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北平失守后第二天天津沦陷,中国军队曾一度反攻成功,最后为何失败了?

原标题:北平失守后第二天天津沦陷,中国军队曾一度反攻成功,最后为何失败了?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日军攻占北平,扼住了平汉、平绥铁路,然后以北平、山海关和唐山的兵力夹击驻守天津之第38师。天津形势危如累卵,十分险急。

天津是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所在地,平日驻有日军河边旅团步兵第2联队、独立炮兵联队及战车、骑兵、工兵、化学各一个中队,驻屯军空军大部也集中在天津。七七事变爆发以来,日军相继控制了天津的海路和陆路交通,驻塘沽的日军千余人占领了塘沽码头,驻天津日军则占领了天津火车总站和东站。日军大量增兵天津,除步、炮兵外,还有大批飞机,“截至27日,津市共停日机60余架”,28日下午4时,又有日军临时航空兵团飞机“百余架抵津东局子机场”。另外,日军还不分昼夜地进行侵占天津的战术演习,从25日起,已发展到演习巷战,到27日,日租界实行戒严。

图为日军与中国军队在天津激战。

此时,驻天津的中国部队不仅同北平失去了联系,且在数量上亦处劣势。天津市内及郊区只有第38师手枪团1000余人,独立第26旅的两个团约3000人,天津保安队3个中队和武装警察约1500人,共计5500余人。天津上空密布的战云使中国守军决定主动出击。他们在副师长李文田的率领下,于28日凌晨1时向日军发起攻击。由于中国军队主动出击,日军仓惶应战,战役之初的几个小时,中国军队打得很顺利,相继收复了天津东站和总站、北宁铁路总局。在东局子机场和海光寺战斗中,中国军队也给予日军以严重打击。中国军队的突然进攻,完全打乱了日军的部署。日军料所不及,仓惶应战,处境极为不佳。日本驻津总领事给日本驻北平大使馆的电报承认,“由于中国方面的攻击,我方处于极为危惧的状态”。(天津《益世报》,1937年7月29日。)

29日凌晨2时起,日军分四路出动,大举进攻天津市区。李文田与副指挥刘家湾、天津市府秘书长马彦发出联名通电:“自卢案发生,日本无端分别袭击平郊各处外,并于今日晨复强占我特别四分区,分别袭击各处,我方为国家民族图生存……誓与津市共存亡,喋血抗战,义无反顾。”(天津《益世报》,1937年7月29日。)38师及天津保安队奋勇抵抗,并对日租界实施包围,大举反攻。经反复争夺,中国军队终于攻入日租界,并从大和街、旭街、福岛街三个方面包围了日军守备部队。在中国军队的攻击下,日军“已完全陷入危急状态”,租界内实行非常戒严,连日本侨民也被组织成“义勇队”,准备作困兽之斗。与此同时。中日两军在天津总站、飞机场、华北驻屯军司令部等处激战,战斗非常激烈。

图为日军飞机轰炸下的天津市政府。

29日上午8时左右,大沽口第224团炮轰停驶于海面的日本军舰,日海军与步兵联合发动反扑,大沽口形成激战。同日,中国守军化装成保安队员进攻为日军所占据的公大第七厂,战斗从凌晨持续至下午,给日军以较大杀伤。

下午,香月清司命令第20师团高木支队迅速增援天津,关东军司令官也命令原计划向承德输送的一个支队转往天津。下午2时许,敌援军赶到,在战车、飞机的掩护下向中国军队反扑,并重点轰炸北宁路总站以北的保安队总部、北宁公园、市政府、金汤桥西畔的警察总部、日租界北端外的电话局、东站和万国桥之间的邮务总局以及南开大学,使总车站、南开大学校舍等处大半毁于战火。中国军队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付出了惨重代价,战斗力锐减。孤立无援的天津守军在敌四面包围和空中轰炸之下,有全军覆灭之虑,急需有力部队的增援。遗憾的是南京政府却对天津抗战采取了推脱观望的态度。

图为日军进攻天津。

27日,宋哲元曾致电蒋介石要求庞炳勋军迅即集结静海、独流镇一带,以便策应天津,被蒋介石托词拒绝。29日上午,宋哲元又致电军政部长何应钦,再次“拟请中央速派大队增援”,(《宋哲元致何应钦密电》(1937年7月29日),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结果是石沉大海,杳无回音。中国军队在血战一昼夜后,自力不支,“惟天津方面,日方又增厚兵力,且随有大批飞机飞至”。(《宋哲元致蒋介石密电》(1937年7月30日),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李文田等率驻津各部被迫于29日下午3时撤离天津,到静海县和马厂两地集中。30日,在北平失守后的第二天,华北重镇天津也沦陷了。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二卷,全民族奋战:从卢沟桥事变到武汉沦陷

(1937年7月—1938年10月)》,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