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新郎为躲婚闹被车撞 抵制陋俗公权并非无事可做

原标题:新郎为躲婚闹被车撞 抵制陋俗公权并非无事可做

【贵州】新郎为躲婚闹惨被撞倒 浑身墨汁不省人事

文丨徐媛

又一起令人伤心的婚闹事件。

11月25日,24岁的遵义新郎官艾光涛迎来了他的结婚大喜之日。按照习俗,他需要先去迎娶新娘,再回到本家行拜堂之礼。

好在两家离得不远,只隔着一条高速公路,从高速下的涵洞穿过,步行不过二十多分钟。

但这短短的一段路,这一天,艾光涛走得格外艰难。

一路上,艾光涛的好友、同学早就为他准备了“丰厚”的婚闹大礼:用鸡蛋、啤酒砸之,用墨汁涂其全身,以胶带将其绑在电线杆上,用竹条抽打之……

(满身墨汁的艾光涛 图片来源:网络)

艾光涛想要逃避这样的“厚待”,开始是奋力挣脱,但还是被热情高涨的友人们围在了高速公路边上的一个死角里,无路可走。

谁都没想到的是,随后他爬上了高速公路,想要抄近路直接回家。

(被赶到角落里的艾光涛 图片来源:网络)

没想到却招来了飞来横祸。刚一上高速,汽车的碰撞和刹车声传来。艾光涛被一宝马车撞倒在地,痛苦呻吟,身体多个部位血肉模糊。

被送往医院后,医生说,艾光涛除了外伤,其颅骨还有骨折、颅内有出血现象,需不需要手术治疗还得观察才能决定。

事后,参与婚闹的朋友和亲戚为他凑了6000多元治疗费用,但艾光涛好像依然难以消化这一切。在医院,他半身裸露地躺在床上,紧闭双眼,任何人呼叫均不回应。

(躺在病床上的艾光涛 图片来源:网络)

面对着喜事变悲剧的离奇剧情,网友们又一次愤怒了:这些年,国人在婚闹上出的丑,吃的亏,还不够吗?这样的陋习,何时是个头呢?

2.

有人说,中国人的婚闹汇聚杂糅了全世界的整蛊智慧,各地都有各地的玩法。对此,人们的热情似乎总是无限的,创意则是无穷无尽的。

山东淄博,一位新郎要经过“被人捆在大树上,脸上被抹牙膏,屁股上燃放鞭炮,脚上点烟”这几道苦刑,才能顺利达到幸福彼岸。

(被绑在树上的新郎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天津中北镇,当地骁勇善战的人们活生生地把婚闹演成了黑帮“火拼”大片。几个大汉身着黑色服装,戴上口罩,手持灭火器,站成路边,蓄势待发——

(天津中北镇婚闹 图片来源:网络)

果然,新郎一出现,大汉们眼疾手快,打开灭火器猛地向新郎喷去——

(天津中北镇婚闹 图片来源:网络)

可怜的新郎瞬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这可急坏了身旁的亲人——

(天津中北镇婚闹 图片来源:网络)

好在新郎很快苏醒了,带着一身白色粉末,完成了婚礼。至于他的心情吧,各位看官自行脑补吧。

但是,如果有个婚闹排行榜,估计以上的事件还挤不上前十名。

江苏盐城“公公强吻儿媳”,陕西西安“伴娘被两男子按在车内强行摸胸”,广东深圳“伴娘和摄影师脸部被划伤”,前两年明星包贝尔婚礼“伴郎团将伴娘柳岩扔下水”……哪一样不让人怒火中烧、瑟瑟发抖。严重者,还有新郎因为婚闹被摔成了十级伤残。

因为低俗婚闹的存在,原本神圣的、极具仪式感的,宣告新人缔结连理、获取社会承认的婚事,变成了一群妖魔鬼怪狂欢的盛宴。粗鄙、暴力、性骚扰成为了这场狂欢的典型特征。所谓“结婚三天无大小”,在烘托婚礼气氛外衣的掩盖之下,部分人尽情地释放人性的阴暗面,宣泄心中躁动难安的暴力和性冲动。

(李安电影《喜宴》 图片来源:网络)

婚闹者们自认为的行事之正当性无外乎基于这样一个逻辑:

“这是传统习俗,谁不喜欢,就是没有眼力劲儿,不识抬举。”

所以,不难理解,某地一婚闹男子掐住新娘脖子,强行将其按倒跪拜,新娘反抗,怒扇男子耳光,反遭身边人的教育:“不能打,这是在玩儿”。

(新娘扇婚闹男子耳光 图片来源:网络)

碍于人情世故,就算权益受损,婚闹的受害者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例如陕西西安伴娘被强行摸胸一事中,涉事男子曾被警方控制,但是由于伴娘和两名男子认识,便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

恶搞、性骚扰、猥亵、捆绑、拳脚相加等这类的行为,如果发生在公共场合,若违法违规,公权力定能及时介入。但是相对婚闹这样的私域行为,当事人若不主动诉诸法律维权,除非造成了重大的人身安全事故,公权力也难有作为。

既然法律实施有所掣肘,或许也只有靠网友们齐心协力的道德谴责,才能阻止婚闹的变态式进行了。

但遗憾的是,婚闹的主要发生地集中小城市和乡镇,媒体和舆论再怎么言辞犀利,揭污捣秽,说的头头是道、天花乱坠,对于信息相对闭塞、文化程度有限的小镇人民来说,可能也是鞭长莫及。说不定还会被他们一脸嫌弃:我玩我的,干卿何事?

那么,还有什么方式,可以阻挡肆无忌惮的婚闹恶俗呢?

3.

有人曾建议,对于婚闹恶俗,得拿出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与信念,最好以行政命令或法规的形式,强行取缔。

还有人引用了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说,“没有传统,就没有文明;但没有对传统的缓慢淘汰,就没有进步。”

勒庞认可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于历史进步的重要性,但是,他也提醒了世人:对传统的淘汰必须是缓慢的。

因为,任何一项传统,无论好坏,流传至今,都已经积累了巨大的群众基础,获得了庞大的心理认同。观念的改造并非一日之功。如果短时间内要求人们思想换血,甚至要以法律、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制推行,那就很容易造成另一种野蛮和暴行,不仅导致民怨沸腾,也可能造成公民权利与尊严的严重侵犯。

例如河南兰考某地出台的彩礼规定——

订婚彩礼不超过两万元,索要彩礼过多者交公安机关调查,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

在这些政府所谓的为了顺应文明潮流而做出的行动中,我们看不到文明的元素,反而心生了对权力滥用的反感——事实上,法无授权即禁止,在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上,政府部门需要对手中的权力慎之又慎。

然而,不能实现暴风骤雨般的改革和推进,这不代表公权部门完全无事可做。

民俗专家高巍说,“民俗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经过时间的检验,现代文明因素的注入需要一定的时间。良好习俗的形成,需要部门引导、学者讲解、媒体宣传、群众认同,经过各个群体的推动、探索和打磨,才能形成被大家认可的婚礼礼俗。”

也就是说,文明的改造,实际上是一个温风化雨、润物细无声的过程。

或许,山东的日照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不错的移风易俗的努力样本。

媒体报道,今年8月以来,日照进行了一场遏制恶俗婚闹专项整治行动,希望让这些歪风陋俗得以纠治。

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总结起来归为以下几点:

民政系统要关口前移,在领证过程中,讲明利害,逐一与新人签订《抵制恶俗婚闹承诺书》;

公安系统、团委、妇联系统在社会上多个领域进行宣传教育活动;

将遏制婚闹恶俗的整顿成果,纳入年底对各区县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

设置文明引导员,在婚礼当日对新人进行文明婚礼倡导,送上婚礼祝福;

鼓励各地开发文明迎亲的新形式。

(日照的文明迎亲队 图片来源:网络)

其中有些规定可能还是会令一些原本没有婚闹想法的人反感,将婚闹成果纳入政府考核项目是否合适也有待商榷。但这确实是值得努力的方向,通过公权部门以及社会舆论的配合,让更多人意识到婚闹的无聊甚至无耻,改变才有可能慢慢发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