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桂林会战:中日军队血战七星岩,为何中美空军都不来救援?

原标题:桂林会战:中日军队血战七星岩,为何中美空军都不来救援?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1944年10月27日,日军向桂林正面发起总攻击。由于连日大雨,山雾弥漫,空军不能到前线助战,加之守军第79军与第93军结合部铁坑被日军突破,防线发生动摇,守军一部于27日撤到漓江东岸,协助桂林防守军作战,另一部向永福退却。日军两个联队分别占领了高上田、铁坑一线,而第58师团另一部已经进抵桂林火车站附近。

大战后的桂林城

桂林守城部队的部署是:阚维雍第131师防守城北及附近要点,许高阳第170师守卫城南及附近要点。而城西为崇山叠岭,不易进攻。炮兵分别配置在市中心体育场及其他要点。守军利用城内天然的石山岩洞,构筑了许多碉堡和各类野战工事,以七星岩等处为防御的主体,但大部分相当简陋。原计划屯集三个月的粮弹,实际储存量仅能使用一个月。

10月28日起,日军第58师团从北面,第40师团从东面,第13师团从南面分别准备攻击桂林。30日,千余日军对桂林火车站发动进攻。31日,日军向北极路一带发起进攻。从11月2日起,桂林城郊均遭到日军的攻击。战事首先自城东北开始,敌我伤亡均重。5日,星子山失陷。是日夜,日军分成若干小队在四郊钻隙迂回,城东普陀山、申山、猫儿山,西北部之水泥厂及东方隘路处处告急,其中猫儿山据点守军全部阵亡。7日,屏风山等处亦告失守。

桂林会战中的日军

七星岩的争夺更加激烈。“桂江东岸七星岩附近……几乎都是石山,处处都有洞穴,估计无论如何轰击也难奏效……其中A洞能容纳数百人,贮藏有弹药、粮食、军需品……B洞设备齐全,甚至装有电灯,洞内能容纳1000人。”自4日起,日军第40师团步兵第235联队在一个山炮兵联队的配合下,接连对七星岩发动攻击,皆被打退。最后在毒气的配合下,才于7日晚将其攻陷,“守军在七星岩内之一连,全连牺牲……东地区守军,现已伤亡过半(千三百余人)……”同一天,日军从中正桥等3处强渡漓江。象鼻山山侧的守军以炮火猛击半渡中的日军部队,予敌重大杀伤。但中正桥的桥头堡却为敌攻破,韦云淞悬赏10万元令第131师夺回桥头堡,但该师因伤亡过大而未能完成任务。第170师又奉命攻击,但该师新兵不堪使用,便以上等兵和班长为主力编成突击队,用火箭筒、战防炮、手榴弹等爆破器材与日军展开恶战,终将桥头堡夺回。

七星岩

桂林攻防战前期,因连日大雨,中美空军无法助战,城根及河滩埋设的地雷也完全失效,但守军强大的炮火却发挥了作用。日军准备充足后,于9日凌晨5时起发起全面攻击,所有大炮一起轰击,7架飞机也赶来投弹。桂林城内一片大火,守军也以炮火回击。日军第40师团的1个中队全部战死,另1个中队在攻击伏波山时也死伤惨重,至下午将其攻占,最终排除了妨碍渡河的火力点,大队的日军渡过漓江。次日晨起,城北的阵地被突破,守军遂突围退向西南方,但又与迎面攻来的日军第37师团相遇,被迫再折回头。城内守军到处乱跑,多数人死于乱枪之中。被堵在东镇路的第131师师长阚维雍自杀殉国,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继桓等3名将官阵亡。10日下午,桂林彻底失陷。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四卷》,2016年版。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 雷晓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