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林奕辰:韩国瑜现象与台湾“六都”选前分析

原标题:林奕辰:韩国瑜现象与台湾“六都”选前分析

▲图为韩国瑜,来源:网络

这一次台湾地方选举,由于两岸关系冷、观光成“惨”业、物价涨、缺电危机、空气污染问题和各种劳工、社会政策惹议,加上年金改革、司法改革与促转议题,是以大多数的政治观察者都有共识——民进党肯定会尝到败绩。

但究竟会败得多惨,目前还未有定论。而相较于台湾其他县市,六都在本次选举的重要性仍旧是相对高的。对于民进党而言,其他县市保守(诸如云林县、嘉义县)或多得(台东县)都无涉大局,只要两党在六都的执政格局没有改变,都可以视为”平局”,民进党也以这样的目标进行操作。

民进党提出从2018年选情看2020年的领导人选举。因此对民进党而言,能否在六都中的台中、高雄继续执政才是重点,高雄更为重中之重,这也是为什么近期几乎党政高层都南下高雄力抗“韩流”的原因。毕竟若高雄输,目前蔡、赖、菊三角之权力体系显然将出现危险,恐怕将折损其二,蔡英文的连任路(并非完全等同于民进党的执政路)必然会出现障碍。

另一方面,由于“讨厌民进党”的大环境,是以这一次选举本身就对国民党有利,如吴敦义主席所言,肯定可以增加执政县市,但若要说真正的胜利,则是唯有国民党除新北市以外增加取得六都任何一的执政才算,而若有机会取得高雄执政,则对2020国民党重返中央执政的声势有极大帮助,不过当然,国民党内诸多太阳加上韩国瑜这颗新星的问题也会立刻引爆。

目前六都的状况,新北、桃园与台南基本大势已定,至于台北、台中与高雄目前的选情都还是较为胶着,其中又以台中与高雄更为胜负难料。也就使得现阶段台湾媒体上任何政治观察者若断言谁肯定能够当选,大抵都是猜想跟硬赌。当然,有些人本身有一定政治立场,或欲进行政治操作。

大局已定的三都

1. 新北市

平心而论,苏贞昌本次选举的表现确实展现老将数十年的功力,纯粹从政治操作的角度来看,这场选战可谓漂亮,其多项政策或选举手法更让人耳目一新。但由民进党提名苏贞昌本身即充满派系计算,新北市正国会势力更是蠢蠢欲动。考虑到苏贞昌本身的年龄,以及他曾经多次表达不参选的态度等,在先天不足的状况下,苏贞昌能与保有现任优势且形象不错的侯友宜拉近不少支持度。苏贞昌在24日的开票结果应该不至于大败。

但两人初始差距太大,既定印象也难以扭转。因而即便侯友宜个人过往形象、娘家家业问题虽存在,但在侯声势如日中天加上新北国民党执政优势的情况下,使苏阵营在议题操作上无法打到痛点。比如深澳电厂最后虽拍板停建,但其政策急转弯过大,且决策过程轻率反而增加选民对民进党的不信任,也未有救回苏的选情。

不过这次选举苏被赋予的任务不过就是“母鸡带小鸡”,对他而言本来就是稳赚不赔,他据此反得到党内的支持声量,势必有利于选后苏派地位提升。

新北市目前大势已定但苏仍会主打侯娘家土地资产问题以凸显不公,以及民众加强对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失言风波的厌恶,借此召唤中间选民。

新北最后的投票结果应该不至于如国民党评估的大赢20至30万票,侯的优势可能在10万票左右。

2. 桃园市

诚如蓝军所分析的,郑文灿把市长当里长做。无论是选举拜会的密度、活动曝光,还是密集的新闻稿轰炸,郑的选举模式相较于前几任“书生型”县长完全不同。另外郑也采取“尊吴”的态度,数项政绩都感谢前任县长朱立伦与吴志扬。即便民众质疑吴志扬政绩仅是延续前朝,甚至嘲讽他是“剪彩市长”,但他确实让桃园浅蓝选民产生好感。

加以过去3年多,郑文灿手握行政资源,积极拔桩有成,地方水利会系统基本已收编或汰换掉原先蓝军的桩脚,而对于蓝营的里长、议员更是“要五毛,给一块”,大幅开拓绿营版图,这一点不只发生在郑占优势的北桃园,更深入到南桃园,使得在原本偏蓝的桃园选民眼中,蓝绿的界线越来越显得模糊,郑也成为最“蓝”的绿营首长。

即便桃园市军眷户数在台数一数二,是国民党传统优势区,甚至立委曾创下“全垒打”的纪录,因而市议员选情部分,国民党市议员的支持度在12个选区全面领先,泛蓝支持者也大多表示支持国民党的议员参选人,却也出现严重的“分裂投票”,在市长选情上,陈始终无法望郑项背。这又因为相较于郑的执政优势、勤跑地方与内部的团结程度,国民党却依旧内耗,党内初选过程大老推三阻四,陈学圣出马后,党内各山头又频扯后腿,这使得市长选情基本没有悬念,基本从吴志扬拒绝参选的那一刻开始,陈学圣就仅是个陪跑者。

而这样的优势地位,也使得本次选举之后,郑文灿在其党内有可能收获更大的影响力,或更有机会在2024年更上一层楼。

3. 台南市

台南市态势明朗,黄伟哲当选台南市长应无疑问。

国民党基层党工意志涣散,党组织无外援也无资源,几无余力运作。即便由于原先按照台湾的媒体政治属性,由于过度笃定当选,几乎如常人认知的“派个西瓜来选都能当选”,媒体苦于无新闻可报。因此只要手法特殊、内容有新意(一如高雄韩国瑜运作的手法),媒体也乐意配合引爆精彩新闻。但纵使高思博跟韩国瑜都是政坛老手,都一样是会玩媒体战的人,但官二代的高思博似乎没有韩国瑜那么放得开,初期他似乎只想将台南市长选战当作2年后立委选举的练兵,以“鸭子划水”的方式跑选举,也就让媒体焦点转移到无党籍的林义丰,从而使林在民调上收获不少”肚烂票”。当然,林的选票最后能不能确实开出也还是有疑虑。

在国民党及高个人“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状况下,国民党再次输掉台南市基本没有悬念。即便最后这个月有“韩流”外溢效应,但基本盘差距确实太大,且韩的外溢效果最多就是造成蓝营选民归队,未必能让不投票的中间选民、浅绿选民支持国民党。甚至韩流的效果也可能因此造成民进党阵营的危机感,进一步更为团结,或使整个选举更接近基本盘。

不过由于黄伟哲本身是接收“赖神”地盘,加上党内初选的风风雨雨,因而注定其虽与郑文灿一样作为地方诸侯,但选后党内地位无法相提并论。

选情胶着的三都

1. 台北市

目前柯文哲选情告急,甚至是相当危险。

这主要因为其纵然声势颇高,“市政满意度”长期满意都比不满意高,也使现阶段市议会中打着柯家军名号者多在安全名单中。但柯的务实主义与横跨蓝绿的理念,虽然对于打破“蓝绿恶斗”与两岸融通不啻为一个不错的选择,过往使其能蓝绿通吃,但如今也沦入两面不是人的窘境。

另外柯没有政党援助,几次造势难复往日风采,如同其自嘲,选举有技术,但其选举团队是“史上最弱团队”,内部极其不专业,导致镁光灯最后只打在自己身上,由候选人自己扛胜败,柯阵营一直到九月底方有总干事小野,但这样的总干事也只是门面,没有一般总干事的实权,未能替其挡炮火。小野反因为两周前挺陈其迈影响,使得浅蓝选票流失,与国民党丁守中之间的差距被拉近,须靠浅绿选票补齐。

但在最后两周,即便民进党的姚文智没有资源,甚至呈现被中央“半放弃”的状态(终究台北之外,白绿确实有合作的空间,一直扶不起的姚被民进党所“卖”也只是迟早而已),但因为近期两岸话题较多,以及吴敦义“母猪说”的效应,加以姚文智大动作辞去立委,反而引出姚的基本盘,并不有利于泛绿选民(他们早质疑柯P已经不是本来的柯P)含泪投票的弃保行为发生。以选情来看,姚文智并不需要催出三成基本盘的45万票,只要票数超过20万到30万票,柯文哲就可能败给丁守中,这样的趋势也就造成柯阵营这两周的步调极其紊乱,似若一边加油,一边踩剎车。

而随着选战加温,丁守中也改变最初的“佛系战法”,开始炮火猛烈对准台北市长柯文哲与其团队成员,欲催出国民党基本盘最大的支持度。

选举最终差距约莫在1.5万至2万票之间,目前观察,形势对柯更为不利一些。但由于柯目前已打出告急,容或也将对其死忠支持群产生催票效果,在如此接近的情势下,选情还是较难预料。

另外对于2020年“总统”选举部分,柯一直以来都比较保留,且战且走,并未真的起心动念要参选,但目前情况,倘使最后柯当选,则必然是小胜乃至惨胜,也就自然与2020“总统”大位绝缘。而若柯落选,虽会小输,也虽然全台湾范围仍有其支持度,必然有鼓噪要其“选总统”,但若仍以目前的作法,在没有足够资源与组织运作的情况下,虽能收获选票,却不足以成事。

2. 台中市

台中市长选情的部分,封关前各家民调的差异颇大,其中有显示绿军的林佳龙领先10%,亦有卢秀燕领先7%的,但大致以卢领先林3%左右为主。不过一方面为误差范围,二方面由于大环境不利于民进党,因而民调结果换算后,绿军平均要加3%到5%不等,换句话说,若没有明显优势,投票时都可能翻盘。

跟郑文灿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台中,现任的林市长加紧收编旧的台中县红、黑派系桩脚,并趁议员选举,在各区布局正国会人马,以冲高选票。另外也在选举期间狂打政绩牌,世界花博、第二大城、空气污染改善、绿柳川整治、铁路高架化、捷运绿蓝线、敬老爱心卡、托育一条龙等等(虽然平心而论,这些政绩许多是由胡市长定调的),因而若非民进党执政不力的大环境因素,原先预估林确实是有极大可能连任台中市长。

这也使得蓝军的卢在本次选举初期面临派系整合不顺的困境。后来在请出王金平协调后,终由红派江启臣和黑派颜宽恒分别接下主委和总干事职务,方使情势看来似若红黑大团结,使其选举组织得以充分运作,透过用力辅选各自派系的议员上垒,让卢秀燕的选情连带受益,渐渐好转。

在整个民进党中央执政不力的大环境下,卢主打空污议题引起人民强烈认同,加上后期再有韩流因素,终使林从一路领先到现在必须努力冲刺,甚至还出现须敌对派系的蔡其昌等4位立委巷战“护龙”之窘况,确实是始料未及。而即便原先预估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能为其大大加分,目前效果也还有限。在五五波的状况下,却仅能寄望“中央不要再出错”、 “不该来辅选的不要再来”才有连任机会(因而最近民进党的中央辅选,特别是蔡本人较少踏足台中)。

纵因台中污染严重,原先林的支持者确实有消极不投票的倾向,但“母猪说”确实也影响到台中,从而给林增加动员资本,强化固有支持者,是以几日来更偏向在民进党传统票仓造势。

而势均力敌的状况下,在原市区较有优势的卢这几日也深入绿营在原县区的票仓“丰原”以寻求更多支持。另外在20日更宣布辞立法委员,以显示其破釜沉舟的决心,欲激起蓝军的感动。前者或能判定其认为基本盘已稳,但后者的影响笔者还是持保留态度,主要由于该议题在选前几次反复,效应已有所递减。不过若非卢有十足把握,应该也不至于放弃个人的政治生命,也是另一个可以观察的点,或因此能判断卢自评微幅领先。

台中的选情仍有些扑朔迷离,胜败应会在3万票内。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身兼民进党正国会领导的林一直有志于“总统”大位,因而其胜选便有可能跟郑文灿竞争2024年的“总统”提名,而即便是最后落败,也将直接牵动民进党内部权力结构,因而林未来的动向仍相当值得关注。

3. 高雄市

无可否认,韩国瑜的存在改变了2018年的选举大方向。倘使按照原先国、民两党决战中台湾的盘算,因为民进党在新北市有苏贞昌,是以将重兵集结于台中市,固守下来的机会较眼下为高。但韩带动了整个国民党的选情,使部分地区有了更大的胜算。

但也无可讳言,韩是国民党的“弃子”,基本是被丢到高雄自生自灭,而他本人并非传统的国民党政治人物形象,甚至对于参选高雄市长,也并非一开始就有现在的声势,或认定自身一定能当选,是以其政策内容极其空泛,无论是爱情摩天轮、高雄设赌场或太平岛开采石油等等,口号虽爽快好记,但执行上确实很有问题。这一点在19号晚间与陈其迈的辩论会中可以看得出来,也是原先预估在辩论会后,可能造成民意翻转的原因之一。

韩国瑜打得在高雄执政二十年的民进党,与深耕地方的民进党立委陈其迈选情告急,是所有政治观察者始料未及的。无论是旧线区或市区,陈其迈都被迎头赶上乃至于超越,更影响到蔡英文的连任。毕竟绿营若在高雄真的丢失政权,将是”地动山摇”的状况。

一部分原因当然来自陈一开始的轻敌,一如普罗大众的认知,高雄市牢牢掌握在绿营手上,但执政二十年也确实有执政包袱,而党内派系因初选风波在初期也未全力挺他(或许整个民进党都不把韩视为对手)。

此外,社会大环境对民进党普遍不满。虽然对国民党也未必喜欢,但韩本身亦非传统国民党风格,是个“穿草鞋”而非“穿西装”的政治人物,直白的用词、恳切的态度,除一句“又老又穷”要求经济,搏得最初始的选民认同,抓住选民渴望改变心态,而以假乱真、以真乱假的凌空战法“恶搞民进党”更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加上善于运用网络媒体影响旧媒体,使得整场选举看来像是“国民党的陈其迈”对上“民进党的韩国瑜”,而这样的情况,终使得陈、韩之间从最初的相差30%拉近到现在的五五波,更让国民党全台的气势大振。

▲图片来源:网络

至于王金平协助韩整合地方派系,进行组织动员,这主要则是因为红、黑、白三派在民进党,特别是新潮流执政期间对于地方派系的利益分配不均,以及在提名过程中忽略地方派系人选所产生的反弹。不过当然,这也使得本次高雄市选举变相成为王金平不分区立委与现任许昆源议长的保卫战,有利有弊,当然也成为韩国瑜未来若当选,以及国民党内部的问题,只是现在暂且为了共同利益可以忽略不计。

按照选前封关民调,除了三立电视以外,大致上都是判定韩小赢,不过如前所述,由于在此次选举中,民进党选民可能会更为低调,因而整体来说,目前胜败仍是未定之天。

不过选举到了最后关头,最重要的是保持住声势,减少犯错的可能。从这个角度看,两大党在选前关键时刻都有猪队友,包含民进党的吕秀莲、国民党的刘乐妍与黄安,这部分两大党也相当有默契都予以冷处理,但未料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显是最大的“猪队长”(当然马英九“打群架说”也是问题,不过没有过度发酵就是),即便吴本人已道歉,但确实让韩的中间选票跟女性票源因此流失,甚至原先由绿转蓝的浅绿选票亦然,这一点从18日晚间陈其迈的造势场合意外地冲高到10万人以上,高喊“挺高雄拼公道”可以看出,这个伤害还是在的。而陈菊也不愧是民进党内最能煽动气氛的政治人物,成功地让陈其迈声势得以止跌回升。

不过也不得不说,韩的危机处理堪称漂亮,迅速止血切割,反而让吴敦义的“母猪说”垫高他的道德高度,一句宁愿“干净的输”也不要“不干净的赢”也得到各方肯定,使其所塑造的人格特质得以凸显。但据了解直接对吴指名道姓是由他本人定调做的处理,因而也看出未来他对国民党的不可控。

韩粉也是个问题,现阶段“失控的义勇军”到处流窜,大力攻击亲绿人士,这也是陈其迈攻冈山后,韩国瑜深夜感性发文感谢韩粉,又于隔日辩论会中再次重申的主要原因。

另外无可讳言,在辩论会中,虽然彼此都在实问虚答,且两方都有无法认落实的政见,只是韩的政见相对空洞,而陈其迈的政见更有内容,这是不争的事实。陈一再强调自己对高雄真得非常熟悉、了解,但同时也因为操之过急,弄的像在立法院质询,努力“教训”韩,其自豪的经验也让人质疑“过去几年为何不做?”从而造成若干反效果。

或者原先会投韩的人只想找一个情绪出口,根本不在乎辩论内容;或因辩论结束后,韩总部也非常机巧地运作议题,透过不对郑弘仪按铃提告、接受传其贿选的网友道歉等等事件,转移焦点,更显现其所欲表现的人格特质,而对高雄市政不了解的部分,则以”背不出数字但看得出问题”作解。因而无论陈的白皮书与辩论内容如何都没有引起太大讨论,这使最终辩论的结果没有如预料造成太大影响,双方皆稳固住基本盘,支持度不因辩论会产生太大变动。

▲图片来源:网络

总之,照目前状况发展,虽说韩未必能赢,但民进党完全没有乐观的本钱。

不过有鉴于过往绿营操作选举的劣迹斑斑,最后几日会否如国民党预言的采取各种诬指诈术,或抹红、抹黑的手法来影响选举(比如蓝营曾假想选前一日传出“陈哲男”自杀的消息),虽然个人认为盯得这么紧的状况之下,或有可能造成反效果,但对催出既有支持者的选票有帮助,还是不能排除可能性。

另外从本次选举中,相较于国民党诸位天王,韩基本是战功占党内第一位,因而无论结果如何,韩或有机会重新拥有更大的政治舞台,并改变国民党不接地气的问题,只是当然,这必须要看国民党内选后的合纵连横如何。

至于韩这样的纯民粹政治人物的崛起(柯仅是半个民粹型人物),并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放在台湾的政治发展中,也并不教人喜闻乐见。

两岸因素

回头再谈一下选前这一周正在发酵的两岸因素。目前确实没有证据显示大陆方面介入台湾选举,大陆一直不刺激不干扰台湾选情。但民进党为了拯救选情,使之不至于全面溃败,已在各种场合强打统独意识形态牌,制造两岸关系紧张是目前已经是可以确定的方向。我们可以看到之前的“东亚青运”事件与马英九“不排除统一”立刻引起民进党的群起围攻,蔡英文也立刻发表了谈话。金马奖典礼上的意外事件导致两岸网民间的冲突;大陆的环球时报已迅速报道,虽然台湾这边却少有报导,但此事仍余波荡漾,甚至出现“未来大陆将抵制金马奖”的消息引起台湾网民反感。

而目前网络上也有“大陆传来的非洲猪瘟污染台湾”、 “中联办下令禁建制派台湾观选”、 “解放军将领威胁武力犯台”或细如“韩国瑜曾念北大博士班,是中共刻意栽培的台湾接班人”一类反中或讽中的新闻,真真假假。

虽然逻辑上相当不具备说服力,在中部与北部也未必会有很大的影响(大多数选民基本已经免疫,但在台北则导致姚的基本支持者被因此引出来,对柯不利,无法运作弃保发酵),但在南部透过耳语传播则可能达到效果,即便未必能重伤候选人形象,陷入一种“信者恒信”的景况,而透过“站出来跟大陆说不”或“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一类的政治口号操作,对固票,或催出冷漠、不愿出来投票的基本盘仍有帮助,毕竟投票行为只是“相对理性”,而非“绝对理性”。

因此,民进党喜见美国在台协会官员接受媒体访问时,以“大陆制造假新闻”的评论对台湾选举指手画脚,并引为谈资。而选前海巡署在太平岛举行实弹演习对于这种带有挑衅对岸意味的行动,以及可能导致擦枪走火,甚或进一步造成的两岸紧张,民进党也甘之如饴。

关于这部分,大陆方面恐需理解目前台湾的社会气氛,以及民进党方面必然会有见缝插针的举措建议尽量避免刺激言词,能够更小心谨慎地进行回应,除针对台湾社会疑虑除迅速进行排疑外,也能以软调性词汇强调彼此“和平、尊重、理解”的重要性,使之不至于引起负面效果,也才能为两岸人民带来更好的未来。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

作者:林奕辰,中国文化大学中山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博士;

编辑:IPP传播。

关于I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