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清王朝的掘墓人:1911年辛亥革命中风起云涌的清朝海军起义

原标题:清王朝的掘墓人:1911年辛亥革命中风起云涌的清朝海军起义

1911年10月10日,在黄鹤楼下,在滚滚东逝水的长江江畔,率先打响了惊天动地的辛亥革命第一枪。不过十几个小时,武昌光复、武汉易帜、湖北独立,震惊海内外。数十日,革命星火燃遍神州大地,二十多个省市的革命党人揭竿起义,使统治了267年的清王朝土崩瓦解,使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彻底消亡,翻开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纪元,开辟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广阔道路。

但在这次革命的背后,清朝海军起义也是风起云涌。 武昌起义发生后,清政府急调大军前往镇压。陆路由陆军大臣荫昌率领2个镇(师)的北洋军南下出击,同时任命冯国璋为第二军总统(军长)随后南下;水路则由海军提督萨镇冰统率长江舰队和逐洋舰队主力,溯长江西上汉口增援。

10月17日上午,萨镇冰乘"楚有"号炮舰率巡洋舰队抵达武昌江面,与先期到达的长江舰队等舰只会合。至此,清朝两舰队已大部到达指定位置,泊于汉口江面的舰艇计有3艘巡洋舰、4艘炮舰,5艘鱼雷艇。在九江、安庆等处,作为后援的还有10多艘舰艇。

20世纪初的中国,清朝海军比较著名的大型战舰只有4艘,即"海圻"、"海容"、"海筹"、"海琛"号巡洋舰,除"海圻"系1899年向英国购买外,其余3艘均为1898年11月向德国订购,排水量均为3000吨。此时,"海圻"舰赴英国参加英皇的加冕典礼,未能参战。

当天,清政府即下令海陆军对武昌革命军实施全面攻击,两舰队在三大舰率领下,在汉口江面上排成一字形,轮番向革命军阵地猛烈炮击,革命军亦组织岸炮向清舰队还击,其炮火的主要目标,是清舰中发炮最凶狠的"楚豫"炮舰和"海容"、"海琛"巡洋舰,因为瑞澂就在"楚豫"舰上指挥,"海容"、"海琛"管带(舰长)均是满人。炮战中,有的舰只火力虽猛,只看见江上火光闪闪,只听炮声隆隆,却不见自己的阵地落下炮弹,感到有点蹊跷。

这一天双方炮战了3个小时,清舰1艘遭到重创,革命军亦伤亡很大。

"海琛"巡洋舰管带荣续乃一满人。汉口炮战开始后,荣续强令部下倾全力炮击南北两岸的革命军,掩护陆军出击,但二副杨庆贞、三副高幼钦等中下级军官民族意识强烈,早在清廷下令增援汉口的命令下达后,他们就计议在赴鄂之战中,刺杀荣续,率舰起义。炮战开始后,"海琛"的进步官兵经权衡利弊,认为单刺杀一个荣续,不足以成大事,不如联络其他舰艇一起行动,共举义旗,影响会更大。于是,"海琛"官兵采取应付的办法,在移防汉口西南方时,"海琛"虽猛烈发炮,但落点已经修正,炮弹尽落在附近山头和稻田里。

就在"海琛"与革命军激烈"作战"之际,"海琛"与"海筹"、"海容"取得了联系。3艘巡洋舰掌管电讯的正电官都是倾向革命的,"海琛"正电官张怿伯、"海筹"正电官何渭生和"海容"正电官金琢章最早通过各自的电台互通了情况。为了联络方便起见,3人临时编订了12种英文密电码,专门用于舰与舰之间沟通起义事宣,使3大舰之间的行动更加协调。

19日,武昌军政府集结步、骑、工、炮兵3000余人,向刘家庙清军发起猛攻。冯国璋急令萨镇冰率舰队主力前往狙击。双方水青山展开激战。清舰弹药用尽后,遂纷纷驶往下游,退出战线。清陆军失去了海军炮火的掩护,遂退往滠口一线。

清舰补充弹药后,又投入炮战。双方在三道桥、青山、刘家庙、谌家矶等地反复展开拉锯战,伤亡都很重。清军第二军总统冯国璋看到革命军抵抗顽强,清军难以长驱直入占领武昌,遂下令放火焚烧民房,使革命军失去屏障,无存身之处。一时间,长江两岸火光冲天,百姓叫苦不迭。冯国璋的这一举动,不仅没有使革命军军退却,反而激起了海军官兵的强烈愤慨。官兵们更加厌战消极,又有更多的海军舰艇和官兵加入了起义的行列。

31日,武昌起义后双方最激烈的炮战开始了。清海军舰队经过重新部署和弹药补充,又驶至汉口江面。从午后3时至4时止,以3艘巡洋舰为首的两个舰队,向汉口革命军猛烈炮击,3舰左舷及首尾的21尊10至15厘米巨炮,共发射炮弹700余发,炮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江面。冯国璋见状,心里极为得意,心想,革命军的士气这一下将被彻底打垮了。

实际上,早在炮击之前,三大舰已通过电台暗中商定,修正大炮瞄准点,使炮弹偏离革命军阵地。因此,看起来发炮虽猛,炮火虽密,但革命军却没有多大的伤亡。这一次加入修正"炮击"的已不是一艘二艘军舰了,荫昌、冯国璋还蒙在鼓里呢。

清朝海军以"海筹"、"海容"、"海琛"为最巨,各舰均以此3艘巡洋舰马首是瞻。要想策动清朝海军起义,唯有这3舰出来领头,而出头露面,唯有管带方有号召力。"海琛"、"海容"2舰管带均是满人,说服其起义不太可能,光有中下级军官的行动不足以成气候,只有"海筹"管带黄钟瑛(福建闽侯人)是汉人。于是,3舰官兵暗中商议,决定在"海琛"和"海容"舰上秘密地开展自愿参加起义的签名运动,然后再在黄钟瑛身上寻找突破口。

秘密指示一下,2舰自告奋勇签名者甚众。这一步工作完成后,起义军官才将此举目的告诉黄钟瑛,并把签名的名单交他过目征求意见。黄钟瑛其实早已倾向共和,但在当时情况下又不便明确表示支持,只是以默许来赞成这一行动。最后,"海筹"将士又争先恐后地签了名。很快,三大舰的起义工作即将大功告成。

正当海军官兵紧锣密鼓地运动起义之时,冯国璋多次不解地质问海军统制萨镇冰:"为何海军迄未有所作为,军心似乎有涣散之势",表示十分忧虑和不满。与此同时,武昌军政府大都督黎元洪也派人送信给他的老师萨镇冰,力劝其起义反正。信中云:"昔人谓谢安云:斯人不出,如苍生何?同胞万声一气,谓吾师不出,如四万万同胞何?刻下局势,只要吾师肯出,拯救四万万同胞,则义旗所至,山色改观。"

黎元洪在给各舰管带的信中称:"汉族存亡之机,在诸船主一臂之助。孰无心肝?孰无血诚?孰非炎黄子孙?岂肯甘为奴隶,残害同胞?请勿犹豫。"

"江贞"舰管带杜锡珪(福州人)在与革命军作战中,目睹革命党人英勇顽强前仆后继,深感钦佩。杜锡珪决心站到革命军一方。他联络了海军参谋兼"海筹"副管带汤芗铭,密谋暗中援助革命军,工人。还分头前去劝说萨镇冰率领海军起义。萨推说:"年老不能担任此,非常举动也。"予以婉绝。

萨镇冰,字鼎铭,维吾尔族人,1859年3月30日生于福州。深得北洋大臣李鸿章等人的赏识。以后又先后任北洋水师大副、水师学堂教习等职,当过黎元洪的老师。甲午战争中,萨镇冰以副将衔参加了威海卫保卫战、刘公岛等著名战役,又担任了吴淞炮台总台官、"通济"舰管带、北洋水师总兵衔帮统领、"海容"舰管带、广东南澳镇总兵、广东水师提督等要职,并于1908年由清廷派遣率舭出访南洋。1909年7月,清廷任命萨镇冰为筹办海军事务大臣,授予一等第三宝星勋章。8月14日,清廷又任命萨为海军提督,总管全国海军事务。萨并多次率舰队出访日本、欧洲及美国,同时兼任海军统制、副都统(正都统衔)。

清政府对萨镇冰是如此重用,但萨镇冰在他的军事生涯和出访中,已经清楚地看到了清王朝的腐败。他在欧洲考察海军时,因脑后的辫子拖挂而遭人围观,他手捧着大辫子气愤地对留学生们说:"都什么时候了,中国人还拖这么个大辫子,真是太可笑了!"但他本人倍受清廷恩宠,忠君思想又使他不愿去反抗清廷。

在冯国璋再一次下达海陆军全力协同攻打革命军的命令时,萨镇冰召集各舰管带开了一次会。萨镇冰十分为难,他忧心忡忡地向各位管带道出了自已的处境,还拿出黎元洪、管带们劝他反正的信件,以及英国不主张攻打汉阳的函,让大家发表意见,自己并不说出主张。管带们个个低头不语,会议冷了好半天,不了了之。

萨镇冰深知部下们都是倾向革命的。会后,他为应付冯国璋,只是下令各舰象征性地打了几炮,又差遣了几只小舢板驶往汉阳一线江面,向岸上放了几排枪……

萨镇冰在一种极为矛盾的心理驱使下,给黎元洪写了一封信,称:"彼此心照,各尽其职。"还违心地为自己辩解说,"民国政体,不宜行于中国。"由此拒绝了黎元洪的要求,但他也别无他计可施,只好决定引退。给黎元洪的信送走后,萨镇冰把各舰管带召到"海容"舰舱中,悲切地说道:"老夫有病,须赴上海就医,统领沈寿堃与我同去,此间各舰舰长中,以'海筹'舰长黄钟瑛资历最深,堪为队长,望各位同仁鼎力相助。从明日起,即将我之提督旗落下,由'海筹'升队长旗统率之。"

也就是在萨镇冰决定去留之际,舰队传来了上海海军起义和光复的消息。

这时,清海军巡洋舰队和长江舰队的煤粮供应已被武昌革命军切断,更加促使广大海军官兵下定决心起义。萨镇冰在临行前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用灯语通知泊于阳逻水面的各舰艇说,"我去矣,以后军事,尔等各舰艇好自为之。"接着,萨镇冰离开了"海容"舰,登上了英商太古公司的轮船,驶往上海。

萨镇冰并没有把出走一事禀报清政府,因此清廷一直不知内情,只以为萨还在汉口与革命军作战呢!11月16日袁世凯在北京组阁时,居然还任命萨镇冰为海军大臣。

萨镇冰的出走,实际上是对海军起义的默许。萨一离舰,"海筹"管带黄钟瑛立即担当起大任。11月11日午后,黄钟瑛和各舰官兵们一致决定,舰队脱离武汉战场,下驶九江,准备反正。"海琛"舰管带荣续、"海容"舰管带喜昌均是满人,他们不愿继任原职,亦知大势已去无法挽回,只好请副长代理舰务,自己匿于军舰底舱不出,后由起义官兵发给路费遣送回家。"海容"帮带吉升为尽忠清廷,投江自杀。

这时,清朝海军的2个舰队,在3艘巡洋舰的率领下,井然有序地横列于大江之上,显得分外威武雄壮。各舰烟囱中纷纷冒出了黑烟,轮机发出了轰鸣,铁锚露出了水面。"海筹"管带黄钟瑛发出命令,离开阳逻,驶往九江待命,作好起义准备。只见"海琛"舰一名见习官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扯下了清朝的龙旗,掷于甲板上,又用双脚践踏,随即弃于大江之中。各舰官兵纷纷效法,一时欢声雷动。

次日凌晨,各舰官兵纷纷把早已秘密制好的一面面巨幅白旗升上了主桅。

早在9月23日,九江新军就举行了起义,并成立了军政分府。海军在汉口阳逻江面的起义,九江方面并不知道。海军虽已宣布反正,但与九江新军未有密约,加上武装驶达九江,极易引起误会。当时,林森、吴铁城驻节九江,得知海军抵浔,又看到江上白旗招展,知海军已经起义。为谨慎起见,林森亲乘小艇上舰试探海军态度。"海琛"新舰长林永谟等官兵与林森早就熟识,双方立即互通了情况,共叙起义大事。海军舰队决定立即加入九江革命军阵营。于是,革命军声势大振。

11月13日清晨,"海容"舰因水急泊位移动,遂奉新舰长杜锡琏之命起锚另泊他处。九江金鸡坡炮台革命军以为"海容"要逃跑,遂发炮射击。"海容"生怕引起误会,也就没有贸然还击。但官兵们均憋了一肚子气。经调解后炮击才停止。

当晚,林森、吴铁城等九江军政要员在招商局设宴招待海军三大舰舰长黄钟瑛、杜锡珐、林永谟及起义官兵。江西都督李烈钧特赶来赴宴。林森在宴会上首先祝酒,他言辞恳切地说:"今日海军陆军颠覆满清,宜同心协力,勿生疑心,以免贻误大局。今日双方发生了一些误会,系个别人所为,请不必挂在心上。"说到动情处,不禁失声哭起来。"海琛"舰正电官张怿伯代表黄钟瑛发言说:"海军举义,历经艰难险阻,今兹成功,殆非偶然,时局尚未底定,武汉战事,势复危急。我海军同仁决无疑忌,愿枕戈待命……"双方作长夜之饮,直至天明方散。

16日,黎元洪在武昌听说海军在九江起义,心中大喜,马上派遣李作栋、徐明达等人携亲笔信及数千银元赴浔慰问,并要求各舰补足弹药,火速赴汉口助战。

李烈钧与黄钟瑛立即商议决定,将泊于九江的舰艇分为一、二舰队,由黄钟瑛和汤芗铭分任司令,李烈钧任海陆军总司令。

18日,第二舰队所属的"海容"、"海琛"、"湖鹗"等舰艇上驶湖北,增援革命军。19日,舰队投入战斗,在汉口二遵桥、三道桥一线,配合革命军向清军发起炮击。以后,又掩护革命军在北岸组织的登陆,并不断对清军实施牵制炮击,重创了冯国璋第二军兵车队。

25日以后,"海筹'、"楚谦"等舰又赴汉增援。汉阳失守后,革命军退至江西,清军欲渡江南下进攻武昌。海军舰队奉武昌军政府之命,在金口、阳逻、黄洲江面实施严密的巡逻警戒,阻止清军渡江南下。由于清军已丧失了海军主力,又慑于革命军海军的重炮和机动火力,故一直不敢贸然渡江。于是,形成了南北两军隔江对峙的局面。

直到冬季,江水日涸,水位剧降。三大舰因吃水深,极易搁浅,已无法在汉锚泊,遂下驶赴沪。

几乎就在长江舰队、巡洋舰队酝酿起义、作战的同时,清朝另一支海军主力南洋舰队(其中有部分舰只系上游下驶而来),也在进行紧张的起义准备工作。

早在上海和镇江光复之前,革命党人林述庆奉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之命,就从各个方面对南洋舰队进行了起义的策动。陈复(海军留日学生、同盟会员、"镜清"舰教练官)和张汉(烟台海校毕业生)首先与泊于南京一带江面的南洋舰队官兵进行了接触。在他们的运动下,南洋舰队主力舰只"镜清"号上的黄埔水师鱼雷学堂毕业生陈弘毅、何瀚澜、伍自立、何绰玻、李继珩等人,均表示愿意参加反清革命活动。镇军参谋长许崇灏利用与"镜清"管带宋文翽的广东同乡关系,镇江都督府秘书郑权利用与"楚观"管带吴振南是同学关系,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几个方面多管齐下,南洋舰队的起义工作已基本成熟。

11月10日,"镜清"舰管带宋文翽以队长身份,召集各舰管带开会,讨论时局和战况,同时把开会的时间地点秘密通知了陈复。会议刚刚开始,陈复即率领敢死队,身绑炸弹闯入会场,向与会管带队长们阐明形势,历数清王朝的罪行和腐败。陈复慷慨激昂地说:"上海、苏州、镇江已经光复,南京即将被革命军包围;汉口方面,海军起义也指日可待,镇江的要塞焦山、象山、都天庙、圌山关等炮台,已经起义,我们已上无进路,下无退路……"陈复接着说:"镇江军政府已答应解决舰队的全部薪饷和给养。"各舰管带其实早已倾向共和,"楚观"舰管带吴振南首先发言表示赞同起义,各舰管带也纷纷表态,一致赞成举起义旗。

11日深夜,宋文翽下令全舰队实行灯火管制,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南京,第二天天刚亮,14艘组成的舰队抵达镇江江面。

南洋舰队起义后,镇江都督林述庆立即派代表登舰表示热烈欢迎,并请全体舰艇主官到都督府开会。会议决定,南洋舰队改编为镇军舰队。宋文翽当选为舰队司令,吴振南为都督府海军处长。林述庆亲自颁发了委任状。

至1911年12月底,清朝海军几乎已全部倒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