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当代水墨不搞分离运动就OUT拉!

原标题:曹喜蛙:当代水墨不搞分离运动就OUT拉!

当代水墨不搞分离运动就OUT拉

——第三届中国当代水墨年会场外闲谈

文、曹喜蛙

2018年11月22日,第三届中国当代水墨年会在河北张家口市圆满落幕。独立策展人、中国当代水墨年会秘书长李擎给我看了第三届中国当代水墨年会上大家的发言,我粗略看了一下,大家讲的都不错,在这里我做个补充,算场外闲谈吧。

与会嘉宾合影

实际上,这一届似乎就大家揪住“水墨现场”这几个字,其实大家一直都在中国水墨现场,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现场比中国这个水墨现场阵仗再大了。实际上研究当代水墨的课题多极了,这个需得大家慢慢来,需要当代水墨艺术家、理论家一起来,当然一开始需要有才华的艺术家去大胆实践。比如三、四十年前,那些睿智的艺术家前辈大胆的实验才有今日的局面,但是到如今连他们都out了,更别说跟着他们的花样学样的。学习前人,是要学习他们的艺术创新精神、开拓精神,同样不管当代水墨还是当代艺术都是一样,你瞪大眼睛瞧瞧,不要看名字,就看作品,有几个艺术家的作品让你眼前一亮?这才是根本,不要跟着看热闹。

李擎与杭法基

我很多年前、大约是上世纪80年代末或90年代初,写过一组诗《核武器与癌》,别的不管,就说题目这几个字一下就抓到时代的核心,他至少提到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人类发明的大杀器——核武器,一个是人类遇到的最大疾病——癌症,就像古代那则著名寓言故事,人类发明的核武器能治好人类的癌症吗……当代艺术的核心是找到当下的问题、找到解决当下问题的办法,至少找个建设性方向,哪怕提供一个尽是错误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烦这烦那。

2019年轮值主席欧阳光与2018年轮值主席谭天圳

每一个单个的人、单个的艺术家不管所面对的问题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你要紧紧抓住的问题、所要扼住的喉咙,如果你能把你遇到现实问题与你的艺术创作联系起来,那就往往好理解,不然就是无病呻吟、就是死的匠人,为什么我们常讲传统水墨艺术大部分是死墨的堆积、程式化的滥觞?当代艺术流行大阵仗,一件作品房子那么大也很正常,一个高大的美术馆就放一件作品,但如果没有表现现实迫切问题就会显得矫情,还不如广告牌、一句口号有意义的。但同样一张水墨画如果有意义,即使只有巴掌大也能引起世界的关注,现在传媒、网络这么发达。

郭祯担任2018年学术指导(左二)

当代水墨艺术家也可以吸纳行为、影像、装置、抽象、表现等形式,也可以吸纳传统水墨的笔墨技巧哲学营养,但在艺术上脱颖而出则是超基因的结合,现代科技原理不管怎样复杂但呈现的时候都会是越简单越好,如果要想得到全世界更多人的喜爱就是简洁,为了实现这一点古书可以读,新书也可以读,新技术可以吸纳,旧技术也可以吸纳,只要你表现出新时代的主题即可,当代水墨在中国经过40年的努力打破了一切禁忌,但你的艺术却需要提炼再提炼,怎样提炼那就要看你的天赋和对现实问题的敏感度,所以新水墨要突破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分离运动,需要减法、除法,不是老祖宗的东西不好,而是你不知道珍惜老祖宗的东西。

曾经很多人以为当代艺术就是垃圾,当代艺术就是胡搞,所以出现很多丑画、丑书,因为看似丑画的当代水墨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不过就是产生了一种起哄美,但并不是所有的丑书、丑画都是起哄美。当代水墨的分离运动就是捍卫当代艺术的尊严,就是排斥什么不是当代水墨的起哄美,当然这个过程不是简单划一、一朝一夕,要怎样证明什么美或不美,什么是艺术或不是艺术肯定需要慢慢的淘汰,这个怎么也得需要三十年、五十年,这就是学术对人的尊敬,这就是学术对自由的尊敬,要不跟文革没什么区别了。

侯亦超 水墨人物 纸上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代水墨新的时代就是分的时代,怎么分还要艺术家、理论家再实践、再讨论,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会重新找到自我,也会有人会进一步失去自我。

谢谢大家!

2018年11月25日于北京月牙殿

评论家简历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出版过诗集《悲剧舞台》,自印诗集《长诗:操》,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著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