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抗战时期上海的乞丐日子究竟过得如何?

原标题:抗战时期上海的乞丐日子究竟过得如何?

作者简介:邵雍,男,浙江慈溪人。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师从魏建猷先生,现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博士后流动站站长、校重点学科社会学负责人。

专业特长为中国近现代帮会及下层社会史。学术专著有:《中国帮会史》下编(34万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连同上编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三等奖)、《中国会道门》37万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民国绿林史》30万字,福建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中国秘密社会第六卷·民国帮会》30万字,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中国近代贩毒史》、《中国近代妓女史》、《中国近代绿林史》,上述专著为国内外十余种学术专著作为主要参考书或直接引用。

抗日战争时期上海的乞丐问题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全面抗战爆发后,热心上海慈善事业的人士认为,对于游民“根本上之救济,厥唯教养”。1938年,屈文六、李规庸、朱少屏、陈鹤琴、杜达等慈善界领袖及热心人士联合发起成立上海乞丐救济会,并制定了计划,大纲如下:

战火中的上海

缘起:乞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世界各国,无不以适当的方法,予以救济,盖影响所处,不特违反人道,有碍市政观瞻,且与社会安宁,关系至巨。沪市乞丐为数本多。自战事发生以来,难民之流为乞丐者盖众,如加以教养,仍可复为良民,同人等有鉴于斯,拟设一救济会,以收容教养之,惟心长薄,尚有待于明达之匡助焉。

组织:集本市租界当局,各社会团体及热心公益人士,组一有力之救济会,暂名为“上海乞丐救济会”。设理事会总共事,设各股以襄理会务。

收容:为应现实之需要,及经济之限制,拟先收容流浪街头之妇女儿童着手,一侯办理稍具规范,逐渐推行于一般乞丐。

抗战时期颠沛流离的群众

教育与习艺:就各人个性之所近,施以识字及补习教育、灌输各种实用知识,同时提高德性,复察其环境、兴趣、资质、令之习艺,使有技能足以自给(收容期间)教育与轻易工艺之学习。以三个月为期,其繁难者延长其学习期,一侯期满,分别介绍或遣送之。

经费之筹募与支用:拟由各会员分别担任筹集,同时并请当局予以补助。开支之多寡,一以收容之多数为衣归。除开办及设备费,及日常管理费外,每一乞丐之衣食,平均每月五元计算。从屈文六等人制定的计划大纲中可以看出,从组织收容到教育与习艺均有考虑。这样一套较完整的救助方案,在一定程度上能有效地救助乞丐。

据1940年4月16日《申报》的相关报道:1939年由上海各领袖善团及中外人士于沪战时组织的上海国际救济会“协助法租界当局,收容街头乞丐,施以感化教育”。“上海国际救济会受法租界公董局委托,在该会西爱咸斯路第二收容所收容街头乞丐,现共收容1289人,继已分别调查堕落原因,正积极施以感化教育及生产技术。兹据该会发表乞丐留居所各项统计如下:(一)教育程度统计,文盲419人,小学431人,中学54人,大学3人,老弱残废382人。(二)职业统计,农102人,工318人,商382人,学86人,无业游民95人。(三)沾染不良嗜好统计,白粉37人,鸦片222人,赌博94人,其他恶劣嗜好88人,无嗜好者848人,现已分班予以教育。计高级班45人,中级班172人,低级班177人,妇女班46人,工徒班39人,临时工人班76人,其余老弱残废者亦予以精神讲话。”

抗战时期上海的底层民众

而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对救济乞丐问题的处置原则可归纳为:(1)工部局经费不能作救济乞丐之用,只能就与治安、公共卫生有关事项给予有限制的补助金。收容乞丐事也不能由工部局雇佣人员或设立处所办理。(2)救济乞丐的事应由私立及公立慈善机关承担。(3)工部局所拟救济乞丐计划,目的是使所有乞丐在经济方面均有自立的能力,并陆续将其遣送回籍。使收容人数依次减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