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被害15岁少女母亲:曾将2名犯罪嫌疑人送到派出所

原标题:陕西神木被害15岁少女母亲:曾将2名犯罪嫌疑人送到派出所

来源于 新京报
2018-11-24 18:06:28

母亲告诉她不要被网友欺骗:“不听大人的话,你到时候就知道大人为啥说你了。”她只回了两个字,“呵呵”。李彩莲似乎不明白这两个字背后的含义,“哈哈,就是在笑的意思。”

全文3274字,阅读约需8分钟

▲女孩失踪后,家属发出寻人启事。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 庞礡 实习生齐鑫 侯轶 编辑 胡杰 校对 陆爱英

从得知女儿遇害之后,王秀华(化名)的眼泪就没断过,她讲起女儿的旧事、讲起在女儿失踪两个多月里她不停寻找的经历,眼泪不停往下掉。孩子的父亲捂住脸,等抬起头时,指甲已经在脸上留下深深的掐痕。

犯罪嫌疑人之一李某某。新京报记者 庞礡 摄

9月22日下午,中秋节前两天,15岁初三学生刘雨(化名)从家中离开,与父母彻底失联。第二天下午,她的表哥成为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亲人。两个月间,王秀华几次前往派出所报案、问询,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并寻找女孩的多位朋友,然而一无所获。

11月20日,刘雨的父亲接到神木市刑警队的电话,要他前去认尸。遗体的面部已经难以辨识,他认出了女儿的两颗大板牙,家属做了DNA鉴定,还在等待结果。当天晚上,网上流传一条信息,称刘雨被数名同龄人强迫卖淫后殴打致死。警方向家属确认了这条信息。

王秀华说,刘雨还有一个长她一岁的哥哥,但在家里,他们最宠爱的是女儿。在寻人启事的照片里,刘雨露着额头,扎一根马尾,戴黑框眼镜。她留在家中的手机里记载着最近几个月的生活:图书馆里和哥哥自习的场景,泛着毛边的英语书后的单词表、数学题,几张加了滤镜的自拍。8月的一个夜晚,她和家人在公园里游玩,在一个摊子上为白色的石膏塑像上颜料。

她的QQ空间中转发了一些关于爱情的困惑,曾穿着露脐的上衣和短裤在家中自拍——尽管最终并未穿出家门。几段唱K的视频中,几个瘦高的男孩声嘶力竭地跟着节奏喊麦,指间夹着香烟。他们是女孩的网友,她偶尔跟家人提起他们。母亲曾发过数条信息给女孩,告诫她要小心这些陌生人。

在母女的微信聊天里,内向的女儿以沉默来展示叛逆。母亲告诉她不要被网友欺骗:“不听大人的话,你到时候就知道大人为啥说你了。”她只回了两个字,“呵呵”。王秀华似乎不明白这两个字背后的含义,“呵呵,就是哈哈,就是在笑的意思。”

失踪两天以前,女孩曾发给母亲一个长长的列表,多数是廉价的化妆品,还有七八十块一套的汉服。“喜欢就给你买一套,你回到古代吧。”母亲回复。女孩似乎很满意,“我暂时喜欢的只有汉服。”

━━━━━

曾将犯罪嫌疑人送到派出所

新京报:什么时候发现孩子失踪的?

王秀华:9月22日,农历8月13日。她下午出门,说要给同学送书,我们没有多问。到晚上8点钟孩子的爸爸下班,她还没回来,电话通了,可一直没人接,我还给她发了微信红包,以往她收得很快,但这一次没点开,再也没回复过我的微信。

新京报:你通过其他途径找过她吗?

王秀华:第二天,我找到她一个一起长大的女孩,她说刘雨拿着她的东西,可是一直没送来。

后来拜托她的表哥在QQ上找她,第二天她约表哥在广场见面,还说自己不想见父母,要表哥不要带我们来。后来她迟到了,还看看表哥身后,确认没有家长跟着。两人一起吃了酸辣粉。

新京报: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是否有觉察出危险?

王秀华:她走的时候带着哥哥的手机,但一直不回家里人的信息。我通过她的手机登录她的QQ、微信,问她的朋友,但他们都说不知道她的下落,也没收到她的信息。有一天她的两个朋友跟着我,把东街那边的网吧都找了一遍,也没找到。

新京报:什么时候报警的?

王秀华:9月28日上午。当时警察说,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太多了,可能就是出去耍。我们也觉得她可能是出去玩了。

新京报:后来又去找过警察吗?

王秀华:我去过派出所几次。到第二次去的时候,警察说女儿有可能遇难了,建议我验血,跟没人认领的尸体做比对,说不定能找得到。我当时不能接受女儿可能遇难了,没让他们抽血。过了一段时间,又去派出所,这一次抽了血。但一直没什么消息。

9月30日,我曾经找到过6个嫌疑人中的两个。我听女儿的一个网友说,有个男性网友可能和她在一起。我打听了这个男孩(嫌疑人李某某)的名字、QQ号,和几个同事在网吧里堵到他,他说没见过我女儿,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但说我女儿可能和另一个男孩(嫌疑人白某)在一起,还通过QQ把这个男孩约了出来。后来,我和同事把这两个男孩都送去派出所,警察带着他们在另一间屋子里做问询,后来说没证据把他们放了。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是嫌疑人。

▲嫌疑人李某某。新京报记者庞礡 摄

新京报:警方什么时候立案的?

王秀华:11月20日早上,孩子的父亲接到神木县刑警队的电话,要我过去一趟。当天收到了立案通知书。下午两点,我和孩子父亲去到殡仪馆,见到她的尸体。身上肿得认不出来,可能是挨打了。看脸部几乎认不清了,但从牙齿,她两颗比较大的板牙上能认出来就是她。我们做了DNA鉴定,现在结果还没出来。

新京报:女儿以前有从事性交易吗?

王秀华:没有。别人也从来没说过。

新京报:网上所传的那份消息里有几个孩子的名字,你之前听女儿说起过他们吗?

王秀华:都没有,只有在女儿失踪之后通过她的朋友找到过李某某和白某。李某某是女儿的网友,早已经不上学了。把白某送到派出所之后,警察打电话给他的家人,他家人说已经不管他了。

━━━━━

我们很宠爱她的

新京报:家里条件如何?

王秀华:我在KTV做保洁,每天下午6点钟上班,晚上两点钟下班;她爸爸有个小货车,平时给家具城拉货。两个人工作都不稳定。

新京报:你们和女儿的关系如何?

王秀华:我们很宠爱她的。她有个大一岁的哥哥,比起哥哥她性格内向,不爱说话, 家里对她的照顾也就比哥哥多,买东西、给零用钱都是她得的多。(拿出手机展示聊天记录)我经常在微信里给她发红包,10块20块,怕她饿到。家里的零用钱就放在客厅,一二十块,没有了我就再放。

哥哥也宠她,每天会提前给她买好早点,早上连牙膏都要挤到牙刷上给她。他们兄妹的感情也很好,他们在同一所幼儿园、小学、初中,哥哥上高中之前都是一起上学、放学。

她虽然都15岁了,也不用她做家务。我每天下午六点钟上班,晚饭做好了放在电饭锅里保温,她回来就能吃饭。她爸爸七八点钟回来,所以也不用她刷锅洗碗。

▲受害女孩母亲。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她的学习成绩怎样?

王秀华:每次家长会,老师都说她成绩不错,只是性格过于内向。平时在家里,她动不动就写字(学习)到半夜一两点,不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不睡觉。前半年,多数时间都跟哥哥去图书馆,别的哪都不去。她上的是重点班,她在50多人里排20名左右,以后能上个差不多的高中。

新京报:她的性格如何呢?

王秀华:她很内向,家里来亲戚了也不太说话。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都说她成绩还不错,可是太乖、太内向,在班里很少主动和同学说话。孩子的爸爸在家里有时候会玩玩她的辫子,她就躲开了。

━━━━━

这半年对她疏于照顾

新京报:事发之前,和父母有过矛盾吗?

王秀华:有过两次。今年夏天7月、8月两次,她没跟家里打招呼就去网吧通宵上网,不接家里电话。第一次我们去派出所报警,还跟家人四处去找,但第二天下午她就回来了,第二次她整晚不回家,我们就没报警,后来她也自己回来了。

等她回来,我说如果出去玩需要先告诉家人,我还说,我跟你爸爸受苦,也不容易,晚上两点钟才下班,黑夜走回家也害怕。你们好好念书,以后挣工资,她低头坐在沙发上不吭声。后来发微信给她,说如果觉得我和她爸爸哪里做得不对,我们可以沟通(展示聊天记录),但是她没回复我。隔天我发了红包,她收了。

▲女孩和某网友的合照。新京报记者庞礡 摄

新京报:你们母女之间的沟通如何?

王秀华:她曾跟她的朋友说,觉得我对她不好。我觉得她可能缺少母爱。我不是那种很会哄孩子的妈,坐下搂着你、拍拍抱抱,妈妈这个、妈妈那个。有时候脾气大了还会拍打一下,就是用手拍脊背。她晚上没回来那两次,我心里想着一定要打她、骂她,但等她回来了,心想这是个女娃娃,还是没动手。

这半年可能我们对她缺乏照顾。以前我在家给她做饭、照顾她,但是这半年开始在KTV上班,晚上没法照顾她了。哥哥以前和她上学、放学一起走,但是9月份开始读高中,住校,周末才回来。

新京报:她和网友的交往多吗?

王秀华:去年年底她姑姑送了她一部手机,她周六日的时候会用,说自己有六七个QQ号。有时候会跟朋友去网吧和KTV,我们觉得她也要出去玩玩,就没怎么管,还会给她零用钱。问她去网吧上网干嘛,她说,“坐着”。后来在网上认识了一些人,认成哥哥、姐姐。其中几个人都不上学了。

我其实有些担心,怕她被骗,可她说这些哥哥姐姐对她很好,会给她买吃的,晚上也叫她早点睡。她的事情不瞒着我们,有时候问起跟谁出去,她就告诉我是哪个哥哥、姐姐。

我问过她有没有搞对象,她说没有。 她可乖了,她说什么我都相信。

新京报记者 庞礡 实习生 齐鑫 侯轶

【】附录——【】

陕西神木:15岁少女疑似被未成年同龄人强迫卖淫后遇害,尸体被肢解

新京报| 看案 昨天

五名犯罪嫌疑人轮流用皮带、拳脚、砖头对被害人刘雨进行长达数小时的殴打。

第二天杨某等人发现被害人刘雨死亡后,将情况告诉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后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伙同白某某等五人在另外一间卧室将被害人刘雨尸体肢解后,李某某、杨某等六名犯罪嫌疑人共同将刘雨的尸体在附近一墙角掩埋。

在刘雨失踪后,家属发出的寻人启事。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讯(记者 张彤 刘怡 徐天鹤)21日,一段“陕西神木15岁少女被数名同龄人强迫卖淫后被殴打致死”的消息引发关注。网传消息中涉事少女的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女儿刘雨(化名)确实于9月出走后至今未归。11月20日,警方通知他们去辨认尸体。23日,神木市公安局一民警答复家长疑问时称,网上流传信息真实。

少女以送书为名离家出走

刘雨(化名)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刘雨今年15岁,刚上初三。他们一家是山西兴县人,一家人来到陕西榆林神木市打工。9月22日傍晚6时许,刘雨突然告知家人,有同学问她借书,她去送书,随后出了门。

当晚,刘雨没有回家,家里人四处找也没找到。第二天上午,亲戚家一个男孩和刘雨取得了联系,中午11点,男孩约她见面。“亲戚家孩子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一段时间,她才来,她说要看看有没有大人跟在后面,有家长的话就不见他了,她不想回家。”刘雨的父亲说,他怀疑外面有人控制了刘雨不让她回家。

刘雨的父亲说,当天中午,亲戚家孩子和刘雨吃了饭,男孩约刘雨一起回老家,因为再过一天就是中秋节了,回去看看爷爷奶奶。“刘雨和他说,让他先走,她约了同学要等到三点,她再回去。”随后刘雨离开,家里人再也没联系上她。

在她失踪十天左右,父亲报了案,后来还在网络上发了寻人启事。

家属被警方告知去认尸

刘雨的父亲说,此后,再也没有刘雨的消息,直到11月20日,警察突然把他们带到殡仪馆让辨认尸体。“尸体被分成几块,又做了一个DNA检测,现在结果还没出来。”

21日,网上突然流传一段信息,信息中称,“2018年农历9月23日下午四时许,犯罪嫌疑人杨某、白某某、贺某带被害人刘雨(化名)去金鹏商务宾馆卖淫,后因嫖客不满意,犯罪嫌疑人杨某、白某某、贺某、张某某、乔某某五人将被害人刘雨带至神木市东山路果园附近燕合峁渠居民区杨某叔叔家,在二楼东面卧室将被害人刘雨衣服脱光后,五名犯罪嫌疑人轮流用皮带、拳脚、砖头对被害人刘雨进行长达数小时的殴打。第二天杨某等人发现被害人刘雨死亡后,将情况告诉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后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伙同白某某等五人在另外一间卧室将被害人刘雨尸体肢解后,李某某、杨某等六名犯罪嫌疑人共同将刘雨的尸体在附近一墙角掩埋。经犯罪嫌疑人杨某等人辨认埋尸地点后,在嫌疑人辨认的埋尸地点找到被害人刘雨的尸体。”信息中还提到,六名嫌疑人均为刘雨同龄人,年龄在14-17岁之间。

刘雨父亲说,他看到信息后咨询了警方,警方告知他,消息是刑警队准备从神木县上报至榆林的,不知是谁泄漏了消息,现正在追查。“警察说,几个嫌犯都抓到了,他们都交代了,也指认了地点。”

22日12时左右,神木市公安局政工室一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最近神木市的确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件,自己也看到网传的少女被害信息,但由于案件还在调查中,具体情况还不方便透露。

23日上午,神木市公安局一民警答复家属问时称,网上流传信息真实,系神木市公安局向榆林市公安局汇报案情时流出,“这发出去的是事实,只是时间不对,刘雨遇害时间不是农历9月23日,是阳历9月23日晚上,受害人刘雨遭受殴打,第二天早上发现她已经不行了,具体死亡时间还不能确定。”

新京报记者 张彤 刘怡 徐天鹤

【】【】附录【】【】

陕西神木少女疑被迫卖淫后遇害,6名嫌疑人均未成年

作者:澎湃新闻 时间:2018-11-25 10:39

▷张露生前的照片

11月23日下午,李云坐在陕西神木的一家宾馆里,接到女儿朋友打来的电话。

“阿姨,我看到了网上露露的消息,很难过,你还好吗?”电话那端,一个听起来年龄不大的女孩轻声问候着。

李云陷入了沉默,不停擦着眼泪,几分钟后,她哽咽着回了几句,便匆匆结束了对话。

两个月前,张露,一个15岁的女儿,从她离开家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李云日夜寻找女儿。直到11月20日,李云才接到警方的通知,要她去殡仪馆确认尸体并进行DNA检测。后来,网上有消息说张璐在被许多同龄人要求卖淫后被殴打致死并肢解。据媒体报道,警方还告诉张璐的家人,网上新闻基本属实。

在北青深一度记者采访时,网传犯罪嫌疑人的朋友透露,他们中至少有两人尚未成年,且曾有过盗窃等不良行为。

1.失踪的女孩

9月22日下午6点,在陕西省神木工作的李云和她的丈夫外出工作。他们15岁的女儿张璐在那之后离开了家。她告诉家人给她的同学寄书,但她没有一夜之间回来。

次日,表哥联系上张露,两人约在一个广场上见面,他也成了最后一个见到张露的家人。

表哥和张露原本约着趁假期探望家里老人,张露随后以“先约了同学,要等到三点”为由,让表哥等一下。这次张露离开之后,家里人便与他彻底失去了联系。

这不是张璐第一次离家出走。今年夏天,当她第一次失去联系时,李云非常焦虑,那天晚上他打电话给警察,并发布公告在网上找人。第二天,张璐回家告诉父母,她和妹妹忘记了在网吧玩的时间了。

李云说,他担心自己的孩子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朋友,出去玩不能太严格。她晚上没有回来两次。我以为我会打她,骂她,但是当她回来时,我以为那是个洋娃娃,或者我没有开始。

但在9月22日这次离家后,张露一周都没再出现。期间李云给女儿打了无数个电话,还曾给她发了微信红包,李云说以往张露都会收得很快,红包却一直没被点开接收。

几天后,李云向神木市公安局人民路派出所报警,民警登记了相关信息。

李云想起了女儿常提起的一位“干哥哥”王超,他俩通过网络聊天认识,两人关系很好,张露还曾把自家的衣服送给王超穿。

李云通过女儿的手机找到王超,询问过后,却听到了一个之前从未听过的名字——“李某”,据王超说,最近一段时间,张露常和李某在一起。这样的说法,也得到了另一位张露好友的证实。

张璐失踪几天后,她的父母在一家网吧里找到了正在玩游戏的李某。李云说,面对四五个成年人的问题,这位17岁的老人把手伸进裤兜里,他的表情几乎没有改变。他说他只知道张璐和另一个男孩Bai Mou在一起的时候。

最后,李云把两个男孩都带到了警察局。Bai Mou,14岁,也是一名未成年人。李云听到一个警察打电话给白的父母,他说他们不想照顾它,于是挂断电话。因为没有其他证据表明他们与张璐失踪有关,李某和白某当晚离开了警察局。

“看他们年纪那么小,反应也很正常,之后没有再关注他们了。”李云说。

随后的找寻里,李云和丈夫曾多次前往当地派出所,在第二次去时,警察告诉她张露有可能遇难了,建议李云验血,跟没人认领的尸体做比对。

李云和丈夫最终没能等来女儿回家,11月19日,他们接到警方通知,女儿疑似已经遇害,犯罪嫌疑人也已被抓获。

他们前往殡仪馆去认尸,女儿的面色发黑,几乎认不出来了。李云不敢看,丈夫走过去让法医把遗体的嘴张开了些,女儿那两颗略微凸起的门牙露了出来。

▷合影前排左一为嫌疑人之一

2.“哥哥们”

一位同班好友回忆,失踪前张露曾透露,她想在假期去见表哥和他女朋友,但家人不同意,“她就打算直接离家出走。”

李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出事前,我女子没什么异常,她很乖,只是性格有些内向”。

对于张露的境况,家人和同学的分歧并不止于此。

张家祖籍山西兴县。十年前,一家人来到100公里外的陕西神木县定居。“老家在农村,山沟沟,只剩老人孩子,赚不到啥钱。”张露的父亲张林说。

到达神木后,张林在施工现场做建筑工人,帮助人们搬运货物。李云主要负责照顾家里的孩子。直到将近一两年,几个孩子从初中毕业,李云才在县城的一家KTV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张璐,一个15岁的女孩,是神木县的一名初中学生。她在班上有一个中等年级。李云说,在家长会上,老师们经常评论她的女儿。她很好,但是她太内向了。她不喜欢和她的同学说话。

在李云看来,她的女儿很少面对自己,认真学习,不睡觉就写作业。妇女节那天,我女儿给我买了手霜,我特别喜欢它。”

但在许多同学看来,张璐在学校里和每个人都相处得不好。李,一个同学,想说张璐在学校被边缘化了,她的同学的态度不是很好。有人说她脾气暴躁,不讲理。其他人说她的家庭条件正常,所以她很少和同学说话。”

另一名学生,王斌,说她听过张璐多次对她的同学表示愤怒。她说她想在初中毕业前让整个学校都围绕着她。”

王斌回忆说,张璐的健康状况不太好。她经常服用各种药物、维生素、胃药和阑尾炎治疗。她的家人似乎不知道她有问题。那次我去她家谈论阑尾炎的疼痛,她母亲知道。”

在评估母女关系时,李云得出结论: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她照顾女儿的饮食和日常生活,并敦促孩子们放学后尽快回家。

她花很多时间和她在网上认识的人聊天。王斌和其他几个学生推测,张璐、李某等人也应该通过在线聊天而为人所知。

李云也知道她的女儿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很多朋友,包括她之前离家出走和在网上认识的“姐姐”。

去年年底,我姑姑给张璐寄了一部手机。张璐曾经告诉她的朋友,她的手机上有67个QQ号码。李云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些人,并把他们认作兄弟姐妹。他们中有几个人不在学校。”

李云表达过自己的担忧,“她的事情不瞒着我们,有时候问起跟谁出去,她就告诉我是哪个哥哥、姐姐。我问过她有没有搞对象,她说没有”。

然而在寻女的过程中,李云听到了越来越多陌生的名字,她才发现,女儿的朋友圈子远比想象的要复杂。

事发后,李云曾向女儿的多位朋友打听孩子的下落。至少有三个人分别以”爸妈不在家,没钱给妹妹买菜做饭“,”新买了摩托车“,”手头紧”向李云借钱,数额在几十块。这让她有些想不通,女儿的朋友都是爱乱花钱,不听话的吗?

尽管张露父母曾暂时搁置了对李某等人的怀疑,但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王超对李某的评价不高。“街头的一个小混混,相处久了,开始找我借钱不还,拖到后来我们就翻脸了,他还偷过东西。

王超同时透露,李某曾向自己打听张露的信息,表示对其有好感,王超为此还曾警告过他,不要打自己“干妹妹”的主意。王超不清楚他最后通过怎样的方式和张露成为了朋友。

张露的另一个好友也提到相关细节,“我跟她说过,李某人不怎么样,不要理他”。

而在张露失踪后,另一个被带去派出所接受询问的少年白某,他的一位朋友同样对其评价不佳,“以前他很乖的,但后来认识了些不好的朋友,就变坏了,偷东西、诈钱、抢手机。”

▷当地居民提供的嫌疑人指认现场图片

3.遇害

在父母辨认过张露的遗体后,网上曝光了一份疑似该案的情况经过,其中提到:农历9月23日下午四时许,几名犯罪嫌疑人将张露带到当地一家商务宾馆进行卖淫,后因嫖客不满意,几名嫌疑人便将张露带到了其中一人的叔叔家中,轮流用皮带、拳脚、砖头对张露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殴打。次日,他们发现张露死亡,便将尸体肢解后在附近掩埋。

在这份情况经过提到的嫌疑人里,出现了李某和白某的名字。

据媒体报道,11月23日上午,神木市公安局一民警答复家属时称,网上流传信息真实,“只是遇害时间不对,不是农历9月23日,是阳历9月23日晚上,受害人遭受殴打,第二天早上发现她已经不行了,具体死亡时间还不能确定。”

深一度记者多次通过电话和短信联系白某的亲属,均未获得回复。

11月24日下午,案发地居民楼的租户王莉告诉深一度记者,她和丈夫是重组家庭,将张露带到这里的女性犯罪嫌疑人杨某,是她继子的女朋友,继子上半年因盗窃被警方抓获。王莉回忆,杨某由父亲一个人抚养长大,她有些叛逆,不上学,也不找工作,经常不回家。“我们在外地平时很少回来,看这个女娃无处可去,就让她暂住在我家”。

周围多位住户告诉深一度记者,前几天曾看到民警带着几个犯罪嫌疑人前来辨认埋尸地点,那是两个简易茅厕之间一处不足一平方的坑地,距离王莉家仅十几米远。现在,这处土坑已经被覆盖上厚厚的黄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翻看张露的聊天记录,就在9月23日她被带去宾馆前两个小时,她给一位网友发去消息:“哥哥,我变了。”

(文章来自新京报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以下是网友评论

20541290276

古人讲,宠子如杀子。宠贯子女,是儿女走向斜门歪道的起因。作为一个早熟的少女,不听父母劝戒,结交那些没有头脑的不三不四的人胡混,最终遭遇杀身之祸那是早晚随时可能发生的事。要教育下一代,学会做人,这是终身必不可少的必修之课。

冰哥215005480

她姑姑送了她一部手机,她周六日的时候会用,说自己有六七个QQ号。要想毁掉一个孩子就送她一部智能手机。我们谴责坏人的同时,别忘了看紧自己的.孩子,给她们更多的关怀和教育

国学就只一句话

只养不教,性格内向还去了网吧、ktv彻夜不回,回来了也不闻不问,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有问题了,一个性格内向又处在青春叛逆期的人,往往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你不去发现和处理,等知道了也就晚了。

当我遇上你

不管着女孩多不听话,但是没害人,这几个嫌疑人为什么要害死她[发怒][发怒],并且报案了如果警察重视有可能不会死,嫌疑人都被家属送到派出所了还能被放出去[发怒][发怒]

手机用户517169

一个上中学的女孩进网吧、KTV,纯粹思想有了问题,迟早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家长责任重大。

沙漠之狼1

应该把年龄下调了,时代不一样,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十五岁比我们过去的十五岁懂的太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