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抖音在美国流行,用户:偶有低俗内容但很让人上瘾

原标题:抖音在美国流行,用户:偶有低俗内容但很让人上瘾

​网易科技讯 11月23日消息,美国主流媒体CNBC今天载文称,抖音短视频国际版TikTok最近取代曾经的流行应用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成为苹果App Store中移动应用下载排名榜榜首。该应用获得海外用户青睐,并且正在掀起社交网络数字世界风暴。

以下是这篇文章主要内容:

在移动应用流行榜单中,曾经的王者首先是Vine,接着是Yik Yak,然后是HQ Trivia,它们都曾掀起过社交媒体数字世界的风暴。但是几乎在突然间,它们就成了“过气网红”。

最近,人气飙升的最新应用TikTok(抖音海外版)取代了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成为苹果App Store中热度排名第一的免费应用。根据全球移动数据和研究提供商App Annie的数据,截至11月6日,在美国,iPhone每日下载的图片和视频应用排名中,该款应用位列第一。

TikTok用户可以创作并发布短视频,这些短视频能够被简单地加工并且配置音乐。这些短视频可能会赢得成千上万的点赞,吸引公众的跟贴和推广。这有点像是Vine,Snapchat和音乐类短视频社区应用Musical.ly的混合体。Musical.ly去年出售给了TikTok的母公司,并且在今年夏天与TikTok合并。TikTok吸引了年轻人,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的。

App Annie的市场研究经理莱西·赛多(Lexi Sydow)对媒体CNBC表示,游戏应用程序和社交应用程序,最有可能“很快获得青睐,并且能够保持成功。”

赛多表示,“社交网络应用的吸引力之一是网络效应,你在应用程序上得到的朋友和家庭越多,你就越能从该应用中获得更多的好处,并增加这种粘性。”

今年29岁的劳伦·赛德(Lauren Side)是此前是一名youtube的重度用户,她下载TikTok后首次在TikTok上就度过了几个小时。打开这个应用程序,就会看到源源不断的视频,滑动屏幕,这些视频就会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

“我看到的大多数只是人们的对口型歌曲或喜剧表演,以及对一首歌节拍很酷的剪辑,有趣的动物或表现出怪异自我的孩子。”Side对CNBC表示,“大多数视频让我开怀大笑,有些让我畏缩,还有几个视频让我对这个平台产生疑问。不过我的意思是,无论如何,对我来说这差不多就是互联网。”

赛德说,她在TikTok上看到了色情或黑暗的视频。她还目睹了一些对海报的在线骚扰。不过她表示,这些在她看到的视频中只占“很少部分”。该应用程序通过用户“喜欢”的视频了解用户的喜好,并为用户定制个人提要。

大多数用户很快就会认为,这款应用会让他们上瘾。

独有的吸引力

App Annie的市场研究经理莱西·赛多表示,任何一款应用一旦登上排行榜榜首,保持下载量都需要一个独特的价值主张来支撑。Facebook、Snapchat和Instagram等现有应用程序已经让用户习以为常,以至于较新的应用程序很难突破用户的已有定势。

Twitter旗下短视频分享应用Vine于2013年推出,据App Annie的数据显示,该应用推出的同一天,按照其在iPhone上的日下载量计算,就名列社交网络应用前10强。这一地位一直维持了468天,直到Twitter关闭该应用并将其从应用商店下架。

小知识互动游戏HQ Trivia进入前10强游戏应用榜单,距离其在2017年推出该应用iOS版只有大约3个月时间。在进入前10强游戏应用榜单后的3个月里,它的位次发生一定波动,有时位列前10强,有时被移出前10强,但都维持在前20强范围。但到了截至今年11月6日,该款应用在榜单中位列第244。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行为,尤其是社交应用方面,已经固化,”赛德表示,“如果没有真正的吸引力或平台的独特之处,就很难让人们留下来。”

TikTok于今年8月份推出了目前的版本,它的开局很好。在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它与Musical.ly的合并意味着所有以前的Musical.ly用户都会自动转到TikTok。

而且,该应用在维持和保留用户方面似乎不太担心。TikTok让下载任何版本的携带有TikTok水印的分享视频,就像点击一个图标一样容易。用户可以导出和电邮MP4文件,将剪辑发布到其他社交媒体网站,或者将文本超链接发送给好友。无需登录或拥有用户帐号。TikTok甚至还在竞争对手Snapchat上设置了一个付费的Discover频道。

TikTok获得成功的另一个佐证是:本月早些时候,Facebook发布了一款名为Lasso的应用,该应用几乎是TikTok的一个直接克隆。Facebook拥有模仿成功社交媒体的历史,推出TikTok的山寨版Lasso,说明Facebook对TikTok取得成功的认可。

23岁的本·坎波斯(BenCampos)并未使用TikTok,但他的朋友们已经向他分享了足够多的视频,让他对TikTok有了向往。他说,他的朋友经常从TikTok发送来一段视频到群组聊天,但由于“退缩因素”,这还没有说服他自己登录TikTok。

坎波斯表示,“我基本上是在使用Twitter。我有两个Instagram用户帐号。”“最糟糕或许也是最好的地方是,TikTok视频能够导出到其他平台,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天门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