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大闹怀仁堂”后的谭震林

原标题:“大闹怀仁堂”后的谭震林

谭震林是大革命时期入党的老革命家,建国后曾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他为人耿直不阿,在1967 年2 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带头“大闹怀仁堂”,和李富春、李先念、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聂荣臻等老同志一起,同陈伯达、江青、康生、张春桥等“中央文革”一伙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被诬为“二月逆流”的主将。此后,谭震林即蒙受不白之冤,身处逆境。

“大闹怀仁堂”之后,毛泽东严厉批评了谭震林等人

在被诬为“二月逆流”以后,带头“大闹怀仁堂”的谭震林和其他老同志,受到了毛泽东的严厉批评。1967 年2 月18 日,在怀仁堂政治局碰头会之后,对林彪还未认清面目的谭震林给林彪写了一封信,对江青和“中央文革”进行了激烈的抨击,声称“我想了好久,最后下了决心,准备牺牲。……这个反我造定了。下定决心,准备牺牲,斗下去,拼下去!”林彪在信上作了“谭震林最近的思想意识糊涂到如此地步,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批示,然后把信转到毛泽东那里。另外,2 月16 日怀仁堂政治局碰头会之后,张春桥、王力、姚文元把会议记录整理出来,向江青汇报。江青一听,暴跳如雷,大叫“这是一场新的路线斗争”。她要张、姚、王三人连夜向毛泽东报告。江青还给毛泽东写了张纸条:“主席,张、姚有重要情况报告,盼速见。”毛泽东看了林彪转来的谭震林的信,加上江青的挑唆,非常生气,当夜召见了张春桥等三人,听他们汇报。2月18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周恩来、李富春、叶剑英、李先念、康生、谢富治、叶群。其中叶群是作为林彪的代表出席的,因为林彪推说自己身体不好,派叶群去。会上,毛泽东严厉批评“大闹怀仁堂”的几位老同志。毛泽东这次的确发了脾气。按照康生的说法,在这次会上毛主席“发了无产阶级的震怒”!据康生后来说:“我跟主席这么多年,从来没见到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毛主席说:“‘中央文革’小组执行的是八届十一中全会精神,错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七都是正确的。谁反对‘中央文革’,我就坚决反对谁!你们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办不到!叶群同志你告诉林彪,他的地位也不稳当啊!有人要夺他的权哩,让他做好准备,这次‘文化大革命’失败了,我和他就撤出北京,再上井冈山打游击。你们说江青、陈伯达不行,那就让你陈毅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吧,把陈伯达、江青逮捕、枪毙!让康生去充军!我也下台,你们把王明请回来当主席嘛!你陈毅要翻延安整风的案,全党不答应!你谭震林也算是老党员,为什么站在资产阶级路线上说话呢?”

毛泽东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周恩来劝说了毛泽东,并主动作了检讨,说自己没有掌握好。经周恩来这么一劝,会议气氛缓和下来,毛泽东的气才慢慢消了。

◆1956年1月,谭震林和毛泽东在一起。

最后,毛泽东决定,陈毅、谭震林、徐向前三人“请假检讨”。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批评陈毅、谭震林、徐向前。决定由周恩来、李富春找陈毅谈话;由李富春、李先念、谢富治找谭震林谈话;由叶剑英、李先念、谢富治找徐向前谈话。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周恩来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对陈毅、谭震林、徐向前三人进行了批评。这就是所谓“扩大的政治局生活批评会”。会议连续开了8 次。“中央文革小组”的康生、陈伯达、江青、谢富治,加上王(力)、关(锋)、戚(本禹)等人,倾巢而出,对谭震林、陈毅、徐向前进行围攻,批判所谓“二月逆流”,污蔑怀仁堂中央政治局碰头会和京西宾馆中央军委扩大的碰头会是“二流合一”。

“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和中央政治局的分工,在周恩来的统一领导和主持下,谭震林与李富春、李先念等分管国务院各口的几位副总理,一直在第一线抓生产。在“二月逆流”之后,谭震林就靠了边。在江青等人的煽动下,他还先后被农业院校等一些单位的“造反派”揪斗。在这次所谓的“生活批评会”过程中,谭震林顶住“中央文革小组”一伙人的压力,虽被迫作了违心的“检讨”,但却以“自我批评”的方式,继续斥责江青等人煽动打倒一切、破坏生产的种种行为,这就使江青等人更加恼羞成怒,又给他扣上了一顶“态度极端恶劣”的帽子。由于谭震林在怀仁堂斥责张春桥拉“群众”当幌子,恼羞成怒的张春桥在接见红卫兵时狠狠地说:“‘二月逆流’是什么?一句话,‘二月逆流’就是谭震林炮打‘中央文革’!”

由于谭震林坚持正确立场,陈毅、徐向前和其他老同志也坚决抵制“中央文革”的诬陷,江青、康生等人借“生活批评会”组织围攻,自然无法取得什么成果。4 月初,毛泽东向康生、陈伯达、江青、张春桥一伙提出质疑:“究竟有没有自上而下的反革命逆流?”毛泽东还扣压了陈伯达主持起草的《红旗》杂志社论《坚决打退反革命复辟逆流》,不准发表。4 月底,谭震林在首都机场接见外宾,公开露面。5月1日,谭震林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上天安门城楼,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就是说,他虽然“请假检查”,不再管事,但并未被“罢官”和被打倒。

对于江青和“中央文革小组”一伙人打倒老干部的企图,谭震林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他对于自己是有信心的,属于“主席反复说要保”的老干部。经过考虑,谭震林曾于3月份几次写信给毛泽东,要求接见自己,以便汇报意见,使毛泽东直接听到老同志的呼声。谭震林还让秘书帮他准备汇报材料,充满信心地告诉身边工作人员:“到了毛主席那里,非把‘中央文革小组’这些人的问题,都抖落出来不可!”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谭震林要求毛泽东接见的愿望并未实现。直到五一上了天安门城楼,谭震林才见到了毛泽东。但是单独向毛泽东汇报的愿望,却再一次落空了。

艰难的批斗岁月

在谭震林等待毛泽东接见的同时,江青和“中央文革”已经准备彻底打倒谭震林了。1967 年8 月19 日下午,在江青和“中央文革”的安排下,人民大会堂召开了所谓“万人大会”。周恩来不顾被林彪、江青诬为“二月逆流总后台”的困难处境,尽力保护谭震林等老同志。他在会前规定了不准挂“打倒”的大标语,不准喊“打倒”的口号,不准搞武斗等“约法三章”,并对主持批斗的人严正地指出:必须遵守,不得违反!但是,批斗会的主持人口头上答应,实际上却另有打算。周恩来临时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临走时再三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但周恩来刚一离开,会场的批斗就不断升级,甚至对谭震林拳打脚踢。就这样,批斗从中午12 点开始直斗到下午4 点多钟。谭震林被警卫人员架着,才返回了中南海家里。谭震林后来向有关人士描述当时的心情:“这件事,我永生都不能忘,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1950年谭震林在杭州。

1967 年秋天,南京军区政治部的一位干部,给“中央文革”写来一封揭发信,说谭震林1932 年被国民党逮捕,关押在苏州反省院。她在信中将谭震林在反省院的化名叫什么,关押多长时间,供了什么等等,写得有板有眼。

江青接到这封信,喜出望外,信在“文革小组”传阅后,转给了周恩来。毛主席和林彪同意立案审查谭震林被捕问题。1967 年11 月中旬,谭震林的立案报告转给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二办公室饶漱石专案组,要他们负责审查清楚。12 月份,成立了“谭震林专案组”,进行所谓的“调查”。

审查小组的同志经过几个月的外调,反复核实,弄清了谭震林的历史上各项重要细节,终于完全证实谭震林1932 年在江西中央苏区任红十二军政治委员,一直没有离开过苏区,根本没有被捕过,自然,也就不存在关押在苏州反省院一说了。说谭震林是叛徒,毫无根据。1968 年3 月21 日,在康生、陈伯达、江青、姚文元等人接见江苏省革委会“赴京汇报团”和以中央名义办的“学习班全体学员”时,江青公然宣布:“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谭震林是个大叛徒!”3月24日晚,江青在中央召开的驻京军队团以上干部万人大会上,气急败坏地连呼了三句口号:“打倒谭震林!打倒谭震林!打倒谭震林!”她用右手高举着一个档案袋,向台下听众大声说:“我之所以有气,一、我曾经保过他;二、现在我们有确凿证据,谭震林是个大叛徒。”说完,她又将档案袋向大家晃了晃,示意证据就在她手里拿着。

对于康生、江青之流的诬陷,许多从井冈山时期就和谭震林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志并不相信。萧克质问道:“说谭震林是‘叛徒’,请把他‘叛变’的时间、地点,‘投降’敌人的哪个部队、交了多少枪给敌人等情况,详细讲一讲。”

当审查小组的同志在人民大会堂亲耳听到江青大声宣布:谭震林是个大叛徒,并说有确凿的证据时,他们大吃一惊,还真的以为她掌握着什么新的材料,过几天必定会转给专案组的。谁知大会过后,直到1976 年10 月6日“四人帮”垮台,江青也未能拿出什么“确凿的证据”来。后来,专案组的同志弄清,原来江青在大会上宣布的所谓“有确凿的证据”,只不过是她看过的那封检举信而已。

继陶铸之后,谭震林成为又一个全国性的重点“打倒”对象。那时,谭震林一家还住在中南海庆云堂二院。就在离谭家二三百米处的中南海西大门口,安了大喇叭,日夜广播所谓谭震林炮打“中央文革”等“罪状”,高喊“打倒谭震林”的口号。1967 年4月4 日,在“中央文革”的授意下,一伙造反派冲进谭家,进行了抄家,并把谭震林的子女逐出了家门,六个子女被一个一个地逐出了北京城。造反派还把谭震林的夫人葛慧敏单独押走了。从这天起,中南海原来的家里,只剩下谭震林一个人,在所谓“专案组”派来的警卫人员监管下单独生活。

谭震林的桂林岁月

时间很快到了1969 年9 月下旬。一天,“专案组”通知谭震林可以会见一次自己的子女,然后立即离开北京。当天晚上,谭震林被带出中南海,来到一个招待所里,会见了返京治病和在京待分配的几个子女。几个孩子见他面带笑容,神色泰然,就问:“爸爸,经历这样的磨难,你的身体怎么没被搞垮,反而看起来还红光满面的?”谭震林道出了秘诀:“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有人要搞垮我,但是警卫战士是人民的子弟兵。有个战士是管伙食的,聪明好学,还想学会一手烹调技术呢!他按照上面规定的伙食标准,每天一口一个‘首长’地问我吃得好不好?有时还设法去买个鸭子,做香酥鸭。我不把身子养好,怎么同他们斗下去哇。”谭震林还讲了他在监管中被批斗的情况:“‘专案组’来人批斗,不过他们斗不过我!《北京日报》曾经头版头条发表了对我的‘大批判’文章,我对‘专案组’的人说:‘把报纸给我,让我自己来逐条读,逐条批,看谁批得有理!’他们要批也批不起来了……”

◆1965年,与周恩来、邓小平、陈毅、彭真等审查全国农业学大寨展览。

会见子女后的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谭震林就被带往机场,单独一人,被一架军用飞机送到了桂林,被安置在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办公厅所属的一个保密住处。在桂林,谭震林最不放心的,是相濡以沫的老伴葛慧敏。在单独监禁的一年多时间里,她病势日渐严重,被送进北京医院治疗。当病情有所好转后,在“专案组”的允许下,她带了两个有病的儿女,前往桂林和谭震林团聚。

1970 年2 月5 日是农历除夕之夜,谭震林亲手做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迎接分别了近两年的老伴和子女。谭震林被严格看管,不仅不能走出住地,就连一家四口谁住哪一间,都由监管人员指定。谭震林、葛慧敏、两个孩子分住两间。为了保密起见,按照他们居住的五号楼,谭震林夫妇被叫作“五号老头”和“五号老太”,子女也都用了化名。所以,直到他们离开,附近的人都不知道这里住的人是谭震林。

在桂林,葛慧敏继续养病。谭震林带着儿女在后山坡种上了绿豆、芝麻、青菜等作物,还养了一群鸡。他腰间系着用旧被单缝制成的围裙,俨然一个纯朴的老农。回顾在桂林的这段生活,葛慧敏曾说:“老头”也是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人,他怎能没有自己的想法呢?

他也苦闷啊!不过,无论压力有多大,处境有多难,他始终有信心,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毛主席最后一定能弄清问题。这是他所以能在逆境中保持坚定和乐观的原因。

谭震林的子女也不知道他们的父亲犯了什么错误,就问他:“爸爸,他们都说你是‘大叛徒’。究竟是怎么回事?”谭震林很自信:“什么‘错误’?党了解我,毛主席了解我,许多共同战斗过来的老同志,都了解我!”又说,“你们年纪还轻,还不懂什么是政治大事,也不懂什么是革命历史。但是,一定要相信党,相信历史是公正的,相信真理终究会战胜邪恶!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最后都会搞得一清二楚的。”

1971 年,中国政治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林彪事件的爆发,成为1971 年政治气候的转折点。毛泽东对“文革”以来的许多问题进行了反思,包括对“大树特树”、对“四个伟大”、对“红海洋”、对“一句顶一万句”和“顶峰论”等等进行了批判。毛泽东在周恩来的紧密配合下,亲自抓落实干部政策的工作。

1971 年11 月14 日,毛泽东在接见参加成都地区座谈会的同志时,指着在座的叶剑英,对大家说:“你们再不要讲他‘二月逆流’了。‘二月逆流’是什么性质?是他们对付林彪、陈伯达、王(力)、关(锋)和戚(本禹)。”

毛泽东的话,实际上为“二月逆流”平了反。随后,毛泽东又亲自参加了1972 年1 月10 日举行的陈毅追悼会,充分肯定了陈毅革命一生的功绩,使一度被诬为“二月逆流”的许多老同志从中受到了鼓舞。通过子女的来信和探视,谭震林知道了北京发生的重大变化,心情振奋。随后,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主任韦国清来到关押谭震林的地方。他走进谭震林的住宅,同他握手,称他为“谭老板”、“首长”,并且对随行的人说,要照顾好“首长”。

但是不久的一个夜晚,谭震林在石阶上滑了一跤,跌断了腿骨,留下了伤残。这个情况,由前来探亲的子女返回北京后转告了邓颖超,周恩来由此知道了谭震林的情况。1972 年12 月18 日,周恩来致信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转达了“昨晚主席面示”,指出,谭震林“当时大闹怀仁堂是林彪故意造成打倒一批老同志的局势所激成的”,他“还是好同志,应该让他回来”,并讲了“他在桂林摔伤了骨头”。毛泽东、周恩来的关心,给了谭震林很大的鼓舞。他决定给毛泽东写信,请求返京治病。1972 年12 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之日,谭震林给毛泽东写了两封信。

◆1962年春,与夫人葛慧敏在中南海寓所。

在第一封信中,谭震林说:“主席:今年不幸把右腿跌断了。在桂林,有自治区党委和桂林市委的关怀,现已基本好了,只是还需要扶拐棍走路。我希望回京检查一次。葛慧敏还需要回京治疗。在我身边的两个孩子,也要回京才好安置他们继续上学,或到工厂,或到国营农场去劳动,请示主席指示。祝主席健康长寿 谭震林1972 年12 月2 6日。”

在第二封信中,谭震林说:“主席:今年是我离京庆祝主席生日的第四年,每到这个时候,总是要回忆一下过去,想来想去还是一句话,有了主席才有我的今天。可惜的是跟主席数十年亲耳听过主席的教导也不知多少次,可是在自己的言行中,能够体现主席思想的事是很少很少的。可以说,我是革命的受益者,对革命只起到了一般参加者的作用,平时是如此,到了关键时刻也是如此,甚至在个别关键问题上和主席思想背道而驰,1958年大跃进中的‘左’和1967 年‘文化大革命’中的‘右’就是最典型的事例。今日回想起来更能鞭策自己,这种经常的自我鞭策,即使进步有限,也不致继续倒退。我感谢主席感谢中央对我的宽大处理。

敬祝主席万寿无疆

谭震林

1972年12 月26 日于桂林。”

毛泽东收到信后,同意谭震林回京治病的请求,并当即在信上作了批示:“印发政治局各同志。第二封信所提问题,请纪(登奎)、汪(东兴)办。1973 年1 月2 日。”

1973 年2 月,谭震林同家人在桂林的那幢五号楼里度过了春节。农历初一这天,他又恢复了逢年过节都要同身边服务人员一起吃顿饭的老习惯,自己动手烧了鸡、鱼、回锅肉等一桌菜,把有关的服务人员和警卫人员请来过年,表示告别,使那些同志深受感动。不久,谭震林携葛慧敏及子女回到北京。但是谭震林心里明白,尽管林彪自我爆炸了,但是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组”一伙人还在台上,斗争并没有结束。

忧国忧民的谭震林

1973 年3 月,谭震林返回北京以后,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和周恩来的安排,派人看望了他,对他和全家重新作了安置,宣布恢复他原来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生活待遇。

◆1959年,为第一拖拉机厂剪彩。

谭震林被安排住在北京后圆恩寺胡同19号一个四合院内。那时,杨尚昆、姬鹏飞等老同志,也被安排住在这条胡同里。虽然恢复了待遇,但是工作一直没有得到安排,仍然闲赋在家。1973年8月,谭震林参加了党的十大。在这次大会上,一些久经考验的老干部,如邓小平、王稼祥、谭震林、乌兰夫、李井泉、廖承志等,被选为中央委员。但是在这次大会上,江青集团的主要人物,都进入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势力大增,王洪文更是位居中共中央副主席。

大会结束以后不久,1974年初,江青、王洪文借“批林批孔”之机,把矛头指向周恩来。毛泽东及时觉察了他们的篡权阴谋,对他们作了严厉批评。

看到这一情况,谭震林的心情十分沉重。他极为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除了阅读党内文件以外,每天早晚都要打开收音机听新闻,借以了解国内外大事。刚回北京的一段时间内,谭震林常去叶剑英那里,交换对形势的看法,以取得叶帅的帮助。谭震林还与邓小平、彭真等老同志加强来往,参加了由邓颖超任组长的学习小组,与当时闲散在家的老同志一起,以学习会的形式共谈国事,总结历史经验。

这一时期,周恩来曾找谭震林谈过几次话。毛泽东也把谭震林和原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等几位受打击和迫害的老同志找到一起,谈了话,吃了便饭,表示了给他们平反和恢复名誉。对此,谭震林深感党的关怀和温暖。但是在“四人帮”把持下,对谭震林和其他老同志的所有诬陷不实之词,并未从组织上正式平反昭雪。

1975 年1 月,召开了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上,选出了以朱德为委员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谭震林被选为副委员长。大会任命了周恩来为总理、邓小平等为副总理的国务院组成人员,挫败了“四人帮”的组阁阴谋。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以后,谭震林尽管腿伤并未完全治愈,身体也不如从前了。但他还是在朱德委员长的直接领导下,担负起了接待外宾等任务。

当年春天,谭震林陪同南斯拉夫外宾到了广州。送别外宾以后,当地的党政领导陪同他到下面参观考察,并按照国家领导人的规格,采取安全保卫措施。但是谭震林却要求一切从简,说:“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三大作风之一。你们这样动用保卫人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怎么谈得上深入实际,与群众打成一片?”谭震林觉得,还是不搞旧社会的“肃静回避”一套为好,既减少了下面的麻烦,又可以接触基层同志。随后,谭震林从广州转道湖南,考察农村工作情况,一天跑了三个公社,结果累出了一场大病,虚脱了一天一夜。周恩来在北京闻讯,焦急万分,火速通过江苏有关领导,调了江苏省中医院院长邹云翔前去长沙治疗。经过三个星期治疗,谭震林才稳定了病情。

5 月,谭震林返回北京,住进了北京医院。入院以后,周恩来抱着病体来看望他。谭震林望着越来越消瘦下去的周恩来,不禁潸然泪下:“总理,你要多加保重,中国不能没有你呀!”周恩来说:“我估计还有半年时间,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不把应该做的工作做好,我是不会瞑目的。”

◆1976年1月,参加周总理追悼会。

这次医院会见,竟成为谭震林与周恩来的永诀。1976 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相继去世,让谭震林既悲痛又担心国家的命运。幸运的是,1 9 7 6年10月6日,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粉碎了“四人帮”。

听到粉碎“四人帮”的消息,谭震林兴奋得彻夜未眠。快天亮时,他才睡着了,睡得那样香甜,这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从未有过的,以至从床上掉到地板上也没有醒。当被葛慧敏扶上床后,谭震林惊讶地说:“怎么睡到地板上来了!”谭震林一生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但从未有过如此的情绪激动。

1977年8月,在党的十一大上,谭震林当选为中央委员。年底,谭震林重访井冈山。故地重游,感慨万千。谭震林挥笔题写了《重访井冈山》:“二十五岁上井冈,七十五岁又重访。反复搏斗从未停,内外妖魔要扫光。”1978 年2 月,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谭震林再次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愉快而认真地做好自己所分担的工作。

◆1981年,与出席五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湖南省代表在一起。

1980 年1 月10 日,中共中央发出4 号文件。接着,中央组织部又发出《关于为谭震林同志的平反通知扩大传达范围的通知》 (1981年22号文件),指出:“谭震林同志历史清楚,没有政治问题,林彪、‘四人帮’诬陷谭震林同志为叛徒等一切不实之词,应予推倒,彻底平反。”

1982 年9 月,谭震林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会上,他同许多老同志一起,退居二线,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在中顾委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谭震林当选为常务委员、副主任。1983 年9 月30 日,谭震林在北京医院与世长辞,终年81 岁。谭震林的骨灰,安葬在他的故乡——沫水河畔的攸县烈士陵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