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媒体复盘金立死亡之谜:传董事长赌博输百亿

原标题:媒体复盘金立死亡之谜:传董事长赌博输百亿

【本文来自 11月23日 界面新闻,林腾 饶文怡 】

事实的真相乍一看总是令人难以置信,却又合情合理。

“这么多钱都去哪了!”

2017年年底,在金立股东会议上,气氛凝重。突然间,几个大股东拍桌而起,向深圳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发起了质问。

会议桌上的刘立荣低着头,一言不发。

在这次会议之后,有人告诉他,股东们已经报警了。刘立荣便只身前往香港,起初他住在香港四季酒店一个套房里,准备短暂歇脚,后来则干脆在中环租了间房子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十几个月。

一位曾在香港见过刘立荣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刘立荣过去一段时间在香港挺自由,甚至还胖了些。”

这十几个月,刘立荣一直在等待,会不会有孙宏斌之于贾跃亭一般的白衣骑士救场。被欠着巨额债款的供应商们也在等待,与其摧毁金立两败俱伤,不如静待金立的转变。

但事与愿违。

2018年11月20日,近20家金立供应商的经过长达几个月的上门讨债后没有结果,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

刘立荣的境况也不妙。界面新闻得到的消息是,刚刚过去的几天,金立第二大股东卢光辉主持召开了股东会议,会议已经明确,刘立荣、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要离开金立董事会。在金立,大大小小的自然人股东有18个,踢走刘立荣已成了共识。

许多接受采访的供应商都表示,金立目前依旧欠着这些供应商几百万元或者上千万元的费用,他们在过去一年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感觉老了十岁,怨不得自己,而是碰到了无赖。”一位金立供应商说。

也有金立的员工表示,金立连2016年的年终奖到现在还没有发,已经彻底对这家公司绝望。

金立行将就木,但种种谜团却依旧没有解开。

为何2017年上半年还盈利7.6亿人民币的公司,会在一瞬间走向死亡?为何接近一年的时间,金立债务危机丝毫没有得到缓解?为何刘立荣要长期滞留香港?为何屡次传闻的接盘人迟迟没有出现?

钱都去哪了?

“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股东们推测过,刘立荣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左右,但赌博地点不是在香港、澳门,而是在塞班。”一位接近金立股东的人士傅磐霞(化名)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虽然金立官方已经对刘立荣赌博的行为表示了否认,但据一位近期见过刘立荣的人士透露,刘曾亲口承认过自己参与了赌博。

最早听到100亿这个数字时傅磐霞是吃惊的,在他眼中,刘立荣是一名翩翩君子,酷爱围棋,说话慢条斯理,很有长远规划。有一次他知道了公司中有参与赌博的副总裁,还严厉批评训斥。傅磐霞没想到的是,这种完美的人设会崩塌得这么快。

关于刘立荣赌博的原因,界面新闻目前打听到有多种说法。有人说他在富豪圈的组织下去了塞班岛,从此爱上了赌博。也有人说,刘立荣一直都有赌博爱好,平时打高尔夫、看球的时候都会赌博。

从过往的细节来看,文质彬彬的刘立荣确实是个爱冒险的人。有熟悉刘立荣的人士说,他是围棋高手,天生喜欢博弈。比如在2005年,当时初有成绩的金立,便重金请来了刘德华作为手机形象大使,这则广告把金立的知名度带到了一个新的层级。

界面新闻记者过去采访刘立荣时曾问过他一个问题:“金立发布的上万元鳄鱼皮手机,怎么会有人买?”刘立荣在当时微笑地看着记者,自信地回答说:“你不了解就有那么一部分人,有着特殊心理,我需要去满足他。”

在过去,刘立荣一直对自己的冒险计划胸有成竹。但这一次却失手了。

傅磐霞说,刘立荣去过两次塞班岛。第一次就输了20个亿。第二次,与刘立荣私交甚好的几位朋友,亲自飞到了塞班想劝他回头,没想到看到的是却是赌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

“最后一把牌,就一把牌,一次性输了7亿美金。”傅磐霞说。

刘立荣输掉巨资的原因目前还很难确定,有金立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刘立荣喜欢赌博的特征被人盯上了,因此被设了局。

在无端挥霍掉将近百亿之后,刘立荣一直在思考如何寻找一个理由填上如此巨大的财务缺口。

2018年1月中下旬,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提到,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加上近三年对外投资的30多亿元,近100亿元的投入对金立的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这导致了金立近来资金链危机的出现。

这是刘立荣的最后一次公开发言。不容否认的是,这个言论非常成功,也已经让绝大多数人相信了一个事情:金立的钱都花在营销上了,是残酷的手机行业害死了金立。

但大股东们显然不会接受这套说辞,股东大会上的那场发问已经说明了他们的不满。可以用逻辑判断的是,刘立荣的说法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营销费根本不是压垮金立的根本原因。

界面新闻记者经过深度调查发现,在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以前,金立是一家优质的手机公司,最起码在营收和利润状况上,都不至于出现命悬一线的危机。

2016年10月28日,金立发行了规模为10亿的私募债“16金立债”, 期限为3年(2+1)。这个债券的详细资料显示,2016年,金立营收达到270多亿,净利润达到了13.3亿,现金余额为7.3亿。2017年上半年,金立营收则为150多亿,净利润则为7.6亿,现金余额更是达到了10.3亿。

“16金立债”公司财务摘要

而最早爆出欠款风波的金立供应商欧菲科技,其在公告中提到的欠款仅仅只有6个多亿,如果按照当时的金立经营状况,完全有能力偿还。显然,金立背后的窟窿不是来自于日常经营活动。

刘立荣深思熟虑选择了营销费成为了他赌博的“背锅侠”,这是最具欺骗性的,因为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确实出现过像乐视这样的资金流断裂的公司。

但事实上,金立的营销费用实际花费也并没有那么高。

“2016年广告投入费用大概10个亿左右,2017年只有7-8亿的预算,下半年都没花完就出事了。”傅磐霞说。

他补充,一方面,如果按照刘立荣所说的60亿营销费用,可能是所有投放的刊例价之和,但实际上每笔投放都有大量的折扣,比如江南春的分众广告能给到非常低的折扣。

另一方面,金立的大多数广告款到现在都没付款。金立最大的广告代理商叫蓝色火焰,是当年金立创投投资的公司,这家公司大概占到了10个亿左右的广告支出,其负责人也是刘立荣的好朋友。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14年金立创投投资了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后来被上市公司华录百纳收购。而在这家公司的介绍中确实也提到金立智能手机的营销案例。

“2017年,虽然金立手机的台数有所下滑,但销售均价在提高,所以整体营收都在增长,M2017卖了十多万台,营销其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傅磐霞说。

2016年9月,赛诺的数据显示,金立在当时销量排在国内第四,也超过了小米。在很长一段时间,金立都能够稳居国产手机前列。在四五线城市的一些地区,金立在当时的份额甚至不低于OPPO和vivo。

傅磐霞曾做过统计,2016年和2017年是广告投放最凶猛的一段时期,问题在于,如果真像刘立荣所说是营销拖累了公司,那为什么那段时间财报盈利状况却日益变好?

这个财务谜团,或许只有刘立荣能够解答。

神秘接盘者?

对于资本大亨来说,赌博是在圈子里是正常的怡情方式,百亿赌债其实也并不算什么,资本腾挪术也司空见惯。但上市公司欧菲科技在2017年12月的那纸诉状,真正吹响了金立的死亡号角。

2017年12月14日,欧菲科技召开电话会议,表示“已经对金立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金立旗下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紧接着,2018年1月10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冻结了公司董事长刘立荣所持有的41.4%的股权,冻结期为两年。

这是致命一击。欧菲起诉导致法院冻结了金立账户,从而出现了股权和资金流动性的问题,这可能是连刘立荣都没想到的意外,这意味着他赖以斡旋的筹码全部失效,金立也因此瞬间命悬一线。

破局的办法是寻求外部投资者。过去一段时间,金立方面不断传出有不同的接盘方出现。《财经》的报道则提到,金立至少经历两轮战投谈判,不仅包括TCL这样的硬件厂商,也有佳兆业、宝能一类的地产商。金立官方承认的,是一家有国资背景的企业。

“刚开始,刘立荣确实还想要公司的控制权,因此跟一些资本方有利益冲突。”傅磐霞说,如果失去控制权,他可能无法调用公司资源,也就意味着一无所有。

之后,刘立荣在今年初的采访中又表态:“自己不会逃跑,会留下来解决债务问题,必要的时候,自己会让出公司控制权。”可见,公司控制权是其深思之后的妥协。

但各方投资始终没有谈妥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金立巨额的财务窟窿。傅磐霞的说法是,“刘立荣和财务负责人将金立很大一部分的账目毁了,投资方都不接受这样的一团乱账。”

傅磐霞回忆,当时公司有主动让外界知道国企背景的资方进来,但我们再三内部打听,都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哪家国资背景的公司。“真的有这家公司吗?”傅磐霞说。

另一方面,乱账掏空之下,金立几乎已是空城。根据一份供应商整理的数据,截止2017年12月31日,金立总资产和总负债约人民币201.2亿和281.7亿,净负债80.5亿元,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

金立所拥有的微众银行和南粤银行这种优质的金融股权资产,大多已经抵押给了银行。比如微众股份2.1429%股份,9000万购,已抵押给北京泰隆兴业房地产公司,价值4.8亿左右。南粤银行9.3%股份已抵押给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价值6.9亿左右。

“刘立荣注定出局了,他现在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傅磐霞说。

破产重整还是破产清算

事到如今,金立已过了自主解决债务问题的黄金时期,破产已是大势所趋。

一位参与申请破产重整的供应商表示,他们已经给了金立足够多的时间,但金立并没有拿出任何有效挽救措施。所以最终他们决定干脆让法院进行裁决。

财新的报道提到,金立案正以破产清算的程序处理,如果中途有投资人愿意重整,则案件可以转为破产重整,如若失败则继续清算。

熟悉公司法的律师游云庭对界面新闻记者说,破产清算的话法院会成立一个清算组,如果发现挪用公款行为,会对金立和刘立荣提起诉讼,然后把所有资产进行抵押拍卖,优先清偿供应商、职工、税款和负债。而债权人也会向金立以及刘立荣个人提起诉讼。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如果按照这种方式处理,刘立荣在金立的股权将变得一文不值,除此之外,供应商们所获得的赔偿也会大幅减少。与此同时,刘立荣还会面临着被法律追责的风险。

如果是破产重整,意味着有投资方和原股东都会参与进来,会有一定的缓冲空间,以及还能商讨如何弥补这一大笔财务窟窿。

界面新闻得到的最新消息是,11月23日,金立将再次召开债权人会议,商讨到底是破产重整还是破产清算。

“这一切还是得投资人和法院说了算。”游云庭律师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