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让日军不惜大规模死亡冲锋的阿图岛战役究竟什么样?

原标题:让日军不惜大规模死亡冲锋的阿图岛战役究竟什么样?

本文作者范国平,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季我努学社社长

这是一场湮没于历史中的小战役,小到在太平洋战争的恢宏画卷中被很多战争史研究者忽略不计。但是这场小小的战役意义却非常重大,因为它证明了日军的的确确侵入了美国本土,因为阿图岛和吉斯卡岛属于阿拉斯加;美军第一次见识了日军的大规模死亡冲锋和集体“玉碎”的疯狂,阿图岛战役为美军赢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血战前夜

阿图岛和吉斯卡岛,位于阿留申群岛最西端。阿留申群岛像阿拉斯加伸进太平洋的长尾巴,是美国本土的最后一道防线。中途岛海战之后,美军在太平洋上转入反攻,日军占领的阿图岛和吉斯卡岛就像扎在美国喉咙里的一根小刺,美军欲拔之而后快。美军计划“奇袭”阿图岛,但是却行动迟缓,等到1943年6月,美军集结力量进攻阿图岛时,日军已经在阿图岛上苦心经营了一年多,在弹丸之地集结了多达2630人的重兵,修筑了众多的永备工事。

在此之前,美军唯一可圈可点的行动是挫败了一次日军向阿图岛的增兵行动。1943年3月26日,美军海军少将查尔斯·麦克摩里斯率领的分舰队,偶然之间遭遇了细萱戌子郎中将率领的增兵阿图岛的日本舰队。日军有4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稍弱于美军。麦克摩里斯意识到,如果让这批日军进入阿图岛,将大大增加美军收复阿图岛的难度,于是立即下令开炮,两支舰队你来我往,相互炮击了3个小时。

阿图岛战役

这次海战双方都没有投入空军力量,这使它成为了太平洋战争中屈指可数的仅以海上舰炮交战的传统海战战役之一。美舰在这次战役中表现糟糕,美重型巡洋舰“盐湖城”号中弹数发,失去了反击能力,进退两难。细萱戌子郎本可以下令围攻,给它致命一击,但他认为己方舰队遭受了比美军更惨重的损失,就命令舰队迅速脱离战区,逃之夭夭。就这样,麦克摩里斯侥幸地赢得了科曼多尔群岛海战的胜利,而细萱戌子郎,却因为判断失误和胆小懦弱,被解除了职务。

初战受挫

增援计划的失败使得山崎保代大佐率领的2630人的阿图岛守军必须独自面对11000人的美国第7步兵师。按理说在这样的悬殊差距下战役的胜利应是唾手可得,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尽管挫败了日军的增援,可是美军的进攻准备太糟糕,在装备上还是心理上,美军都低估了恶劣环境造成的巨大障碍。不同于热带地区战役的酷热和潮湿,此次迎接美军的是连绵不绝的山峦和极地的天寒地冻;战斗也不再发生在珊瑚海滩上、棕榈树之间和热带雨林之中,而是在泥沼重重的半冻土地带以及寒风凛冽、冰雪覆盖的光秃山坡上;中暑和疟疾也不再肆虐,取而代之的是低温症、战壕足病以及霜冻病。

派出的部队也不对路,第7步兵师,原在加利福尼亚炎热的沙漠中受训,却被派到了冰天雪地里来,严重缺乏两栖登陆作战的经验。当士兵们在沙滩上艰难跋涉时,还穿着刚发的磕脚的冬靴。由于低估了日本守军的实力,没有事先对岛上防务展开必要的侦查,他们的火力配备相当糟糕,冬季作战装备明显不足。

日军的集体死亡冲锋

登陆计划破绽百出。登陆部队被分为彼此之间相隔20英里的5个独立的小型部队,他们同时登陆,登陆后再汇合总攻。按照作战计划,新型轻型护卫舰“拿索”号,为部队提供火力支持,可是美军事先并没有对阿图岛水域进行准确勘测,“拿索”号根本靠不了岸。

可是美国人走了狗屎运。原计划登陆时间定在5月7日,可是阿留申恶劣的天气推迟了美军的进攻时间。日本守军做好了全面迎战的准备,但几天后仍不见动静,以为是虚惊一场,于是放松了警惕。因此,当美第7师于5月11日登上滩头时,他们竟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当时的大雾天气有如天助,使美军避免了伤亡。可以想象,如果登陆部队按计划行动,缺乏火力掩护的登陆艇在漫长的海滩上无异于羊入虎口。

首先上岸是临时侦察营的山区作战分队,紧接着上岸的是负责北部登陆作战的第17步兵团的一个战斗组。另一支大部队也在距离阿图岛南海岸线20英里远的马萨克湾登陆。大雾漫天,给登陆部队造成了麻烦,他们看不清道路,时不时地把火炮和车辆推到沙丘上。好不容易拉出来了,又陷下去了。登陆部队迅速扩大滩头阵地,开辟登陆场,他们发现刚挖出的散兵坑立即被冰冷的水填满。夜晚降临,寒冷刺骨,疲倦的士兵们此时才深刻明白什么是阿留申的恶劣天气。

次日清晨,日军才发现美军偷偷登陆了,北部登陆部队在“血腥角”这个地方被日军狙击手、机枪和迫击炮组成的火力网死死钉在了原地一整天,在生死攸关的当口,敢死队穿越了一片山脊,同日军展开了白刃搏斗,刺刀见红,最终转危为安,但与此同时,冻伤症状也开始在士兵身上出现。

被困马萨克山谷

在发起进攻日的第二天,南部登陆部队开始向马萨克湾出发,按计划他们将在那同北部登陆部队会师。但事情发展并不顺利,日军于夜间穿过美军防线,回到了预先修筑好的遍布于山谷一侧的密集防御工事中,谷底布满了伪装良好的各种武器。美军瞬间就被铺天盖地的炮火打得措手不及,士兵们慌忙寻找松软的地方,手忙脚乱地挖着可以躲避的散兵坑。可坑挖出来的同时,水就立刻涌了过来,士兵们不得不在刺骨的冷水中缩成一团。而位于河床位置的士兵们同样在躲避着密集的炮火,他们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去。指挥官大声喊着继续前进,但许多士兵却因体温过低而根本无法动弹。

在这持续的大雾中美军飞行员和海军炮手因无法准确定日军碉堡的位置,无法提供火力支援。鉴于行动计划的受阻,南部登陆部队的指挥官爱德华·厄尔中校亲自进入前线调查,结果被日狙击手当场击倒。就这样,他们被困在了马萨克山谷整整6天而一筹莫展,而士兵们因冻伤和战壕足病造成的伤亡却与日俱增。到第4天的时候,大多数受伤者已无法行走,必须被送回后方的战地医院治疗。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负责指挥登陆师的艾伯特·布朗少将,由于丢弃了战争主动权,决策优柔寡断,缺乏能鼓舞士气的领导能力,被解除了指挥职务。

美军在阿图岛巡逻

北部登陆部队却进展顺利,他们不断突破日军的阵地,稳步向南靠拢。5月17日,面对持续增加的伤亡,山崎保代大佐知道已经无法阻止美军汇合,将部队撤到阿图岛东部,退守到克莱维斯隘口,这里是日军在奇恰戈港主基地的最后一道屏障。面对兵力5倍于己的美军,日军除了拼命让对方付出更大的伤亡代价外,已是黔驴技穷。由于日军后撤,被困于马萨克山谷的南部登陆部队摆脱了困境,对日军展开追击。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马巧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