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高培勇:当前宏观经济政策部署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

原标题:高培勇:当前宏观经济政策部署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

高 培 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当前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异常复杂,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短期与长期,国内结构性矛盾和外部的冲击相互交织在一起”,这种复杂的经济形势使得我们在政策选择上极其艰难。

单纯任何一个方面的问题,我们都有经验也有一套相对成熟的理论加以支撑。两个矛盾同时到来,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不能单独的面对单一矛盾,当前的经济政策必须两方面都要兼顾到。一方面要关注结构问题,这是长期健康发展的关键所在,不能忘记;另外也要兼顾目前短期需求所受到的外部冲击,特别是外部需求受到的外部冲击。但是也不能平均使力。要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我们必须分清主次。

“主”是什么?从今年1月以来中央对经济形势判断就是“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围绕这种判断就形成了新发展理念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两条主线索。用一个大的关键词加以呈现就是“高质量发展”。要明确我们是在高质量发展阶段还是在高速增长阶段,不能用高速增长阶段的理论思想和方法解决高质量发展阶段的问题。在这个时候我想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既兼顾两者又分清主次的这样一个前提之下,巧妙的把两个方面的问题结合在一起,用一个兼融的办法加以解决。

大家看到最近有关宏观经济政策部署的时候,我们可以看三次中央政治局研讨经济形势的报告:第一次是4月23日政治局研讨经济形势的,给出的判断是“稳中向好”,做出的最重要的部署是对标,跟高质量发展对标。第二次是第二季度7月31日中央政治局研讨经济形势的时候做了两个调整,一是由“稳中向好”修改成“稳中有变”紧跟着说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凸显。这时候它的背景是中美贸易摩擦在7月6号正式开启。最近的一次政治局会议是10月31日,大家看到它的表述, “稳中有变”这个判断没有变化,但是提到比如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一些企业的经营困难有所加大等等。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同时使得调结构和扩需求两个方面的操作对接起来,从而使矛盾得到有效解决。

最近的部署,比如说第一扩大基建。7月31日就提出要扩大基本建设地狱外部冲击外部需求的下降,但是这种扩大需求的投资不是照搬1998和2008年那样的做法,它提出了一条“要和补短板相结合”。我们要扩大基建投资,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第二是受制于人的产业和产品的短板,这就是一种结合。

第二,“减税降费”。目前社会上减税降费的呼声非常高,但是此减税降费非彼减税降费。价格有三个要素:成本、税费、利润。过去只要有助于扩大企业和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就为扩需求提供了坚实的保证,标的在于需求,目标在于扩需求很重要。但是今天我们采取这样的办法行吗?减1000万亿?减了之后结构性问题怎么对接,和供给侧问题怎么对接?目前减税降费标的是成本,目标是降低成本。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把税减下来,第一可以减企业的税,第二减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的税,在生产过程中是生产税,在流转过程中是流转税,这是不一样的。另外减税之后拿什么支撑?过去很简单,就是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支撑,我们还认为天然的就应该这么做。减了100亿税收,又减100亿支出,整个总需求减100亿,所以增赤字增发国债是必然的选择。但是这样的决策在今天行吗?显然不行。一手减税另外一手增列赤字增发国债,资源配置格局没有发生变化,大家在感觉上税收减了,但是明年开始要增加国债的还本付息支出,退一步讲本金可以不还但利息还是要付的,这不是降成本而是增成本,只不过是增加远期的成本。

第三个就是赤字的考量问题,这不是一般意义的。第一是稳信心的问题,第二是稳预期的问题。大家有机会到地方做一番调研,而不是拍脑袋。我们讲赤字的时候,刚才刘元春教授用的是公共预算的赤字,而不是政府收支的赤字。再有就是稳预期,大家如何看待3%的指标?这和我们过去十几年来对这个指标的宣传和运用直接相关。在我们根深蒂固的思想深处,把3%当作存在不存在金融风险的一个标志,当作是否要搞“大水漫灌”的标志。稳预期必须要用具体的行动去稳定预期,这些都是当前考虑当中出现的问题。

最后一句话,我想说面对宏观经济分析的时候,面对宏观经济政策决策的时候,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避免“重蹈覆辙”和“惯性思维”,不能一不小心滑落到惯性思维的轨道,使得我们再一次失掉结构调整的机会,我就说这些,谢谢!

本文系嘉宾11月24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年度报告发布会上的主题发言,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编辑:孙巧铃

资料来源:人大国发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