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欢庆女神,原来还有那么多奇葩立标……

说到汽车立标,你最先联想到的会是什么?是RR的欢庆女神?宾利的“B”字立标?还是捷豹的立体版logo?

当然无论答案如何,现如今的立标等同于汽车品牌的logo,一个汽车品牌也许有不止一款搭载了立标的车型,但立标的样式都是相同的。

但在上世纪初,立标的玩法可不像现如今这么循规蹈矩。

在欧洲最大的汽车博物馆——米卢斯汽车博物馆内,就有着数量众多的汽车立标藏品。根据官方介绍,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开始,驾驶员们想要能够看到自己车辆散热格栅的位置。

而吉祥物的出现恰好满足了他们的这一需求,同时还能顺带展现一下车主们的个人审美。不过在这些数量庞大的立标之中,有些只能算是原始的早期作品,但也不乏一些真正的艺术品。

换言之,最早的汽车立标其实是车主的个人装饰,就跟现在我们买了车之后喜欢往车里放点小玩偶一样,只不过当时人们是把玩偶放在了车头的位置。那当时的车主在挑选立标方面都有哪些癖好,历史的长河中又出现过哪些奇葩立标呢?

汪星人自古以来和人们的关系就不一般,所以将它们的形象制成立标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儿。比如上图扎着发箍一脸呆萌还拥有“歪头杀”的这只,以及右侧蹲姿非常标准的雄性贵宾犬,都算是展品中较为常规的一类。

既然有常规的做铺垫,那接下来登场的自然就是不常规的。同样是以狗为造型,这个立标就走起了卡通路线,塑造出了一只正在奔跑且样貌极其可爱的狗狗。

另外与如今狗头只能用来防身不同,当年的狗头可是能用来做汽车立标的。只是在一堆斗牛犬当中,左上角还混入了一只看上去还没睡醒的德牧。

当然在斗牛犬中也有不那么严肃的,比方这只就还穿起了西装带起了高帽。

在设计师的眼中,狗子们也不都是乖巧温顺的。因为在这些个立标藏品之中,口中叼着一只鸟的狗头就出现了好几次。

大概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到后期还出现了许多栓了狗链的立标。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立标已经呈现出了两种风格,除了常规的写实派以外,还出现了以更加抽象的块面结构来替代细节的雕塑手法。

除了狗以外,另一位人类的好伙伴也被制成了立标,它就是憨态可掬的……猪。只是车主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才会想到把一只家猪放在车头充当吉祥物呢?这我们已经无法考证了……

相比于家猪,选用野猪反倒好理解一些,毕竟无论是样貌还是战斗力都高了不止一个水平。尤其是这种呈现出奔跑状态、充满力量感的野猪,要是以其为原型申请个“捷猪”的品牌,简直毫无违和感。

接下来的这个立标就真心有些费解了,究竟是怎样的脑回路,才会让车主制作了一个苍蝇的雕塑放在车头呢?也许车主的本意是“Iwant to fly”,结果雕塑师硬是听成了“Iwant a fly”……

同样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有上图中的这只蝉。和之前那些比例明显缩小的立标不同,这只蝉的大小与真蝉几乎就是1:1,不知情的真会以为这就是只蝉趴在车头上,又或者车主要的就是这效果?

这只蜻蜓显然也是萌化之后的产物,真要是长那么胖那基本就甭想飞起来了。另外车主选用这款立标的初衷很有可能是出于对生殖的崇拜,如果不了解蜻蜓点水的具体含义还请自行百度。

既然有把昆虫作为立标的,那真正象征着飞行的鸟类自然也不会缺席。从这张图中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虽然都为站立的鸟儿,但具体的造型风格已经相当迥异,从写实到抽象派可谓是一应俱全,以满足不同车主的审美需求。

而与静态造型相比,呈现飞行状态的鸟类造型会显得更具动感些。且除了面前这三只以足部为结构支撑的以外,远处的大雁则是以翅膀做支撑。

相比于其他辨识度不高的鸟类,这几只猫头鹰可以算是相当抢眼了,除了写实版以外还有大眼版的、眼冒绿光版的、现代风格版的,以及一个实在分不清是猫头鹰头还是猫头的……

这两尊立标可以说相当鲜明的对比了,在雕塑手法上大相径庭,虽然神情都透露出凶狠,但下面那尊怎么看都更具有喜感。

这个就不过多介绍了,就一句话:恶龙咆哮!啊呜……

看完了天上飞的,接下来再来看看水里游的。首先恕我眼拙,实在没能看出这条鱼到底是什么品种,但车主能想到用条鱼来做立标,这脑洞可以说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而上图的这条鱼不仅在造型上像极了我们小时候的卡通简笔画,更重要的是使用了透明的玻璃材质,这在所有展品中还是相当罕见的。

这三条热带鱼情况也较为类似,不但在造型上赋予了更多艺术加工的痕迹,且在材料的使用上亦有所创新。不过仔细观察之后可以发现,两边的立标虽然主体使用了玻璃材质,但底座依然为金属;而中间的立标则从头到尾都使用了琉璃材质。

接下来再来看几个较为悲催的立标。比如你羞辱乌龟爬的慢就算了,偏偏还整来只兔子骑人家身上,这到底算几个意思呢?

差不多遭遇的还有蜗牛,不知道国内盛行的车尾喊话贴纸:着急你就飞过去,灵感是否来源于此……

这个立标看起来就更加丧心病狂了,不但把蜗牛赶走就留下了一个壳,还不知从哪找来只青蛙拖着壳走。

这两个立标明显是车主在逛完马戏团之后受到了启发才制作而成的。平心而论,大象那款的造型和工艺算是相当不错的,可一旁狮子那个难免显得太过粗糙了。

当然,以大象为元素的立标,更多还是这种后脚站立鼻子甩起的造型,且数量真心不算少,足以见得当时欧洲人对于大象还是有很深的崇拜之情的。

这只企鹅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可以算得上是全场最萌了,甚至有些像是腾讯的吉祥物。

而这两只企鹅就又形成鲜明对比了,只是画面左边这只在经过艺术加工后多少显得有些诡异,远不如右边这只来的那么讨喜。

以猴子为造型的立标也不在少数,而眼前这只猴子提着的可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煤油灯模型,中间的藏着的可是一个真正的灯泡。

类似的设计手法还有很多,比如这只捧着探照灯的猴子立标,在探照灯中间也设置有灯泡,所以整个装置在当时是可以真正点亮的。

这张图中两只猴子手里的煤油灯并没有什么机关,但后方那只猴子可以说是抢足了戏,不但戴起了防风镜,而且手中居然还握着方向盘……

最后再来看这个神一样的立标,一头坐在地上的驴,再配上一对兔子的耳朵,活生生就是“法拉驴”的原型啊。

虽然曾经的立标五花八门,但也的确成功彰显了车主们的个性。只是这样的场景在如今算是没机会复制了,因为日益严苛的碰撞法规,今后原厂能够继续装备立标的车辆都将越来越少,更别提后期自己加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