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吉林东丰爆炸惊险一夜

原标题:吉林东丰爆炸惊险一夜

吉林东丰一公司发生爆炸致2死57伤

文|蔡家欣 吕萌

图|吕萌

编辑|孙俊彬

位于江城机械厂公司南侧的十户人家距离爆炸地点最近、房屋损坏严重。

“轰隆”一声巨响,老曹在睡梦中被惊醒。

睁眼的瞬间,屋子顶棚“整个掉了下来”,把他的肋骨砸断。电停了,随即屋内陷入黑暗。黑暗没有持续太久,老曹的屋子很快又被照亮了,黑影借着火光在墙上跳动,他往窗外望去,外面的天空一片火红,宛如黄昏时分。

汽车混乱鸣笛、持续的巨响爆炸和“哔哔”的火烧声响,老曹清醒过来,他意识到“可能出事了”。

根据政府通报,11月23日23时31分,位于吉林省东丰县三合乡永安村三组的吉林省江城机械公司发生爆炸并引起火灾。

截止11月27日发稿前,至少3名遇难者的遗体在东丰县殡仪馆等待火化,57个受伤的村民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其中有3人转院至长春接受救治。距离事发地500米远的湖面上还散落着被炸飞的黑色碎砖瓦,被砸出坑的湖面又重新结成了冰。

据吉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控制,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对于案件进展情况,检察机关将持续跟踪。

梦中惊醒

被惊醒之后,老曹听到了儿媳和孙子的呼救声,顾不上身上的伤,他跑到西屋,借着火光,他看到儿媳班跃云手肘曲着,护着底下的孩子,他们的身上压着房屋顶棚和窗板子。

66岁的老曹一家四口住在位于江城机械公司的南侧围墙外的屋子里。老曹夫妇在东屋,儿媳孙子住西屋。这是永安村距离爆炸地点最近的10户民屋之一,也是此次爆炸造成房屋倒塌情况最严重的几户村民。

在老曹的帮助下,儿媳咬紧牙关,用手撑起压在身上的窗户板子,老曹把孩子从底下“拽了出来”,转头再用手去扒那堆压在儿媳身上的木板子。10岁的孙子感知到危险,嘴里喊着“爷爷赶紧跑”。

5分钟后,老曹一家四口仓惶逃离半塌的房屋。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很快挤满现场。“跑”,“一直往外跑”,最后逃出屋子的班跃云回头时眼前漫天火光,“一片火海”,她拼命地喊“救命”。老曹记得,“汽油到处飞”,“落到柴垛,柴垛就着了起来”。

站在零下10度的室外空地上,班跃云才感觉到了冷,她重新折返到屋里,给老人和小孩拿了几件衣服。2个小时后,11月24日凌晨1时15分,老曹一家四口被送往距家120公里的梅河口爱民医院。儿媳班跃云和孙子住在8楼重症区。

24日东丰县人民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事故已造成2人死亡,57人受伤。据《辽源日报》报道,1天后,伤者中有1人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死亡人数上升至3人。

2018年11月26日,遇难者王启全和杨剑峰的遗体没有火化,分别安放在东丰县殡仪馆18、17号祭奠厅。

55岁的王启全在事故家中被掉落的房顶砸死,王启全的弟弟告诉《后窗》,另一名死者叫张海博,今年8岁,是王启全媳妇改嫁后带来的孩子,“有点残疾”。在医院打针的时候,老曹遇到了邻居王启全的媳妇刘士敏。“俺们当家的死了”,刘士敏告诉老曹,自己亲眼看着“当家的”从废墟中被扒了出来,断了气。第三名死者名叫杨剑峰,曹老汉告诉《后窗》,杨属于外迁户,“后来买的房子,说是要买给他老丈人的”。

《后窗》在现场看到了吞噬王启全家两口人的那所房子。房子已看不出原型,只剩下两面墙,棉被和家具散落在杂石堆中,屋后的一棵老树根茎也被拔起了一半,摇摇欲坠。

遇难者王启全家中房屋损坏严重,屋顶及部分外墙全部倒塌。

油站发生爆炸?

爆炸发生前,老曹从来没有想过距离自己家仅30米远的那座工厂会险些夺走他一家人的命。

2002年,吉林省建设集团旗下的江城机械公司落地永丰县三合乡永安村三组303国道旁,这一地段属于三合乡工业园区。2005年东丰乡经济开发区建立,三合乡提出“工业强乡战略”,目前园区内仍有多家机械设备制造厂。

工商资料显示,江城机械公司主营工程承包和路桥建设。事故发生后两天,《后窗》在现场看到厂区中数十辆停放着的运输卡车已经烧毁变形,厂区西侧停放的多辆大型铺路机车窗玻璃被气流震碎。

爆炸厂区中停放着数十辆工程用车,部分车辆车体严重变形。

村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事发地系江城机械公司的一个加油点,建厂初期曾因油罐距离居民点太近(约50米),曾遭到部分村民反对。

据《新京报》报道,事故发生后,东丰县应急办称系该地一处油站发生爆炸。但东丰县委宣传部人员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这一说法。该人士称,事故并非因为该厂油罐与居民区距离太近。尽管爆炸发生地确实有个加油站,但离得很远,并且早在十年前已经废弃和整改,因此,“事故和加油站没有任何关系”。

事后的官方通报称,爆炸点位于这家公司的废旧仓库堆料场,因易燃易爆物引起爆炸。

老曹并不关心这些,“人家是施工单位 ,我们是个人,我们能干涉人家吗?”16年的时间里,老曹从未踏入过这个工厂。

工厂与民宅之间隔着一堵2米多高的红砖墙,墙外还种着一排树。老曹曾窥到工厂的一角——三个白色油罐,“圆形的,很大”。村民之间口耳相传的消息,外加进进出出的机械作业车,老曹判断“这是一个供油点”,因为“大型机械都要用油”。

对此,老曹隐约感到过危险,但他认为“人家搞这些东西,有人家的道理”。事发后,多名村民告诉老曹,三个油罐“炸了一个,旁边两个没炸”。老曹庆幸,“要都炸了,我们就活不到今天,都废了”。

事故发生后,那堵红墙被炸开一个十余米长的缺口。透过缺口看去墙内的东南侧堆积的烧焦轮胎如同一座黑色煤山。红墙外多处农田被烧毁,一片焦黑。当地村民称,这是由于厂区内堆积的大量轮胎被爆炸气流崩飞,砸在积雪之中形成黑色的坑。

东丰县人民政府发布消息,11月24日涉事企业负责人已被控制。25日有媒体发布视频,涉事企业江城建设集团10来名人员在事发现场周围驱赶过往车辆和群众,叫嚣“门口就俺家修的,别在俺家门口待着”。当晚,东丰县官方在微博上表示,对于企业工作人员“粗鲁言语”和“蛮横态度”已经进行教育管理。

事发后的现场已看不到村民口中的油罐。但当地村民仍然战战兢兢,不敢回去,“害怕再发生爆炸”。

2018年11月26日下午3时,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受灾严重的10户村民倒塌的房屋,严禁外人进入现场。

救援

从屋子里逃到大路上求救时,有人把老曹夫妇和小孙子扶上了一辆小面包车,送到了爱民医院,老曹只记得“沿路有雪,车跑得慢”,但到现在他也说不清到底是谁将他们送到医院来的。他庆幸,“虽然受了伤,但人都在”。

班跃云没有和他们一起离开,她又在303国道上待了一会儿,帮忙搀扶其他受伤的村民,直到东丰县医院救护车到来,“大伙儿都互相救的,哪有自顾自个儿的”。东丰县一医院医生此前接受采访时称,24号凌晨1点接收了大量来自周边的村民患者,基本都为玻璃划伤、擦伤。

2018年11月26日晚上10时,躺在爱民医院8楼重症区病床上的输液的班跃云。

班跃云侧身躺在病床上,闭着眼向《后窗》回忆当时情景,说话间隙不停咳嗽,她的左手手肘和身体均有多处擦伤,肺部不适。10岁的小男孩坐在班跃云旁边玩游戏机,他念叨着要到楼下的病房里看望爷爷奶奶,但身体条件不允许。他身上多处擦伤,脸上、手上和腿上仍残留有大量干掉的血渍。

“现在俺们无家可归,房没了,冬天到了,气温又那么低”,曹老汉告诉《后窗》,住院期间政府曾派工作人员来探视,并给予承诺,“说等俺出来了,先安排住处,房子过年给盖”。

曹盛泽坐在病房中玩游戏机。曹盛泽被家里人公认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优异。“当时就是啥都不知道了,想的主要是我妈,希望妈妈没事。” 曹盛泽说。

2018年11月26日,通往东丰县三合乡永安村三组的道路依然被警车封锁着,附近303国道两侧沿途民房多数倒塌,残砖碎瓦堆积,脱落的天花板和窗框在风中摇晃,残雪在焦黑的土地上。

官方通报称,此次受损房屋370户,轻微受损282户,鉴定需大修73户,彻底倒塌15户。对事发周边轻微受损的282户房屋,临时发放塑料薄膜1376公斤,并由三合乡政府和所在村党支部组织村民自行维修,更换塑钢窗,按不高于220元/㎡价格,由吉林省江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按实际面积结算,经鉴定为严重受损的73户房屋,由该公司按照法定专业部门出具的维修方案按时限进行维修。

老曹家属于“彻底倒塌没有维修价值的15户房屋”之一,按照赔偿方案,将由吉林省江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原址按原面积、原结构无偿翻建。

老曹信任政府的救援承诺,“所有损失包赔,都能做到位”,但他也感到有点可惜,念念不忘院子里那辆被烧坏的拖拉机,“我那大型车,火星子落上面,都废了,报废了”。

2018年11月26日,周边损坏的部分房屋还在等待修复、处理。

(文中老曹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