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听李银河谈情说爱

原标题:听李银河谈情说爱

退休后,李银河隐居海边六年,住所离海边步行5分钟即到。于是她每天早中晚三次都去海边走走,走一个来回正好半小时,平时写作读书看电影,倾听海声遥望银河,真正是身心放松远离尘俗,得以细细体味人生本质。

最新杂文集《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即是李银河体味人生所感。该书由“新经典”近日“新鲜出炉”,李银河也因此回到北京,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享受出世之清静的她瞬即入世。

作为研究家庭婚姻、性别与性领域的社会学专家,媒体有一大堆与此有关的社会话题等着她发声,而李银河对所有提问都不会回避,以其惯常的缓慢平和的语调回复着,虽稍有疲倦,但言辞依然有力,没有婉转迂回之意。

而谈及爱情,李银河神态中露出了一丝天真:“我幸运碰上了,非常狂喜,也带着一点惊讶,遇到王小波和大侠,我就觉得自己怎么会是引发爱情的人,好像生命中了大奖的感觉,自己也很意外,好幸福啊。”

俞敏洪说错了话 蒋劲夫家暴不可容忍

李银河自言退休后几乎不看新闻,但是热点话题却是尽在掌握:“因为我在十个微信群里,有什么新闻,群里都会发出来,所以我不主动看新闻,却也都知道,我在群里就是潜水的状态,很少发声。”

11月22日采访李银河时最热的新闻就是“俞敏洪说"女性堕落才导致整个国家堕落"和“演员蒋劲夫家暴”。刚说到俞敏洪,李银河干脆地回答:“他是犯错误了,他不是也去妇联道歉了吗?”李银河认为俞敏洪的这个言论是说错了话,“男人堕落了,犯了错误,做了没良心的错事,这不能让女人负责,谁的责任谁来负才对。他后来解释一番说:"女人好、男人才会好"。难道男人不是独立的人吗?他做好事要归于女人逼迫,做坏事也是女人逼迫,我觉得这个逻辑不对,每个人在社会上不管做了什么错事,比如忙于挣钱而坏了良心了,没有精神生活了,这些"错事"要检讨自己,不要去怪别人,不能说因为女人要求男人挣钱导致这样,这是不对的。”

在李银河看来,社会上的确有好多女人“拜金”,没房没车不嫁,甚至有些地方的婚姻就是明码标价,男人不会挣钱就意味着娶不上老婆,但是俞敏洪错就错在用了全称概念。李银河说:“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是所有的女人,很多女人看着感情,精神生活,俞敏洪用"所有的"以偏概全,就不对了。”

因此,李银河表示,女性要拥有独立的人格,首先就要在经济上独立,而不能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依附于男人身上,不能是第二性,低人一等。另一方面,作为家长,要教育女儿有独立的人格,要跟男人平等,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自我、有自己的事业。

而对于蒋劲夫家暴一事,李银河更是表示“零容忍”,在她看来,家暴女人的男人,就是直男癌,大男子主义作祟,这种男人没有平等看待配偶,认为女人跟他人格是不平等的。“家暴是完全不可容忍的,我在美国留学时有个朋友,她丈夫打了她一下,她就离婚了。人们说家暴是零和多的区别,不会原谅他一次,以后他就好了,除了暴露人品外,家暴的人有暴力倾向,你和他待在一起就是与狼共舞,很可怕,闹不好就要你的命。我碰到过这种案例,丈夫嗜赌如命,老婆老劝他回家,一次他急了,拿起旁边的斧子打了老婆的头,最后婚姻解体,丈夫服刑。”

李银河说她在上世纪80年代末时曾做过统计,当时家暴的比例是21%,“后来妇联调查,达到30%,家暴肯定是错的,人要讲道理,以理服人,文明的方式,尤其是亲密关系,怎么能做野蛮人的事情呢?严重就是犯法,要受法律制裁。”

青少年性教育两害相权取其轻

自言从小性格羞涩内向的李银河却因缘际会地成为家庭、女性、性学专家,成为一位“斗士”。李银河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实自己现在也还很内向羞涩,但是之所以给大家一副“斗士”的形象,一是她从事的研究领域,之前很少人注意,“而我一直在研究,所以应该为弱势群体发声”;二是她有一点自信,“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这些问题,在数据、事实和理论上,比别人知道得多,我就有信心出来讲话,自信克服了我的羞涩”。

李银河表示,自己研究的领域,有些观念已经进步很多,有些则一直处于拉锯战状态,有时进步些有时退步些。

如今的国人不再谈“性”色变,但是让李银河忧虑的是中国的青少年性教育仍是起步阶段,由此带来了大学生HIV艾滋病感染者快速增长等一系列问题。“这可能跟性观念开放有关,我国最早的艾滋病传播渠道是静脉吸毒,性活动只占百分之十几,但现在通过性传播而感染的,已经占到94%,这跟艾滋病防治宣传不到位有关,很多人有侥幸心理,其实一次性行为就可能传上,但很多青年学生却不以为意。”

李银河认为国内青少年性教育推动困难重重,很多人害怕孩子因此会“学坏”,而这种不教育的后果就是中国每年有1600万人流的惊人数字以及现在频频曝出的性侵事件:“性侵是性教育的一个内容,正确的性教育会告诉孩子哪些部分是不能碰的,如果发生了怎么办?但现在好多小孩不懂,不知道大人干什么,有的大人还会和他(她)说"这是咱俩的小秘密,不要告诉家长和老师"。青少年性教育艰难推进的一个原因是家长顾虑特别大,他们怕本来孩子不知道,担心他们知道了反而去尝试,所以,这的确是件两难的事,我认为青少年性教育还是要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们就算是没受教育,也有可能去尝试,结果因为不懂避孕而造成流产或其他的事。”

以前曾经在意过外界看法,但现在已经不屑一顾

这些年来,李银河一直以其特立独行的方式生活着,喜欢她的人组成“银河护卫队”维护她,不喜欢的人则会谩骂甚至泼粪,问她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个“熬”字让李银河平静的脸上有一丝触动。

李银河坦承刚开始时自己还是“很受刺激”,那时有人跑到单位来告状,她所在的所里电话也被打爆了。“电话分两类,一类骂人的,一类咨询的,所里人说办公室电话改成你专线了。前不久一个妈妈说受我的书影响,女儿变坏了,有了婚前性行为,要找300个家长告我,后来也没来,还有人把我的照片放大,往上面泼粪,我偶尔也会看他们主张什么,但看完之后我就有自信了,他们是野蛮愚昧的,需要被启蒙,所以没什么,我现在可以做到不屑一顾,像蜘蛛网一样擦掉就算了。你问我这些年怎么熬过来的,我最早还是挺在意的人,有人在我的微博上骂我,为此,微博关了三次开了三次。有一次我发现评论群里大家在互相讨论,有些特愚昧的观点,另外一些网友就直接上去辩论了,成了一个科普的平台,我就释然了,觉得也挺好。我平时很少看评论,但是有一次看到一条,写着"中国要是杀人不犯法的话,我真想一刀捅死你",我被这句话气乐了,不是被他恐吓得吓坏了,而是觉得特别好玩,这个人居然可以用这样的气话来表达情绪,我一下就乐了。”

李银河支持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拥有自己的人格,包括外界对于“小鲜肉”的“危害论”,李银河觉得也是没有必要的。“我最近读了一位国外学者的书,觉得他的观点太好了,他说:"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性别"。而不只是之前提出的第三性,以及后来有人研究归纳性别有7种,甚至54种。其实,每个人的男性度、女性度生来就是不一样的,根本不用大惊失色。社会应该是包容的,丰富多彩的,不能把人简单放在一个模子里,只分出男性和女性,人类就像是散在色谱上的每个点,都有自己的色彩,绝对不是整齐划一的,花样美男又怎样呢,有的女人就是喜欢看,这也威胁不到审美安全。”

成为激情之爱的引燃物,非常幸运和幸福

退休之后,李银河进入了一种随心所欲的状态。“最大的变化就是更自由了,以前虽然工作不坐班,但是多少是在工作状态,退休后可以完全安排自己的时间,想干吗干吗。”

可能是因为名字的缘故,李银河说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就爱看星空。“那时北京天文馆刚建成不久,我多次去那里看人工模拟的星空,记得因为一直仰头观看,脖子酸痛,这是对天文馆最初的记忆。天文馆里还有一个永恒摆动的巨型摆锤,引起少女时代的我的无限遐想,觉得它十分神秘,它背后的动力据说源自地球磁场,看不见摸不着,高深莫测。工作时我一直在做学术研究,所以以前关注的都是婚姻家庭,性别和性,退休后,就不研究了,休闲生活,我爱想生命这些事,特别小就想,现在有专门时间想了,有一些感悟就写下来,就是《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这种杂文集,我每天上午都写,写在电脑上。”

《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中写了很多关于爱的内容,例如“爱情是平庸生活中最有趣的事情。爱是人间最有趣的游戏,是两个高智商、心灵极为敏感、灵魂丰富有趣的人之间的游戏。所谓爱,就是对对方的灵魂不断地叩问”。“激情的浪漫之爱是一种特权,它只属于懂得爱和会爱的人,它只以懂得爱和值得爱的人为对象。它一旦发生,就可终身受用,无论爱的对象逝去了,还是对这爱浑然不觉。因为爱一旦存在,就是实在的,自身圆满的,可以享用的。”

李银河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浪漫让人羡慕,因为在现今社会,爱情在很多人看来最为脆弱易逝,难以珍存,何以李银河会如此相信爱情?李银河表示,那些认为爱情不靠谱的人,把爱情和亲密的关系搞错了,他们以为爱情必须导致亲密关系,而亲密关系又要持久稳定,才是爱情。“其实爱情的激情一下就过去了,两者之间没有这么直接的联系,你如果要很稳定的婚姻,那么不一定要爱情。爱情是激情,燃烧完了就没有了,能持续多久,有很多说法,三个月,11个月,七年之痒,等等,都逃不过时间,最终会造成厌倦,审美疲劳。”

真正快乐有存在感的就是“爱”和“美”

李银河把人的亲密关系分为三等,最低一等是好感,之后是喜欢,最高一等是爱。“就是真正地爱上了,堕入情网,激情之爱。”

真正的激情导致爱情的概率并不高,所以李银河说自己非常幸运碰上了,这让她狂喜之中又带着一点惊讶:“我遇到了王小波和大侠,我就觉得自己怎么会是引发爱情的人,自己也很意外,好幸福啊。因为我居然就产生了激情之爱,作为引燃物,感觉非常幸运、幸福。”

虽然很多人在进入婚姻后,爱情就走进了“坟墓”,但是李银河说以前的人们结婚时还是非常有爱的。“我们上世纪90年代在北京随机调查,结果有50%回答"我非常爱她(他),他(她)非常爱我,我们感情非常好"。他们是因为爱情才结婚的,可能婚后激情的爱就慢慢变成柔情,变成柴米油盐的,不像烈火一样燃烧,而是像水。也不能说人家就不是爱,爱情变亲情,激情之爱最后都必须转成亲情。”

在李银河看来,要想让爱情持久,须经提纯过程。要不断地祛除杂质,只保留最美好的情愫。所谓杂质即所有负面的情绪,如嫉妒,计较,比较,怨恨;保留下来的只有正面的东西,如欢喜,欣赏,温柔,热爱。爱的提纯过程,也是生命的提纯过程。在这个不断提纯的过程中,生命得到了净化,成为一个无比清澈、无比美好的存在。

所以,在《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中,李银河仍在对王小波诉说爱意:“现在回头看,小波的一生是神采飞扬的,他活过,他写过,他爱过,他过了精彩的一生,然后就飘然而去。我爱过他,我仍然爱着他,他的一生,浸淫在爱之中,这是生命最美好的状态。我愿意终生浸淫在爱之中,直到生命消失。”

也因此,问她是否觉得一些人有消费王小波之嫌,李银河表示,自己并不反感别人提及或追忆王小波,“最近有一个由读者投票评选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喜欢的书,《黄金时代》排在第二位,第一是《1984》。大家喜欢他的书,我挺喜欢的,大家爱提他,就是喜欢他呗,我没想过"消费"这个问题,他们可能是真的喜欢。”

李银河认为“爱”跟年龄没有什么关系,“它主要是一种你对生命的享用,我也算过了大半辈子了吧,像我这个岁数的人分分钟有可能就走了,这一辈子过的真正能够使我有存在感的,真正使我感觉到快乐和幸福的就是美和爱这两个东西,其他的都有另外的功能,比如说为了维生、为了救世。像我研究性少数群体,研究农村妇女,帮助他们摆脱困境,这都是我要尽的义务,但是你比来比去,到最后生命当中,真正让你觉得"我是存在的、我是快乐的",还就是这两件事,一个是爱一个是美。这个爱里面就包括你去爱一个人,然后你被爱。”

(本版插图选自《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

文/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桃子

作者:张嘉 供图 桃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