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冲刺600亿,我们该有像样的系列片!

原标题:冲刺600亿,我们该有像样的系列片!

罗琳阿姨最近玩脱了。

为了顺利完成5部《神奇动物》电影世界的建设工程,罗琳在过渡篇《格林德沃之罪》中,不仅安排了众多的支线和伏笔,也成功催眠了一大批观众。

伴随着影院中的鼾声四起,《神奇动物2》在全球市场中的遭遇惨败。

影片在烂番茄上新鲜度只有40%,属“哈利·波特”系列最低,而预计影片全球票房也将难破8亿美元,将创“哈利·波特”系列最低。

《阿兹卡班的囚徒》票房目前是“系列最低”

事实上,“系列电影”一直是好莱坞的摇钱树。

源源不断的衍生电影,既满足了观众的娱乐需求,同时也将观众的钱包搜刮殆尽。

比如,8部《哈利波特》在全球斩获77.23亿美元的漂亮成绩,

而10部《星球大战》也拿下了91亿美元的华丽票房,

以及中国观众所熟知的“漫威电影宇宙”,累计票房更是已经突破了170亿美元。

尽管前作辉煌无限,但仍然难抵溃退之时,兵败如山倒。

拥有超高工业水准的好莱坞尚且如此,而雄心勃勃的“国产系列电影”更是命途多舛,无数鸿图美梦,最终只剩镜中花,水中月。

今天,我们就一起聊聊,关于“国产系列电影”那些事

1、神话的滑落

2010年,《让子弹飞》横空出世,影片不仅豪取6.5亿的骄人票房,也让姜文“民国三部曲”的宏伟计划,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

如今8年过去,“民国三部曲”的最终章《邪不压正》,在今年暑期档与观众见面,影片最终报收票房5.8亿,在中国电影市场急剧增速的背景下,这样的成绩实在不算亮眼。

“民国系列”的盛衰,系寄在姜文一人身上,可谓:成也姜文,败也姜文。

姜文从始至终未向商业让步,也未向市场低头,《让子弹飞》里的挥洒自如,《一步之遥》里的艺术狂想,《邪不压正》里的浪漫诡诞,都是姜文个人化审美的极致抒发。

事实上,姜文的“民国三部曲”,也是近些年国产系列电影的一个缩影。

国产系列电影不同于好莱坞式的精细布局,难以达到高度商业化、产业化的制作流程,许多电影往往首部即巅峰,随后开始走下坡路。

影片风格的突变是家常便饭,故事内容趋向单薄则是基本操作,主题立意混乱模糊更是司空见惯,所以,也很少有国产品牌系列电影可以拍摄超过三部。

仅以今年的电影市场状况来看,品牌续集电影可谓是从年头扑到年尾。

从春节档的《西游记之女儿国》,到暑期档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再到国庆档开心麻花的《李茶的姑妈》,均遭遇了票房的滑铁卢,未能达到预期。

郑保瑞从《西游记之大闹天宫》(10.45亿票房)开始,开启了春节档的西游魔幻之旅,《三打白骨精》(12.01亿)达到短暂的高峰,影片质量比起前作有所提升,尚属一次较为成功的商业化改编,再到今年《西游记之女儿国》(7.27亿)的呈现回落。

毫无疑问,《女儿国》繁冗拖沓的叙事节奏,以及混乱的情感线索,让郑保瑞的“长篇电影连续剧”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

与之相似的还有徐克的《狄仁杰》系列。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是该系列的第三部电影,《通天帝国》(2010年,2.86亿)与《神都龙王》(2013年,6.00亿)均取得不错成绩。

《通天帝国》杂糅了武侠、政治、奇情、侦探等多种元素,令人耳目一新,而《神都龙王》开始弱化对人物的刻画,削减了侦探推理元素,强调视听特效上的华丽体验。

《狄仁杰之四天天王》最终仅报收票房6.06亿元,远低于业界的预期,原因质疑是,观众对影片一味的视觉炫技产生疲劳,而故事能够带给观众的深入情感体验,则远远不够。

有着票房春药之称的开心麻花,在《西虹市首富》上映时就已显疲态,票房后劲不足,虽然25.47亿票房堪称出色,但比起去年《羞羞的铁拳》的22.13亿,也可见开心麻花品牌效应已经渐显乏力。

“穿越梗”、“性别互换梗”、“一夜暴富梗”,当这些荒诞的设定被一次次重复时,开心麻花也陷入了为了搞笑而搞笑的尴尬怪圈。

客观来说,《西虹市首富》只是“有喜无剧”,段子的密集堆砌虽能不断刺激观众情绪,但关于暴富后真正的反思和解读,却依旧是一纸空白。

这也是开心麻花一直难以解决的问题,关于影片价值的呈现和演绎,总是带有浓厚的说教意味,观感就像是一则生硬的公益广告。

这种在主题意义上的缺位,让影片过度依赖笑点,而一旦包袱失效,影片的所有弊病便会显露无疑。

不信?

看看国庆档的《李茶的姑妈》(6.04亿)。

2、惨烈的进程

在好莱坞系列片大杀四方,风生水起的日子,国内亦有不少仁人志士奋起抗争,渴望创造本土电影品牌。

在这段摸索的历程中,他们有的以失败告终,有的无疾而终,还有的仍在路上。

2012年,香港导演陈嘉上在拍完《画壁》之后,将目光转向了温瑞安的武侠小说《四大名捕》。

陈嘉上认为,好莱坞科幻片里令人眼花缭乱的超能力,其实有从武侠片里借鉴的元素,所以中国人拍武侠为什么不能融入超能力呢?

于是,“超能武侠”的概念诞生了。

在陈嘉上的武侠世界里,冷血是独来独往的狼人,无情则会灵感控制,追命有一双神奇的双腿,铁手则有一双灵巧的双手。

事实上,从《四大名捕2》开始,影片的故事已经崩坏,基本没有了挽救的可能,但陈嘉上还是无比顽强的拍完了三部曲,且不说质量怎样,至少“勇气”可嘉。

影片借用超能武侠的概念噱头,只能让观众维持几十分钟的新鲜感,剩下的空间需要丰富的故事来支撑,但可惜的是,陈嘉上似乎只钟情于吃顿火锅。

原著作者温瑞安在被问起对《四大名捕2》的看法时称:“和名字一样很2喽!”

同年,华谊兄弟投资了影片《太极》,由冯德伦执导,意欲打造混血气质功夫片,营设蒸汽朋克的怀旧想象。

影片立项时就豪言要拍三部曲,但最终只上映了两部就草草收场,累计票房仅有2.65亿元。

有人会问,第一部都那么差了,为啥还要拍第二部?

答案是,因为这两部是一起拍的。

敢于套拍的不只有华谊,还有郭敬明。

《小时代》系列在撕逼、复合、再撕逼的逻辑中轮回,不断增加着不必要的叙事情节和蒙太奇的剪辑手段,为剧情体量充分“注水”,把原本一部电影可以讲清楚的故事,硬生生的拆分成为了系列电影。

《小时代》创造了粉丝经济的神话,四部影片虽然套取了大量票房(17亿),却也让郭敬明的个人品牌价值大为折损,其后的《爵迹》系列直接一败涂地。

系列电影离不开类型电影,类型电影的出现、发展、盛行是系列电影出现的基础,但系列电影的流行也需要类型的大胆拓新。

守旧者,有之。

徐峥的《港囧》。

《港囧》有着探讨人性命题的野心,但最终却只是浅尝辄止,草草收场,影片中过于脸谱化的人物形象,以及低幼的价值赋予,让整场旅途变得荒唐,就连最终所唱颂的“梦想”二字,也变得苍白无力。

《港囧》最终报收票房16.14亿,稍稍超过前作《泰囧》,而徐峥的“囧途”系列,也暂时告一段落。

国产系列电影的发展进程中,有责任担当者,也有企图投机者。

如王晶的《澳门风云》系列,堪称春节档的“公然抢劫案”,又如近期的《冰封侠:时空行者》,不仅贩卖四年前的冷饭,还™给炒糊了。

3、希望的曙光

一个电影系列的成功,必须以一个成熟的电影类型为依托,才会有可能建构起自己所属的品牌。

中国电影市场的日渐成熟,为我们送来了段子集锦式的喜剧片、故作忧伤的青春片、一路折腾的公路片、东方魔幻古装片、濒临灭绝的武侠片、警匪动作片、甚至综艺改编电影、儿童动画片等等类型影片。

商业电影的性质决定了其追逐利益的属性,而系列化创作不仅是复制票房成功的捷径,也是电影工业体系成熟的一项标志。

纵观今年的票房总榜,续集电影仍占多数,除去《我不是药神》和《头号玩家》,年度票房前十名中,有8部影片都具有系列属性。

2018年度票房榜单

《唐人街探案2》与《红海行动》的成功,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开拍续集也必是板上钉钉之事。

成功者切莫沾沾自喜,溃败或许近在眼前,如今愈发理性的市场观众,往往翻脸比翻书还快。

遥想当年,《西游·降魔篇》也曾在春节档掀起观影浪潮,而续作《西游·伏妖篇》却遭到了市场观众的一致诟病。

就算往日一片狼藉,但希望仍在

吴京的《战狼》系列

尚在续命的《叶问》系列

以及将映的乌尔善的《封神》系列

都给了国产系列电影无限的想象空间。

今天,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突破559亿,超过2017年的全年票房总额,正式向着全年600亿的目标迈步而去。

我们希望国产系列电影,可以为中国电影市场添一把火,加一份柴,不再重蹈前者失利的覆辙,将这份尚微的希望不断延续下去。(文章配图来自豆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