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这篇文章说透了!

原标题: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这篇文章说透了!

民进党在县市长选举中遭遇空前惨败,蔡英文也被迫辞去党主席,民进党和蔡英文的惨败是必然的。今天,一位叫做“姚尧”的大陆作者,用详细的事实和数据,对近期台湾县市长选举进行了回顾,深入地分析了蔡英文输得这么惨的原因。

来源:姚尧(ID:yaoyaostrategy),不代表本平台观点,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

首先,我们有必要了解,虽然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出息有限、难成大器,但这两个政党在基因上是完全不同的。国民党的特点在于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输得都已经脱裤子了,关起门来还是要排资论辈。在国民党内,战将都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你势头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扑上来逢迎拍马,想要跟你套近乎、蹭热度。可一旦你遭遇挫折了,所有人都会敬而远之,与你划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踩着你的头颅而以清高自诩,可谓集官僚文化糟粕之大成。民进党则不然,他们在处困境时战力十足,只要能够杀出血路,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也可以放下恩怨一致对外。可一旦获取胜利,就会不顾廉耻地抢占地盘,吃相极其难看,可谓集土匪文化糟粕之大成。2016年获得全面执政权后,民进党人就开始肆无忌惮地争权夺位,先是最顶层的当权者把最好的权位揽到自己兜里,接着又去拼命搜寻那些次一等的、再次一等的肥差,用来安排自己的小弟。在这个安排小弟的过程中,民进党看上了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简称“北农”)总经理的位置,并且如愿以偿地拿了下来。可以说这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干得最蠢的一件事因为原来的北农总经理正是当时已经淡出政坛十六年,现在正如日中天的高雄新当选市长韩国瑜。若不是被民进党搞到失业,韩国瑜现在应该还在北农卖菜。不过在当时,还没有人想到这件小事会引发山崩海啸般的后续效应。

民进党全面执政后,对国民党发动了抄家灭族式的围剿,冻结了国民党的党产,以致于他们连党工的薪水都发不出来,更不用说选举时的大规模资金投入了。在民进党看来,他们最大的敌人就只有国民党。只要能把国民党彻底整垮整死,那么他们再怎么胡作非为都行,因为他们已不再有竞争对手,民众也不再有第二选择。然而,民进党这一刀砍下去,不但没有将国民党一刀毙命,却反而割掉了国民党身上的烂疮,这可以说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干的第二件大蠢事。我们方才说过,国民党原本是个腐朽僵化的老机器,要想凭借自身的能力改革,原本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这从国民党失去政权后表现得一如既往的差可以得到证明,即便民进党执政后的民调一路下滑,作为对照组的国民党却也迟迟未能出现相应反弹。在国民党腐朽僵化的机制下,韩国瑜这样的人原本是永无出头之日的,他当初不就是因为无法适应这种机制而退出政坛的吗?现在好了,民进党的全面围剿,使得国民党中央丧失了过去可以调配的庞大资源,那些被马屁精包围的所谓党内大佬们也随之门前冷落,为日后韩国瑜的横空出世创造了有利环境,这就如同历代国家危亡时,总会从底层涌现出许多英雄名将一样。民进党人如果有智慧,他们就应该懂得,一个腐朽僵化的国民党才是他们得以长期执政的票房保证。可惜的是,民进党人就像土匪进城一样,看到金钱美女便利令智昏,自己撕毁自己的票房。不过,这在当时依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毕竟这两个党都是一样的目光短浅、出息有限。

2017年1月12日,不久前因北农总经理工作被民进党抢走而失业的韩国瑜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在5月20日的投票中只获得5.84%的选票,在候选人中排名第四,可见此时的他在党内毫无影响力。9月7日,韩国瑜被下放到高雄担任党部主委。2018年4月9日,韩国瑜将户口迁到高雄,宣布参选高雄市长,5月21日正式获得国民党提名。当时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选战,这跟韩国瑜是否有能力无关,因为舆论认为民进党不可能失去高雄。民进党在高雄的势力强大到什么程度呢?现在的高雄市是由原来的高雄市和高雄县合并而来,民进党在原高雄市已经持续执政了20年,在原高雄县持续执政了33年,在合并后的2014年高雄市长选举中,民进党提名的陈菊获得了99万多票,杨秋兴获得了45万多票,差距高达近54万票。因此,舆论普遍认为,韩国瑜若能在此次高雄市长选举时将差距缩小到二十万以内,那就已经可以算作胜利了。若能将差距缩小到十万以内,那就绝对是大胜了。至于当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2018年3月7日,陈其迈在民进党内初选中胜出,获得党内提名参选高雄市长,同时也被认为将毫无悬念地在年底的高雄市长选举中胜出。4月21日,原高雄市长陈菊北上出任蔡英文办公室的秘书长,同时还带了一帮在市府的亲信随她北上,疯狂地抢占各个要职肥缺。这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干的第三件大蠢事,它不仅引起了极差的社会观感,更导致日后高雄选战告急时,民进党在高雄根本没有人才可用。与第一、第二件大蠢事一样,干出这第三件大蠢事同样也是由于他们的土匪文化所决定的,一旦老大抢下权位,就得赶紧给小弟分地分钱。

其实,此时韩国瑜的声势已有渐起之势,这主要是因为他在北农的继任者吴音宁表现实在太烂,饱受社会各界挞伐。吴音宁凭借裙带关系出任北农总经理后,坐领250万新台币(合56万人民币)的年薪,却在经营管理上表现得极其幼稚无能,遂成为国民党和亲蓝媒体猛烈攻击的对象,民进党和亲绿媒体为偏袒自己人,则拼命为吴音宁护航。于是,双方火力的焦点就集中到那个原本小得不能再小的卖蔬菜水果的公司身上,而交火的方式就是拿前任总经理韩国瑜和现任总经理吴音宁作对比,结果为韩国瑜博取到了求都求不来的媒体版面。陈其迈原本的策略是将选战作冷处理,因为绿营在高雄基本盘远大于蓝营,只要不出太大的变动,自然就能在年底的选战中顺利当选,这原本也是无可厚非的,所有大幅领先者都会采取这种策略。韩国瑜因基本盘大幅落后,故而必须要主动出击,博取媒体版面,引发社会热议,才能有迎来转机的可能。出乎人们意料的是,高雄的陈其迈不愿意搭理韩国瑜,台北的吴音宁事件却使得韩国瑜成为了媒体热议的焦点。经过比对,人们逐渐认识到韩国瑜的四大优点:

第一是能干,就任四年来,使得一家业绩常年处在盈亏线边缘的公司实现盈利大幅成长,创造了北农成立四十年来前所未有的优秀业绩。

第二是亲民,就任期间,韩国瑜常年与员工打成一片,公司赚得利润后,便拿出很大一部分来作为奖金分给员工,即便民进党议员强力反对也仍然坚持己见,所以韩国瑜离开北农时,上上下下都哭成一片,不舍得他走。同时,韩国瑜对于南部的果农、菜农也非常照顾,让他们的农产品能够卖出个好价钱,这也是日后韩国瑜能够在高雄胜选的主要原因,因为南台湾的各县市都是以农业为主,而农民长期以来都是最挺民进党的。这两年来,由于台湾的蔬菜水果价格崩盘,农民日子非常煎熬,他们自然怀念过好日子时的韩国瑜,痛恨让他们过苦日子的民进党、蔡英文和吴音宁。

第三是清廉。民进党为了斗倒韩国瑜,派出大量的司法检调人员去北农查账,希望能够找到韩国瑜贪赃枉法的证据。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被派去查账的会计师居然成为了韩国瑜的铁粉,他逢人就说:“如果韩国瑜将来参选,一定要投他,我就是查他帐的人,查了这么多年的帐,还从来没见过像韩国瑜这么干净的账本。”清廉,是每个从业者的基本要求,却又很难向别人证明。好听话谁都会说,关键是要别人愿意相信。试想,仅凭韩国瑜的一己之力,是很难让高雄市民相信他绝对清廉的。于是,民进党帮韩国瑜做到了。

第四是口才。民进党和亲绿媒体全面攻击韩国瑜,韩国瑜也相应做出各种澄清和反击,遂在媒体和网络上留下了大量的视频画面,人们这才发现原来韩国瑜的口才是那么的好,反应是那么的快,迅速吸引了大量粉丝的追捧。尤其是年轻人,特别喜欢看韩国瑜反击民进党的各种金句妙语,他们在网络上疯狂转发与韩国瑜相关的视频,使得他在远离政坛十六年后居然一跃而成为全台最受关注的政治明星。

诚然,韩国瑜的能干、亲民、清廉和口才都是他固有的优点,但如果高雄的选战真如陈其迈最初设想的那样冷处理,那么韩国瑜的这些优点是不会有多少人知道的。倘若民进党当初能够简洁明快地处理吴音宁,让她早日离开北农,那么国民党的攻击就会失去着力点,韩国瑜的声势也没有那么快起来。可惜的是,民进党上上下下都在全力袒护吴音宁,到后来甚至发展到连蔡英文都亲自下令民进党要为吴音宁积极辩护。正是由于吴音宁事件的持续延烧,使得韩国瑜得以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让人们得以认识到他有这么多的优点。我们在前文中提到,当初将韩国瑜从北农的位置上挤下来是民进党执政后干出的第一件大蠢事,而之后全力袒护韩国瑜的继任者吴音宁,则是其执政后干出的第四件大蠢事。民进党人居然能够在一家小小的果菜公司上来回栽两个大跟头,其智商也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追本溯源,这仍是由其土匪文化的基因决定的。

吴音宁之所以会在全台引起如此大的反感,是因为她的存在让年轻人、甚至中壮年都普遍产生了“相对剥夺感”。相对剥夺感的意思是指当人们将自己的处境与某种标准或某种参照物相比较后而发现自己处于劣势时所产生的受剥夺感,这种感觉会产生消极情绪,可以表现为愤怒、怨恨或不满。简而言之,相对剥夺感就是我觉得我和他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他不用努力就能获得各种资源,而我拼尽全力却永远无法获得。当初,民进党正是操弄相对剥夺感而赢得政权的,那一次他们攻击的对象是连胜文,这个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权贵子弟,一路攀升直至被保送为国民党提名的台北市长候选人,而在蓝营基本盘远大于绿营的台北市,连胜文几乎已经笃定能当选为台北市。于是,在民进党的操弄下,这被渲染成全台年轻人普遍沸腾的相对剥夺感,最终民众让连胜文在台北市长选举中大败,进而连累了国民党在其它县市的选举同样是大败。不过,在2014年击败连胜文的却不是民进党人。由于党内缺乏好的候选人,民进党与无党籍的台大医学院教授柯文哲合作。民进党协助柯文哲在台北市击败了国民党,柯文哲则协助民进党在其它县市大获全胜。在2014年的县市长选举中,民进党赢得了全台22个县市中的13席,而国民党输到只剩下6席。在占全台人口70%的所谓“六都”中,国民党只以2万票的极微弱优势守住了新北市,在台北市以24万多票的差距输给了无党籍的柯文哲,另外桃园、台中、台南和高雄四都则皆为民进党所有。若将自己全力支持的台北市柯文哲算上,民进党等于是赢得了六都中的五都,这为蔡英文在2016年的大胜奠定了基础。可是到了2018年,如何处理与柯文哲的关系,却成为民进党最困难的抉择。

在台北市的选民格局中,蓝盘原本是大于绿盘的,可是在2014年的县市长选举中,由于马英九的昏庸无能,使得大量的蓝营选民不愿意出来投票。由于连胜文引发的相对剥夺感,使得中间选民青睐柯文哲。为了击垮国民党,绿营选民更是一面倒地全力支持柯文哲。可是当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长后,本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务实态度,积极响应大陆提出的“两岸一家亲”,引发深绿的强烈不满,却获得了中间选民和浅蓝的好感。在2014年,连胜文只能拿到蓝营中深蓝的票,浅蓝是不愿意投票的;柯文哲则能拿到深绿、浅绿和中间的票。可是到了2018年,柯文哲的票源结构发生了位移,除了原来的浅绿、中间外,还能瓜分到浅蓝,不过也因此失去了深绿。国民党提名的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的票源结构是深蓝和浅蓝,浅蓝的票以前都是投给国民党的,但在2014年那次因不满连胜文而拒绝投票,2018年则因柯文哲的漂移而被瓜分。至于深绿,因不满柯文哲响应“两岸一家亲”,强烈要求民进党自提候选人,使得蔡英文陷入空前的困境。

按照蔡英文此时的如意算盘,是继续与柯文哲合作,协助其连任台北市长,然后守住已有四都,再敦请老将苏贞昌出马拿下新北市,那么2020年就是囊中之物了。可一旦自提候选人,弊端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民进党自提的候选人在台北绝无胜选的可能,而且毫无疑问会是第三名,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其次,一旦民进党提名自己的候选人,就会分割到柯文哲浅绿的票源,造成国民党渔翁得利,赢回台北市的局面,这是民进党最不愿意看到的。再次,如果民进党自提候选人造成柯文哲落选,那么柯文哲必定会参选2020,而他在浅绿的票源上是与蔡英文重叠的,浅绿票源分散的结果,同样会使得国民党在2020年渔翁得利。如果民进党自提候选人都无法将柯文哲拉下马,也就是说柯文哲能够在两大党的夹击下连任成功,同样会提升他的气势,这当然也不是民进党愿意看到的。最后,柯文哲不仅在台北市有许多支持者,在其它各县市的支持者更多,且是以年轻人为主。如果民进党与柯文哲决裂,那么在其它县市的柯粉虽然无法在台北市用选票支持柯文哲,但他们却能够在其它县市用选票修理民进党。因此,就理性分析而言,蔡英文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台北市自提候选人,可她终究还是在5月30日被迫提名姚文智为民进党的台北市长候选人,做出了其执政以来的第五件大蠢事。与之前的四件大蠢事不同,这次的大蠢事不是由其土匪文化基因决定的,而是由“李自成窘境”决定的。由于在两岸问题上的顽固不化,台湾的经济快速下滑,进而导致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快速下滑,于是她就只能向深绿基本盘靠拢,听从他们的意见自提候选人。

民进党自提候选人,与柯文哲决裂后,引起了全台柯粉的强烈不满,他们除了在台北市攻击民进党外,也在其它各县市寻找可以攻击民进党的着力点,而柯粉效应外溢受惠最明显的就是韩国瑜,因为韩国瑜和柯文哲有非常好的交情。由于韩国瑜在北农的出色绩效,柯文哲对其非常欣赏。在韩国瑜被民进党逼着离开北农后,柯文哲有意将韩国瑜延揽至市府团队,为此还特别携妻子到韩国瑜在云林的家中与韩国瑜夫妇吃饭,而韩国瑜也已经点头答应进入柯文哲团队,是后来民进党的台北市议员强力反对才不得不作罢,否则韩国瑜今年当不会出来选高雄市长,而应该是留在台北市政府帮柯文哲打选战。正是由于这段渊源,让韩国瑜非常感动,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柯文哲对他有知遇之恩。因为虽然他一直都是国民党员,但在淡出政坛的16年间,国民党根本没什么人理他,只有柯文哲还把他当个角色,经常交流对于市政的看法。就这样,正当吴音宁事件的热潮逐渐淡去时,柯绿分手的效应又再次续上,使得韩国瑜依旧处于媒体关注的焦点。人们逐渐发现,韩国瑜的魅力较柯文哲有过之而无不及,遂使得韩粉的数量激增,甚至迅速超过了柯文哲,而姚尧自己也是在这个时段才开始认真关注韩国瑜这个人的。

由于十年前的一些因缘,姚尧(本文作者)曾经认真研究过台湾的历史,也与不少台湾的政治人物和媒体人有些或深或浅的交情。虽然后来的注意力早已不在这方面,但对于岛内发生的大小事也还知道一些。这十年来,除了柯文哲是新面孔外,其它政治人物都是十年前研究过的,所以当韩国瑜突然蹿红的时候,我觉得非常讶异,这个人是谁?台湾怎么会有这号人物?我怎么都不知道?一查资料方知他在2001年就已经淡出政坛了。于是,我找来他这一年多的资料,没看多久我就断言此人必成大事。时至今日,韩国瑜一举成名天下知,大家都在好奇这人究竟有什么魔力,何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翻转高雄?但我想,真正能够猜到原因的人是极少极少的,哪怕是韩国身边最亲密的战友们都不会知道。今天,我把答案公之于众,因为韩国瑜百分之百深入研读过《毛选》。当你反复熟读深思某位作家的书后,言谈举止必定会深受其影响,一般人对此当然看不出来,可同样熟读这位作家的人是很容易看出痕迹的。在我看来,台湾有两个政治人物是读过《毛选》的,一个是柯文哲,一个是韩国瑜,可能这也正是他们俩会惺惺相惜的原因之一。或许柯文哲读的还比较粗浅,但韩国瑜绝对是深入研读过,他的很多语言行为,尤其是群众路线那一套,绝对是从《毛选》里学来的。所以,什么叫作降维打击?这就叫降维打击!当台湾其他的政治人物还只会在议事厅鬼扯打架时,韩国瑜竟然闭门修行了十六年,而且是反复研读《毛选》这样的著作,其思想之深度和胸襟之宽广早已远非同行所能比拟,故而一出手就是惊天巨浪。

总而言之,当民进党在5月30日决定自提候选人时,就把导致其日后败亡的五大蠢事都已经做完了,战略上就已经注定他必败无疑。

5月,韩国瑜直指高雄市当前的两大要害是“又老又穷”。对此,陈其迈非常气愤,正式开记者会反驳韩国瑜,要他这个“外地人”不要唱衰高雄,亲绿媒体更是全面挞伐。

当初决定主打“又老又穷”这个议题时,韩阵营内部也是存在高度分歧的,许多幕僚认为这样可能会刺伤高雄人的心,不利于选情,但韩国瑜坚持要主打这个议题,并且拿出去数据证明:高雄在2010至2016的七年间,25到34岁的年轻人口减少8万多,六十岁以上老年人口却增加了11万,这是又老;高雄的青年失业率高居六都之冠,平均月薪却是六都之末,只达到新竹市的六成。除此之外,高雄市还背负了高达近3000亿新台币的债务,这是又穷;“又老又穷”的说法一点也不夸张。与此相对应的,韩国瑜提出的竞选口号是“东西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

随着“又老又穷”的议题持续发酵,韩国瑜的民调开始逐渐攀升,从最初落后陈其迈的二十多个百分点,到八月份时就只落后5%左右,逼得陈其迈再也不敢继续采取冷处理的选战策略,而必须与韩国瑜正面开火。在台北的柯绿分手议题逐渐冷却之后,整个台湾的选战焦点都开始全部聚集在高雄。

8月23日,整个南台湾天降暴雨,高雄市一片泽国,重创民进党的选情,其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陈菊长期吹嘘自己的治水政绩,结果被一场暴雨打回原形。第二,水褪去后的高雄道路上出现了五千多个触目惊心的大坑洞,显示当初在修建工程时必然存在大量偷工减料和营私舞弊。第三,陈菊执政期间造了许多漂亮建筑,把高雄打造成休闲的宜居城市,所以很多人不愿意接受韩国瑜所说的“又老又穷”,可现在满地坑坑洼洼的路面沉重打击了高雄人的自信心,使他们不得不直面现实,反思过去。第四,陈菊留下了这么个大窟窿后,自己却跑到台北去做大官,不但自己走,还把市府团队中的大量亲信带走,让民众感到极为恼火。陈其迈最初的竞选策略是陈菊最好的“接棒人”,要在高雄“一棒接一棒”,现在陈菊的形象既已崩塌,作为他的接棒人,陈其迈的选情艰难可想而知。

9月11日,民进党被爆出“张天钦事件”,又称“东厂事件”。蔡英文执政后,为修理国民党而成立“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简称“促转会”),其副主委张天钦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提出要好好利用促转会来修理国民党,并且洋洋自得地宣称“我们本来是南厂,现在变西厂,后来升格变东厂”。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成立促转会的目的为何,可它的招牌毕竟挂的是“转型正义”,现在其副主委竟然公然以选战打手为使命,甚至以充当东厂为荣,就连内部人都听不下去,于是有内部人主动录音后向媒体爆料,遂引发轩然大波。虽然张天钦隔日就请辞下台,主管领导多次道歉,但这依然无法平息民众的怒火。于是,民间开始流传一个口号,叫“1124灭东厂”(11月24日即投票日)。不久之后,民间又开始流传一个段子,说现在台湾最大的党既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而是“讨厌民进党”。也就是说,民众虽然对国民党还是好感有限,但是都强烈憎恶民进党。

与此同时,韩国瑜延续“又老又穷”的议题而强打“北漂”议题,说的是以前高雄很繁华,大家都到高雄找工作,可现在高雄穷困了,高雄子弟只能漂到台北来谋生活。于是,韩国瑜拍摄了许多宣传广告,主题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在高雄的父母盼望在北台湾的孩子能够返回家乡,一个是在北台湾打拼的年轻人想要回到父母身边。这些广告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并在9月24日的中秋节前后掀起一波波高潮。从这个时候起,我觉得韩国瑜就已经反超陈其迈了,而且只要韩国瑜不犯重大错误,这个差距会越拉越大,虽然我自己是觉得“北漂”这个说法实在有点扯。台湾是个非常小的岛,我刚在地图上量了下,从高雄到台北的直线距离是290多公里,从上海到南京的直线距离是270多公里,两者差不多,那么请问有哪个上海人会说到南京去是北漂的吗?这不就一脚路的事吗?

为了应对韩国瑜强打的“北漂议题”,陈其迈也拍摄了《相信高雄》的广告。广告内容是这样的:一群在台北打拼的高雄人坐在一块,谈论高雄的好,谈论高雄的温暖,谈论自己对高雄的感情,谈论高雄是自己的骄傲。一个离开高雄超过15年的女孩说:“我是因为工作环境的关系离开高雄,到了一定的年龄后就一直想回家,非常非常想回家,我的户口还在高雄,死都不会迁。”一个离开高雄七八年的男孩说“在台北,是生存,在南部,那是生活。”又一个女孩说:“把自己提升到更好,就是为了要回去。”紧接着之前那个离开15年的女孩说:“能够回去发展,还是我最大最大的愿望。”然后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会觉得是高雄人讲出来很骄傲哎”“我会觉得我讲我是高雄人就蛮自豪的。”最后画面缓缓淡入儒雅地静坐倾听的陈其迈,字幕打上“高雄的好,我们知道”、“相信高雄”。

实事求是地说,这个广告做得确实是挺感人,但我一看到这个广告就知道,陈其迈这场选战必输无疑,因为他已经是黔驴技穷了,根本找不到任何应对的策略和方向首先,你跟着别人的议题打,这就已经是处于下风了,更何况你打得根本就不在点子上。我们看广告里的这几句对白,你说“因为工作环境的离开,非常非常想回家”,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高雄不能给你好的工作环境呢?你说:“在台北,是生存,在南部,那是生活。”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能在高雄既生活,又生存呢?你说:“把自己提升到更好,就是为了要回去。”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要把自己提升到更好才能回高雄,而现在不能回去呢?你说:“能够回去发展,还是我最大最大的愿望。”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现在还不能回去发展呢?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高雄的经济凋敝,没法提供相对高薪的工作机会,所以只能在台北讨生活,这不正印证了韩国瑜所说的“又穷”吗?年轻人无法在高雄工作,就只能漂移到台北,这不正印证了韩国瑜所说的“又老”吗?所以陈其迈一方面愤怒地批判韩国瑜所说的“又老又穷”,可自己搞了半天却在拍广告印证韩国瑜所说的“又老又穷”,这种打法又怎么能不输呢?后来,陈其迈又将其竞选口号从“正义温暖”转变成“经济市长”,说是自己比韩国瑜更有能力提振高雄的经济,可是人们又不禁要问,既然你这么有办法,那么以前都是你民进党在执政,为什么你不做呢?

10月4日,在王金平的运作下,高雄市农会的理事长萧汉俊出面表态支持韩国瑜。在此之前,虽然韩国瑜在网络上的声势非常高,但民进党不屑地说那些都是空气票,又不是高雄在地人,不能在高雄投票。又说韩国瑜只有空军,没有陆军,将来还是必输无疑。随着萧汉俊的表态支持,韩国瑜算是有了第一支成建制的陆军。不过民进党又辩称说萧汉俊原本就是亲国民党系统的,出来表态支持韩国瑜这也没什么。结果没过多久,又有许多原本深绿的民进党铁杆支持者倒戈支持韩国瑜。于是,民进党一方面对这些进行人格抹黑,一方面说这些人都没什么分量。不管遇到多么不利的局面,民进党都要用硬凹的方式死不认错,可他们始终没明白,在全民“讨厌民进党”的大趋势下,你要懂得反省,民众或许还不生气,你越是死不认错,民众就越是要同仇敌忾地拆穿你的借口。

10月14日,陈其迈在凤山举行大造势,宣称有三万人参加,场面火爆。随后,王金平、萧汉俊为韩国瑜举办三场大造势,分别是10月26日在凤山,11月8日在旗山,11月14日在冈山,号称“三山大造势”。就在凤山那场,韩国瑜阵营的场面更加火爆,现场号称有五万人,而且很多人还是因为没法挤过来而提前离开的。凤山造势拆穿了民进党所谓没有陆军,只有空气票的说法,使得整个蓝营士气大振。相形之下,绿营则大为惊恐,将所有的选战资源全部投入到高雄。于是之后的每场造势活动都变成人数比拼,都不愿意自己在人数上输给对方。这或许是民进党不得不然的殊死搏斗,因为民进党绝对不能输掉高雄,一旦高雄失守,不仅会动摇这个执政了二三十年的大票仓,更关键的,也是民进党人不敢说出口的,那就是长期执政之下必定存有不少违法舞弊之事。将来如果韩国瑜彻查,不知该有多少人要被关进监狱。可是从更理性的角度而言,民进党是不能救高雄的,因为高雄已经救不起来了,民进党的孤注一掷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引起三个更加严重的反效果:

第一,韩国瑜的支持者全部都是自动自发来支持,而陈其迈的支持者全部要靠党机器来动员。韩国瑜挟带着自己的超高人气,经常前往其它县市帮忙助选,陈其迈则经常需要各路资源帮他助选,于是民间就传出了个段子叫“韩国瑜是一人救全党,陈其迈是全党救一人。”因此陈其迈原本能力不差的,却硬生生地被塑造成了一个无能的“妈宝”形象。

第二,在“讨厌民进党”的大趋势下,民进党任何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甚至民进党越是垂死挣扎,就越是激发民众的反感。许多中间选民真的是不喜欢国民党,但他们就是看着民进党的那副死不认错的样子心里不爽。他们之所以票投国民党,真的不是希望国民党赢,只是害怕民进党不输。

第三,按蔡英文最初的规划,是台北市与柯文哲合作,由苏贞昌出征攻取新北市,这样民进党的势力就能从原来的四都变成五都,国民党则六都全部挂零,那么2020将彻底无法与蔡英文抗衡。但是随着5月底被迫自提候选人,柯绿分手的结果使得苏贞昌在新北市胜选已无可能,于是蔡英文又将防线后撤至台中,宣称要“决战中台湾”。因为台湾的选民结构是越往北越蓝,越往南越绿,只要守住了台中,桃园、台南和高雄也肯定不会有问题,这样就能维持住2014年的四都,民进党此战也不算输。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应该作为大后方的高雄居然变成了交战的前线。民进党全力抢救高雄的结果,是原本势均力敌甚至小幅领先的各县市全线防守空虚。正是由于民进党全线撤守高雄,使得国民党在许多原本希望渺茫的县市也实现了翻转,这就是蔡英文在此次县市长选举中全线惨败的根本原因。

在2014年,民进党拥有六都中的4席,加上台北市的柯文哲是其全力扶持,几乎可以算作是5席,国民党只有新北市1席。到2018年,民进党只剩下桃园市和台南市2席,国民党则坐拥新北市、台中市和高雄市3席,台北市也只是以三千多票的极微弱劣势才输给柯文哲。在六都以外的16个县市方面,民进党在2014年有9席,到2018年只有4席。国民党在2014年只有5席,到2018年提升至12席。如下图所示:

2018年的县市长选举结束后,民进党最顶层的政治人物中蔡英文和陈菊被彻底歼灭,赖清德至少被灭了一半。现在台面上还能接班的,或许就只剩下桃园市长郑文灿和台南市长黄伟哲,尤以郑文灿可能性最高,但若要参选2020,却也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性。台北市的柯文哲这次只是以极微弱的优势击败国民党的丁守中,台北市尚且选得如此艰困,应该也不敢动参选2020的念头。国民党这次大胜的功臣无疑是韩国瑜,但他既然刚攻下深绿的大票仓高雄,许诺要全力带领高雄人民拼经济,应该不至于明年就去为参选2020作准备。所以,国民党推出的2020候选人的应该还是朱立伦或者吴敦义,他们也确实极有可能胜选,但谁都知道,这次的胜仗是韩国瑜打下来的。无论是否能够在形式上问鼎大位,他都将是国民党内最有权威的人,因而也将是决定台湾未来走向的人。

韩国瑜之所以能够在深绿的高雄赢得如此广泛热烈的支持,是因为他给高雄人民带来了希望,许诺他们全力拼经济就能过上好日子,就能又年轻又有钱。可这要怎么做呢?韩国瑜说“东西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试问,东西要出到哪里去?人要从哪里进来?答案不言而喻。韩国瑜又说以后的高雄要“经济100分,政治0分,全力冲经济。”什么叫政治0分,意思更是再清楚不过了。

很多人说,国民党这次选举大胜,我们又要给台湾钱了。不过,花这个钱是值得的,因为韩国瑜要想在高雄站稳脚跟,必须立刻在经济上全面依靠大陆,一面将高雄的东西卖到大陆,一面吸引大陆的人去高雄旅游,而这最大的好处就是美国再也无法通过操弄台湾问题来对我们进行威胁和讹诈,台海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迎来和平,使我们得以在这个全球局势诡谲动荡的大环境下扫除一大隐患,从而能够更好地发展经济。与这个大战略相比,往那个小岛上花点钱还是相当值得的。从义的方面讲,他们毕竟是我们同文同种的骨肉同胞。从利的方面讲,买台湾要比打台湾划算太多了。

团团有话说

台湾省这次的选举结果反映了广大台湾民众希望继续分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红利”、改善经济民生的强烈愿望。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台湾社会盲目引进西方政治模式而付出的惨痛代价:台湾民众用两年的时间认清了“台独”势力的丑恶嘴脸,但在世界高速发展、中华民族加速实现伟大复兴的今天,我们美丽的宝岛台湾能有多少个两年可以挥霍呢?

习近平总书记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衷心希望台湾同胞可以早日从理念撕裂、效率低下的两党竞争体制中清醒过来,共同迈向祖国统一、人民幸福、生活美好的康庄大道!

编辑 | 刘 青 校对 | 曹 政

来源 | 姚尧

什么蓝的绿的,赶紧变红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