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轰鸣09期】七问戈恩被捕:雷诺日产同床异梦20年?西川只是操盘手?

原标题:【轰鸣09期】七问戈恩被捕:雷诺日产同床异梦20年?西川只是操盘手?

编者按:在戈恩被捕的第十五天,我们梳理了事件中最受关注、被全球媒体广泛讨论的七个问题,邀请旅日三十年、被称为“评介日本第一人”的《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和持续多年关注雷诺-日产联盟动态的军事历史作者朱世巍,试图从“历史与现实”的视角,与你一起解读“戈恩的被捕”更多细节和幕后缘由

《轰鸣》:打造车圈最热舆论场。

本期策划、制作 | 马倩

素材整理 | 马倩 胡文静

“不要做太多计划,没用的。”

“你必须有自己的力量,有自己的信仰。”

“我必须得不停地跨国家、跨文化地去工作。”

“他们希望你一直努力。这需要很多纪律和约束。”

“如果你不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你就无法成为领导者。”

“我要面对两个完全不同的公司,但人们期待你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卡洛斯·戈恩

2018年11月19日之前,卡洛斯·戈恩,这位执掌雷诺-日产联盟13年、长得颇像憨豆先生的汽车风云人物,时常出现在镁光灯下,金句百出。无论是接受采访还是做演讲,他总是器宇轩昂,讲话时习惯频繁地使用手势,做稍显夸张的神态,来强调自己的观点,极具感染性和说服力。

然而,2018年11月19日之后,即使戈恩仍有着极强的表达欲,也暂时无处安放了。他被拘捕在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涉嫌偷税等经济案件嫌疑为由。

日本检方提供了64岁的戈恩在拘留所的日常状态:他睡8小时,吃三顿饭,做30分钟规定运动。关押他的牢房非常简陋,与其一向奢华的生活方式大相径庭。

在戈恩被捕的第十五天,我们梳理了事件中最受关注、被全球媒体广泛讨论的七个问题,邀请旅日三十年、被称为“评介日本第一人”的《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和持续多年关注雷诺-日产联盟动态的军事历史作者朱世巍,试图从“历史与现实”的视角,与你一起解读“戈恩的被捕”更多细节和幕后缘由

蒋丰:自从戈恩在羽田机场被捕之后,事态不断发展。

企业方面:日产、三菱宣布解除董事长职务以及一些兼职。可以说,企业开始抛弃戈恩媒体方面:日本媒体不论是大报小报、主流媒体还是非主流媒体,都极尽之能事挖掘戈恩各方面的“罪证”、“八卦”。警方方面:对戈恩逮捕之后,也保留了他部分权利,譬如法国驻日本使馆领事官员可前去探望。戈恩方面:他本人也开始通过律师,否认日本警方的指控。

这件事情的背后不仅仅是犯罪问题,还会牵扯到日本与法国的关系、日本与欧盟的关系,乃至于日本与美国的关系。这件事情的背后有美国的黑手。近日,也有日本媒体相继指出:“美国把戈恩看作是‘亲华派’企业家。在中美贸易摩擦之际,戈恩积极向中国推销节能汽车,因而惹恼美国,导致美国出手。”

当年,美国曾用这种手段搞垮与中国恢复邦交的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搞掉与美国保持距离的政治家小泽一郎,搞倒倡议“东亚共同体”的前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

蒋丰:简单概括,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相当于东京地方检察院中的“反贪部门”、“反腐部门”。当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就是被这个部门拿下的,以至于田中角龙非常不光彩的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现在,戈恩进入特搜部的视线。结局如何?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戈恩在日本工作20多年,我相信他周围有自己的法律智库,他所做的每一桩事情,尽管是大胆的,我想他也是谨慎的。

蒋丰:戈恩被捕当天,西川广人会见记者的时候用到了五大词汇:失望、沮丧、绝望、愤慨、怨恨。一口气,能把这五大词汇在媒体面前表现出来,我想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长久以来的积怨。

我们也都知道,西川是戈恩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个时候西川的表态,到底是落井下石,还是要把自己摘开另外站队?或者说西川还有更大的企图?现在恐怕一时难下结论。在我个人来看,西川的表态还是非常令人吃惊的。

朱世巍:西川广人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实际上就是负责操盘的人。

战后的日本企业,不单纯是一家企业,实际上和日本政府是紧密相联的。像日产这样的大企业,像西川广人这样的人物,本质上讲他们和经产省(日本经济产业省,隶属日本中央政府的直属省厅)关系都是很密切的。西川广人会做这个动作,没有日本政府的授意我认为是不可能的。

西川是戈恩提拔的。但是在日产丑闻危机当中,戈恩把罪责全部推到了西川头上。戈恩公开地讲“责任不归我,所有责任是西川的”。当时日本媒体对戈恩就开始冷嘲热讽:日产的利益都归你了,出了丑闻你就把责任推给西川。你白拿那么多钱是干什么的呢?

戈恩在日本拿很高的报酬,这件事情是一直被指责的。日产丑闻危机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日本人对戈恩有了极大的不满。这可能是后来西川对戈恩下手这么狠的原因——你虽然提拔了我,但同时你又把我当背锅侠。

日本的企业文化是:领导是要替部下承担责任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西川捅了戈恩一刀,但是在几个月前,戈恩也很明显地出卖了西川。从日本文化来说西川广人是“下克上”,但西川广人的“下克上”是有更大后台的,日本政府可以肯定是支持他的。

蒋丰:日本人经常强调,日本社会是一个单一民族的社会,排外氛围比较浓。戈恩就任日产老板,在很多日本老百姓、日本企业家心里面,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他们没有办法容忍一个外国人高高在上,在日本著名的汽车企业君临天下。这种不满的情绪是会积累的。

关于戈恩各方面的“八卦”报道,并不是这一次才有的。比如说戈恩买一架私人飞机,日本媒体就会大肆渲染,渲染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告诉民众:这样一个在日本企业的外国高管,正在奢侈地花钱、在挥霍地花钱。这是日本媒体名里做报道、暗里做敲打。

再者,尽管日本企业讲国际化,但日本企业的大老板基本上是不做国际化的。一般来说,外国人在日本企业中只能做到中层管理人员,很难有人能进入到高层管理人员层级。戈恩是特殊的,他做到了这样的位置。所以很多人是“眼热”的。

日本企业在对外交往方面,有许多禁忌。雷诺和日产看起来是联盟,实际上是同床异梦。日本企业对雷诺、对戈恩积极推进的联盟间并购计划是心有不满的。在这种背景下,社会间的排外情绪,和企业间的排斥情绪,都导致了这个事件发生的背景性酝酿。

朱世巍:西川的背后是日本政府,戈恩背后是法国政府。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法国先要求戈恩把雷诺-日产的好处尽可能地给法国政府,日本也就对此表示了不满。这件事情的矛盾起因和马克龙也有很大关系的。他要求雷诺-日产更多地为法国政府服务,比如要在法国更多地设厂、为法国解决就业等。

说起来很有意思,法国的经济管理模式也是比较否定自由主义,比较倾向于国家管制的这么一种模式,和日本的模式其实挺像。不同的是,法国在国家干预上是比较赤裸裸的,而日本相对搞得比较隐蔽。

这次日本是抓住戈恩个人污点问题来处理的。在日本政界、经济界要“搞人”的话,这种手法可以说是很常见的。但是把这个手法用到外资/合资企业上,说实话还是非常罕见的。至少说明,安倍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倾向在二战以后达到了空前的程度。 表面上看日本政府和这件事情没关系,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法国人是公开施压,日本人是桌子底下狠狠踢了你一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戈恩扮演的角色是:既能顺应法国政府的要求,也能顺应日本政府的原则。在这一、二十年里他一直在两个政府之间平衡还算做得很好,现在就是因为平衡没做好。日产和雷诺的矛盾应该说发展到一个临界点才会到这个程度。

蒋丰:日本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我认为可以用“海量”两个字来形容。各大报纸每天是连篇累牍、至少用两到三个版面的重要位置报道该事情。其中也不乏有冷静地报道:有的是从日本企业制度上进行分析,有的是从泡沫经济以来日本经济状况上来做分析,也有的从人事上进行分析。但是也有一些带有情绪性的报道,可以说,这些情绪性的报道真的是有点暗耐不住的。

比如说日本媒体多次提到戈恩个人品质,把他成为帝王、暴君。这会让我们提出反过来的疑问:如果是这样一个品质恶劣的人物,为什么能在日产高高在上二十多年?究竟是日本社会制度出了问题,还是日本企业体制出了问题?究竟戈恩是日本经济的救世主,还是戈恩自己有什么能量能让他站上这个位置?

所以从日本媒体各种各样的分析来看,虽然不乏理智之声,但情绪性报道占了多数。这种报道无疑会影响舆论、影响舆情乃至于对民众、司法产生影响。

11月29日,雷诺日产三菱董事会面,确认联盟不会任命临时主席,而是由三位CEO共同领导。这个决定显然不足以证明联盟的稳定性。历史上有很多车企的合并案例以失败告终。卡洛斯·戈恩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缔造者和纽带,如果没有了他,一切是否都将土崩瓦解?

蒋丰:目前来看,日本政府与法国政府双方高层保持着频繁的接触。如果雷诺-日产联盟解散了,日本汽车市场会发生重大变化,同时法国雷诺汽车公司也会发生很大变化。现在雷诺与日产的结合,可以使联盟有效地与美国车企进行竞争,如果联盟解散,双方对美国竞争的核心力将会丧失。

个人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日本、法国都希望能继续维持联盟关系,这不仅对两国利益有利,对各自企业有利,更对各自在世界汽车贸易市场上的竞争是有利的。我认为联盟是不会轻易解散的。

朱世巍:马克龙的逻辑是:法国政府是雷诺的大股东,雷诺是日产的大股东,雷诺得听法国政府的,日产得听雷诺的。日本人的逻辑是,合作可以,但日产还是我的,不能越界。

日本判断法国是不会和日本彻底翻脸的,依然要和日本抱团取暖,反过来日本也是一样的,大家都受到了川普的压力。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大家面临的外部经济压力都很大。从整体情况来看,日本和法国还是有报团取暖的需要,我认为日产和雷诺的合作关系不至于完全破裂。但是日本会下这么狠的手,也表明不能再容忍日产主导权更多地落入法国手中。

作为外部人士,没办法判断谁对谁错。只能说日本这次采取的手段,下手会下得这么狠,确实是不寻常。

后记:

在“戈恩被捕”事件之前,我只知道卡洛斯·戈恩集大权于一身,耳闻是一位颇为强势又极具个人特色的企业家,“成本杀手”、“鹰眼总裁”、“来自法国的神奇小子”……有太多闪亮的名号,和一本讲述他是如何拯救日产汽车的管理类畅销书,书名叫《起死回生》。

只是这些元素,都太符号化了。似乎,故事就是一位英雄,乘风破浪,破势而出,顺势而行。

“戈恩的被捕”,打破了读者期待中的故事情节。在准备选题的过程中,我搜索了大量戈恩此前的影音资料。于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具象、更立体的形象出现了。卡洛斯·戈恩是如何一点一点缔造起商业帝国?他怎么看待绝对的权利?有着什么样的财富观?如何看待时势变迁?事态能否像书名那般“起死回生”?

以上,在没有更多细节被披露的当下,暂无定论。“戈恩被捕”事件仍在发酵,每天都有新的消息从日本和法国传出。如今的汽车产业和经济大势正身处变革期,戈恩为所有推进产业变革的集权者们敲了一记警钟。但正如他所言:“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无论如何,相比于19年前的英雄造就时势;19年后的今天,或许,时势正在消灭英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