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顶替上学案”堂姐家人:学校鼓励复读代办学籍,成绩为本人取得

原标题:“顶替上学案”堂姐家人:学校鼓励复读代办学籍,成绩为本人取得

女子25年前疑被堂姐顶替上学 得知真相后痛哭:最亲的人这样干

  11月27日,25年前“堂姐顶替上学”事件有了新进展。

黄风玲的丈夫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顶替学籍并非黄风玲故意为之,而是当时学校对复读学生的鼓励政策。1993年时,黄海霞本人已辍学,所以学校让“有希望考中”的复读生黄风玲顶替其学籍复读再考。

他表示,虽然学籍是“黄海霞”,但体检、政审、考试都是黄风玲本人。目前,自己和家人已经搜集了多方证据,包括当年黄风玲的同学、老师等知情人。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些证据大多为“人证”,即知情人用文字写出当时经过,并摁上手印。面对事件的反向发展,“检举方”黄海霞家人开始质疑“反驳方”的真实性。

“学校鼓励复读并承诺办理学籍”

因一件时隔20多年的“疑似顶替案”,小学老师黄风玲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最近几天,她的学生会偷偷问自己的班主任,“老师,你是不是有两个名字?”“老师,你是不是要被公安局抓走了”。连共事十几年的老同事会都偷偷问两句“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如今,无论是儿子、丈夫、兄弟,都固执地把黄风玲保护了起来,“她还要工作,每天面对这些事情,压力太大了。清者自清,我们会坚持提交证据。”

黄风玲称更名后迁走了自己的户口。

11月27日,黄风玲的丈夫张先生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电话采访,介绍了事件的更多细节。

“我俩认识的时候,她已经叫黄海霞了。不过,关于她原来叫黄风玲的事情,我们一家人都知道。”张先生说。

1992年夏季,在长葛县官亭乡职业中学读书的黄风玲参加了当年的中招考试。成绩公布后,她发现自己落榜。依照当时师范学校招生要求,失去应届资格的黄风玲不能继续报考。

张先生说,由于黄风玲平时成绩比较好,来年再考很有希望。学校(官亭乡职中)鼓励她复读并承诺给办理学籍。他介绍,当时有很多因各种因素辍学的人,学校会保存着这部分辍学生的学籍。让“有希望考中”的人顶替这些学籍“复读再考”。当时学校方面找了一个同姓“黄”的考生给黄风玲用,即后来的考生黄海霞。

1993年7月下旬,黄海霞的名字出现在河南省许昌师范学院的新生录取名单上,上面显示考生黄海霞498分,被许昌师范学院录取。随后黄风玲进行了更名,并将自己的户口迁移到了许昌师范。“我爱人没有顶替黄海霞的户口,我们迁走的是更名后自己的户口。”

2010年5月19日,长葛市公安局出示的编号2010519《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也显示,“黄风玲不存在顶替黄伟霞户口的问题,但存在顶替黄伟霞在官亭职中的学籍档案问题,应当向有关部门反映。”

双方质证“498分究竟是谁考的”

11月25日晚,长葛市教体局官方微信发布关于此事的处理通报,表示市纪委监察委已先期介入调查,并成立了由市纪委监察委、公安、教育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处理。

与此同时,无论是黄海霞,还是黄风玲家人都在积极准备证据。

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自己已陆续得到了多名知情人的实名证言。已提交的证言显示,多名官亭职中的学生、中考时的带队老师作证“1993年黄风玲在校学习并参加中考”;1993年许昌师范93(4)班的班主任作证“黄风玲通过了当年的入学新生笔迹鉴定”;另一位证人则表示,“1992年黄海霞姐妹就去了郑州,做猪肉零售生意”。

黄风玲当年班主任作证“通过笔迹对照考试”。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些证据大多为“人证”,即知情人用文字写出当时经过,并摁上手印。当记者希望提供更多如“毕业照”、汇款记录、通信信件等证据时,张先生表示,“年代太久了,这些很难搜集了。”

目前,黄风玲家人搜集的多份证据截图已在网络上广泛传播,不少网友认为事件已经“反转”,陆续站到黄风玲一方。面对事件的反向发展,最初的“检举方”黄海霞的家人提出了质疑。

11月26日,黄海霞亲姐姐黄俊霞告诉南都记者,姐妹二人确实去过郑州做生意,不过,那是在“迟迟等不上通知书之后”。黄俊霞说,1993年妹妹黄海霞参加中考后迟迟未等到通知书。于是,1993年农历10月,姐妹二人一起去郑州做猪肉零售生意。“证词中的时间地点也不准确。”

黄海霞一家质疑证词中的时间有误。

黄俊霞依然坚持,“考试的是我妹妹黄海霞,辍学的是1992年就落榜在家的黄风玲。”

不过,截至发稿,他们还没能提交更多的反驳证据。“证据我们还在找,等我们找到了再发出来。”黄俊霞说。

骨肉至亲成陌路

在官亭乡秋庄,黄姓是一个大家族。

黄海霞的父亲有五个兄弟。大伯黄国法,即黄风玲的父亲,育有7名子女。他曾担任秋庄生产队干部,是村里最早发达起来的“万元户”之一。

二伯黄新法,育有三女一子。他是官亭乡有名的老教师,曾担任官亭乡中学校长多年。

黄海霞的父亲黄根法排行老三,育有三女一子,夫妻二人都在务农。黄海霞还有两个小叔,一大家子大小亲戚加起来,有三十多口人。

在黄海霞的印象中,亲人们的关系并不和睦。尤其是被发现“疑似顶替事件”后,黄海霞一家和大伯、二伯几乎变成仇人。从2000年开始,黄海霞一家多次为此事向上反映。而“顶替之争”也一点点地消耗掉着骨肉亲情。

2005年,大伯黄国法去世。作为三弟,黄根法和一家人始终没能去出席葬礼,因而遭到其他族人们指责。黄根法的大女儿黄俊霞认为,“他们做事做成那样,我们家不可能去。”

另一方面,黄风玲的家人也告诉南都记者,“2010年,长葛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两家人基本上就不说话了,形同陌路。”

黄海霞面对镜头痛哭,表示“堂姐偷走了我的人生”。

2018年11月25日,经过电视媒体报道,“堂姐疑似顶替案”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黄海霞面对镜头痛哭,表示“堂姐偷走了我的人生”。黄风玲则始终未公开发声,而是托家人陆续对外发布证据。他们表示,“我们用证据说话,清者自清。”

采写:南都记者 毛淑杰

南都此前报道:

河南长葛介入调查“25年前堂姐顶替上学”事件!成绩是谁的存疑

作者:毛淑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