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吕雉是如何打消刘邦改立太子的念头的?

原标题:吕雉是如何打消刘邦改立太子的念头的?

吕雉是如何打消刘邦改立太子的念头的?

当了皇后的吕雉,在政治谋略上的机敏和在处事手段上的狠辣,一点也不比刘邦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对以下两件事情的处置方式,就能看出吕雉处事手段的狠辣来。

被刘邦称为兴汉三杰的张良、萧何、韩信,随着打败项羽,建立汉朝,命运己然发生了变化。运筹帷幄之中的张良,在汉朝建立后就过上了半隐居的生活,手无兵权的张留侯,己不构成威胁;保障后勤供应的萧相国,不是那种争天下的人,而且还是建设国家的急需人才,所以仍然帮助刘邦管理国政;只有善于领兵打仗的淮阴侯韩信,始终让刘邦放心不下,况且当年在刘邦被项羽围困的最危急时刻,韩信还要胁过刘邦给他封王。刘邦的这块心病,既使将韩信从王降到侯,也始终没有去掉。汉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刘邦带兵正在邯郸平息陈豨叛乱,当吕雉听说韩信准备在京城发兵策应陈豨叛乱后,并没有慌乱,而是立刻找来萧何商议,由曾经成就了韩信的萧何将其骗入长乐宫。刚进宫门,韩信就被武士们绑缚,斩之于长乐宫钟室,并诛其三族。当刘邦得知吕雉杀了韩信后,“且喜且哀之”。喜的是,自己的心病终于经老婆之手除掉了,且自己不需承担杀功臣的恶名;哀的是,汉朝又少了一个能征惯战的人杰。从杀韩信一事可以看出,为了巩固政权,吕雉杀人是不会计较什么名声和手段的。

吕雉还窜掇刘邦杀了另一个异姓王梁王彭越。彭越在楚汉战争中,帮助刘邦击败项羽立下大功,被封为梁王。但这个毫无政治远见的农民,只知道保存自己的家底和实力,刘邦几次打仗要调兵,他都老大不情愿。当刘邦平定陈豨叛乱时要调他去,他又借口有病,只派了下属去。平定陈豨后,刘邦以有人告他谋反,先把他抓了起来,后把他流放到蜀地。在押解西去的途中,正巧遇到从长安到洛阳来的吕雉,于是,彭越便向吕雉哭诉自己无罪,并表示愿意回到故里当个百姓。吕雉不动声色地答应了,并把彭越一起带到洛阳。进了宫,吕雉却对刘邦说:“彭越是一员勇将,心里还不服,怎么能把他放到蜀地去呢?这不是留下祸根吗?不如把他杀掉,好在我己经把他带回来了。”由是,吕雉令其门客再次告彭越谋反,结果,彭越的请托不仅让自己掉了脑袋,还被灭了三族。可见,所托非人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这一事件也再次证明了吕雉的处事手段要比刘邦强硬得多。难怪司马迁会评价她说:“所诛大臣多吕后力。”

吕雉虽然在争夺天下和巩固政权上,给了刘邦很大的帮助,但在后宫,在自己儿子的太子地位上,却遇到了她的生死敌人-戚夫人。

年轻貌美、能歌善舞的戚夫人,是刘邦于汉二年(公元前205年)在彭城大败的逃跑途中,在一个村庄邂逅的,汉五年,刘邦当了皇帝后,便将戚夫人和儿子接入宫中。入宫后的戚夫人,受到刘皇帝的格外宠爱,每次出征和出巡都要带着她,这让己经人老珠黄日益被刘邦疏远的吕雉如芒刺在背;更要命的是,戚夫人在和刘邦邂逅的一夜情中,居然为刘邦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单从刘如意这个名字来看,就知道刘邦有多喜欢这个儿子了。随着刘如意的渐长,刘邦觉得太子刘盈太懦弱,不像自己,而刘如意的性情却很像自己;加上戚夫人不断地请求改立如意为太子,刘邦也就动了改立太子之心。

汉十年(公元前197年),一日早朝,刘邦提出想改立刘如意为太子,大臣皆反对,特别是御史大夫周昌结结巴巴地高呼:“不可!……不可!”刘邦问:“为何?”周昌本来口吃,现又盛怒,只能期期艾艾地说:“陛下欲废太了,臣期期不奉诏!”于是,刘邦大笑,以一笑化解了第一次君臣废立太子之争。吕雉在东厢听到了朝会的全过程,散朝后,吕雉在周昌经过时,全然不顾国母之尊,跪谢说道:“今日非君力争,太子恐己被废矣。”这一次,刘邦换太子虽然没有成功,但嗅觉灵敏的吕雉己经意识到,只要刘邦这一念头不消除,自己和儿子的危险就时刻存在。吕雉知道,这时再靠自己与刘邦的夫妻情份己不起作用了,由是,她开始在宫中拢络大臣,希望大臣在废立太子的事情上站在自己一边。

吕雉还让自己的二哥吕释之(大哥吕泽己死)去请计谋大师张良出主意。张良的出主意就是让太子用重金请“商山四皓”出山。“商山四皓”是隐居在商山的四位有学问的高人,刘邦曾千方百计请“商山四皓”出山帮助自己而没有成功。吕雉认为这是好主意,立马让太子刘盈去办。

汉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刘邦身体每况愈下,又一次提出废立太子之事,在遭到张良、叔孙通等大臣的极力反对后,以开玩笑为由暂搁此事。直至在一次宫庭宴会上,刘邦看到太子身后站着四位须发皆白的长者,一问才知道,这是连自己都未曾请动的“商山四皓”来辅佐太子了。这时,刘邦知道太子羽翼己经丰满,不可以废除。当年,刘邦崩于长乐宫,享年六十二岁。

吕雉掌权后,为绝后患,残酷地杀害了戚夫人和刘如意这对曾是自己生死对头的母子,这也是吕雉最为后人垢病的事情。

在儿子汉惠帝死后,吕雉便开始了对刘姓子弟的杀戮。“比杀三赵”、“灭梁、赵、燕以王诸吕”、“分齐为四”。同时,大封娘家吕姓为侯,经过吕后一段时间的苦心经营,吕家的势力己经从中央伸到了地方,几乎控制了国家的命脉。

说晚年的吕雉杀人如麻,一点也不过分。刘邦与其他嫔妃所生的儿子,刘友、刘恢、刘建,都是被她逼死的。

吕后所为,狠则狠矣,不狠,又怎能成就“伟大”的政治家?吕后所诛,冤则冤矣,不冤,又何来如此多的千古奇冤?

不过,吕雉当政后,仍然实行的是刘邦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黄老政治。刘邦临终前,吕雉问其身后安排,问萧何百年后谁可继任;刘邦嘱曹参可继任;曹参后王陵、陈平可继任,但不可独任;周勃虽文化不高,但忠诚老实,如刘家天下出现危机,安刘氏天下者必是周勃,可任太尉。吕雉完全遵从了刘邦的临终遗嘱,相继了重用萧何、曹参、王陵、陈平、周勃等开国功臣。这些大臣也遵从无为而治的原则,从民所欲,从不劳民。在吕雉掌权期间,薄税赋,废苛政,正民风,举孝悌,尤以停止“三族罪”和“妖言令”为史家称道。宽松的经济政策,使百姓生活逐渐安宁富裕,为后来的“文景之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就在刘邦去世后的第十五年,即公元前180年,这个一生都在玩弄权术,被后人贬多褒少的政治女强人-吕后去世了,享年六十二岁(巧的是与刘邦同岁死),与汉高祖刘邦合葬于长陵。

司马迁在《史记.吕太后本纪》中是这样评价吕后执政的:“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户房,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俨然一幅天下太平,人民富裕的盛世景象,这也正是人民所需要的。历史能做出这样的评价,对于一个一生都在政治泥沼中艰难跋涉的政治强女人来说,己经足够了。

(全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