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宋鸿兵:美国白人将沦为少数民族,特朗普难逃人走政息

原标题:宋鸿兵:美国白人将沦为少数民族,特朗普难逃人走政息

■ 文 | 宋鸿兵

这次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虽然丢失了众议院但保住了参议院,不过就长远而言,最终时间是站在民主党一侧的,共和党早晚会全面落于下风。

因为民主党的票源——移民和少数民族——占美国人口的比重会越来越大。民主党的票源主要依靠移民和少数民族,共和党主要依靠白人富豪和中产阶级。

移民和少数民族在人口上逐渐占据多数是不可逆转的现实问题。1960年代美国白人占总人口的85%,但在1965年通过《移民法》之后,美国对拉丁美洲和亚洲很多国家开放移民,大量移民涌入使白人比例逐年下降。2012年是一个重大的人口拐点,白人新生儿数量占总新生儿比重首次降到了50%以下,少数民族新生儿占比达到50.4%,白人新生儿占比49.6%。

这意味着美国人口构成将不可逆转地发生变化,少数民族人口占比越来越高,终有一天白人将成为少数民族。新移民比较穷,生育率高,而白人比较富裕,生育率低。根据现有数据计算,2043年将是美国人口变色的大限,也就是再过25年,白人在美国将成为少数民族,有色人种将变成主流民族。

那个时候共和党如果不改变对移民和少数民族的政策,必然将会走下坡路。共和党现在的全部政纲是依靠日益老去的中西部白人,而民主党则是依靠移民和少数民族。移民和少数民族出生率高,人口不断扩张,在未来选举中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强,而且他们认为共和党的政策有利于富人群体,所以被动员起来之后给民主党投票会更加坚决。

民主党这边有着移民这个巨大优势,同时这些移民骨子里是赞同全球化的。墨西哥移民只有赞成全球化才能促成和家人团聚,他们当然会反对让自己和家人两地分居的政策。民主党抓住了东西海岸移民主导的社区,而且这些力量随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强大,共和党很难从根本上逆转这个潮流。

这次选举后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掌握在不同党政党手里,凡是出现这种情况,主要的法律都很难通过。比如特朗普有很多激进的方案,这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根本过不了关,成为不了法律,这意味着特朗普的所有政策构想都失去了长期的有效性。

虽然一些政策能用总统令的方式来执行,但总统令有天然缺陷,只在联邦政府体系内有效。比如特朗普要求废除只要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就自动获得美国公民权的法案,如果修改不了法律,他将准备用总统令的方式来执行。但是在具体执行时会碰到问题,比如在某个州,移民机构是属于联邦政府的,但地市县的政府跟联邦政府没关系,总统令对这些地方政府没有影响力。此外,总统令与总统任期相关,特朗普要下台之后,新任总统可以立刻吊销上任的总统令。

以总统令执行的政策从来都是不稳定的,只能持续几年,而且只能在有限的几个层面发挥作用。比如“禁穆令”就是总统令,加州或者任何州的地方法院都有可能提起违宪申诉。某些法官或移民律师可以直接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控告“禁穆令”侵犯人权,违反美国宪法,我们州不执行,实际上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

特朗普政府丧失了对国会两院的完整控制权之后,所有重大决策都无法产生长期效果,很难留下持续若干年的所谓政治遗产。现在民主党把持了众议院,特朗普的任何重大法案都可能在众议院阶段就被毙掉,这使得特朗普的长期反全球化政策没有办法形成法律,不能贯彻执行很长时间。随着他人走政息,反全球化政策也可能会随之落入低谷。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