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法国人为啥又在“闹革命”?

原标题:法国人为啥又在“闹革命”?

编者按:

12月1日开始,法国“黄马甲”运动升级为一场50年来最强骚乱,凯旋门遭到破坏,警车被翻倒,甚至公开打出了“推翻资产阶级”、“马克龙辞职”的标语。

根据媒体报道,这一轮示威骚乱的导火索是政府上调的燃油税(今年以来油价共计上涨20%),因而司机必备的黄马甲成为抗议的符号,今天下午,法国总理宣布暂停增加燃油税。

那么这场运动会偃旗息鼓吗?读过资深国际观察员千里岩的文章,你可能会得出自己的答案。

12月1日,巴黎街头,示威者在焚烧的汽车前经过。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这几天各大媒体头条的新闻首先要推法国又发生了骚乱,大量的身穿黄马甲抗议者占据首都巴黎的大街小巷,虽然主流是平静的游行和抗议,但是部分抗议者与警察还是发生了激烈冲突。

几天过去了,抗议浪潮非但没有减退反而愈演愈烈,刚刚结束G20峰会急忙赶回法国的马克龙在公众面前出现,试图平息事态也无济于事。

到目前为止,示威者抗议的主题已经从最开始针对总统马克龙继承前总统奥朗德的提高燃油税政策,变成了针对整个社会制度的抗议,被占据的凯旋门被涂上了“打倒资产阶级”的口号,象征着60年代“5月风暴”的红旗也再一次出现在巴黎街头。

更令人关注的是,目前这场抗议浪潮已经越过法国边界波及了比利时和意大利。许多西方舆论认为,这是自1968年“5月风暴”以来法国最严重的社会动荡。

五月风暴”中的学生

法国人爱抗议游行,一直似乎被认为是法国人过于浪漫的个性所致,这其实颇有误区。而那个被西方媒体所恐惧的五月风暴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将这次大规模抗议事件与其相提并论呢?

如果认真地回顾一下当年五月风暴的始末,我们也许能够更好的理解法国今天所面临的困境。

从正常一个理性的人的角度来说,没有人喜欢社会动荡,人人都喜欢安定的社会生活,只有当人们认为自己得不到了安定的社会生活,才不得不走上街头,用抗议之类的激烈方式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懑。

在1968年的法国,表面上一切都似乎井然有序,但是二战结束之后近20年和平发展的表象之下,法国的社会已经蕴含着一次深刻的危机。

戴高乐将军在成为二战法国民族英雄之后,利用自己强大的人格魅力优势制服了法国共产党,迫使原本已经掌握了70多万武装的法国共产党交出武器,采取参加选举的方式进入政府,虽然戴高乐将军很快因为法国政坛的内部政治斗争而不得不黯然离去,但是正是他在战后的初期努力把法国的经济继续纳入了西方的轨道上。

在法国战后经济恢复时期,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强有力的扶助了法国快速重新崛起,除了共产党的人之外的法国政治精英,认为二战爆发之前的好日子又回来了,他们放心大胆的把原本作为妥协允许参加政府的共产党人一脚踢出了政府。

法国共产党虽然离开了政府,但是因为他们在二战中浴血奋战建立的强大社会影响力仍然存在,所以战后的法国,各项社会制度中还是不得不采取了重视福利的态度。但是很显然,仅仅这样做是不够的。

自法国大革命以来,法国社会中人人平等反对等级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所以说,资本主义制度虽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和有效性能够解决法国经济发展问题,但是在法国社会始终面临着强大的反对。

能够弥消这种奇怪的社会人格分裂唯一手段,就是确保福利制度始终停留在较高的水平上,唯有如此法国政坛的右翼实力才能让自己显得更有合法性,不让大量的选票流到本以很强大的左翼势力上去。

到了1968年,原本高速增长的法国经济开始出现了一次停滞,大量即将踏入社会的大学生对自己的未来前途忧心忡忡。而这种担忧推动着学生们更加认真地观察自己周围,于是他们发现了更多令其不满的社会现象。

终于因为一个关于男生不得进女生宿舍的规定这种琐事,法国的大学生们与教育当局的矛盾爆发了。很不幸当时执政的法国当局竟然把此事轻描淡写,这种僵化的官僚态度使得社会文化界对当局原本的不满也迅速升级,在社会文化界强大的号召力之下,法国各阶层对社会的不满情绪被充分的调动起来。最终汇成了一股抗议的洪流,这就是所谓五月风暴的由来。

五月风暴突如其来,几乎社会各阶层都卷入其中,引发了法国左翼和右翼严重的分裂与对抗。最后戴高乐将军不得不依靠军队的支持,用强硬的手腕宣布解散政府重新大选,并且呼吁法国群众保持冷静参加选举,支持新的民选政府。

应该说五月风暴之所以能够平息,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戴高乐将军身上仍然有着英雄的光环,他的呼吁能够迅速汇集大量的支持者,这在某种程度上让试图利用此次政治危机实现自己目的的左派政党领导人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形势。

五月风暴时的戴高乐

当然戴高乐将军解决五月风暴并非没有任何代价。首先因为这次选举既然是要压制左翼势力,那么必然就很高了右翼势力,使得法国原本应当进行着许多改革就此止步,这最终导致了戴高乐将军在半年之后黯然离去。

其次戴高乐将军很清楚,单纯的压制左翼势力只会导致法国更加分裂,动荡不会因此停止,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对左翼势力进行分化,只有这样子才可以让几乎被点燃的革命火焰悄然熄灭,所以法国政府,工会和资方代表在五月风暴之后仍然签收了一个提高工资福利待遇的协议,这使得法国福利社会的色彩更加浓厚,并且成为一种谁也无力反对的政治传统。

其实欧洲其他国家所面临的战后发展历程法国大同小异,一面是采取全民普选制,另一面因为左翼势力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大贡献,对社会有了重大的影响,不得不大幅度提高全民福利待遇。

到了今天,欧洲国家作为世界上最发达最先进的地区,不论是经济还是社会发展程度都领先于社会其他地区。(如果将只把美国和加拿大包含在内的北美地区孤立出来看,那么北美确实比欧洲好一些),福利社会制度,这既成了欧洲国家标榜自己先进的证据,又是缓和社会矛盾的利器。

在全民普选政治的推动下,任何一个要想确保自己上台的政客,只要不是在特定的环境保护下,或者是有着超人的魅力和政治魄力,就没有人敢去质疑和挑战这一制度。

如果欧洲的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那么这也并非是什么严重问题。

可是很不幸,随着二战后全世界范围内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及冷战后的经济全球化进程,在世界其他的地方出现了大批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对欧洲形成了强大的竞争和挑战。欧洲的经济增速时快时慢,但总体上的相对优势却已经不再那么明显。

而脱离冷战阴影的欧洲既然已经不需要美国的保护(至少不像过去面对苏联那样需要了),要想强化自己的地位,必然试图摆脱美国的控制,他们所采取的方式就是欧洲一体化组成了欧盟。

也许是因为冷战后发展较为顺利,社会相对平稳,欧洲国家对自己的制度同样有着迷之自信,在组成欧盟的时候不免贪大求全。这种做法,实际上是那些发展程度较差的欧洲国家原本应当自行承担的社会福利,现在成了法德等较为发达的欧洲国家一个巨大的包袱。

今天法国和德国经济增速再次放缓,雪上加霜的是,过去对于自己社会制度的迷之自信,使得法德等国大量接纳了自己原本无力消化的难民,安置难民的大量花费同样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经济负担。

这必然引起了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弹,法国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能够异军突起正是拜这个原因所赐。

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2017年曾凭借极高人气与马克龙竞逐总统宝座。被媒体形容为“法国最危险的女人”

另外,另有一笔历史旧账也正浮出水面。曾经团花簇锦的欧洲社会福利制度相当一部分,当年是由许多第三世界的移民默默无闻用自己廉价的劳动力支持起来的。

可是他们中间许多人本身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他们的后代无法有效的融入欧洲社会。这些人除了少数成为体育明星和电影明星的之外多数生活在社会底层,他们原本就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存在着愤恨。这些人倾向于左翼势力所好的“社会平等”,显然壮大了左翼势力的声势。

上次法国大选中,左翼代表人物梅郎雄良好的表现显然与此分不开。

虽然左翼和右翼代表着两个方向,但是他们对于法国现存社会制度的不满反而都是一样的,试图采取中间路线的马克龙,现在成为他们的靶子就毫不奇怪。

犹如一个看着身高体壮的人,可是其实正在患有严重的消化不良,又不能放弃自己的食谱。

今天法国的悲剧就是这么回事,高福利政策难以为继,右翼试图通过否定“文化多元主义”来继续维护法国原有的社会秩序,可是这么做的结果最终必然导致现有社会制度的合法性遭到严重削弱,左翼试图强化社会平等,可是如何能够确保法国在世界经济中的竞争力,他们也拿不出来有效的解决方案。

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于,任何改革都会触犯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选票政治必然决定了,总要有政客拿着这个机会作为自己上位的捷径。

今天法国内政部长发表讲话认为,这次动荡是右翼势力所推动的。这其实很是以偏概全,在上面将今天的动荡和当年的五月风暴对比看来,很显然两者之间是有着某种继承关系的。这不仅仅是法国人“闹革命”传统的继承,而是当年的社会问题延续到了今天而已。

所以,今天法国街头出现了五十年前的红旗,一点都不奇怪。

很不幸,在历史的又一个十字路口处,今天的法国没有了好像戴高乐将军那样有着强大的威望和政治魄力的人物,能够通过铁腕来弥合社会分裂。

即便今天法国能够侥幸走出这次危机,他所面对的问题其实都不会得到真正的解决,甚至现有能够提出的解决方案,只不过是把更深刻的危机推到了未来而已,等着将来有一天再次的爆发出来。

不光法国如此,欧洲其他国家今天都在面临类似的困境,短期内也看不到他们能够找到什么真正有效的途径。欧洲的未来没有多么乐观。

本文来自大风号签约作者千里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