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嫁得好这回事

原标题: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嫁得好这回事

文 /美亚 来源公号:美亚在港村

01

某次活动上,参会名媛们自我介绍。宝宝们都知道亚姐是一个低调而谦逊的人,我简短客观陈述了自己的美貌和才华,30秒就over了。

同行基友很正直地补充:美亚太谦虚了,其实她很棒的,她嫁得很好。

我的脸部瞬间充斥尴尬无措,讪讪赔笑。

这种不适来源于:一出来玩,还提什么老公孩子啊,大家都是单身好嘛!二我总隐隐觉得「嫁得好」被算作个人优点标红加粗,有种遭受人身攻击的感觉。

回来我认真严肃地剖析了自己的不适:

当知根知底的基友陈述我嫁得好时,指的也许是婚姻现状,而在彼时满座生人的情境下,我产生了不自觉的羞耻代入——

你有没有发现,在中国的社会语境中,说一个女人嫁得好,潜台词通常是这位幸运的女士,通过婚姻实现了阶级上升,拿到了长期饭票的号码牌,过上了人人称羡的少奶生活。

这种嫁得好,和夫妻恩爱举案齐眉如胶似漆七年不痒,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蒹葭倚玉一嫁永逸,是把女性预设在弱势立场的睥睨说辞。

我上纲上线了?所以你听过哪个男人被羡慕「娶得好」?少奋斗十年那种最多是「命好」。

02

实际上我认为并没有「嫁得好」这一说,最多是一个动词,特指嫁人那一刻身份悬殊,荣升贵胄,而嫁得好这一道坎过了之后还好不好,权凭个人修行。

一种是尽职尽责,守住门头。

具体表现为拼命生孩子,母凭子贵;无所谓老公质素,生活质量,只保大房姿态。

凯特王妃为了嫁王室,从出生开始就被下了一盘大棋,上私立精英学校,接受贵族教育,父母宁愿负债被英国政府下达传令,也要送她去一年3万英镑的莫尔伯勒学院读书。

凯特15岁就看着威廉的照片说:某天我会成为他老婆。并付诸行动——休学一年,申请了和威廉王子相同的大学和专业。

如愿以偿成为优雅王妃后,凯特一直在生孩子。

去年9月,凯特王妃宣布又怀三胎。据说王妃每次怀孕都吐到翻天覆地,可依旧不干扰到她的敬业,七个月大肚子光着脚在雪地里会见挪威王室。

回顾之前的每一胎期间,也都爱岗敬业,细高跟鞋,得体套裙,甜美笑容。

当然,以我辈之蜉蝣,无法体味万乘之尊的乐趣,凯特王妃也算为了目标,执行力强劲一生的励志案例。并且,人家开枝散叶,是真的有王位继承。

但我看到凯特王妃偶尔流露的倦态,和被拍到的密集白发,总有种说不出的如鲠在喉。各种酸楚,冷暖自知。

昨日听闻凯特王妃即将生产,遥祝平安。

另外一个嫁得好的案例就是本港村的徐子淇:

徐子淇曾是香港女星的集体眼红对象。在百花争先与豪门牵扯不清的时候,初出茅庐的徐子淇,像空降兵般直接超越了刘嘉玲李嘉欣,24岁就嫁给了李家诚,成为了香港第二巨富李兆基的二儿媳。

她婚后按照豪门家规退出娱乐圈,九年生了四个孩子,两男两女,爆出还要再追第五胎,因为公公喜欢。

其实生孩子也没什么,高兴乐意有钱,但是对于豪门来说,女人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概念呢?

——徐子淇每一胎都要找风水师算生辰八字,所以四胎都是剖腹产。

徐子淇和老公李家诚曝光出来的,也都是甜蜜胜新婚的连体婴状态。

不得不说,徐子淇的身材还是保持得很好,仪态也是豪门的脸面啊。

然而李家昔日保镖凌剑刚爆料给港媒,说千亿儿媳平时只能跟同圈子的旧相识来往,平日活动范围一般是从香港中环至山顶。甚至吃东西也受到限制。

图右就是凌剑刚,这个爆料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

比如,不允许抛头露面到街头吃云吞面。某次徐子淇想吃云吞面,保镖们兵分两路,一路去买云吞面,一路去豪宅拿保温瓶。两路汇合后火速送到徐子淇的位置。(宅亚姐对外卖这个点有点羡慕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豪门,即使你还拥有平民的味蕾,但你要保持上流人士的优雅体面。云吞面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陋食,只能相逢不相识。

徐子淇的老公李家诚,也多次被港媒爆出「金屋藏娇不着家」的新闻,都被徐子淇夫妻双双把光曝的幸福笑容公关掉。

这种被豢养在深闺,低眉顺眼的嫁得好,凡事都要以夫家为先,大局为重,至于自己快不快乐,老公靠不靠谱,那都是「嫁得好」光芒之下的不重要。

03

第二种嫁得好,是潜意识里把豪门当跳板,让自我价值无限次方提升。借豪门之力变成豪门本身,达到势均力敌的平衡,不再畏首畏尾寄人篱下。或者鸟尽弓藏,自立门户。

邓文迪和章泽天是个中翘楚,还有Diane von Furstenberg,对,就是裹裙鼻祖DVF的创始人。

平民女孩Diane,22岁嫁给了德国王子Egon von Furstenberg,夫婿不仅是王子,还是意大利FLAT汽车的继承人。

Diane在非议中伤中蛰伏,韬光养晦。她坦诚接收了这段婚姻能给她的一切:

比如进入上流社会的入场券、纽约时尚圈的人脉,可以和Yves Saint Laurent作朋友,可以去工厂学习印染纺织技术。

也可以怀着孕敲开VOGUE主编的门,推销她的裹裙。

27岁,因为老公出轨,Diane坚决离婚,因为在短短5年内,她已经建立起自己时尚帝国的雏城。

离婚后她没有改夫姓,王室姓氏依旧是她的光环。她并不避讳这一点,在她的自传《黛安.冯芙丝汀宝:我想成为的女人》中,她诚恳地说:我分享了我先生的一切,包括他所有的知识和人脉。

但是她头脑太清爽了,她知道这些知识和人脉都随时可能断裂,需要紧迫使用:

当我知道我要成为Egon妻子的那一刻起,我决定拥有自己的事业。我只想做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一个通过婚姻得到甜头的小女孩...我不想做一个住在派克大街,假装有着体面的生活的欧洲王妃。

后来的Diane如何情场沉浮,都无关紧要,因为她已然是豪门。最重要的是,几十年过去,Diane25岁创立的DVF依旧独树一帜,一条秀款夏款连衣裙4750港币。

你看,这种嫁得好,比上一种更忍辱负重。嫁入豪门,士别自我三日,在这三日豪门生活里,不仅要情智双高,懂得审时度势,不动声色引渡资源,自身也要具备野心、能力、意志力,缺一不可,它日才可刮目相看。

04

这世间能量守恒,婚姻也如此。最好就是门当户对,互不沾带,资源共享。

高攀之下,要么就得付出超脱出婚姻的概念,当做人设来经营,摸顺夫家和自己的毛。要么就得坐实攀附之名,咬牙切齿毫无退路地往上走,因为一不留神就会成为人财两空被豪门掷弃的笑话。

梁洛施吕丽君哪怕下半生人生多精彩,都逃不过豪门弃妇的恶毒标签。

哪有什么嫁得好之说,都不过是鸳鸯蝴蝶梦,醒来周身痛。倒不如郭晶晶,揣着身家荣耀嫁个人,恩爱是佳话,分开是传奇。

当然,更希望「嫁得好」这个词,有日能洗涤掉周身的梦幻色彩和男权意味,变成婚姻幸福的普世代名词。

END /

本期作者:美亚,作家,心理咨询师,定居香港。《南都周刊》特约撰稿人,《时尚COSMO》专栏作者,「单身力」理念创始人。一个放心老去的已婚育少女。新书《再野一点》热销中。微信公众号:美亚在港村(ID:wangjinshan2015)

林宛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