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卸任副省长后,他们都去了哪里?

原标题:卸任副省长后,他们都去了哪里?

撰文丨孟亚旭

今天的话题,是人事。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省级政府的副手调整频繁,就本月以来,上海和天津均有副市长南下,同时,湖北和黑龙江也分别有一位副省长转赴他处。

接下来就看一下,副省(市)长离职后的下一站。

变动

11月2日,长春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吉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凯宣布,刘忻被提名为长春市市长候选人,4天后,刘忻成为长春市的代理市长。

8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关于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调查及有关问责情况的汇报,在这场会议上,中央对多位省部级官员进行问责,其中包括长春两任市长。

最终,1月刚刚担任黑龙江省副省长的刘忻被调到了吉林长春,成了大整顿后这个副省级城市的代市长,于刘忻个人而言,这也是他首次离开黑龙江。

无疑,刘忻被赋予重任。

在当天的会议上,王凯说,刘忻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头脑清醒、旗帜鲜明;熟悉工业经济和产业园区建设,视野开阔、思维活跃,组织领导能力较强;工作有激情,理念新,干事雷厉风行,不怕触及矛盾,开拓创新能力比较强;事业心责任心强,作风深入,待人热情,要求自己比较严格。

也是在本月,天津、上海,分别有2位副市长离职。

在天津市副市长的位子上工作整整3年后,长期在天津工作的赵海山成为湖北省政府班子中的新面孔,他也是本届天津市政府自今年1月产生以来首位调离者。

同时,担任上海市副市长5年多的时光辉仕途再进一步,西进贵州,成为“70后”省级常委,这是这位中国首位“70后”副省级官员首次离沪任职。

走向

以上只是本月副省(市)长履新的最新案例。

自7月以来,副省(市)长调整加速,有人进京,有人跨省,也有人“回归”专业系统。

从仕途走向上来看,副省(市)长的下一站主要有三类:

时间

姓名

现职

前职

11

时光辉

贵州省委常委

上海市副市长

11

赵海山

湖北副省长

天津市副市长

11

刘忻

吉林长春市代市长

黑龙江省副省长

11

童道驰

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

湖北省副省长

10

彭金辉

海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海南省副省长

10

张工

全总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北京市常务副市长

10

阴和俊

天津市委副书记

北京市副市长

10

许尔锋

应急管理部政治部主任

宁夏副主席兼公安厅长

9

丁向群

安徽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广西副主席

8

陆治原

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陕西副省长

8

孟庆海

中科协书记、副主席

辽宁省副省长

7

朱鹤新

央行副行长

四川省副省长

7

张建民

工信部党组成员

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

7

刘星泰

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海南省副省长

其一,离开地方党政一线。

这里面包含两种情况,一种是赴部委、社会团体任职,张工、孟庆海、许尔锋、张建民等人均属于此种类型;另一种是重回专业系统,如任四川省副省长满2年的朱鹤新在7月重回银行系统,任央行副行长。

其二,跨省交流。

政知君注意到,今年以来不少副省长仕途加速,如跨省交流到辽宁的陕西干部陆治原。1月,时任渭南市委书记的陆履新陕西省副省长,成为省级政府班子中的新面孔,仅8个月,陆仕途再进一步,跨省到辽宁任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陆不是唯一一人。

今年5月,履新山东省副省长仅5个月的孙述涛仕途再度变道,成为济南代市长,后转正。同月,林武(时任吉林省委常委、副省长)履新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一个细节是,自2015年以来,林武每年都有职务调整,在调任山西前,他担任吉林省副省长也才1年。

其三,在本省仕途再进一步。

最典型的是海南。

这几个月以来,海南有两位副省长先后跻身海南省委常委——7月,刘星泰任海南省委常委,后任政法委书记;10月,彭金辉也成了海南常委班子中的新面孔。

刘星泰和彭金辉也都是今年1月刚到海南任副省长的,前者此前担任山东省日照市委书记,后者则是昆明理工大学的校长。

今年以来,不少大的政策方针陆续落地,而任何一项部署的背后,都离不开具体的人去落实。

比如海南。

从横向来看,全国31个省中海南的人事变动在今年颇为频繁,人事变动的背后,是党中央交给海南的重任。

今年4月13日,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举行,习近平在会上指出:

“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这是党中央着眼于国际国内发展大局,深入研究、统筹考虑、科学谋划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彰显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决心的重大举措。”

北上

除了地方,今年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出炉后,新部门的组建也需要不少新鲜且专业的血液补足,与此相对应,不少省级政府副职于今年进京任职。

最早的是今年3月,时任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李群进京任文旅部副部长,成为全国“两会”后首位明确由地方上调国务院新组成部门的省级干部。

在李群之后,广东省原副省长余艳红北上,成为国家卫健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

一个细节是,此番北上对余艳红来说,属于“回归”。她曾在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工作,曾担任南方医科大校长,今年1月任广东省副省长。

10月,许尔锋进京任应急管理部首任政治部主任,背景当然也是机构改革。

许尔锋是甘肃人,是在家乡成长起来的干部,2010年,时任定西市市长的许尔锋进京交流,任中央政法委政法队伍建设指导室主任。

2010年,中组部组织央地干部交流任职,有60多名地方厅局级干部“进京”到中央和国家机关任职,许尔锋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央政法委锻炼5年多后,许尔锋空降宁夏任公安厅厅长,2年多后,伴随着这场改革,许尔锋再度进京。

中央到底怎么用人?

就在今年7月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坚持事业为上,以事择人、人岗相适”。

用干部是为了干好事业。过去战争年代,谁能打仗、打胜仗谁就上,而不是考虑谁的资历老、级别高谁才上。选人用人,要坚持事业需要什么样的人就选什么样的人,岗位缺什么样的人就配什么样的人,不能论资排辈、平衡照顾。要正确把握事业发展需要和干部成长进步的关系,把合适的干部放到合适的岗位上。

资料 | 人民网 新华社等

校对 | 项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