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社评:中印边界谈判达重要共识,可贺

原标题:社评:中印边界谈判达重要共识,可贺

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21次会晤24日在成都举行。新闻公报称,会晤取得重要共识,“基调积极,富有建设性和前瞻性”。舆论注意到,与过去多是外交辞令类的简短消息相比,这次公报的内容比较多,也比较新。

显然,会晤氛围不错,也卓有成效。

中印边界会晤从2003年启动,至今已15年。总体进展不算大。但能把中印关系中最复杂最敏感的边界争端,摆到桌面上来谈,其本身就具有重大的现实及象征意义。有了这样的机制,中印双方的边境士兵在一线处理分歧时也会相对克制些,尽可能避免擦枪走火。 这对两个相邻大国来说,当然非同小可。

成都会晤是洞朗对峙后的中印首次边界谈判,也是双方领导人在武汉会晤后的首次谈判。洞朗对峙剑拔弩张,印度舆论发出不少过激的声音,中国也有。设想一下当时如果真打起来,今天的中印关系又将是什么样的局面?事实表明,中印两国的决策者在战略上是相当清醒的。这是两国之幸,也是地区之幸。

中印在经贸上相对依存度一直不算高,文化上有隔阂,历史上有过节,现实中存在边界争端。双方社会的互信薄弱,外界又有很多力量出于不同心理希望中印怼起来。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中印很容易闹起矛盾,绝对意义上的和平共处并不容易。

因为此,对中印来说,保持冷静和理性至关重要。印度舆论历来比较容易激动,这反过来又会刺激中国舆论,在负向互动中形成有害的氛围,无形中增加了双方理性决策的压力和成本。面对直接分歧时,如何保证头脑不发热,决不仅是中印决策层的事。边境上的士兵,两国的媒体人,以及每一个和中印关系发生联系的人,都该有此认识。

其次,中印需要始终坚持独立判断。尤其当前中印关系的外部环境异常复杂,欧美看待中印的心态都很微妙。中印都是大国,但也都是发展中国家,是这一轮现代化中的后来者。全球话语权的基本结构是西强东弱。西方舆论具备在潜移默化中塑造非西方国家社会认知的意愿和能力。

如前些年比较热的所谓“龙象之争”,就是西方炮制出的一个带有明显倾向性的话题。中印要保持高度警惕,不受人挑唆,不掉入他人处心积虑为中印设下的套路。

第三,中印要有处理棘手问题的耐心和智慧。就像边界谈判,中印谈了15年21次,在今天进一步达成重要共识,但也只能算一个阶段性的成果,离真正解决边界争端还很遥远。对此不能有毕其功于一役的急迫心理。

看待中印关系要有战略眼光和未来视角。妥善管控住直接争议,加强建设信任措施,在政治层面致力于发展双边关系,中印在各领域的互利共赢,就会像种子被阳光和雨水激活,快速地自然生长。未来的“龙象共舞”完全是可以期待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