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房地产套牢谁的钱?2015年前套中产,2015年后套中下

原标题:房地产套牢谁的钱?2015年前套中产,2015年后套中下

中国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务率大幅度上升,消费基础受到严重削弱。目前居民财富基本上被房地产掏空,广大中产阶级和中下收入阶层被房地产套牢。

以上,是昨天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报告(2018-2019)”(下称“报告”)中的内容。

(报告会是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

入套层次

至于居民入楼市的层次,2015年是一条隐约的分界线。报告分析称:

- 2015年之前,被房地产套牢的基本上是中上收入阶层;
- 2015开始的新一轮的去库存,特别是货币化以及鼓励农民工购房,实际上将储蓄存款相对薄弱阶层的可利用资金基本上全部投入到房地产市场。

一组与之相关的数据是,居民净储蓄出现持续下降态势。

截至2018年9月,居民净储蓄余额(住户存款减去住户贷款)约为24.7万亿元,较去年同期水平下降6.7%;而去年同期已经较前年同期水平下降了6.3%——两年累计下降12.6%。

“这样的一些变化不是我们过去所认为的由于短期宏观经济变化所出现的波动,而是行为模式的基础发生变化而出现的一种变化”。报告会上如是评述。

稳住消费

储蓄率持续下滑,对宏观经济而言,会明显影响其中一驾马车:消费。

消费的核心支撑力不是高收入阶层,而是中等及中下收入阶层。过去几年,收入分配发生较大积极变化的可能是赤贫阶层,他们在脱贫攻坚战中获益很大;但是中下收入阶层可支配消费性资金支撑力则大幅度削弱,是导致消费行为模式发生变化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此前“愉见财经”在聊及房贷话题时,有网友留言说,他的工资到账就还房贷,基本属于过个手就没了,留下来仅够日常普通消费,自从买房后就没再自费旅行过。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院院长刘元春指出,“稳消费”对于宏观经济的稳定和健康发展的重要性远大于“稳投资”。他建议,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不宜超过6%。

由此,报告建议如下:

- 要持续高度关注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和相关风险,特别是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价格的波动,在“房住不炒”的总体定位下,前瞻性地预判和调整房地产调控政策;
- 要高度关注房地产市场的变异,特别是2019年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行为的变化;
- 建议对于正常房地产建安投资的资金供应可以适度放开,房地产行业的贷款控制必须区分需求端和供给端,适度放开房地产开发投资贷款、持续控制房地产抵押贷款对于房地产市场动态供求平衡十分重要;
- 建议逐步改变简单管控的政策导向,针对不同区域和不同类型房地产企业进行分类治理:对于存在房价上涨压力的一、二线城市实行供给导向政策,在增加土地供应等方面着力,短期内可避免房地产投资下调过于剧烈而陷入紧缩链条,同时供给增加所带来的房价抑制作用,也可为房地产行政管控的政策在中期内的退出奠定基础。

居民杠杆

与居民入楼市相关的数据不止是净储蓄下降,还有其杠杆率。

前不久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在论及房地产金融领域风险时,提到了居民购房存在违规加杠杆的情况。

2017年,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异常,1月短期消费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为19.9%,至10月则上升至40.9%。

这一现象的出现部分原因在于2016年下半年以来银行逐渐收紧房贷授信,部分购房者利用短期消费贷款等渠道违规加杠杆,绕过首付比例限制,从而可能导致大量短期消费贷款流入房地产市场,助长了房地产市场投机行为,房价过快上涨问题更为突出。

由此《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提出政策建议,在指导商业银行的贷款政策方面,建议包括合理管控个人住房贷款增长,强化个人住房贷款审慎管理,支持刚性居住需求,抑制投机炒房行为,加强对消费贷款的管理,防止消费贷款、经营贷款等资金挪用于购房行为,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继续过快增长。

建议还包括: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落实好“因城施策”的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出台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综合运用土地、金融、财税、立法等手段,解除制约房地产市场稳定的制度障碍;加快推进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人口流入的大中城市应切实加大住宅用地供应,增加住宅供给能力,有效引导市场预期;加快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推动“租购同权”,调节长期供求关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