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二战后初期,日本启动外交反省的真正动机究竟是什么?

原标题:二战后初期,日本启动外交反省的真正动机究竟是什么?

作者:翟新,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 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关系系执行主任翟新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东亚国际关系;东北亚政治外交;对外领域的公民社会。代表作有《东亚同文会和中国--近代日本对外理念及其实践》、《近代以来日本民间涉外活动研究》、《松村谦三集团和中国》。

要弄清日本政府外交当局特意在对日媾和前夕启动战时外交反省作业的真正动机和原因,恐有必要先对与当时日本所面临的重大外交局面即媾和问题有关的背景做一番考察和梳理。

麦克阿瑟

1946年11月3日日本新宪法的正式公布,可以说是标志了基于占领当局的非军事化和民主化改革的成果在法制化方面已取得决定性的进展。在此背景下,1947年3月中旬,占领军最高负责人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元帅在没经过与华盛顿商量的情况下,于会见新闻记者时突然提出要尽早结束占领状态和解决对日媾和问题。麦克阿瑟认为,盟国方面对日占领的第一阶段的任务即非军事化已经完成,第二阶段的政治改革的目标也已接近尾声,而第三阶段的使命在于恢复经济,为此需要日本重启国际贸易,但要做到这一点,前提条件就是必须缔结和平条约,在法理上结束日本和他国之间的战争状态。并且,按照麦克阿瑟的构想,对日媾和一旦完成,占领军即从日本撤离,之后日本安全将交由联合国来保障和管理。而几乎在同时,美国国务院也专门组成班子,拟就了对日媾和条约的草案。但即便如此,盟国的对日媾和工作因以下状况,并未如麦克阿瑟所预想的那样,被迅即提上议事日程。

首先是因美苏两国在协议过程产生了意见分歧。1947年2月,盟国与在二次大战中加入德国方面作战的意大利、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芬兰五国分别签订了和平条约。美国乘此机会于同年7月,向其他远东委员会成员国的代表发函倡议召开对日本媾和的预备会议。并且,关于对日媾和的具体做法,美国方面提议:第一,由决定对日占领政策的远东委员会成员国代表共同参加对日和平条约案的起草;第二,在和平条约案起草过程中,将采取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决制,而不再采用基于美中苏英四大国的一票否决制。美国的这个提议虽得到其他各国代表的赞同,但苏联则始终坚持应由美苏中英四国外长理事会负责起草对日和平条约案,以及拒绝放弃四大国的一票否决权的立场。随后美苏之间虽多次进行协议,但都没有取得共识,遂使美国方面筹划的召开对日媾和预备会议一事就此搁浅。

乔治·凯南因为他的8000字长电报闻名

其次是当时在美国内部也出现反对尽早对日媾和的意见。这个反对意见的代表,是当时主宰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苏联通外交官凯南(George F.Kennan)。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创设于1947年5月,因其当时主要致力的工作是为美国外交的基本方针进行立案,所以也被称作美国冷战外交的参谋部。凯南反对早期对日媾和的目的,并非在于严罚日本,而主要是忧虑对日媾和后因美苏的尖锐对立,苏联会乘势和日本国内的共产主义势力联手,以致把日本置于苏联影响之下,给西方国家招致不利。因抱有这样的重视日本的战略地位和对苏高度警惕的时局观,凯南在有关媾和以后日本的安全保障对策上,坚决支持联合参谋本部提出的由美国领有冲绳的主张。另一方面,向来在对日媾和问题上持消极态度的美国国防部和军部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在此时开始研讨为弥补美军兵力不足而对日本进行限定性重新武装的计划。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马巧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