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许世友因何佩服陈永贵,还向他竖起大拇指?

原标题:许世友因何佩服陈永贵,还向他竖起大拇指?

陈永贵到中央工作后是很谦虚谨慎的,因为,他认识的那几个字,还是大跃进时期在扫盲班下大力气学来的,也就能阅读懂个报纸什么的,看文件就得依靠秘书了。因此,政治局开会他总是在听,从不轻易发言,到真要表态的时候,他也是说些拥护毛主席的指示,拥护党中央的决策之类的话。

尽管如此,陈永贵还是未能置身事外。1974年9月30日晚,周恩来抱病主持国庆25周年招待会。当削瘦的周恩来站到麦克风前,清晰地向出席宴会的中外来宾致辞时,坐在前面的陈永贵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还将双手高举过头拼命鼓掌。因为他向来敬重周总理,知道总理病重,刚动过手术不久,此刻见总理主持招待会,不由自主地要表达心里的敬仰之情,掌声自然非常的响亮,动作也很引人注目。

离陈永贵不远的地方有个人一直在盯着陈永贵,表情很是冷漠,眼神还透着不尽的轻蔑。这个人就是张春桥,由于事关周恩来,让他更加觉得陈永贵的表现格外刺眼。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有感知的,陈永贵能感觉得到张春桥看不起自己,他也看不惯张春桥的知识分子派头。不过他清楚张春桥是政治局常委,理论水平又高,对他是敬而远之。在陈永贵引人注目的为周恩来鼓掌叫好之前,两人之间谈不上什么关系,至少大场面上维持着安定团结的局面。自从国庆招待会之后,两人的“关系”可就大了。

一次,政治局如开会议,讨论人事问题,张春桥极力赞成谢振华(解放军开国少将,时任山西省委第1书记,省革委会主任,省军区司令员)出任装甲兵司令。由于谢振华对大寨红旗保留个人意见,因此陈永贵不同意,说:“谢振华在下边尽搞小动作,我不同意。”

张春桥冷冷地道说:“有些人说别人搞小动作,他的那些动作比别人大得多,……做事也让别人看出来,拍手也让别人看出来!”

陈永贵再没有文化也知道他指的什么,当场就瞪着张春桥问道:“你这是说谁的?”

张春桥回应一付阴阳怪气的表情,陈永贵更来气了,站了起来,大声叫道:“党的会不许我说话?我反映的都是事实!大不了我回去种地!哼!你想不让我说话,你也没有那个权威,“说完黑着脸一坐,气呼呼的再不吭声。

散会后,陈永贵盯了张春桥一眼,大步往外走,纪登奎快步跟上,伸出大拇指:“老陈,够勇敢的!”回到住处,李先念、陈锡联等人纷纷打电话过来,都称痛快。

远在广西的韦国清听说后,特地邀请陈永贵出席74年度的广西壮族自治区贫下中农代表大会。12月23日,陈永贵乘机抵达南宁。

陈永贵一到南宁,早有一位战功赫赫,名气很大的政治局委员在等他了。此人就是一年前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许世友跟陈永贵的关系好得不得了,也许是同为政治局的大老粗,两很自然就走到一块。每次开会,许世友总爱往陈永贵旁边凑,而且总是迟到,一进门就大大咧咧的说一声:“哟,我又晚了!”说着就奔陈永贵而去。

曾经有一次开会中间,许世友闲得没事捅了陈永贵一指头,这位从少林寺出来的将军一身好武功,他一指头下去谁受得了?陈永贵疼得“哇——”的一声大叫。全政治局的人都齐刷刷看着陈永贵。

有了这次教训,每当许世友要凑过来时,陈永贵总要摆手赶他:“去去去!”许世友也总陪着笑说:“不啦不啦,不捅还行吗?”随即一屁股挨着陈永贵就坐下,还不时跟他说上几句话,两人又亲密无间地坐一块。

许世友说听陈永贵跟张春桥干了一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一见面就亲亲热热地拉着陈永贵坐进自己的车里,一块去找韦国清。

晚上,为陈永贵一行组织的文艺演出开始前,三位老头推杯换盏,痛饮一场后,还坐在休息厅里高声笑骂,当着服务员的面也毫不避讳,直呼痛快。许世友还不厌其烦地打听当时的情形,乃至每个细节,他说话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唾沫星子满天飞,陈永贵只能不停地抹脸。

服务员进来提醒,说节目预定开演的时间已经过了45分钟了,许世友一挥手:“叫他们等着!”又不时对陈永贵大竖拇指。直至痛快淋漓笑骂够以后,三人才高高兴兴地去看演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