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社会浮躁,年轻女孩一副娼妓面孔”

原标题:“社会浮躁,年轻女孩一副娼妓面孔”

前几天,我例行上微博,为头条推送寻觅适合标题党的热搜话题。突然,隔壁桌突然传来一惊一乍的呼叫声“咦!这个话题!好适合我喔!”,她的手正指向我电脑屏幕上刚手滑过的热搜话题:#有种毕业到现在越来越穷的感觉# 。我扭头一看,那声音是来自我们部门的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职场小白,20岁出头,标准的Z世代少女。

这又让我想起了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发小,93年的妹子,现在还在俄罗斯留学读研。那天在微信上群聊,与大部分的闺蜜群一样,她向我们安利了好多款护肤品,说着说着,她不禁感叹了一句,“好害怕将来工作了,连雅漾喷雾都买不起,工作后也就不再好意思跟家里边要钱,趁现在还是多囤点货吧……

我们95后甚至00后这代人,其实说白了就是不愁吃不愁穿。很多人都是这样,脑袋一热就买,因为买完了之后他们知道,再不行也有父母来给他们还钱,所以才买得很放肆吧。
  • 周遭弥漫着腐朽又好闻的资本主义气息

尽管一直以来,中国的消费经济都是由新兴中产阶级以及富裕中产阶级推动,这群人仍然会是我国经济的主要支柱。但目前中国 95 后 (Z世代) 人口数已经超过 2.5 亿,并且其消费能力及潜力正在以惊人速度成长。毫不夸张的说,Z世代将是中国经济的未来、消费市场的中心。唯品会副总裁黄红英在《95后时尚消费报告》发布会上便表示:“年轻即未来。唯品会将继续关注95后、全面拥抱Z世代,在对消费主力群体迭代的持续、深入洞察中,不断为消费者的品质生活助力”。

目光展望全球,斯米德资本管理公司的证券投资经理人比尔·斯米德也曾表示了,“哪家企业赢得了下一代年轻人,就会长期获得增长。”千禧一代和Z世代这两个消费群体到2025年将占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的45%,这些年轻购物者也是购物贡献最多市场增量的人群。可以说,年轻人这一消费群体,是所有品牌争相追逐奉承的「待掘金矿」。

再看看上周五,美国的年度「黑色星期五」购物狂欢季,虽说整个「黑五」的线上销售额创历史新高,较前一年上涨23.6%,达到了62亿美元!但是,泼一盆冷水要讲的是,尽管黑五掏空了他们的口袋,但这和咱们中国双11天猫的交易总额2135亿元相比,这只是一个零头而已。而根据欧特欧网络零售大数据系统显示,截止2018年11月13日,2018天猫双11退货额为92.7亿元,退货率为5.7%,与去年相比,天猫双11退货率下降0.4%。也就是说,咱们中国这国民的消费力,是实打实的强!

上图是双11当天,我在朋友圈窥探到的别人家的「剁手」战绩。都是年轻人,我就一个包裹的贡献力度相比较于她们这一波的消费战绩,我完完全全就是在拉低国民平均消费水平,而她们是真的在大力为社会主义经济的蓬勃发展做贡献。从心里由衷地羡慕到,这些随随便便就能感受到50几个包裹正在向你狂奔而来的感觉的女人,应该也算是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类人吧

尽管购物欲蓬勃发展,但是相信当代很多打工一族的年轻人,也都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僵局:每月给小资本家打完工后,把工资交给大资本家,可支配的收入只够勉强生活。我们总以为走出校园,就能实现财务自由,民主富强,却没想到大部分人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连存款都没有

  • 剁手不够,花呗来凑

尼尔森最新的《2018年度网络购物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消费者对于双11持有极大的热情,有超过九成(94%)的网购者参与过往年的电商购物节。其中,18-35岁的年轻人是购物节的消费主力军,而他们也是最容易产生购物冲动的,56%的80后和58%的90后表示「购买了计划外的商品」

更有调研机构 MobData 给出国内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市场报告表示,在主要购买人群的刻画上,当季选择购买华为的则多是已婚、男性,以商务人士为主,年龄集中在25-34岁,收入在5000-20000元之间,而购买使用苹果手机的用户主要人群为女性和未婚一族,这部分人年龄在18-34之间,月收入多小于3000元,MobData将其称之为#隐形贫困人口#

隐形贫困人口,是当下网络流行词,指有些人看起来每天有吃有喝但实际上非常穷,而更多是自我消费不节制所造成的——不是没有钱,只是花得多而已。

今年8月,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里提到了一个很扎心的数字:1339。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呢——在受访的18至34岁之间的年轻人中,平均每人每月储蓄只有1339元。再者,根据花呗官方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数据显示,在中国近1.7 亿 90 后中,开通花呗的人数超过了4500万,这意味着每4个90后就有1个使用花呗。在购买手机时,76% 的年轻用户会选择分期付款。月入5000元的年轻人比月入2万元的更敢花,因为和传统习惯的「储蓄消费」不同,90后正养成新的「信用消费」习惯。

“有过入不敷出,就刷信用卡,平时我妈也给我点钱,都能还上”,如今年轻人大多不抵触并且会为潮流预支未来的钱,信用卡以及蚂蚁花呗对他们而言早已十分普及,另外向父母或同学借钱也是非常随意的操作。良好的生活条件令Z世代不用刻意节俭,看中的东西如果价格合适会毫不犹豫消费,即便是超出能力范围也有各种方法入手;没有太多后顾之忧,才会“敢花钱”。

工资一发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还花呗还信用卡还房租,然后,一个月的工资在一天之内就基本花光了。“花呗”一时爽,还时火葬场,可以说,如此「过山车」的消费方式,是当代大部分年轻人的真实写照。可是,就算很多年轻人即便知道会面对迟早要还的痛苦,他们也乐意在合理范围内进行预支。

就像网上曾有一个段子,在公司你可以往死里骂那些70后80后的中年人,尤其是有房贷车贷二胎的那些,但是你不要大声责骂90后年轻人,他们会立刻辞职的。我看了之后笑了,其实现在的90后,在辞职这件事也越来越怂了。毕竟,他们身上背负的,是冲动消费之后留下来的各种花呗、借呗或信用卡账单。

  • 社会浮躁,年轻女孩一副娼妓面孔

11月18日,俞敏洪在某论坛演讲中称,“中国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要男人会赚钱,至于良心好不好不管,所以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引发网友炮轰。当晚,俞敏洪便发文道歉,称自己是没有表达好。

与俞敏洪话锋相近的,还有几年前的日本时装大师山本耀司,相信不少人也都听过他的「娼妓论」:“说得夸张点,日本的年轻女孩,全都是‘妓’!她们不是为生活所迫不得不为娼的女人,而是纯粹为了玩乐而为之的卖春。

“我指的是,那些16岁左右到22岁左右的小姑娘。要让我说,这些女孩从高二、高三开始就已经是一幅‘娼妓’面孔了。她们被宠坏了,觉得年轻就了不起,年轻就最伟大。我又年轻又貌美,你一定想约吧?她们脸上就这么写着。为什么要说它恶劣?因为日本的社会容忍了这种用年轻的魅力,偶尔来还点钱的整体氛围。因此,作为有钱人象征的时装用潮流、名牌来压垮了日本。”

虽然山本耀司和俞敏洪的话未免过激,但是,若姑且先不评判他们两者在男权主义下言论的过激,而站在理性的角度,去看待这些话题背后所反映的共同把的社会现状:物质欲望流溢,社会人心浮躁。

这也就像上世纪著名心理学家埃里希·弗罗姆在《痛苦中的安乐》一书所讲的一般:世界越来越糟,年轻人越发轻浮,中产阶级变得无趣。年轻人失去了活力,失去了梦想,失去了执着。青春还没结束,他们已经在庸庸碌碌,死气沉沉中活着了。所有精神上的追求在他们看起来还不如一只包,所有人都用国际大品牌来武装自己,并嘲笑穷人和长者。

  • 痛苦中的安乐
She was still too young to know that life never gives anything for nothing, and that a price is always exacted for what fate bestows.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茨威格·《断头王后》

分析到这,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部由法国作家福楼拜的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包法利夫人》。这本小说,作者主要描述的是法国少妇爱玛(包法利夫人)在婚后那百无聊赖的平淡生活下,被情欲与物质所绑架最终沉沦堕落草草了结自己生命的故事。

社会史的研究表明,欧洲进入十八世纪之后,书报出版业日渐发达,随着印刷品成本的降低和识字阅读人数的增加,一个大众读者人群正在形成中,其中不乏爱玛这样略具家资,又受过些教育,生活中有闲暇时间的女性。通过阅读,小镇主妇爱玛将巴黎的流行讯息了如指掌,这些讯息如同光晕,照亮了爱玛的梦,提示她小镇跟巴黎同处一个世界,也同时加剧了爱玛内心的焦虑。

可以说,爱玛的死不仅仅是她自身的悲剧,更是那个物欲沉浮时代的悲剧。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主人公情感堕落的过程,也努力地找寻着造成这种悲剧的社会根源。而我之所以会在此时提及包法利夫人这一悲剧人物,不过是书中身处19世界中叶法国外省小镇里阶层的生活画面,与当下咱们所处的时代有着不谋而合的重叠之处。在物欲洪荒之下,有的人认清现实,适应时代需求,有的人鼓励消费,诱骗纯真,他们都是病态消费主义的助推者。

在过往,我们曾也表明过时装界的中年危机:都是社交媒体惹的祸,因为现在的媒体好像在向大众传递一种这样的价值观:我需要用钱以及华丽的外表来证明我的强大坚韧,人人都想要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理想主义、自由和浪漫到现在好像变成了只存在于虚构世界中的笑话段子,只有流量、金钱与权利才是真正的存活之道。

那么,究竟年纪轻轻便负债累累的我们这一代人,是否在逼自己走向账单牢笼的束缚?逼自己走向自由的末路?

  • 自律,令我们活得更高级

我想,可悲的并不是物欲冲昏头脑,而是对生活完全失去动力。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2016年出版的《低欲望社会》一书中所提到的由于人口超高龄化、少子化、无欲无求的年轻人不断增加,日本超前世界各国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社会现实问题:作为社会主体的新世代不愿再背负风险和债务,丧失物欲、成功欲、结婚欲、生子欲、甚至是性欲,因而远离时尚、远离名牌、远离买车、远离喝酒、甚至是远离恋爱。

古语有言之,哀莫大于心死。庆幸的是,对于这个世界,我们仍心怀欲望。正如我朋友说的,“不是啊!虽然我花呗信用卡一个不漏地在提前消费着,每天也都在想着买买买,可是这样才能让我有动力拼命去赚钱啊!”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其实每个人心中都一把尺子,什么钱该花,该花多少,心里其实早已有一个度量。只要有能力偿还,超前消费又有何不可?

因为还有期寄,还有欲望,所以尽管每天被工作压榨身心健康,但我们仍会在睡醒之后跟自己说一句,“今天也要加油鸭!”尽管无数次加班熬夜通宵,但我们仍会在日出之时,一骨碌起身爬出温暖的被窝。尽管多么想逃离钢铁冰冷的大城市,但我们仍会咬着牙撑着走到成家立业的那一天。

就像山本耀司所言,“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是通过勤奋和努力实现的更广阔的人生。 我要做一个自由又自律的人,靠势必实现的决心认真地活着。不要做欲望的奴隶,自律可以令我们活得更高级。”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