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神木被害少女母亲:嫌疑人早就不在学校读书了

原标题:神木被害少女母亲:嫌疑人早就不在学校读书了

女孩失踪后,家属发出寻人启事。受访者供图

►本文约3274字,阅读全文约需8分钟

从得知女儿遇害之后,王秀华(化名)的眼泪就没断过,她讲起女儿的旧事、讲起在女儿失踪两个多月里她不停寻找的经历,眼泪不停往下掉。孩子的父亲捂住脸,等抬起头时,指甲已经在脸上留下深深的掐痕。

9月22日下午,中秋节前两天,15岁初三学生刘雨(化名)从家中离开,与父母彻底失联。第二天下午,她的表哥成为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亲人。两个月间,王秀华几次前往派出所报案、问询,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并寻找女孩的多位朋友,然而一无所获。

11月20日,刘雨的父亲接到神木市刑警队的电话,要他前去认尸。遗体的面部已经难以辨识,他认出了女儿的两颗大板牙,家属做了DNA鉴定,还在等待结果。当天晚上,网上流传一条信息,称刘雨被数名同龄人强迫卖淫后殴打致死。警方向家属确认了这条信息。

王秀华说,刘雨还有一个长她一岁的哥哥,但在家里,他们最宠爱的是女儿。在寻人启事的照片里,刘雨露着额头,扎一根马尾,戴黑框眼镜。她留在家中的手机里记载着最近几个月的生活:图书馆里和哥哥自习的场景,泛着毛边的英语书后的单词表、数学题,几张加了滤镜的自拍。8月的一个夜晚,她和家人在公园里游玩,在一个摊子上为白色的石膏塑像上颜料。

她的QQ空间中转发了一些关于爱情的困惑,曾穿着露脐的上衣和短裤在家中自拍——尽管最终并未穿出家门。几段唱K的视频中,几个瘦高的男孩声嘶力竭地跟着节奏喊麦,指间夹着香烟。他们是女孩的网友,她偶尔跟家人提起他们。母亲曾发过数条信息给女孩,告诫她要小心这些陌生人。

在母女的微信聊天里,内向的女儿以沉默来展示叛逆。母亲告诉她不要被网友欺骗:“不听大人的话,你到时候就知道大人为啥说你了。”她只回了两个字,“呵呵”。王秀华似乎不明白这两个字背后的含义,“呵呵,就是哈哈,就是在笑的意思。”

失踪两天以前,女孩曾发给母亲一个长长的列表,多数是廉价的化妆品,还有七八十块一套的汉服。“喜欢就给你买一套,你回到古代吧。”母亲回复。女孩似乎很满意,“我暂时喜欢的只有汉服。”

"..."

陕西15岁女孩疑被同龄人强迫卖淫杀害 母亲:失踪后多人来要钱。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曾将犯罪嫌疑人送到派出所

剥洋葱:什么时候发现孩子失踪的?

王秀华:9月22日,农历8月13日。她下午出门,说要给同学送书,我们没有多问。到晚上8点钟孩子的爸爸下班,她还没回来,电话通了,可一直没人接,我还给她发了微信红包,以往她收得很快,但这一次没点开,再也没回复过我的微信。

剥洋葱:你通过其他途径找过她吗?

王秀华:第二天,我找到她一个一起长大的女孩,她说刘雨拿着她的东西,可是一直没送来。

后来拜托她的表哥在QQ上找她,第二天她约表哥在广场见面,还说自己不想见父母,要表哥不要带我们来。后来她迟到了,还看看表哥身后,确认没有家长跟着。两人一起吃了酸辣粉。

剥洋葱: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是否有觉察出危险?

王秀华:她走的时候带着哥哥的手机,但一直不回家里人的信息。我通过她的手机登录她的QQ、微信,问她的朋友,但他们都说不知道她的下落,也没收到她的信息。有一天她的两个朋友跟着我,把东街那边的网吧都找了一遍,也没找到。

剥洋葱:什么时候报警的?

王秀华:9月28日上午。当时警察说,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太多了,可能就是出去耍。我们也觉得她可能是出去玩了。

剥洋葱:后来又去找过警察吗?

王秀华:我去过派出所几次。到第二次去的时候,警察说女儿有可能遇难了,建议我验血,跟没人认领的尸体做比对,说不定能找得到。我当时不能接受女儿可能遇难了,没让他们抽血。过了一段时间,又去派出所,这一次抽了血。但一直没什么消息。

9月30日,我曾经找到过6个嫌疑人中的两个。我听女儿的一个网友说,有个男性网友可能和她在一起。我打听了这个男孩(嫌疑人李某某)的名字、QQ号,和几个同事在网吧里堵到他,他说没见过我女儿,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但说我女儿可能和另一个男孩(嫌疑人白某)在一起,还通过QQ把这个男孩约了出来。后来,我和同事把这两个男孩都送去派出所,警察带着他们在另一间屋子里做问询,后来说没证据把他们放了。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是嫌疑人。

嫌疑人李某某。新京报记者庞礡 摄

剥洋葱:警方什么时候立案的?

王秀华:11月20日早上,孩子的父亲接到神木县刑警队的电话,要我过去一趟。当天收到了立案通知书。下午两点,我和孩子父亲去到殡仪馆,见到她的尸体。身上肿得认不出来,可能是挨打了。看脸部几乎认不清了,但从牙齿,她两颗比较大的板牙上能认出来就是她。我们做了DNA鉴定,现在结果还没出来。

剥洋葱:女儿以前有从事性交易吗?

王秀华:没有。别人也从来没说过。

剥洋葱:网上所传的那份消息里有几个孩子的名字,你之前听女儿说起过他们吗?

王秀华:都没有,只有在女儿失踪之后通过她的朋友找到过李某某和白某。李某某是女儿的网友,早已经不上学了。把白某送到派出所之后,警察打电话给他的家人,他家人说已经不管他了。

我们很宠爱她的

剥洋葱:家里条件如何?

王秀华:我在KTV做保洁,每天下午6点钟上班,晚上两点钟下班;她爸爸有个小货车,平时给家具城拉货。两个人工作都不稳定。

剥洋葱:你们和女儿的关系如何?

王秀华:我们很宠爱她的。她有个大一岁的哥哥,比起哥哥她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家里对她的照顾也就比哥哥多,买东西、给零用钱都是她得的多。(拿出手机展示聊天记录)我经常在微信里给她发红包,10块20块,怕她饿到。家里的零用钱就放在客厅,一二十块,没有了我就再放。

哥哥也宠她,每天会提前给她买好早点,早上连牙膏都要挤到牙刷上给她。他们兄妹的感情也很好,他们在同一所幼儿园、小学、初中,哥哥上高中之前都是一起上学、放学。

她虽然都15岁了,也不用她做家务。我每天下午六点钟上班,晚饭做好了放在电饭锅里保温,她回来就能吃饭。她爸爸七八点钟回来,所以也不用她刷锅洗碗。

受害女孩母亲。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剥洋葱:她的学习成绩怎样?

王秀华:每次家长会,老师都说她成绩不错,只是性格过于内向。平时在家里,她动不动就写字(学习)到半夜一两点,不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不睡觉。前半年,多数时间都跟哥哥去图书馆,别的哪都不去。她上的是重点班,她在50多人里排20名左右,以后能上个差不多的高中。

剥洋葱:她的性格如何呢?

王秀华:她很内向,家里来亲戚了也不太说话。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都说她成绩还不错,可是太乖、太内向,在班里很少主动和同学说话。孩子的爸爸在家里有时候会玩玩她的辫子,她就躲开了。

这半年对她疏于照顾

剥洋葱:事发之前,和父母有过矛盾吗?

王秀华:有过两次。今年夏天7月、8月两次,她没跟家里打招呼就去网吧通宵上网,不接家里电话。第一次我们去派出所报警,还跟家人四处去找,但第二天下午她就回来了,第二次她整晚不回家,我们就没报警,后来她也自己回来了。

等她回来,我说如果出去玩需要先告诉家人,我还说,我跟你爸爸受苦,也不容易,晚上两点钟才下班,黑夜走回家也害怕。你们好好念书,以后挣工资,她低头坐在沙发上不吭声。后来发微信给她,说如果觉得我和她爸爸哪里做得不对,我们可以沟通(展示聊天记录),但是她没回复我。隔天我发了红包,她收了。

女孩和某网友的合照。新京报记者庞礡 摄

剥洋葱:你们母女之间的沟通如何?

王秀华:她曾跟她的朋友说,觉得我对她不好。我觉得她可能缺少母爱。我不是那种很会哄孩子的妈,坐下搂着你、拍拍抱抱,妈妈这个、妈妈那个。有时候脾气大了还会拍打一下,就是用手拍脊背。她晚上没回来那两次,我心里想着一定要打她、骂她,但等她回来了,心想这是个女娃娃,还是没动手。

这半年可能我们对她缺乏照顾。以前我在家给她做饭、照顾她,但是这半年开始在KTV上班,晚上没法照顾她了。哥哥以前和她上学、放学一起走,但是9月份开始读高中,住校,周末才回来。

剥洋葱:她和网友的交往多吗?

王秀华:去年年底她姑姑送了她一部手机,她周六日的时候会用,说自己有六七个QQ号。有时候会跟朋友去网吧和KTV,我们觉得她也要出去玩玩,就没怎么管,还会给她零用钱。问她去网吧上网干嘛,她说,“坐着”。后来在网上认识了一些人,认成哥哥、姐姐。其中几个人都不上学了。

我其实有些担心,怕她被骗,可她说这些哥哥姐姐对她很好,会给她买吃的,晚上也叫她早点睡。她的事情不瞒着我们,有时候问起跟谁出去,她就告诉我是哪个哥哥、姐姐。我问过她有没有搞对象,她说没有。她可乖了,她说什么我都相信。

新京报记者 庞礡 实习生 齐鑫 侯轶

编辑 胡杰 校对 陆爱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