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身为一名女性摄影记者是怎样的体验?

原标题:身为一名女性摄影记者是怎样的体验?

来源:journalism.co.uk & thedrum.com

作者: Marcela Kunova & Ian Burrell

编译:Lena (实习生)

编辑:罗布君

编者按

在女性记者数量日益增多的今天,你或许难以想象,新闻摄影依然是一个性别占比极其不平衡的分支。

在“女性摄影”(Women Photograph)网站统计的2835张各大世界知名报纸头版照片中,只有不到七分之一由女性记者拍摄。这在智能手机和相机如此普及的时代,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毕竟,世界上最大的图片分享社交平台Instagram上有三分之二的用户都是女性。

这意味着,新闻媒体对这个世界的描绘,几乎完全是通过男性记者的镜头来完成的。那么这种做法是否会在潜移默化中加大性别差异对大众的影响,甚至产生片面、扭曲的报道呢?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中,身为一名女性摄影记者又是怎样的体验?传媒研究(xjbcmyj)根据几位女性摄影师的采访和口述进行了综合编译。

辛酸并快乐着

作为美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2018年第102届普利策奖名单在4月16日揭晓。30岁的路透社摄影记者汉娜·麦凯(Hannah McKay)和她的同事们因报道逃离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所面临的暴力而获得“特写摄影奖”。汉娜本人也成为了获得普利策奖为数不多也是最年轻的女摄影师之一。

路透社记者汉娜·麦凯(Hannah McKay):“照片不会说谎。它能够无偏见地向人们呈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图源:路透社

在汉娜24岁刚刚踏上职业生涯时,她很清楚,这是一个以男性为绝对主导的行业,但对她来说,性别并不是什么问题。“我非常尊重我的男同事们,他们也非常尊重我。”

从缅甸的暴力驱逐中逃出后,一名精疲力竭的罗兴亚难民向路过的人求助。汉娜·麦凯/摄

尽管如此,她内心仍想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能够进入新闻摄影行业,并希望年轻的记者能够参与外派任务。“外派的记者中很少有30岁以下的,我们应该多提拔年轻的记者,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有着不同的看法和认识。就像女性和男性的思维方式不同,25岁和40岁的人也会有截然不同的思考。”

摄影师正在帮助从孟加拉国-缅甸边境一路逃来的罗兴亚难民从纳夫河(Naf River)中爬上岸。汉娜·麦凯/摄

去年,在她刚刚进入路透社的3个月后,就接到了她第一个海外任务—到孟加拉国的难民营去记录那些罗兴亚穆斯林们的境况。

“我对‘人’很感兴趣,拍摄人们是我的本能,因为他们会帮助我讲故事。”汉娜说道,“在孟加拉国的难民营,许多人在逃难的途中痛失所爱。而其中,我尤其关注妇女和儿童,因为他们是在这种灾难中最易受到伤害的群体。

四岁的4岁的霍斯尼·阿拉(Hosne Ara)是两个月前从缅甸的一名罗兴亚南民。图为他在孟加拉国库图帕隆(Kutupalong)难民营的一个儿童中心听孩子们唱歌。汉娜·麦凯/摄

“男人们可以跳上卡车并且坚持20到30公里,但带着孩子和婴儿车的女人们做不到。”作为女摄影师,汉娜能够近距离接触到男性摄影师们通常不被允许拍摄的场景,比如女患者们接受检查的诊所。

同样地,也有一些情况是她无法拍照的。比如说在葬礼,一群男人要将遗体埋在荒郊野岭时,作为唯一的女性,她无法跟随拍摄,因为要考虑到自己的安全。

从缅甸逃出后,沿着稻田旁的堤岸,难民们的身影倒映在雨水之中。汉娜·麦凯/摄

有时候,她发现作为女摄影师是有优势的:大家都很容易跟年轻女孩变得热络起来。

“但是,有时候我在工作的时候,别人却并不把我当回事,因为他们总认为靠谱的摄影师应该是一个中年白人男性的形象。”

被“扭曲”的新闻摄影

“女性摄影”网站的创始人丹妮拉·扎克曼(Daniella Zalcman)曾说道:“女性的生活经历和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同于男性。因此,我们所拍摄出的作品与男性的也有内在的区别。性别的平衡理应在主流媒体中得到体现,但不幸的是,这并不是目前的现实。

“女性摄影”网站创始人兼总监丹妮拉·扎克曼(Daniella Zalcman)

可以说,目前的新闻摄影领域,一些对女性的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视还是存在的。尽管许多新闻媒体机构都表示“我们在努力招聘女性摄影师”,但最终,他们会以“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这个有点空洞的借口来敷衍了事。

扎克曼还表示,这个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女摄影师经常被派去做比较“温和”的工作。“他们总是告诉女摄影师,那里对于你们太危险了,不要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事实上那些地方对于男性来说同样危险,但很少有人去质疑这一点。人们只是很自然地认为,女性对专题报道(feature story)更感兴趣,而不是硬新闻(hard news)和突发新闻(breaking news)。”

“你可以说,女性往往对于冲突边缘的故事更感兴趣,而不是冲突本身。但是,许多编辑想当然地认为女性不愿意参与到冲突当中,这绝对是不正确的。我们有许多非常优秀的,专注于‘冲突’报道的女性摄影师。”

这种固有的偏见不仅导致女性摄影师无法接触到她们想拍的故事,更导致许多事件无法被报道出来。艾莉森·乔伊斯(Allison Joyce)是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 Reportage)的摄影记者。同汉娜一样,过去五年她一直在孟加拉国工作,做过罗兴亚难民的报道、拍过沿海小镇考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海滩上年轻女孩小贩的生活,以及其他许多故事。

“我认为,由于固有的生活经历,女性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确实与男性略有不同。一些女性做的更多的是‘非常规’的事——而男人未必会被这些安静的故事所吸引。世界上有许多非常保守的社会,通常来说,男性很难进入这些地方拍摄。所以,这不仅是女性是否能讲好故事的问题,而是媒体根本没有给她们机会去讲这些故事”她说。“如果新闻摄影也注重性别平等的观念,那么媒体的报道将会变得更加‘平衡’。毕竟,现在还有很多故事没有被报道出来。”

转变的开始

令人欣慰的是,许多媒体机构对女性摄影记者的看法已经有了改观,也尝试去改变现状。比如,盖蒂图片社已经意识到了女性摄影师作品和看法的重要性。他们与“女性摄影”网站合作,以1万美元的奖金寻求一名能长期投入到一档正在拍摄的纪录片的女性摄影师。此外,他们还在伦敦设立了导师项目,帮助年轻女性进入体育摄影行业。

对此,盖蒂图片社的女性摄影总监桑迪·西里克(Sandy Ciric)说道:“没有任何一个摄影师能把自己与拍摄的故事完全分开。他们的身份和生活经历都反映在自己的作品上,如同其它记者一样,尽管接受过专业的培训,但这些经历和身份依然会影响他们观察这个世界的方式。”

她还举例:“如果我派一名女记者去拍摄在南卡罗来纳州帕里斯岛接受训练的海军陆战队女兵,那么她与男记者拍摄的照片会有很多不同。如果我让一名前海军陆战队队员(男性或女性)来拍摄,照片还是会不同,依此类推。这就是为什么摄影记者的多样性是如此重要:我们不想看到这个世界只由一种方式呈现。不同的身份和经历的交融会使故事的讲述变得更加丰满且微妙。”

虽然目前只有不到六分之一的摄影记者是女性,但在图片编辑领域,女性所占比例已经大幅提升。包括西里克所在的盖蒂图片社,还有《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卫报》以及《国家地理》等多家新闻组织的摄影总监都是女性。扎克曼透露:“几乎所有美国的主要报纸、杂志和出版物机构都有一名女性摄影总监。这是行业内对于‘性别优先’观念转变的开始。”

作为新闻摄影行业性别多样化的倡导者,她希望这种改变可以拓展到更广泛的工作领域。“在一些大学开设的新闻摄影课程中,女学生可以占到95%。这说明,女性对于摄影是绝对有兴趣的,只是从学位转化为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有些障碍。”而她的网站和数据库,以及盖蒂图片社等机构对支持女性摄影师的拨款投入,都在努力去突破这些障碍。

半年收入破495亿美元 美国广告商在数字媒体上花钱最多

新闻业看不见的“对手”:隐性偏见

BBC新年目标:离事实更近,离读者更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