份。

《我不是药神》帮助他入围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而他出演的《大象席地而坐》则将最佳影片揽入怀中。

章宇出席金马

《药神》突如其来的票房成功,并没有让章宇感到多少惊喜和痴狂,反而带来更多的是烦恼与不安。

他的微信被朋友的祝福刷了屏,人们用世俗化的普及标准,庆贺他蛰伏良久终获成功,多年媳妇熬成婆。

可章宇却不这么看,他似乎早已与平静生活融为一色,本性中虚荣的一面变得十分迟钝。

他甚至不习惯纷涌的喜爱和称赞,一再重复自己是“捡了角色的便宜,沾了电影的高光”。

人人都是“章宇”

章宇的故事很容易写成鸡汤,很多人也喜欢这样的肆意解读,可我不想这样。

将他简单粗暴的树立为成功学典范,是对他独特个性的残酷抹杀,因为每个成名演员的身上,都会有一部成功学史诗。

在《大象席地而坐》开拍前,胡波与章宇一起吃饭,胡波对说章宇说:“宇哥,我不能有钱,如果我有了钱,我就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有了钱我就完蛋了。”

某种意义上,章宇是和胡波很像的人。

在胡波身上,有人说那有一种绝望的丧,但在章宇看来,那是一种极致的纯粹。

胡波与章宇

章宇说自己是一个懒散的人,一年可能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工作,剩下的时间,他就是一个社会闲散人员。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忠于生活?疯狂追逐名利者?还是安守清静者?

其实,真正忠于内心的人,就是忠于生活。

章宇说自己很容易被小人物的角色打动,他们在所处的生活环境中挣扎,陷入困境,于是他一直去试图去完成自我的革命,这很像他自己的故事。

在章宇身上,很多人们的共性,但也有不少世俗稀缺的品性。

我们期望看到一个不被任何情绪和标签绑架的章宇,在那里,存活着一个极度纯粹且自由的灵魂。

无论是现实中的章宇,还是影像中的章宇,其实都有着高度契合的一致性。

满怀一腔孤勇的青年,在对抗世界的冒险中,能够撕碎世俗虚妄的吞噬,拥抱真正的自我。

或许,这就是这群人青春最好的样子。

注:章宇采访内容来自「人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