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猪瘟继续蔓延,现在北京也出现了

原标题:非洲猪瘟继续蔓延,现在北京也出现了

猪瘟对人体无害,但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它的背后,是整条产业链的安全。

文 /华商韬略 林禹

这一次,非洲猪瘟格外来势汹汹:它此前以风卷残云之势蹂躏了欧洲各国农场,留下一地“猪毛”——而现在,它叩关成功,在中华大地肆虐。

【1】

从大约十年前开始,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简称ASF)先后“窜访”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等一众东欧国家,十年间疫情发作5000余起。疫情之惨重,从俄罗斯的遭遇就可见一斑:

仅仅2017年一年,俄罗斯方面就扑杀高达200万头种猪。俄罗斯全境在养肉猪的接近十分之一,就此灰飞烟灭。而俄罗斯在最近十年与猪瘟抗争的过程中,仅仅种猪死亡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7000万美元,间接经济损失更是无法计算。

而且更可怕的是,俄罗斯付出巨大代价,疫情却没有根除。

7月被发现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的猪瘟毒株,被发现在我国东北地区的问题猪身上。

【2】

今年8月,非洲猪瘟叩关中国东北。非洲猪瘟在中国的传播路径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凌厉:

8月1日,辽宁沈阳。沈北新区一家小型农场率先发现疫情,存栏383头,发病47头,全部死亡。

3日,有关部门迅速反应,非洲猪瘟疫情确认。II级预警启动。

然而,猪瘟病毒迅速南下:

经内蒙,下沉到山西天津河南,直捣双汇集团的原材料基地;

跨过黄河,直插安徽和长三角;

接下来,途径蜀道,过四川,奔两湖云贵,跃过重重丘陵抵达江西福建。

至11月,共计16省3直辖市出现疫情。

现在疫情蔓延到了北京。而在此期间,东南亚各国人人自危,开始商讨对策,防止疫情进一步南去。

这波瘟疫攻势,让人想起一款风靡全球的知名策略游戏,瘟疫公司(Plague Inc.)。

只是如果疫情发生在真实世界,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3】

自50年代登陆伊比利亚半岛以来,非洲猪瘟疫情一直保持从欧陆向东扩展的趋势。2007年以来变种后的病毒疫情传播速度更是惊人。

至少,比北约东扩快多了。

▲IDM(International Animal Disease Monitoring)

对抗猪瘟长达半个多世纪,欧洲的相关经济损失早已成为一部畜牧业从业者的血泪史。目前基本实现根除此类猪瘟的欧洲国家不多,大多数国家在疫情的反复中煎熬。

为何难以根除?

首先,畜牧养殖行业是一个复杂的协作体系。一个复杂链条只要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有几率出现骨牌效应。谁能想到,格鲁吉亚的猪瘟疫情竟然是源于东非货船卸货后顺便丢弃的生活废料?

而要想每一个环节都严格把控,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做到的。而对于肉类供应紧张,防疫能力有限的小国,全面扑杀生猪也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做出的决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至今猪瘟肆虐,就是明证。

另一个因素则是…野猪。没错,就是它们。

它们可以自由迁徙,无法像圈养肉猪一样被集中消灭,因此毒株可能在它们“放飞自我”的过程中加速传播,甚至有可能在过程中变换宿主,通过昆虫,土壤和水源传播。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无论是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还是我国农业农村不部,都给出了权威的论断:

这次猪瘟疫情对人体健康没有威胁。这是一个确凿的结论。至少这个维度上,消费者可以放心了。

不会威胁生命,这款病毒就不那么令人畏惧。

但另一个维度就没那么令人放心了。

【4】

非洲猪瘟虽然“不足为惧”,但是不能认为它“不足为虑”。

非洲猪瘟疫情会带来显著的经济损失。尽管有关部门的防疫措施迅速落实,疫情的猛烈扩散依然致使猪肉批发价上涨了近9.5%,猪价也止住下跌势头,猪肉价格由于供给减少上涨近1/3,轻度影响了居民生活成本。

而一旦疫情失控,肉类供应链将极大程度停摆,相关商品价格将受到剧烈冲击,进而影响居民生活质量和相关产业就业。因此,此次疫情还远没到让人们放松警惕的时候。

和任何突发疫情一样,在问题凸显的初期,由于信息不对称,整个反应体系理顺需要时间,人类总是要先蒙受一波损失。

同时,基于系统协同理论,在不完全契约,权责划分并不泾渭分明的体系里(大多数经济行为都符合这个特征),人们需要一个更简洁的模型,换种思维,来开展猪肉生产实践。

所以,既然猪瘟极难根除,也很难一直用扎紧篱笆的方式“御敌于千里之外,。或许简化生猪饲养体系,为供应链节点“瘦身”,寻找新技术框架下的新思路,是更好的一条路径。

至少,值得考虑。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