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戒烟专利产品被查处 烟草局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原标题:戒烟专利产品被查处 烟草局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文 | 柳宇霆(法律学者)

什么样的足球比赛,永远也踢不赢对方?

答案是,场上裁判也是对方编外队员的比赛。只不过,所谓这样的比赛,已失去了最起码的公平性。体育比赛如此,执法办案也是如此。

据媒体报道,一位名叫易侧位的军转干部,发明多款用中草药加工而成、外型酷似卷烟的戒烟产品,并获得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工商、卫生部门还为其颁发了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但是,这些戒烟产品却被烟草专卖局以伪劣卷烟为由进行了查处。易的儿子、公司总经理易涛因“非法经营罪”被告上法庭,一审获刑5年。2018年2月2日,二审法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已在看守所度过两年十个月的易涛,仍在等待最后的判决。(11月27日大白新闻)

(易侧位研制的部分产品 来源:大白新闻)

老实说,我对“英雄”身份的刻意提及,并不太赞成。英雄代表的是过去的一段历史,是否构成违法,还要用法律来评判和检验。而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英雄人物,也应遵守国家法规,与其他人一样承担法律责任。当然,在这起案件辩护时,有意地采用该提法,应当被看成是一种策略,为的是印证主观目的,说明主观恶性的程度。

从现行法律来看,烟草专卖局的确有执法权力。根据《烟草专卖法》、《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等法规,烟草专卖局负责监督检查烟草专卖品的生产经营活动,组织、指导并承办违反烟草专卖法律法规案件的查处,打击假冒和走私烟草专卖品等违法活动。如果这些发明产品属于“卷烟”,而不是“戒烟产品”,烟草专卖局的执法查处,以及易涛以非法经营罪获刑,都没有什么不妥。

之所以引发争议,问题出在了专业鉴定上。从报道情况看,烟草局下属的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分别针对被告人公司的6种产品出具的6份《鉴别证明》和3份《鉴别检验报告》,将送检样品判定为“卷烟”。但是,该鉴定主体的资格、鉴定的真实时间,都存有值得推敲之处,这也削弱了该鉴定结论在定罪量刑时作为证据的法律效力。

当然,让人们对这一“卷烟”鉴定持有怀疑的,不仅是该产品“成分主要由怀菊花、车前草、薄荷叶、金银花、银杏叶和甘草等组成”,与卷烟成分相距甚远,还有其他官方机构对“戒烟产品”的公开支持。比如,“经河南省疾控中心检测、风险评估后,认为该产品适合戒烟人群,连续使用可达到有效控烟减害作用,可作为香烟代替品使用”,“河南省卫生厅以健字号批准同意该产品上市”,还包括“国家科委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全国推荐该产品”,“由国务院召开的全国名优产品汇报会上还授予了名优产品称号”等。如果这些情况属实,在烟草专卖局和其他机构之间,究竟谁的认定更加权威?

其实,更大的问题,还是烟草专卖局的执法查处、移交归罪等,还有“瓜田李下之嫌”。回看历史,1982年1月,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两年后,国家烟草专卖局成立,两个单位“合署办公”,对我国烟草行业实行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管理体制,对全行业“人、财、物、产、供、销、内、外、贸”进行集中统一管理。问题是,拥有“既卖烟又管烟、控烟”的特殊身份,难免被指责为“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屡屡造成现实中的尴尬。

(易侧位获得的专利证书 来源:大白新闻)

比如,在控烟问题上,我国政府的态度历来鲜明。200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烟草专卖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中,不乏禁止或者限制在公共交通工具和公共场所吸烟、限制烟草包装和烟草广告等规定。但是,在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总公司今年11月份生产经营调度会上,明确表示确保年销售4750万箱的目标任务,比2017年多出12万箱,让控烟目标几乎成为一句空话。

具体到本案中,也是如此。对于易侧位研制的这些戒烟产品,正常的逻辑是,市场销路越好,烟民就越少。如果“二十年来共为上百万烟民戒了烟并重新获得健康”的情况属实,无疑对烟草公司的销售市场造成了现实冲击。作为销售主体“吃了亏”,作为监管主体再执法查处,很容易让人怀疑,这其实是对其他市场竞争主体的“报复”。

公正而有力的查处,需要执法主体摆脱现实利益的纠缠。对于这起非法经营案件,应当就“戒烟产品”重新作出权威鉴定,给当事人以应有的正义。而作为烟草专卖部门,也应当反思,怎样才能扮好一个不偏不倚的执法角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