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价值与线索:古代货币上的中亚希腊化历史

原标题:价值与线索:古代货币上的中亚希腊化历史

在古代世界,货币不仅仅是一种财富和交换手段。很多高净值币种,本身就是发行者财力与权势的象征。各种带有特定需求的货币,也透露出铸造者的想法与目的。

因此,如果分析那些曾经大量出土的古代货币,就能摸索出很多历史的细节。

亚历山大的征服印度纪念币

在旁遮普五河流域发生的海达佩斯战役

在海达佩斯战役中,印度人的战象给亚历山大大帝留下了深刻印象。公元前322年,为了表彰希腊人与大象作战的英勇功绩,也为了几年自己在印度的战功,亚历山大在巴比伦发行并铸造了特殊的纪念钱币。

在这款纪念币上,正面是亚历山大大帝骑着战马挑战战象的场面。背面的他一手持矛,另一手持有橄榄枝的形象。天空中胜利女神尼克正在给他加冕。在希腊语里,尼克正是胜利的意思。她的名字也是今天著名运动品牌“耐克”的由来。

亚历山大为纪念海达佩斯战役而发行的银币

在希腊人眼中,大象就是印度的标志。所以在取得对印度的胜利之后,亚历山大还特意制造了另一种纪念币。在这种纪念币上,亚历山大戴着战象头盔,背后是印度的战象。这一特殊形象,来自于他所崇拜的史诗英雄--戴着狮皮头盔的赫拉克勒斯。

亚历山大之前就发行过自己带狮皮头盔的银币

在古希腊传说中,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戴着狮皮盔征战四方,建立了12项丰功伟绩。现在亚历山大也以宙斯之子自居,所以他用印度战象作为头盔的装饰。意在暗示自己是新时代的赫拉克勒斯。

亚历山大发行的自己带象皮头盔的金币

后来,带着战象头盔的亚历山大自己也变成一种特殊标签。其他的继业者国家的君王也制造了自己带象盔的货币,比如塞琉古的安条克一世和埃及的托勒密一世。

埃及的托勒密一世 发行的自己带象皮头盔的银币

中亚腹地的希腊世界

古希腊文明的东方边陲 巴克特里亚地区

公元前250年左右,趁着塞琉古和埃及的激战,一直有着顽强独立倾向的巴克特里亚行省宣布独立。当地希腊人成立了后来非常有名的巴克特里亚王国。这个王国在东方的希腊人与西方逐步断绝联系之后,依旧顽强地保存了自己的文化,并且一度在游牧海洋之中,发展出了高度灿烂的文化。

王国的开国之君迪奥多图斯,其名字的含义就是“宙斯的礼物”。所以他为了区别于塞琉古,进一步加强自己的独立倾向,特别铸造了背面为天父宙斯的货币,纪念自己的开国壮举。

迪奥多图斯一世的银币 北面是手持闪电的宙斯

古希腊人铸造的宙斯铜像 以同样姿势手握闪电

新王国击退了帕提亚人的骚扰,还将国土向东扩张到了索戈迪亚那和费尔干纳地区。后来王国遭到了欧西德摩斯的篡夺。为了建立自己的权威,他将自己的身世归于赫拉克利斯。以便向亚历山大靠拢,证明自己比狄奥多图斯更加正统。所以他铸造了背面为赫拉克利斯的钱币。

篡位的欧西德莫斯一世 银币背面是大力神赫拉克里斯

虽然在阿利乌河之战中失败,但是欧西德摩斯顶住了塞琉古王国的再次兼并。仅仅10%的希腊统治阶层,住在大大小小的希腊化城市中。希腊剧场、神殿、体育馆、哲学课堂还有妓院应有尽有。希腊文化在中亚继续着自己的欣欣向荣。

鼎盛时期的巴克特里亚王国疆域

北印度的希腊文明末梢

搭乘印度战象的巴克特里亚希腊士兵

随后在阿波罗多图斯和德米特里国王的统治下,巴克特里亚王国乘着孔雀王朝衰败之际大举南侵印度。阿拉霍西亚和健陀罗等地都归希腊人统治。为了表示自己的远征是继承亚历山大的遗志,所以德米特里国王也毫不客气地铸造了这种战象盔头像的钱币。

德米特里一世的银币 自己也带上了象皮头盔

一些印度的佛教经典、民间文学乃至希腊罗马的地理学作品,都提到了这次大举入侵。但是当希腊人深入南方的同时,他们在北方的后院起火。地方大将欧克拉提德将军,在巴克特里亚发动叛变。所以巴克特里亚王国分裂为巴克特里亚和印度-希腊两个部分。

欧克拉提德的叛乱 让中亚希腊人从此分为两个支系

在印度-希腊王国中,最重要的一位君主就是米南德一世。根据佛教经典《那先比丘经》的记载,此君出生在阿荔散城,也就是兴都库仕山的亚历山大城。城市是十分规则的希波达玛式的方形棋盘式格局,城门上有着各种雕塑。这个城市土地富饶、人口众多,使用金银货币贸易。人民生活富足,妇女肤白,喜欢佩戴耳环等珠宝,是典型的希腊殖民城市。

米南德一世的早期银币 背面是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娜

在佛教典籍中,米南德精通相对于印度人而言的各种外族文化。不仅学识渊博,而且以正法治国,善于政治治理。自己也有着旺盛的求知欲,喜欢发问和学习新知识。此外他还精通兵法和战斗技巧。所以他早期发行的钱币,以智慧和战争女神雅典娜为背面的保护神的,钱币上是他持矛作战的雄姿。

另一款米南德早期货币 背面是雅典娜 正面是自己的戎装形象

当米南德带兵远征恒河流域时,巴克特里亚的欧克拉提德侵入了米南德在旁遮普等地的地盘,迫使他不得不回撤。一场恶战之后,国土大部沦陷,米南德王只好在王国的边地城市舍竭暂时安顿下来。

米南德的军队一度从旁遮普出发 攻入恒河流域

高僧那先正好云游到这里,二人得以相见。当时米南德国王带着500名亲卫骑兵和僧人坐而论道。根据佛家典籍的记载,米南德王对于佛法心悦诚服。但米南德王狡诈地表示:尊者啊,如果我出家为僧,我的生命将不会长久,因为我的敌人太多。

毕竟,为了在不同的族群和种姓间做到平衡,米南德不太可能皈依某个单一宗教。

米南德发行的印度式货币 正面是佛教里的法论

到了公元前145年,欧克拉提德被其子弑杀。米南德才得以恢复失地,成为印度—希腊最强大的君王。为了表现对本地文化的支持,米南德王在不同区域,针对不同的族群和事件,发行了一些印度风格和佛教文化的双语方形钱币。

比如正面有着印度象头的方块钱币,四周铸造有希腊铭文。背面是赫拉克勒斯的橄榄木棒和德尔斐神庙的三角架。但是周围一圈文字是佉卢文。由于在佛教和印度教文化里,大象都是力量的象征。天神的坐骑与赫拉克利斯的力量之神的属性异曲同工。说明希腊人正在与印度文化构建联系。

牛是希腊人到来前,健陀罗地区的保护神之一。所以米南德王发行的这款牛头—三脚架印度式货币,就有更明显的印度风格了。

公元前2-1世纪,以喀布尔地区为统治中心的印度-希腊国王安提亚吉达斯,也就是佛教典籍中的安太伽陀王。在他发行的货币上,甚至出现了大象向宙斯致意的图案。

安提亚吉达斯的银币 宙斯坐上了大象

不论承认与否,被征服者的文化正在逐步的被征服者接受。后来希腊人觉得善于使用闪电的宙斯和印度文化里的雷神因陀罗是相通的,而因陀罗的坐骑就是象。所以后来宙斯也就索性一屁股做到了大象上。

北印度的希腊人 用宙斯替代了印度传统的因陀罗

印度传统文化中的因陀罗坐大象

其实在米南德王之后,至少5位希腊印度国王的钱币上出现了希腊文“正义”(Dikayoi)及其相应的佉卢文“Dharmikasa”即“达摩的追随者”。这就进一步体现了两种文明的融合。

几款巴克特里亚与印度希腊人国王的银币

这样的文化交融,其实也是希腊人口劣势的侧面体现。在本来人口有限的情况下,米南德的后人们陷入了系列混战之中,希腊人善于内斗的属性又开始暴露出来。

很多时候,对其他民族十分歧视的希腊人觉得,外族属于迟早受自己压迫的奴隶。所以在征服战争中不太要命,而自己的同胞才是更致命的对手。但是等自己消耗地筋疲力尽的时候,外族往往能顺利地趁虚而入。这可能就是希腊文明的阿基里斯之踵。

频繁的内战 迅速消耗着中亚与印度希腊人的实力

蛮族大潮中幸存者

实力衰微的希腊人 终究逃不过蛮族入侵的大潮

在游牧入侵中,首先遭殃的是北方的巴克特里亚。公元前177-176年, 由于受到匈奴打击的大月氏人西迁,塞人向西或者向南流散。到了公元前140年左右,大批塞人渡锡尔河南下,灭亡了此时忙于内战的巴克特里亚王国。他们的政权依旧沿用了之前的名字,来自希腊文化的巴克特里亚,也就是大夏。

到了公元前130年,乌孙人在匈奴的支持下,远征大月氏得胜, 夺取了伊犁河、楚河流域。于是大月氏人再次西迁, 并顺势占领了塞人的大夏。

月氏统治者使用的希腊式钱币 背面是经典的雅典娜

在公元10年的北印度地区,大约相当于王莽建立新朝的第二年,托勒密王朝灭亡了40年后,最后一个已知的印度希腊统治者斯特拉托,败于当地的混战。随着印度希腊王国的式微,后来的汉使看到的希腊式马钱也是越做越粗糙。这反映了希腊人此时财力和人力的困窘。

后期的北印度希腊政权货币

国力的衰微让货币的成色和质量都出现下滑

晚期的印度希腊人 往往只有一城之地 货币也价值大跌

在汉使张骞等人到来的时代,这些希腊化地区的统治机构遭到了游牧势力的斩首。但希腊人经营的城市依旧得以保存。所以张骞报告中,位于希腊化世界边缘的大宛还是有着希腊文明的部分影子。

张骞是已知最早记录希腊化世界的中文作者

后来的汉使们来到了希腊人统治过的,位于旁遮普地区的罽宾。还有之前的希腊化城市乌弋山离,也就是位于阿富汗的亚历山大•普洛夫达西亚。他们看到当地有着各种果园和葡萄种植园,人民善于制作手工,善于雕刻和建造建筑物,能烹调美味的食物。而且当地都有印着人侧脸和马匹的钱币。

晚期的巴克特里亚与印度-希腊系诸王国分布

这些钱币中,既有之前希腊人发行的钱币。比如费罗萨努斯和安提亚吉达斯国王都发行过有着希腊骑兵形象的银币:

费罗萨努斯国王发行的银币

安提亚吉达斯国王发行的金币

也有后来来到这里的斯基泰君主发行的骑兵钱币:

印度-斯基泰君主发行的金币 背面还是古希腊神祗

希腊人不再是绝对的统治者。但他们依旧作为精锐军人、技术人员和外交家,继续影响着随后来到的各路蛮族。

希腊人在新的蛮族帝国中依然占有一席之地

蛮族统治者在很多层面都继承了希腊人的技术,货币铸造就是其中最要紧的一项。当蛮族君主需要招募希腊人为自己作战时,也会发行带有浓郁希腊风格的货币。公元1世纪,旁遮普地区的贵霜无名君主货币,就是其中典型。类似的情况,也在贵霜帝国时代屡次被发现。

公元1世纪 贵霜无名君主的铜币

公元2世纪,也就是相当于图拉真皇帝统治罗马帝国的时间段里。由南下斯基泰部落在印度建立的西部总督区,在远征印度中部的战争中受挫。击退强敌的印度君主,在纪念碑上大书特书,说自己击败了斯基泰人、印度-帕提亚人和印度-希腊人。

公元2世纪的贵霜帝国金币 刻有雅典戎装形象

公元4世纪,也就相当于东晋与北方蛮族对峙的时期。印度的笈多王朝君主,开启了自己的帝国之路。在最后搞死了西部总督区的末代执掌者后,他也开始饶有兴趣的宣布自己的史诗胜利。被击败者的名单中,赫然在列有印度-希腊人。

作为贵霜附属国的西部总督 一直有使用印度-希腊士兵

也在这个时期,巴克特里亚故地还有着使用巴克特里亚希腊字母的社群。今人在甘肃靖远,出土过公元4-6世纪的希腊神话12主神银盘,就是他们存在的证明。上面有着12位奥林匹斯之神,中央有着醉饮狂欢的酒神狄奥尼索斯。盘子上有着用巴克特里亚希腊字母,意思是“价值四百九十金币”。

6世纪产自巴克特里亚的希腊银盘 发掘自北周贵族墓葬

要知道,在同时代的欧洲希腊本土,多神教已经让位于新崛起的基督教。直到穆斯林征服后的一段时间,彻底的同质化大清洗到来。历史悠久的中亚希腊社区,才彻底淹没于历史的烟尘之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