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民国总统冯国璋投资那么多资产,为何最后所剩无几?

原标题:民国总统冯国璋投资那么多资产,为何最后所剩无几?

作者:彭秀良,独立学者,研究方向为民国史、社会工作,著作有《守望与开新:近代中国的社会工作》、《王士珍传》、《段祺瑞传》等。

恽宝惠是冯国璋比较信任的人,跟随冯国璋也有年头了,分析家产时他又在场,应该是知道实情的。他说冯国璋的遗产总值在300万元左右,应该是不虚的,可那么多的投资怎会最后就落得这么一点呢?

冯家迈的回忆给我们的判断提供了佐证:我父亲说他的财产,连值钱的带不值钱的,大约有200多万。将来长子分一大股;中间的按中股分,小的儿子,按小股分。就是侄子、女儿,也都有安排。我父亲死后的财产总额,据统计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在内,一共是26455151元。

这其中,计包括了祭扫费294000 元(其中除了现金10470元以外,计有公债119260 元,股票、储蓄票164270 元),现金569050元,商业投资499300元(其中,计包括华充、济时质库、济时分库、通合公磨房、华丰裕酒厂、河间隆字号、华裕银号、华镒、华昌当、贵恒当等),股票433700元(其中,计包括北京电灯、华安保险、上海印书馆、临榆兴业煤矿、井陉煤矿、东兴实业、中国银行、大陆银行、北洋火柴、华昌火柴等),房地产849465元(其中,计包括房产:北京帽儿胡同400余间,西河沿一所,煤渣胡同一所,天津河东楼房7所,平房一所及土地、庄园等)。

帽儿胡同

我们分家的办法,完全是依照着我父亲的遗言办理的。分家的情

况大致是这样的:我大哥得20股;二哥、三哥各得15股;我和五弟各得

10股;大姐得2股,由于我父亲生前曾把天津宙纬路的地皮30亩,并

建筑了住宅一所给她,所以她比别的姐妹少得了一股(这些住宅我父亲还在那里住过几天)。二姐、三姐、四妹各得3股。所有上面所谈到的现金、商业、股票和房产,都是按照这样的比例来分的。

例如,我本人计分得现金6.5万元,商业投资67100元(计包括华股17100元,南京华通2万元,济时质库3万元),股票49000元(计包括永华火柴9000元, 华新纺纱厂2万元,龙烟铁矿1万元,大陆银行1万元),房地产10万元。

在这里,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我父亲死后的财产总额内,曾列有商业投资499300元,股票433700元。但是,例如商业中的华充、济时分库、通合公磨房、华胜、南京华通等等,股票中的临榆兴业煤矿、东兴实业、松江森林、裕通制盐、天津兴业煤矿等等,或是生意早已亏累不堪,在我父亲死后,这些商业跟着就先后倒闭了(例如,其中的华胜倒闭时,共赔了70多万);或是虽然投了资,拿到了股票,但是这些个企业,在我父亲生前,实际上早已一文不值了。以我本人为例,我所分得的华胜17100元,南京华通2万元,龙烟1万元,就都是一些有名无实的东西。因此,我个人实际所分得的,连同现金、商业、股票、房地产等等,一共大约有10余万元。如果以我个人的例子来推算我父亲的财产全部,当然也就到不了上面所列的那个总额数了。

冯国璋故居

投资实业是会有风险的,冯国璋也不能例外,他早期投资的一些产业可能会缩水。冯国璋突然去世,又使得一些产业被迫歇业,如华充银号、华通银行均告“自行清理”。再加上他的管家张调辰乘机侵吞了一部分财产,冯国璋死后分给子孙的财产就不会是一两千万的大数目了,恽宝惠所说300万元左右应该被认定是可信的。据说,冯国璋自己也对财产的数目大致有个估计,那是他去世前对长子冯家遂所做的交待:“我们的财产,除去在南京烧了570万元,张调辰这小子侵吞了300万元,王克敏这小子骗去了40万元,此外都与账上相符,并不短少,你要好好保管。”张调辰是他的大管家,经手三分肥,分润他的一部分财产,并不稀奇。王克敏骗钱,可能就是冯国璋竞争大总统时,托王克敏活动国会议员的款项,因冯国璋未能如愿以偿,才出此怨言。南京副总统府的一场大火,烧掉的财产为数570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冯国璋传》,中华书局2018年版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马巧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